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柔情似水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柔情似水  作者:朱蕾 书号:8291  时间:2017/1/28  字数:10213 
上一章   ‮章九第‬    下一章 ( → )
阴暗的中,一座铁铸的牢笼立在正中央,整个内的光线全来自口岩壁上的火把,白尚且昏暗,更遑论夜里有多森诡异了。

  无柔的睫微微动了动,过了一会儿,她睁开眼茫然的看着四周,当她发现自己被关在黑牢里,惊愕地由地上跳起来。

  她怎么会在这里?无柔努力回想着,才想起师父唤她到梅林,提起想见封飞雾的事,而她谎称他回白水寨,打消师父的念头…然后,在回房的途中,就被人点了昏

  想起前因,无柔立即冷静下来,忍不住苦笑,“师父终究还是没变。”

  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一个侍女端着托盘在牢笼外站定,低声唤她:“慕容使,我送晚膳来了。”

  “我昏多久了?”

  “一天一夜。”侍女老实地回道。

  无柔无奈的笑,没想到师父会用兰花指点昏她,还将她关在这里。

  “这段时间落鹰殿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

  “是吗?”

  “是的。慕容使,晚膳要冷了,你快用膳吧。”侍女见她不动箸,连忙催促道。

  “这饭菜我能吃吗?”无柔淡淡的瞥她一眼。师父狠的个性,她还不了解吗?她不可能只将她关进地牢做焉惩罚,一定还有别的处罚。

  侍女一时语,沉默的低下了头,半晌才又抬头问:“慕容使,你…真的如殿主所说,爱上男人了?我一直以为最冷静的你不会犯这样的错,为什么你也会为一个男人昏了头?”

  无柔抬眼看她,淡淡地说:“你不了解。”

  “我是不了解,也不想了解,但你怎么能因为男人而背叛殿主、背叛落鹰殿?”

  “我的事不需要你嘴。”无柔敛起笑容,不想谈论下去。

  “我当然没资格管,但是殿主不会不管,如果慕容使不想惹殿主生气,最好把那个男人忘了,重新做回以往冷酷、沉着的勾魂使。”侍女隔着铁柱看着坐着不动的无柔道。

  无柔听而不闻的背对着她坐下。

  “我知道一时半刻你听不进我们的劝说,没关系,等到殿主杀了那个男人,慕容使就会恢复理智了--啊!”侍女瞪大眼看着本来坐着的无柔,迅如闪电地贴着她的脸,神情冷骇,吓得她忍不住大叫。

  “你说什么?师父要做什么?”

  “我…我…”

  “说!”无柔一只手穿过铁柱掐住侍女纤细的颈项,怒声问道。

  “殿主派人易容成你的模样去杀那男人…”

  无柔一震,“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中午。”侍女颤抖地说。

  “打开牢门!”无柔脸色死白的瞪着侍女。

  “我…我没有钥匙…”侍女恐惧地下泪,慌张地啜泣。

  无柔推开侍女,冷声斥道:“走!”

  她一放手,侍女像是从地狱里逛了一圈回来,连忙转身就跑。

  他有危险了!如果他伤在“自己”手中,岂不又让他尝到被女人背叛的痛?

  不!她必须去示警!一定要阻止师父的阴谋!越狱的念头像气泡般自心上冒了出来,她必须趁早走,否则就迟了。

  无柔握住冰冷的铁柱,明白自己一旦行动,她就真的是叛徒了,从此之后,将成为落鹰殿追捕格杀的对象。

  “怕什么!不过是把杀人和被杀的身分对调罢了。”为了封飞雾,她即使胆小也变得有勇气了,算是长进吧!

