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叛逆狂恋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叛逆狂恋  作者:朱晴 书号:8276  时间:2017/1/28  字数:7429 
上一章   ‮章二第‬    下一章 ( → )
柔和的灯光,伴随着悠扬轻悦的乐曲,午后的学生餐厅里,沉浸在宁静而舒适的气氛。

  餐厅角落的那张桌子,放着四杯饮品,四个女孩正聊着天。

  “他一定是故意的!”洪于璇夹带着气愤的低吼,划破一室的安宁。

  下午唯一的那堂课结束后,她打电话给其他三位好友,约好了在餐厅见面。人一到齐后,她便开始噼哩啪啦地将方才上课所发生的事情告诉好友们。

  愈说,她愈耐不住子,语调也不知不觉地昂高亢。

  “小璇,冷静点,这里是公共场合喔!”蓝菁云嗓音细柔,提醒身边的人儿。

  她蓄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个性就如同嗓音一样温柔,是中文系里众所周知的气质美人。

  “管他的,反正我一整堂课都成了众人的焦点,也不差这个时候。”洪于璇扁着小嘴低嚷。

  哼,都是阙修文害的!一下课,她便发现前排那些女人朝她迸愤恨的眼神,还有一群臭男生拼命地嘲笑她,说她口腔期和门期都没获得足。

  可恶,真是气死她了!

  “小璇,你说你们教授长得很帅,连你班上那一票自视甚高的女人也被他吸引住-?哇——好羡慕喔!真希望我们系上也有帅哥教授,这样就不需要老是面对一堆食古不化又呆板的修女了。”舒品洁欣羡地说着。

  她是英文系的学生,长得娇小又可爱,不过是个十足的迷糊蛋。

  “你够-!别在我面前说他的好话。”洪于璇沉声警告她。

  “你太激动了啦,或许那只是巧合罢了。况且,别忘了你自己也非常不给教授面子,当众‘吐槽’他的笑话不好笑。”陶子绫理性地分析事实。

  文系的她不若一堆哈族的同学,一天到晚讨论着日本流行事物,抑或是偶像明星,唯一令她感兴趣的只有“音乐”

  “亏我把你们当好朋友,你们却没有人站在我这边。”洪于璇怒视三位好友。

  她们四个人不同系,却在大二上学期恰巧选修同一堂体育课,并且巧合地被分在同一组。

  “缘分”真是个很奇妙的东西,让她们四个不同类型的女孩,不知不觉地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不跟你在这里发神经,我要赶去黄昏市场帮我老爸了。”陶子绫提起背包站了起来。

  她是卖菜人家的女儿,每天清晨和傍晚她几乎都会到菜市场帮忙卖菜,也因此她尽量不将课排在早上第一堂与下午最后一堂。

  “子绫,等等我,我也该去打工了。”舒品洁跟着站起身,向在座的两人道别后,与陶子绫一同走出餐厅大门。

  “叛徒,我都还没抱怨完哩!”洪于璇噘起嘴咒骂。

  “别再抱怨了,你没有错,教授也没有错。只要你的倔脾气收敛点,不就能和教授相安无事了吗?”蓝菁云温柔地劝说。

  “我不想再说他了啦!愈说心情愈差。”她知道是自己脾气太冲,可是一想到阙修文让她成为全班的笑柄,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迅即,她转移话题,说道:“菁云,等会儿有事吗?陪找去台北逛个街,打发一下时间。”

  “恐怕不行吧,等会儿我想去图书馆借几本书。不然,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图书馆啊。”蓝菁云的提议立刻遭到洪于璇的拒绝。

  “要我去图书馆,等于是要我的命。非到必要时刻,别想我进图书馆一步。”她一副嫌恶的模样,令蓝菁云低声轻笑。

  “真是的。那你打算怎么消磨时间?”她问。

  “别担心我,你想去图书馆就快去吧!”洪于璇催促着好友。

  待蓝菁云走后,她再坐了会儿,便起身准备离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与其独自一人坐在这儿发呆,倒不如去逛街,买点东西,发一整天的“不顺”也好。

