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叛逆狂恋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叛逆狂恋  作者:朱晴 书号:8276  时间:2017/1/28  字数:6761 
上一章   ‮章九第‬    下一章 ( → )
秋高气,阳光不若夏日那般炽烈,给人和煦舒适的感觉。

  洪于璇最喜欢这样的天气了,因为这总会让她觉得舒服悠闲、心情轻松愉悦。然而不知怎地,今天一早起,她就觉得心神不宁,好像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似的。

  盥洗、整装完毕,她迅速跑到隔壁阙修文的住处。

  “修文,你看、你看!”洪于璇扬起小脸,手指着眼睛,拼命要他看。

  “眼睛不舒服吗?”阙修文捧住她的脸,仔细地察看。

  “不是啦,我的眼皮一直跳,从起就一直跳到现在,我觉得好诡异喔。”她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眼皮狂跳的事情,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诡异?”他挑眉,不懂她为何这么说。

  “对呀,不是有人说什么‘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我从头到尾都只跳右眼而已耶,而且我心中一直有种奇怪的预感…哎,我也说不上来啦!”总之就是怪怪的,她无法具体表达。

  “傻丫头,你想太多了,那只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一定是你这两天玩太累了,脸部肌才会不自觉动。”他不以为意的说。

  “才不是哩,你千万不要小看女人的第六感。”女人可是凡事凭“感觉”的动物呢。

  “唉,看来以后周末假期我还是不要带你出去玩好了,免得你染上了‘星期一症候群’,找一堆借口不想去上课。”阙修文忍住笑意,佯装正经思索的模样,引来洪于璇不满的娇嗔。

  “我哪有啊!你才是找借口不想带我出去玩呢!”以前每逢星期一,她真的很懒得去上课,可是,现在有他在学校,她的“星期一症候群”早就自动痊愈了。

  “你这丫头就想着玩。”他轻敲她的脑袋,边扬起宠溺的笑痕。

  “噢——每次都打我的头,会把我打笨的。我一定要跟阙妈妈告状,叫她狠狠地修理你。”洪于璇嘟着小嘴威胁。

  阙妈妈最疼她了,她一定会站在她这边的。

  “好哇——你这丫头,已经收买了我妈的心,那我只好先教训你,弥补我即将受伤的心。”阙修文不怀好意地笑着。

  倏地,他欺身覆住她的粉,辗转吻,舌技巧地探入她的檀口,狂炽地掠夺甜美的津。

  天,他已无可自拔地沉在这样的情中,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他会克制不住望,在她毕业前便疯狂地占有她了。

  终于,在腔差点因缺氧而爆炸前,他放开了她。

  “讨厌啦,哪有这样教训人家的!”洪于璇粉颊嫣红,娇嗔地轻捶他。

  其实,她喜欢他火热的亲吻、感受他浓重的呼吸侵略她的鼻息,每回总令她有一股飘然晕眩的奇妙感。

  至于方才“右眼跳灾”的那件事,也因为这个热吻,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她脸颊美丽的晕红,及红的菱,让他忍不住又轻啄了一口。然,现在绝非放纵**的时刻,阙修文费了好大的劲,拉回理智。

  “乖,把早餐吃一吃,快点出门,免得第一堂课迟到了。”他已把早上特地买的餐点放在桌上了。“那么,我先走一步。”

  为了避免被同学遇见,他们一向各自到学校。

  “反正第一堂课的老师是你,迟到一下下没关系嘛!”洪子璇故意耍赖。

  “你说呢?”他拿着公事包,站在门边,微挑浓眉看着她。

  “好啦,我知道了,我绝对不会迟到的。你快点去吧!”洪于璇将他推出门外以后,开始享用他每个早晨为她准备的爱心早餐。

  唉,他什么都好,就是太一板一眼了。不过,抱怨归抱怨,他依然是她最最心爱的“秘密”男朋友。

  呵——洪于璇畔不由自主浮现甜蜜的笑容。

  然,她殊不知,这甜蜜的幸福即将面临一项令他们措手不及的重大打击…

  洪于璇气吁吁地在校园里狂奔,终于在上课的前一刻,幸运地抵达教室。

  呼——还好没迟到!