  她自靴中摸出一把匕首,这把匕首是师妹无情送她的,无情为爱而亡,如今她为了保护爱人也将步上她的后尘,为爱放逐。

  不后悔,也不再迟疑,她一运气,铿然一声,匕首锐利地砍断锁链。打开牢门,无柔急速地飞身离开铁笼。

  黑牢位在落鹰殿的最西侧,三面环山,另一面则是湍急的溪,地势易守难攻。

  无柔出了黑牢,抬头就见明月凄冷的高挂树梢,昏黄的月光照在皑皑白雪上,泛着一层银光。风静雪停,在黑夜的拥抱下,天地仿佛沉睡着,一种说不出的孤寂揪着人心,隐隐疼着。

  就在她想奔下山时,黑夜倏地大放光明,一瞥眼,即见三面山坡站满持着火把的守卫,手持兵刃的包围着她。

  “慕容使,请回黑牢。”一名中年妇人站在众人之前,盯着无柔道。

  无柔没想到师父会在黑牢周遭安排守卫,而且还是由武功高强的执法尊者看守,心中明白要想逃出去,不是简单的事。

  “执法尊者,叫你的人退下,否则刀剑无眼,伤了人我可不管。”

  “慕容使,请回黑牢。”执法尊者仍是重复那一句话。

  “我要离开,不要阻拦我。”

  “果真要走?”

  “一定要走。”

  “殿主有令,如果慕容使违令,杀无赦!”执法尊者木然地说。

  一句“杀无赦”让无柔不再迟疑地向左侧冲去。

  “来人!捉下慕容使!死活不论!”执法尊者大声斥道。瞬间,人群如般涌向无柔。

  无柔一把匕首如天降神兵利器,近身的守卫一个个在她面前倒下。他人出的血溅到她身上,转瞬间,青衣染血,白雪成血河。

  她的眉目冷静无情,手上的匕首散发着骇人的杀气,满地的伤者,震慑了其余人心F生寒,不敢再靠近。

  谁也没想过勾魂使会成为自己的敌人,而亲眼所见她的身手和江湖中的盛名,就像是看不见的毒逐渐侵蚀人的意志,让众人胆寒地瞪着立在雪中的青色身影。

  一道剑气破窄而来,无柔心一凛,反手以匕首格开长剑,然而长剑如龙声响震得她的耳轰轰直鸣。

  无柔退了几步,眯眼看着执法尊者手上的龙剑,心陡地下沉。她手中只有一把匕首,自己的水玉刀不在身边,要对抗那把上古兵器难上加难。

  “慕容使,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束手就缚吧。”

  “我必须走,你不要拦我。”

  “你逃离黑牢,是想要救那个男人吗?”

  “既然你知道,还请你成全。”

  “抱歉,殿主命令不可违抗。”执法尊者冷声道,眉宇之间有些不解。“男人有何好?值得你为他背叛殿主?”

  “我不想背叛师父,但我更不愿师父杀他。”

  “生死本是命定,慕容使何苦强求?”

  “我的心意已决,不需你多言。”无柔望了望天色,焦虑在心底愈形加剧,再这样拖下去,只怕来不及救人。

  “那就不要怪我执行命令。”执法尊者眼一沉,话语才歇,剑已腾空而起,直刺向无柔。

  无柔以匕首为刀,一连九式八十一招的轻霞刀法如夕阳般绚烂夺目,让人目不暇给;笼剑则一反轻霞刀法的华丽,古朴实在,一招一式恰到好处。因为剑身长,在这种空旷之所,反而易发挥其长处,反观匕首因为身短,想伤人只有近身搏斗,对无柔而言,愈加艰险。

  雪中孤刀,两条人影短兵交接,刀剑声不绝于耳,战况烈得只能用生死相斗形容。一旁的守卫跋阵以待,张大眼看苦两位高手过招。

  一声硬物碎裂声响起,只见无柔手上的匕首不堪龙剑的锐利,从中折断,龙剑的剑势不停,直刺入无柔的右腹,剑拔出的刹那间,鲜血飞,无柔闷哼一声,咬紧牙,一手按着伤处,神情痛苦地向后跃开。

  “你手中已无兵器,又已受伤,快点束手就擒吧。”执法尊者盯着她伤处鲜血如注,忍不住皱眉道。

  无柔面色苍白,额上冷汗直冒。“宁死不回。”

  “既然你执不悟,就不要怪我了。来人!杯箭手准备!”执法尊者手一扬低喊,立即一排弓箭手向前,一支支箭直指向她。

  无柔向后退了几步,瞥一眼底下的湍,牙一咬,在执法尊者大喊放箭的同时,整个人如流星般投入湍溪水中。

  “击!不要让她逃了!”执法尊者大吼。

  弓箭手朝着溪面击,箭矢如雨般落在溪里,不一会儿,只见溪上漂流出血水,瞬间,血水又被后来冲刷而下的溪水冲散。

  “立刻搜寻慕容无柔的下落!”