  才刚踏出餐厅门口,洪于璇便遇到了一个讨厌的人。

  “哟——瞧瞧我遇到谁啦?是我们的洪大小姐呢!”何盈臻一见到洪于璇,便用着高八度的尖锐嗓音,对着她身边的王淑芬说道,而王淑芬则附和地点点头。

  “要去哪儿呀?咦,怎么没瞧见你那个跟班——许益群?”她嘲讽地开口。

  “别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喜欢带着‘菲佣’上街。阿群对我来说,是‘好朋友’;而你身边的那位,我就不知道你怎么定位了?”洪于璇冷着面孔,意有所指地说道。

  她不是那种被人欺负,却不懂得还击的笨女人。“井水不犯河水”一向是她与何盈臻相处的信条,既然何盈臻先来惹她,就别怪她河水泛滥,毫不留情了。

  “你、你别说话,故意破坏我和淑芬的友情。”何盈臻气急败坏地反驳。

  “我说话?哎,你自己心知肚明啦!”洪于璇刻意将话愈描愈黑。

  “可恶!”说不过洪于璇的何盈臻,啐骂了一声,迅速转移话题。“平常还以为你不喜欢男生咧,结果一见到阙教授长得帅,你还不是想尽办法引起他的注意。哼,卑鄙!”

  “对啊。你明明就有许益群了,还想得到阙教授。”王淑芬跟着在一旁帮腔。

  “少污蔑我和阿群的友谊,而且,我才没你们那么花痴。请你搞清楚,到底是谁想吸引他的注意?”洪于璇紧蹙眉心,美眸逐渐燃起愤怒的火焰。

  哼,又是阙修文!要不是他,她何必站在这儿被两个疯婆子质问?她稍微好转的心情,又再度崩解。

  “你还不承认,你明明就想尽办法引起教授的注意!”何盈臻摆出茶壶架势,指着洪于璇。

  “你倒是说说看,我怎么样‘想尽办法’?”她可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做过。

  “你第一堂课就故意迟到,让教授对你印象深刻;第二堂课又故意和教授唱反调,说他讲的笑话不好笑;接着又吃口香搪和假装要上厕所,引起教授的注意。你敢说你没有吗?”何盈臻指证历历。

  亏她特别打扮了一番,还抹上了香水,可惜教授都没发觉。

  洪于璇心中觉得好笑,她要是真的想吸引别人的注意,才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烂招数哩。更何况,何盈臻说的那些事,根本就是她不想再回忆的蠢事!谁喜欢一直被人取笑“口腔期”、“门期”?

  “这就是你所谓的‘吸引’?不然,下一堂课你可以如法炮制的试试看呀?”她扬起柳眉,轻笑道。

  想让人嘲笑,那就尽管去吧!她心中暗忖。

  “我才没你那么低级!反正,不准你再接近阙教授!”何盈臻骄傲地命令她。不准?她凭什么用命令的口气说话。何盈臻愈这么说,她就愈想和她唱反调。她就是要让何盈臻知道,自己是不得的。

  “我为什么不能接近阙教授?教授会注意到我,那表示我用的方法有效-,你要是不服气的话,自己想办法呀!”洪于璇转换了面孔,边瞬时扬起抹美丽的笑弧。

  “你终于承认了,你、你不要脸!”何盈臻自信的脸庞因气愤而有些扭曲。

  “嘴巴放干净点,没本事的人才会出口骂人!”洪于璇冷冷地瞪了她一眼。

  何盈臻气不过,负气地与王淑芬扭头就走。

  此刻,她的耳子终于清静许多。然而,此事是因阙修文而起,她的心中不由得对他更加反感。

  她现在有一个最想实现的愿望,那就是——

  希望不要再有人拿阙修文的事来烦她,不要在她面前提到阙修文、也不要再让她见到他!

