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指腹为婚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指腹为婚  作者:朱彾 书号:8289  时间:2017/1/28  字数:9316 
上一章   ‮章八第‬    下一章 ( 没有了 )
湘山不高,但范围甚广,尤其岔路更多,走在高高低低、左转右拐的山路中,像陷入宫里。

  好在卓遇与冰妩有地图为指标。

  但虽有地图,两人还是常走错,只得退回原点,依图再寻找路径。

  因为,这张手绘地图看来简单,实际上,并没有按实际比例去画。亦即是,它简短的一条路线,其实是直通到半山

  刚开始,卓遇与冰妩并不大了解,走到一半,就依图转入岔路,等发现不对之时,再退回来。

  因此,等两人爬到目的地时,已近申末,天色呈晦暗。

  “奇怪,这里——应该是最后目标,可是,什么都没看到!”冰妩急切的看着周遭。

  附近除了山石,就是浓蔽的大树,枝叶几乎将天光全遮住,天色又快暗了,看来,今天将无功而返,怪不得冰妩心急。

  卓遇捏着地图,细细寻视附近,连一棵树、一块石也不放过…

  “遇哥,天快黑了,咱们——”

  “嘘——”卓遇忽然专注的盯住一棵巨大的槐树后…

  “怎么?”冰妩急忙走近前察看。

  槐树后,就是山壁,壁上长满葛藤、杂草,冰妩看不出什么。卓遇小心的绕向槐树后面,突然低声道:“有了!”

  “什么?”

  “快,金锁给我!”

  闻言,冰妩由怀里,掏出他俩共有、黏合在一起的金锁匙,递给卓遇。

  原来,槐树后的山壁上,嵌有三寸正方形的一块铁板,卓遇将金锁匙入铁板正中央的孔。

  “喀——叽——轰——”

  怪声响后,槐树旁边的山壁,轰然出现一个人高的窄

  冰妩看得咋然大讶,山壁外完全看不出有一道暗门,真是太神奇了!

  “快!”卓遇出金锁匙,拉住冰妩,低头跨入壁内。

  借着昏暗的天色微光,卓遇看到内一角,有一沾了油的木、火摺子。他燃亮油木,霎时,内景物,清晰可见。

  左旁的壁上,有一列字。

  防贼,回身,关上壁门

  卓遇连忙回身,就在右方石壁上,嵌有一块铁板,这块铁板与槐树背后的铁板一样大小,而机扭也是同一体。

  卓遇将锁匙入中央孔,略一转,壁门果然自动关上,就在此时,左旁那刻字向右移,出现一道小门。

  “真不愧是‘金巧手’,连山壁的机关,也设计得如此巧、完美。”

  两人进入小门,哇——一片目眩神摇…

  内好宽广,几乎是整座山壁被挖开约三分之一,地上、角落,全放满了亮澄澄、金光闪闪的黄金、白银,也有少许宝石、珍珠之类的…

  冰妩和卓遇膛目结舌的呆了半晌…

  “我爹说的,就是这个吗?”

  卓遇拿起手中信纸,又念了一遍:

  妩儿:

  得见此信,你和卓遇婚事已定,我若已谢世,依下方地图,前往寻找。那些都是你的,为爹报仇。

  父字

  冰妩委坐下去,泣道:“我宁可不要这些黄白之物,只要爹娘健在…”

  卓遇扶起冰妩。“记住,为爹报仇!”

  冰妩强住哀痛,偎在卓遇怀中。“但是,却不知道仇人是谁…”

  “我们尽力找找看,先别气馁!来!”

  扶着冰妩,卓遇拿高火把,小心越过大大小小的金块、白银、珠宝,仔细的找着…

  “遇哥!那里有一口小箱子!”冰妩眼尖,指着角落说。

  将火把交给冰妩,卓遇抬起小箱子到空地来,他本以为箱子很重,不料,却意外的轻。

  “是什么?”

  “不知道,好轻,不像是黄金财宝。”

  打开盖子,里面竟是——一叠写满字的纸、几只笔。

  纸张上还分别标了期、时辰,字迹则与卓遇手中的地图字迹一模一样。

  “嗯,好像是你爹亲笔写的志式记载。”

  “我看!”

  两人翻出箱内所有的纸张,依期,从头开始,一页页的往下看…

  刚开始,纸上写满了兴奋之情,因为,志主人说,他的理想,终于实现了!