  只是有一个现象令她感到很怪异,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总觉得大多数经过她身边的人,都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她。

  鄙夷耶!可——她明明不认识那些人呀!真是莫名其妙.令她摸不着头绪。

  这现象,就连进到教室仍持续着,而且同学眸中那鄙夷的目光更加严重,谁能告诉她,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吗?

  “阿璇,你终于来了,大事不妙了!”许益群焦急地拉着洪于璇,神色慌张的说道。

  “什么啊?”她不明所以。

  她不过是学校里微不足道的无名小卒,就算真的有什么大事,也应该跟她没有关系吧!洪于璇淡淡笑了,对许益群口中的“大事”颇不以为然。

  “咦,上课钟已经响了,阙教授怎么还没来?”他不是比她早出门吗?

  噢,要我不准迟到,自己却没有以身作则,回去看我怎么挖苦他。

  “我就是要跟你讲,你和阙教授的事啦。”

  “我和阙教授?”忽然之间,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上洪于璇的心头。

  “阙教授他现在…”许益群想接下去讲,却被何盈臻打断。

  她率领着“阙教授亲卫队”的所有成员,包围住洪于璇与许益群,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轻鄙”与“不屑”

  “你可真会演戏呢!事到如今了,你竟还能装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实在是令人佩服!各位姐妹,我们该给她一个热烈的掌声,瞧,她的演技真湛哪。”何盈臻带领着大家鼓掌。

  “你到底在干嘛?”洪于璇蹙拧眉尖,心中那股不安如涟漪般,逐渐扩大。

  该不会是…

  “我在干嘛?哼,应该是你在干嘛才对吧!喏,拿去看看你自己的丑行吧!”何盈臻将纸张丢在桌上,讽刺说道。

  洪于璇赶紧拾起纸张,当目光集中到纸上时,她怔愣住了!

  斗大的字居然写着:

  师生畸恋!yin教师与恬不知女学生的恋情曝光!

  心理系阙修文教授竟对系上学生洪于璇下手,两人公然在公众场合接吻,甚至同住一个屋檐下。

  这样的行为难道也是教师的专业能力?学校纵容教师轻忽神圣的教职,那么学生的权益何在?

  女学生竟与教师同居,是否间接鼓励所有学生们尽量同居?校方能允许这样不检点的行为发生吗?

  文字下方是两张因为影印而变成黑白色的照片,其中一张是她和阙修文在石门时,亲昵拥抱接吻的照片;另一张则是她和阙修文肩并肩,十指地走进公寓的模样。

  天啊,怎么会有这样的照片?!洪于璇的脸色瞬间刷白。

  “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她紧捏着纸张,手指微微颤抖。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就是有人看不下去你那种不要脸的行径,身而出揭。”何盈臻撇讥讽。

  那天她与公卫系一位想追她的男生,一同到石门看风景,却意外地看见她心仪的阙教授和她最讨厌的洪于璇在一起,而且动作亲密。

  她感到愤恨,为何阙教授总是不理她?为何阙教授身边的人不是她,而是那个不要脸的洪于璇?

  她真的很不甘心!于是偷偷拍下许多他们亲密的照片,甚至跟踪他们,没想到竟还让她发现他们两人走进同一栋公寓。

  星期时,她便制作了许多小传单,贴到学校各处,并且到学校网站上张贴,她要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以消她心头的怒气。

  “都什么时代了,师生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有必要这样小题大作吗?阿璇,别理这上头说的事。”许益群抢过洪于璇手上那张纸,成一团丢到垃圾桶。

  “或许师生恋真的没什么啦,不过你可别忘了,我们的校风比较保守,恐怕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喔。”

  “何三八,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在幸灾乐祸?你不是也喜欢阙教授,搞不好这些照片和文字都是你的杰作,因为你嫉妒阿璇可以跟阙教授在一起!”许益群一针见血地指出。