  “是!”一群人立即沿着溪往下搜寻。

  执法尊者面无表情的看着溪水,半晌,才收队离开。

  XXX

  鬼罗刹勾着冷笑的看着眼前神色不定的男人,知道他心已

  柯大同望着封飞雾阴沉着脸不语,忍不住说:“大当家,你相信这个女魔头的话吗?说不定她是为求自保而骗人。”

  “你可以赌我是不是骗人啊!”鬼罗刹闲笑道。

  封飞雾心如麻,不想相信,却又不敢不信,一时间,任凭他聪明过人,也因为恐惧而无法下决定。

  “女魔头,你少得意!也许无柔根本就没上你的当,她一定不会中你的计,而且还能逃出落鹰殿!”柯大同恨恨的说。

  “就算她没有吃下有毒的食物,但只要她想逃,我派守在黑牢四周的守卫就会格杀勿谕,她活命的机会更加渺茫啊!”鬼罗刹桀桀笑,享受的看着他们脸色大变的乐趣。

  封飞雾身子一僵,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如果她有任何的伤害,你就活不了。”

  “不过是个女人嘛,死了个东方无柔,我可以给你更多的女人,每一个都比她美、比她俏、比她媚,你又何必执着她一个人呢?”男人嘛,她就不相信男人有多忠贞,死了爱人,还不是马上转移目标,另拥佳人。

  封飞雾冷眼看她,扭头不愿再看她。

  “老柯,你拿这个玉牌去城外的十里当铺,见了老板,要他立刻集结人手,一个时辰之后,随我上落鹰殿要人。”他掏出一枚玉制令牌交给柯大同,冷声道。

  柯大同接了令牌,大声答令后,奔了出去。

  鬼罗刹脸色微微一变,“想要硬碰硬,不怕吃亏的是你自己?”

  “有你在我手中,有谁能拦得了我?除非他们不要你的命。”他讥讽地冷笑。

  才刚出门的柯大同,忽然又踅了回来,后面还跟着一名生意人模样的中年男子。

  “大当家,不好了,出事了!”柯大同脸色死白,慌乱地叫道。

  封飞雾看见天外楼派在外地的堂主何平,一颗心陡地下沉,口突然间不过气。

  “属下参见三爷。”何平一见封飞雾立刻行礼。

  “什么事?”他由口中挤出三个字,双手却已汗

  “属下接到三爷调查慕容无柔的事,一直注意落鹰殿的行动,不久前,发现一群人沿着溪水搜寻…”

  “搜寻什么?”他握紧手,一字字的问。

  “据说慕容无柔和落鹰殿的执法尊者动手,受伤落水,生…未卜…”何平看着封飞雾突然变得死白而狰狞的脸,那个“死”字怎么但说不出口。

  “大当家!”柯大同悲痛地红了眼。“让我杀了这个女魔头为无柔报仇!”

  说着,他拔出大刀砍向鬼罗刹,一道亮光砰地撞歪了他的大刀,柯大同定睛一看,发现是封飞雾的扳指。

  “放了她。”封飞雾木然的说。

  “什么?!大当家,你疯了吗?她害了无柔,怎么可以放了她!”柯大同哇哇地怒吼。

  “放了她,将地武功尽失的消息传出去,我要她死无葬身之地。”封飞雾神情漠然的像失了魂,只留躯体。

  鬼罗刹一听,神情遽变,怒道:“你不能这样做!我是无柔的师父,你这样是弑师!无柔知道不会原谅你的!”

  封飞雾听到无柔的名字,木然的面具遽裂,眼中出强烈的怨恨,咬牙切齿道:“你害了她还有脸自称是她的师父!我说过你敢伤她,我要你不得好死!”

  “她背叛我!本来就该死!”鬼罗刹天生自我的脾,在忍了一晚终于爆发。“我宁可负尽天下人,也不许天下人负我!”