  后来因为钱财大多,引起他的烦恼,他开始计划,替自己打造一座无人能及的超级金库。湘山山腹的这座金库,就是他毕生理想所在,也费了他几十年的时光。

  因为怕机密外,引人觊觎,师里完全由自己一个人逐步完成,即使是子,他也没告诉她。接着,他开始搬运。他走的是水路,雇船经过湘江,常会遇到湘江毒蛟,强索规费,虽然有点恼怒,却无可奈何,每回他都照缴不误。

  不知道师里是出手太大方,或是过往太频繁,有好几次,他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因此,他暂时停止了运送的工作。

  这期间,他的子——游美月告诉他,卓夫人——李芳眉与她相谈甚,并有意订下儿女们的婚盟。

  不久,师里又开始运送他的黄金到这座山金库。没几天,他发现自己又被跟踪了,他一度以为是“卓宅大院”的人!

  看到这里,冰妩与卓遇心口有如一块巨石,尤其是卓遇脸色冷竣得可怕——倘若真是卓宅,他不知道该如何给冰妩一个代。两人脸色沉重的继续看下去。

  师里因为担心秘密,提早做防患——那时,刚巧夫人游美月告诉他,要他拿个东西,当卓、周两家的婚盟物证。

  苦思几天,他忽发异想,将金库锁匙再造一份,并分为两半,一人各持一半。

  一天,师里为找出跟踪者,故意耍了个计策,走到半山,他故意藏起来,专等跟踪者——

  紧接着,他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他讶异的探头看,赫然是——湘江毒蛟,汪桐福。

  周师里在纸上写满疑惑,他与汪桐福素无仇怨,也不认识,他为何要跟踪他?

  师里除了疑惑,也更小心,为了保护他毕生的心血与理想,他决定将前往湘山金库的路线绘在图上,还预做防患的寥寥写上数语,再将之藏于金锁,要子美月送半把金锁给李芳眉。

  没想到,师里竟一语成忏。

  半把金锁送到卓宅,不到半个月,周家三口,竟遭人杀害…

  “不!不!不!我不信!”冰妩狂声大喊:“绝不是师父!”

  “冰妩!冰妩!冷静一点!”卓遇扶住她的香肩。“你爹并没说凶手就是汪桐福!他只是跟踪而已!”

  “师父说,他跟我爹——是多年好友…他怎么会——杀害我爹?”冰妩惊惧的睁大眼。

  “多年好友?”卓遇拢聚起眉心。“可是你爹明明写说他并不认识汪桐福!”

  冰妩恍然大悟,而娇靥却反常的苍白。

  “…师父…师父他养我——十八年!”

  “你镇定一点!”

  “遇哥!他没理由养大我,你说对不对?”

  卓遇不吭声。

  “如果他是凶手,难道不怕我长大,替我爹报仇?他还清楚的告诉我,我爹当时的惨死状况——”泪,不觉滴淌下来。

  “唉!如非凶手,他又怎么知道得如此详细?”

  冰妩宛如当头喝,娇躯震颤…

  “猜测无益!我们要当面问问他,你觉得呢?!”

  冲击过剧,但是,冰妩依然得勇于面对,她银牙一咬,用力颔首。

  “走吧!我们连夜赶去汪宅。”

  “我怕你太累了!下山后,找个住处歇一晚,明早再上路?”

  冰妩点点头,她完全信任他的细心、周到,于是,两人空手而来,也空手退出金库。

  ***wwwcn转载制作******

  山壁门堪堪关上,倏然传来一阵狂笑。

  “哈!炳!炳…”

  卓遇、冰妩吓一跳,回头望去,赫!是汪桐福!

  “你怎么来的?”卓遇讶问。

  “感谢你的火把,否则,我就追丢了!”汪桐福向冰妩伸出双手。“冰妩!师父担心你,恭喜你得到你爹的全部宝藏!”

  卓遇略一想,是了!方才进,他燃亮油木,被汪桐福看到,才追踪而来。

  “我问你,你怎么知道我上湘山?”

  “怪你太不小心了,你从太师府出来,我就盯上你,怕你伤害冰妩。冰妩,快出锁匙给我——”

  “师父!你真的跟我爹是好友?”冰妩问。

  “废话,我不都告诉过你?如果不是好友,我会养你十八年?想不到你会跟仇人在一起,你爹娘一定非常痛心…”

  “你说谎!”卓遇截口道:“我岳父‘金巧手’留有书信,他和你素无仇怨,也不相识!你还跟踪他到这半路上!”

  汪桐福的长脸,惨白之后,又乍红、乍黑。

  “嘿!嘿!我倒没想到,他会留书信。”

  “你说,是不是你杀害我爹娘?”冰妩颤声问。

  汪桐福芒连闪几闪,叱道:“我白养你!苞我说话,是这种态度?谁说我杀了你爹娘?这小子吗?他看到了?或是谁看到了?”