  他这些话,宛如当头喝般,点醒了洪于璇。

  难道她那一天在石门的时候,看到的人真的是何盈臻?那——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你少胡说八道!才、才不是我做的!”何盈臻的脸颊瞬间涨红,拼命地为自己反驳。

  “如果不是你,那你干啥脸红又结巴?”许益群几乎可以肯定是她做的。

  两个人在洪于璇面前为了“是谁做这件事”吵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也吵得她心烦意

  “不要吵了!”洪于璇大吼。

  “我承认——我是跟阙教授在交往,但,那真的有那么见不得人吗?”她冷静地说,却不想再为那张纸上子虚乌有的言词多加解释。

  眼前更令她担心的是,阙修文现在的情形。

  既然同学们都知道了,那么校方也一定知道这件事。他没有准时到教室上课,肯定是被校方的人找去谈话。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天啊,她好想知道!这件事不该由他一个人去面对的…

  “号外,号外!阙教授有可能要被解聘了。”躲在系主任办公室门外偷听的男同学,慌慌张张跑回教室告诉大家最新消息。

  解聘?!

  “他现在人在哪里?”洪于璇揪住男同学的领子,心焦地问。

  “阙教授在系主任办公室。”

  一得到她要的答案后,洪于璇飞也似地冲出教室。

  “阙教授,亏你还是个老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我聘请你,是希望你用专业知识来教书,而不是要你来泡妞的。你知不知道?”系主任隐忍着怒气,尽量理智地说。

  阙修文静默不语。

  今晨,他踏进研究室打开电脑收信,一封主旨名为“师生畸恋”的信件引起他的注意,他直觉不太对劲,立刻开启阅读。

  没想到,他竟看到自己与洪于璇拥抱亲吻以及一同走进公寓的照片,跃然在电脑荧幕上,甚至还有几行偏激不实的文字指控。

  他还来不及消化这个突如其来的讯息,便被叫到系主任办公室,然后听系主任滔滔不绝地教训了十多分钟。

  “这次我真的帮不了你了,唉,恐怕连我这个系主任都会遭殃!”他大概会被套上个“管理不当”的罪名吧,系主任感到无奈。

  “这件事我会自己承担下来。”阙修文淡淡地说。

  他只希望洪于璇不要因这件事而成为众矢之的,被同学们指指点点,他会尽一切能力保护她的。

  铃——铃——

  电话铃一响,系主任要阙修文稍等一下,他接听电话,面色相当凝重。接着,他挂上电话,对阙修文说:“校长室那边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学校明天要召开教评会来决定对你的处置,你最好有心理准备,可能会被解聘。你这个礼拜的课都先暂停吧,看教评会怎么决定再说。”

  话毕,阙修文走出系主任办公室,洪于璇正巧抵达。

  她一见到他便紧紧抓住他的手臂,焦急的问:“真的吗?你要被解聘了吗?”

  在场的同学莫不竖起耳朵聆听结果。

  “目前还没有,得等候教评会的决定,不过这个礼拜的课,恐怕得先停了。”阙修文拍拍她的头,苦笑道。

  “阙教授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打着老师的旗号,竟然拐学生。啐,老牛吃草嘛!”

  “我觉得最不要脸的人是洪于璇啦,她故意给大家一种讨厌阙教授的假象,暗地里却勾引阙教授,她才恶心哩!”

  “对呀,现在还刻意在我们面前表现的卿卿我我,一副多相爱的模样,恶——我都快吐了。”

  在场的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不屑地对他们两人指指点点,然,也有另一派同学站在支持的立场,其中当然以许益群为首。

  “老师和学生谈恋爱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根本就是嫉妒阿璇,完全是酸葡萄心理作祟。”许益群义愤填膺地说。

  “对呀,师生恋又怎么样,现在是讲求自由恋爱的时代!”