  “既然如此,你就等着天下人来杀你吧!把她带走!”封飞雾咆哮,手用力拍桌,木桌应声碎裂,木屑齐飞。

  柯大同身子一跳,深怕封飞雾会失控,立刻将鬼罗刹拉走。

  “三爷…”何平谨慎的看着握紧椅子扶手的封飞雾,愧疚地说:“是属下不好,没有来得及通报三爷…”

  封飞雾再开口,声已嘶哑,“派人去找,一定要找到她,生见人,死…见尸。”

  何平用力点头,随即退了出去,一直缩在一旁的女子见封飞雾站着发呆,悄悄地移动步伐赶紧衔底抹油溜了。

  全部的人都走了,他放开握着椅子扶把的手,身子不稳地一个踉跄,颓然地跌坐在椅中。

  一颗心紧揪着,他再也忍不住伸手捂着脸,动也不动地彷若石雕。

  无柔…无柔…无柔…

  他所有的思绪全都在呼唤着这个名字…

  XXK

  “狗儿,不要靠近水边,小心掉下去。”一名妇人蹲在溪边洗衣,边扯着嗓对着儿子叫。

  “呼!这天够冷的,再这么洗下去,我这双手就要废了。”妇人将冻红的手放到嘴边轻呼。唉,这就是女人的命,谁教她嫁给一贫如洗的樵夫,只有认命了。

  她拿着洗衣杵用力拍着衣裳,一双眼不时注意在一旁玩耍的儿子,三不五时提醒一声。

  富儿子突然大叫,她整个人跳了起来,直街向儿子叫:“怎么了?狗儿!你怎么了?”

  狗儿冲进母亲的怀中,害怕的指着不远处的岸边叫道:“娘、娘!有死人!”

  “什么?死人?”她一怔,朝儿子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名女子倒在水边,浑身是血。

  “天啊!快!快走!”她拉着儿子就想跑,但他却像脚底生站着不动。“狗儿,你还杵在那里干嘛,快走啊!”

  “娘,那个人好像动了耶。”狗儿拉着母亲的手叫道。

  “动了?”她又朝女子看去,果然女子的手指动着,似乎想撑起身子。

  既然不是死人,她的胆子就大了,悄悄地移向女子,小心翼翼地问:“喂!你…你还好吧?”

  女子勉力地睁开眼,断断绩续着气说:“清…清来…客栈…”

  “啊?什么?”她听不真切,连忙靠上前又问:“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女子目光焦点聚了又散,尚未开口,眼一合,人晕了过去。

  “喂!姑娘?姑娘?”她一惊,连忙摇着女子,但见女子一身的伤,满身都是血,心中又怕了起来。

  她望了望四周,怕会遇上杀伤女子的敌人,连忙叫唤儿子去拾衣裳,自己牙一咬,奋力地将女子背了起来,离开溪边。

  就在那对母子离开约莫一刻钟后,一群手执长剑,面色不善的女子由上游而来,众人在四周找不到要搜寻的对象,毫不留恋地继续往下寻人。

  在那群女子离开后,又一群大汉脸色沉重的自左侧窜出,他们看着女子们前往的方向,每个人心里都在想三爷要找的人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何爷,看样子她们没有找到人,我们还要找下去吗?”其中一人问着领头的何平。

  “当然,继续找,直到找到人为止。”

  “可是落鹰殿的人都找不列,我想…”

  “三爷说过,活见人,死见尸,不管如何一定要见到人。而且她们没有找到人就表示我们还有机会,一定要在她们之前找到慕容无柔。”

  “是。”

  “何爷。”一名汉子站在岸边大声喊道。

  “发现什么?”何平知道擅长追踪的手下一定发现线索了。

  “我在这里发现一些血迹,不多,但很新。”汉子摸了摸未干的血迹,“还有这里有一大一小的足印。”

  “足印?这表示刚才有人在这里?”虽然血迹不表示是无柔所留下,但至少有些方向。

  “是。”

  “追下去,一定要找到人。”

  汉子一颔首,立即追着浅浅的足印而去。

  XXX

  “你在哪里发现这位姑娘啊?”青壮的樵夫呆愕地看着向来瘦弱的子竟然背着一个女人回来,忍不住叫出来。

  “在溪边,是狗儿发现的。”

  “这…她…死了没?”