  “不愧是湘江毒蛟,好厉害!”卓遇冷笑。

  “少说废话!”汪桐福长脸狰狞。“快出锁匙,我饶过你俩——”

  “你做梦!”卓遇暴吼一声,随即又说。“你敢说金巧手之死与你无关?”

  汪桐福看一眼冰妩,阴冷地说:“到曹地府去问他吧!”

  了解周冰妩仍震惊不信的心思,汪桐福虚晃一招击向卓遇,然后迅速近她,提起手中长剑砍了过去。卓遇急忙拉过冰妩,冰妩身躯略侧,险险避过了汪桐福的剑,但是,左肩却被划破一道血口。

  “哎——”

  卓遇惊怒加。“汪桐福,你好险!”

  “趁早出锁匙,否则,别怪我!”

  “冰妩,要不要紧?”

  “不碍事。”冰妩咬紧银牙。

  卓遇虎目一转,他决定速战速决。

  “汪桐福!锁匙在我身上。”卓遇朗声说:“你胜过我,我立刻出锁匙。”

  汪桐福细量情势,大声道:“行!”

  “冰妩!快找棵树干,躲在树上调息,别让我分心,快!”

  虽然万分担心卓遇,冰妩迫于无奈,只得依言,退向树丛后,汪桐福一双老眼贼溜溜的打转…

  卓遇屏息,望着汪桐福全神戒备…

  只见汪桐幅发招狠绝,提剑猛攻,卓遇不慌不忙,回挡数招后,他不再恋战,灌注真气拍向汪桐福的剑。汪桐福脸色乍变,低头一看,他的剑已断成两截。

  “难怪你这小子嚣张,果然有两下子!”他恻恻地扬声,当即再出杀招。

  卓遇不敢掉以轻心,掌贯十成真力,准备尽展绝学,在最短的时间内克敌…

  坐在树干上调息的冰妩见状,心惊胆战地。

  场中展开烈的搏斗!一时之间,飞砂走石,只闻兵器响、只见人影幢幢,却分辨不出敌我…

  冰妩紧咬银牙,手心冒汗,恨不得助卓遇一臂之力——可能是太关心卓遇了,她居然忘了自身危险。

  没料到汪桐福杀招使尽,却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际,飞身转向周冰妩所在之处。

  卓遇一惊,大喊道:“冰妩小心!”但已然来不及。

  冰妩双手被反剪,雪白脖子上,架了一把短刀。

  “冰妩!”卓遇大惊。“亏你还是个成名老前辈,居然手段如此卑劣!”

  “住口!再说,我就捅她一刀。”汪桐福手一紧。

  “不要伤她!”卓遇急吼。

  “你退远一点!”

  卓遇无奈的退了数步…汪桐福与冰妩也向前两步。

  “你不会伤她,对不对?她就像是你的女儿…”卓遇盯住汪桐福眼神,沉声说:“何况,她现在受伤,需要止血…”

  “少说废话!”汪桐福大吼。“我只要你出金库锁匙!”

  “遇哥!不要——”冰妩唤道。

  汪桐福手中一紧,冰妩臂膀痛得惨叫一声,汪桐福怒道:“别以为我会心软,卓遇,快把锁匙放到地上,否则,我先毁了她的脸!”

  “好!”卓遇连忙掏出金锁,放在地上。

  “你立刻向后退十步!快!”

  卓遇依言,退了十步,汪桐福押住冰妩,走到金锁处,拾了起来,端详一阵,自言道:

  “原来,锁是两块合成的,就算我保有‘遇’字这块,也没有用!哼!等了十多年,本以为,永远找不到了,今天,哈!哈!哈…”

  卓遇身形微动,想攻其不备——

  “站住!你动,她立刻没命!”短刀寒芒一闪。

  “不要伤她!”卓遇忙又退一大步。

  汪桐福将金锁藏入怀里,卓遇灵机一动,扬声道:“东西都给你了!你可以说出‘金巧手’是谁杀害的吗?”“嘿!嘿…他留下的书信,不都说的一清二楚?”

  “那么,你和金巧手果然不是好友?”

  “不错!”

  “你杀我爹?你杀了我爹娘?”冰妩激动得挣扎不止,短刀因而划破了她雪白颈脖。

  “冰妩!你别这样,会伤了你自己。”卓遇急道。

  汪桐福也用力剪紧她双臂,她臂膀痛,心更痛得下眼泪,汪桐福怒道:“丫头找死!”