  “反正不要脸就是不要脸啦,何必说一堆话掩饰过错。”

  两派同学各自坚持自己的立场,在系主任办公室门前烈地吵起架来。

  “我们又没做错什么事,为什么非得这样说我们!”洪于璇终于忍不住,大声地辩驳。

  她不过是单纯地爱着阙修文,单纯地想要一个疼爱她、陪伴她的家人而已。

  “别说了。”阙修文低声耳语,他不想洪于璇因为这件事,成为同学们攻击的对象,一切——就让他承担吧!

  “明明就是做错事,还想狡辩!”

  “少在那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两派人马再度争吵起来。

  “阿璇、阙教授,再待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你们先回去好了,这里就由我来处理吧!”许益群拉着他们俩离开争执不休的人群,建议地说。“别理会那些无聊的攻击语言,‘真心相爱’并没错!”他说完,继续回到人群中为他们的事情抗争。

  二十分钟过后,他们已经回到阙修文的住处。

  “一切都会没事的,别担心。”阙修文紧紧搂住洪于璇,仍尽力维持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仿佛没有任何事能影响他。

  “明明就有事!”她激动的大喊。“这一切绝对是何盈臻搞的鬼!可恶,我要去找她算账!”她气愤何盈臻将她与阙修文单纯的恋情说得那样不堪。

  “那并不能改变任何事情。”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他大概已猜得出是何盈臻做的。毕竟,在石门玩的那天,洪于璇曾告诉他,她看到与何盈臻相似的人,只能怪他警觉不够吧!

  “可是她不该那样捏造事实,说你是yin的老师。你才不是!而且,她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我们俩只是住在同一间公寓,根本没有同居!”她的情绪昂不已。

  “现在说这些,都无济于事。就算今天没有何盈臻、就算我们俩隐藏的再好,但是,总有一天,事情依然会被揭发,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早在他管不住对她的情感那一刻,他就该料想到了。

  “可是,那些都不是事实,你不去澄清,就这样让众人误会吗?那对你太不公平了!”她不愿他背负那些莫须有的罪名。

  “这些事你别担心,你只要乖乖去上课就行了。至于我,就等待教评会最后的决议,再做打算吧!”他刻意以潇洒的口吻说道。

  “如果教评会确定解除你的教职呢?”洪手璇屏气凝神,凝睇着阙修文,随即放声嚷道:“我不要!要是你被开除了,我也不想待在学校了!般不好教评会会连我的学籍也一起开除!”

  “于璇,别任,你静静地听我说。”阙修文让洪于璇坐在自己的腿上,埋进她的肩窝低声说道:“我被解聘,顶多只是无法在这间学校任教,更甚者是永远无法担任教职,但,那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份工作,无伤大雅。

  但是你不一样,你还只是个学生而已,你的学生生涯才刚过一半,倘若因为这件事而失去学生身份,对你来说太不值得了,找不希望你的学生生活因而中断。”

  “我无所谓的,就算现在立刻被退学,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一点也不会觉得不值得。我真的不想在没有你的学校里生活,那会让我觉得很孤单。”她落寞地垂下眸。

  “傻丫头,听我的话,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继续留在学校念书,而你要答应我,乖乖地把大学学分修完,顺利拿到毕业证书。”他温柔地亲吻她光洁的额头,低喃道:“你不孤单的,你还有好朋友不是吗?更何况,我只是不去学校而已,我依然会在这里陪着你。”

  无论如何,他会将所有事情一肩揽下,让她远离伤害,并且尽其所能在她身边守护着她。

  “修文…”洪于璇紧紧地环住他,不发一浯。

  他总是为她着想,不希望她担心、难过,他——为她做了好多、好多,而她却没为他做过任何事。

  记得生日的时候,她曾许下愿望,希望他能够成为她永远的家人。

  家人,应该是能够让她不顾一切付出的人。

  嗯,她不会让他莫名其妙背负那些空来风的恶劣指控。

  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WwW.IsJxS.cOm 
上一章   叛逆狂恋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朱晴创作的小说《叛逆狂恋》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叛逆狂恋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叛逆狂恋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