  “呸!死了我还背回来做啥!快快!快去找大夫来,否则迟了她真死在屋里了。”子眼一瞪,赶着丈夫去找大夫。

  “还找啥?这姑娘一身是血,我瞧是活不长了。”樵夫依言向外走,口里却嘀咕着。

  “你在那里磨蹭什么?还不快去!”子又瞪眼,手-着气呼呼地说。

  她好不容易把人给背回来,要真死了,她岂不是白忙了?所以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位姑娘死。

  “好啦!我这就去找大夫。”

  丈夫离开后,她扯了一件单,撕成几条,再将家中有的治伤药全倒在女子直冒血的伤口上,然后再用撕成条状的单绑紧,希望能够止血。初步的急救做好了,其余的只有等大夫来,以及这个女子的求生意志和命运了。

  她坐在边看着女子,突然发现女子脸上的伤疤经过泡水后,似乎开始腐烂,不觉得这女子愈加可怜,不只身上带伤,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上又有伤疤,即使活下来,只怕也是没有什么花容月貌可言。

  叹了口气,她拿着布巾轻轻地为她拭脸,谁知这一擦竟将她半边脸皮给擦掉了,吓得她丢掉布巾跳起来。等了好一会儿,心不再跳得那么剧烈后,她才敢偷瞥躺在上的女子,这一看才发现,女子的脸皮完好如初,细致光滑的让人嫉妒极了。

  “咦,这是怎么回事?她还有一层脸皮啊!”她不知道江湖中的易容术,还道女子的脸皮之下还有脸皮。“还好,只要不是被我给剥了就好。”

  她这么想时,就听到狗儿和人说话的声音,起身走出房间。

  “狗儿,是你爹回来了吗--啊!你们是谁?”话未说完,就看见儿子被一群大汉包围着,吓得她脸色一白,心脏险些跳出口,急忙奔上前,将狗儿抱离大汉。

  “你们到底是谁?怎么胡乱闯进别人家中!”她睁大眼,恐惧地叫道。

  “你不用紧张,我们不是坏人,只是在找一位姑娘。”

  “姑娘?”该不会是找房里的那位姑娘吧?早知道她有仇家在追杀,就不该把她带回家,这下可惹祸上身了。

  “是的,你有没有看见一位脸上有疤,而且受伤的姑娘?”

  “脸上有疤的姑娘?没见到。”这可不是在骗人,那位姑娘的脸上的确没有“疤”她暗忖着。

  “何爷,不会错的,人一定在这里。”先前追踪而来的汉子在何平的耳边低声道。

  何平眼一亮,转头慈祥地笑问狗儿:“弟弟乖,你有没有看见一位受伤的大姊姊?”

  小孩老实地点点头,“有啊!我和娘在溪边有看见一个大姊姊。”

  “狗儿,不要胡说!”狗儿的娘急斥道。

  “我没有胡说!娘,你不是把那个姊姊背回来了吗?”狗儿扁嘴道。

  “在房里?”何平一使眼色,随即窜进房里,狗儿的娘想拦都来不及拦,只有跟着追进去。

  “没有没有!那个姑娘好好的,脸上也没有疤,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何干盯着上奄奄一息的女子,除了脸色苍白外,五官可说是完美无瑕,并非外界所传脸上带着火纹伤疤的慕容无柔,但是看着女子身上仍着血的伤口,忍不住皱眉道:“这位姑娘受了极重的伤,你这样包扎是止不住血的。”

  “我相公已经去请大夫了…啊!你…你干嘛?”她才一眨眼,就见何平在那位昏的姑娘身上点了几下,然后拿出一只小瓶子倒了一颗药丸进姑娘嘴里。

  “这药丸是续命玉参丸,能够救她。”

  “啊?什么丸?”