  “汪桐福,你怎知道金巧手有这座宝库?”卓遇为了引开他注意力,又问。

  “只怪他一天到晚,带着笨重行李箱,渡船在湘山脚下上岸。要知道,湘山这地方,根本没有商人、行旅,他早就引起我的注意了。”汪桐福得意地述说着。“然后,我派人去探他的底。你知道,像金巧手这么出名的人,非常容易探听!”

  卓遇暗暗贯注全身真力,表面则淡然问道:“然后呢?”

  “然后,我派人跟踪他,一路爬上湘山。可恶的是,每次都跟丢!后来,我决定亲自跟踪,恼人的是我也跟丢,被他耍了!”

  “嗯。”

  “最后,我决定到周家找他。限他三天内,说出湘山上,宝库的确切地点。想不到,他很顽固,抵死不说!”“杀他也罢了,你为什么要开他膛?破他肚?”卓遇冷声问。

  “懂机关的人,都巧险诈,我怀疑他将秘密藏在肚子内——划开他肚子时,他的子跑出来,我只好一并杀了。就在我四下都找不到锁匙时,听到了孩童的哭声,循声找到房间时,我看到婴孩旁有一只铁匣盒,还了一张纸。”

  冰妩肝肠寸断,几乎快站不住了,汪桐福接口又说:“我想,诈的金巧手,一定是要他子逃命。想不到、铁匣盒让我空欢喜一场。不过,也不算是空欢喜,十八年后的今天,我还是得到宝库了,哈!哈!哈…”

  阒寂的小林,因他的狂笑而宁,笑声回又传回原地。

  笑罢,汪桐福与冰妩,双双往后飞纵…

  蓄劲待发的卓遇,同时奔上前,汪桐福带着冰妩,速度当然慢,卓遇很快便追上,他更料定汪桐福会丢下冰妩,因此,欺近后,卓遇猛气,向上一纵。

  果然,汪桐福将冰妩丢向卓遇——

  卓遇冷冷一笑,双掌齐发,只听汪桐福惨叫一声,中了卓遇厚实的一掌,他有如风中败叶,摔跌下来…

  拍出一掌的同时,卓遇身形突然下沉,飘向旁侧的冰妩,他并且接抱住她——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比斗的,除了武功,还要比智力、比速度。

  卓遇将己身的武功、机智、灵巧,发挥得淋漓尽致!

  抱住冰妩,卓遇足下一点,立即又飞奔向汪桐福,汪桐福伤得不轻,因为卓遇的双掌贯注全力。

  冰妩站定,泪眼望住口吐鲜血,挣扎想站起来的汪桐福。

  卓遇际长剑,递给冰妩,俊脸严冷地开口。

  “让你亲手为你爹娘报仇!”

  抓住剑柄,剑锋朝向汪桐福,冰妩怒瞪着眼眸…

  “冰妩!你下得了手吗?我养你十八年。”汪桐福的身躯晃颤不止,嘴角鲜血尤其触目惊心。“对你嘘寒问暖、对你的种种恩情,你一点都不顾…念?”

  冰妩恨死他!但是,此际,他狼狈的求饶样,令冰妩脆弱的心,波涛汹涌。

  “我…受了很重的内伤,冰妩,你能下手杀一个…全无反击能力的…可怜老人?饶了我!饶我一命!冰妩!”汪桐福声泪俱下地。

  看他哭,冰妩也哭了…握剑的手,不住颤抖…

  养育的恩情,毕竟不容抹煞,冰妩气、恨、懊恼,却又无能抵抗命运之神的捉弄——

  当冰妩伤怀、失神之际,汪桐福突然伸手,拍向冰妩天灵盖。冰妩猛抬眼,“呀”字都来不及叫,汪桐福的厚掌已近眼前…

  “可恶!耙耍诈!”卓遇大怒,急急出手,这一掌,至少也有八成以上真力,直打得汪桐福翻跌出去,连吐三大口血。

  说时迟,那时快,卓遇迅速抢下冰妩手中长剑,中汪桐福心口,汪桐福只张大口,没叫出声…湘江毒蛟,终于躺下地!

  “遇哥!我本想饶了他!”冰妩投入卓遇怀中,悲声大哭。“他——养育我,我…”

  “妇人之仁!”卓遇叹口气。“你想饶他,他还不肯放过你呐!别哭!事情都过去了!”