  何平见她茫然的模样,只是摇摇头道:“你不知道就算了,既然她不是我们要找的人,我们就不多留了,打扰了。”

  就见一群人突然来,又突然走,她也不明白他们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不过,这位姑娘的血似乎不再了,也许那个什么丸的,真的能救这姑娘的命呢。

  XXX

  封飞雾等了一天,等不到结果,表面上却自持冷静指挥寻人的事宜,实则一颗心早巳四分五裂。

  “有消息吗?”他问着,却从何平愧疚的神色中得知答案。

  “没有吗…”他的脸色自从听到无柔受伤落水后就苍白至今。

  “属下无能,尚未找到慕容姑娘的下落。我们顺着溪往上溯,瞧见落鹰殿的人往下找,两方人马都没有消息。”何干唯一庆幸的是落鹰殿的人也没有寻到慕容无柔。

  没消息就是好消息,封飞雾被迫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三爷,鬼罗刹失去内力的消息我们已经放出去,目前得知知武林四家联合起来要攻打落鹰殿。”何平报告着武林动态,希望能让封飞雾转移注意力。

  “她的事我不在乎,我只想尽快找到无柔。”封飞雾漠然地说。

  “属下已经动员在这四县的所有人手,一定会找到慕容姑娘。”大话不能随便说,但如果天外楼找不到,别人更妄想找到,所以,找不找得到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只是找到的是不是活的就很难说了。

  封飞雾抿紧,深知天外楼寻人的本事,只是知道不表示就能放心,她受了伤,若是迟了,只怕找着的是…

  “只是…”何干语又止。

  “你想说什么?”

  “有一件事我一直觉得很在意。”

  “有什么就说吧。”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不去想无柔可能会有什么可怕的下场。

  “我们在溪边发现有一名妇人救了一位姑娘。”

  封飞雾身子一震,声音有些急促,“然后呢?”

  “那位姑娘脸上无疤,并不是慕容姑娘,只是我总觉得不对劲,怎么会那么巧,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出现另一名受伤的姑娘。”之前他寻人心切,见不是慕容无柔就不再注意,但事后回想,总觉得怪。

  “那个姑娘在哪里?快带我去!”封飞雾无法抑制心中萌生的希望,不论是不是无柔,都要亲自见上一面。

  “在骆家村附近,属下为三爷带路。”何平见他突然激动起来,连忙道。

  两人两马直奔骆家村,来到昨的妇人家中,拍了拍木门,却不见有人应门,何平眉一皱,手稍用力,木门应声而开。

  屋里仍如昨所见的简单,却不见妇人和那名唤狗儿的小男孩,一时间,何平也不知所以,连忙走进房内,哪里还有什么受伤的姑娘。

  “啊!全部不见了!”何平呆然地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回过神,才想说话,却只见封飞雾脸色死白的瞪着地上。

  何干仔细一看,弯身拾起掉落在脚边的一小块发皱的脸皮。

  “这是…易容的假皮?”他脸皮,虽不知是什么成分,却笃定这块类似人皮的东西十成十是易容后剥落的假皮。

  封飞雾脑中轰然巨响,看到这块易容用的假皮,他自然的想起无柔脸上的伤疤,那的真实,真实的让人不忍直视,难道她的脸…

  “啊!三爷,慕容姑娘脸上真的有伤吗?”何平脸色泛白,若他昨所见真是无柔,却失之臂,真会让他气得吐血。

  封飞雾浅而缓地呼吸,将口中的郁闷之气吐出后才道:“有伤疤不见得是真的。”

  “可恶!我竟然大意的没有再求证就这样离开!三爷,属下失察,请三爷降罪。”何平颓然地垂首请罪。

  “不能怪你,你没有见过她,只听过江湖传言,自然先入为主的以为她脸上有伤…”他摇头苦笑,现在他只希望何平见到的女子就是无柔。

  “你昨见那姑娘,她伤得如何?”

  “我见那位姑娘伤势严重,所以给她服了一颗绩命玉参九,只要大夫小心处理外伤,休息半个月,应该无碍。”何平松了口气,如果昨所见真是慕容无柔,他的一时善心还真是差的救了她。

  “是吗?”封飞雾在心上的巨石,突然间落了地,虽然心痛无柔的伤势,但听到她服下续命玉参丸,又觉得庆幸。只是…一颗心始终不安,那位姑娘真是无柔吗?

  “立刻将人手分成两队,一队沿着溪边四周继续寻找无柔,另一队追踪这户失踪的人家,找到那位受伤的姑娘,把人带回来。”封飞雾立即下命,势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人-

  “属下遵命。”  Www.IsJxS.CoM 
上一章   柔情似水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朱蕾创作的小说《柔情似水》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柔情似水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柔情似水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