  卓遇自汪桐福身上,取回金锁匙,扶着冰抚下山。

  虽然山路暗朦;虽然山风凄凉,但偎在卓遇怀中,冰妩恰像飘泊了十多载的孤船,找到安全的港弯,倍觉温声。

  ***wwwcn转载制作******

  卓世贵与李芳眉,分别坐在上首,卓遇与冰妩,分立两侧。芳眉的手中握着金锁,眼眶红了。

  “想不到,金锁还有缘合成一体。周夫人交给我这半块‘冰’字半锭锁时,我觉得,好像才是昨天的事。原来,师里早有防备之意!”

  提起爹娘,冰妩不又潸然泪下。

  “好孩子,你一定吃了不少苦。以后,娘会加倍疼爱你。”

  冰妩眨掉泪,显得错愕的抬眼看芳眉。

  “不对吗?难道还要等拜堂后,你才肯叫我一声:娘?”

  冰妩当下羞赧得娇靥飞红,低下螓首。

  “来!当着爹娘面前,不必害羞。”芳眉拉着冰妩细致的玉手,仔细打量她。

  “我没有生女儿,好想要个美丽又善解人意的女孩,让我疼惜、宠爱。”

  冰妩赧然看一眼卓遇,卓遇偷偷比着手势,张大了嘴,却没出声,冰妩意会颔首,娇靥红得像彩霞,甜甜低唤:

  “娘——”

  “哎唷唷!都叫到我心坎里了!这么个可人儿,来!快叫爹!”

  冰妩前行两步,向卓世贵一礼,轻声唤爹,卓世贵高兴得不断点头,一捋花白胡须。

  “好!好!得此贤媳,老夫亦复何求。夫人,你尽速请人挑个好日子!”

  “是!老爷,这还用您吩咐。”芳眉笑逐颜开。

  “遇儿,你这回,表现得不错。”

  “托爹的福,孩儿只是尽力而为。”

  “我听林育昆说过,你在江中遇到劫匪之事,处理得不错,连董太师都寄来快信,称赞你谋略过人。还有,湘江毒蛟——”卓世贵回忆道:“想我二十多年前,只是略胜他一筹,要取他性命,恐怕还要费点手脚,你竟能击毙他!”

  “爹!这是孩儿幸运!”卓遇俊脸微红。“孩儿已经向你报告过,他执意抢走金锁,才疏于防范。”

  “不管怎样,你这趟出镖的表现,足以让众手下们,心服口服。我可以更放心把‘虎威漕局’交给你!”

  “爹——”

  “不要再推辞。我年纪大了,事业本来就该由你兄弟俩接手。”

  看着卓遇近来屡现其才,卓世贵对于将事业移交给儿子很放心。

  “是!”见卓世贵一脸坚决,卓遇明白这是他该扛下的责任,也就不再推托地答应了。

  “好、好、好!哈哈哈!”

  有了卓遇的承诺,卓世贵明白,他可以安心的放手,享清福了。

  ***wwwcn转载制作******

  笙歌稍歇,宾客散尽!

  一轮又大又圆的明月,窥着窗内——

  房内,红帐高烛,人醺暖…

  “终于只剩下我俩!”

  小新娘冰妩身上只穿着大红肚兜,更显出她肌肤白皙得人。

  “你…好美。不管什么时候看你,你都那么美!”说着,卓遇伸手,解开肚兜衣带…

  然后,他将肚兜轻轻褪去,霎时,一具活生香、晶莹剔透的女体,luo裎在他眼前的…

  “呀!”低喊一声,卓遇下而去。

  冰妩莫名其妙的看他,只见他去关上窗户,冰妩微惊,慌忙拉过大红鸳鸯被,盖住自己,等卓遇再回上,她忐忑地问:“怎么了?有人——偷看?”

  卓遇笑了。“不是人,是月娘在偷看。”

  “哦!”冰妩缓了一口气。

  “怎么盖住棉被?不喜欢我?”

  “谁说的?我爱死我的相公呐!”冰妩笑着,连那颗美人痣都动起来了。

  “真的?我想知道原因!是不是我很雄壮?”

  “哎呀!不来了,你在说什么嘛?”

  “那你快说,为什么爱死我?”

  “因为我的相公不只是武艺超群,还是个心磊落、光明正大的奇男子!”

  “你是糗我?还是褒我?”卓遇调笑道。

  “是我的真心话呀!”

  “那就是两者都有咯?好!看我饶不饶你!”

  话罢,卓遇拉掉棉被,向冰妩——

  “哇!哎!你…”

  一室旎,但被关在窗外的月娘,只听得到房内,传来阵阵的笑声-

  本书完-  WwW.isJxs.cOm 
上一章   指腹为婚   下一章 ( 没有了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朱彾创作的小说《指腹为婚》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指腹为婚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指腹为婚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