  结束第一天的教书生活,阙修文不作任何耽搁,立即回到离学校稍有一段距离的租赁住处。

  这里不若学校旁专门出租给学生的小套房或是雅房,它是独栋公寓,每一层楼有两间套房,坪数不大。但,举凡该有的客厅、厨房等,一应俱全,且环境清幽,对于单身又不喜欢嘈杂喧嚣的他而言绰绰有余。其实他的家就住在台北市区,然而为了教书的方便,他才又在这里租下房子。

  听房东说,同一层楼的另一间套房住的是一位女学生,住进来已经三天了,他倒是还没机会与她打照面呢。

  阙修文一进门,放下公事包,从衣柜里拿出换洗的休闲衣,然后到浴室洗了个热水澡,消除一天的疲劳。

  洗完澡后,他到厨房随意弄了些餐点,做为今天的晚餐。由于他从大学毕业后便一直在美国读书,因此这些事情还难不倒他。

  约莫晚间八点,他离开客厅柔软的单人沙发,准备到书房处理些事情。不过,在那之前,他先到厨房泡了壶香醇浓郁的咖啡。

  他拎着热腾腾的咖啡壶,放在纤尘不染的书桌上,接着从公事包里拿出了一叠A4纸,上头密密麻麻的全是原子笔写下的文字。这是下午的“心理分析”下课前,他要同学们凭着与他第一次相处的情况,分析他的心理。

  他打算先批改这份作业,然后再来准备明天上课的内容。

  片刻后——

  阙修文摘下眼镜,鼻梁处,舒缓发酸的眼窝。大致看下来,同学们都能很客观地分析他的心理,可见这班的学生程度还不错。

  啜饮了口香醇的咖啡,戴回眼镜,他继续第二阶段的批改作业——

  “就我看来,阙教授根本就有人格分裂症,而且还有极度严重的记仇心理,在他的潜意识里,更蕴藏着可怕的暴力倾向。

  首先针对人格分裂一点稍加说明。他看起来就是个严肃又古板的书呆子,还自以为幽默地讲笑话——人格绝对有问题!

  第二点,我不小心撞到他一下,可是跌痛**的人是我耶,而且不过是有那么一点点出言不逊,他就说要好好‘管教’我——真是爱记仇!

  最后,我只是客观地发表个人意见,说他讲的笑话不好笑,他就借题发挥,说我吃口香糖是因为口腔期没获得足,又说我门期也没获得足,害我成为全班同学的笑柄,还憋憋了一整节课——他借机报复,潜意识里一定有暴力倾向!”

  这张A4纸上的字迹凌乱,看得出来下笔的人心情不佳。

  不需要看纸张下方的署名,阙修文已经可以猜到…不,是确定,写这篇心理分析的人是谁了。那是他想研究、深入了解的问题学生——洪于璇。

  他再一次认为她相当独特!

  明明他要她写的是对他的心理分析,可是这篇文章看起来倒像是抒发个人情绪的抱怨文章。

  站在任课教授的观点来看,他认为这篇文章完全是愤怒之下的主观批判,虽然用了许多心理学上的专有名词,却与他所谓的客观心理分析完全摸不着边。然而,除去教授这个身份,不能否认的是,这篇文章让他觉得相当有趣。

  才短短一天,他在她的心中已成为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了吧!阙修文边勾起一抹淡淡的笑痕。

  咚咚——砰——铿锵——

  正当他想再继续批改作业之际,隔壁却传来吵杂的敲打声,本想那声音应该一会儿就停了,谁知不仅没有停止,紧接着还传来震耳聋的音乐声。

  “搞什么?”阙修文微皱眉心,不悦地喃喃低语。

  这一刻,他对隔壁素未谋面的女学生有了不良的印象。

  想来这噪音一时半刻是不会停止的吧!阙修文起身离开书桌,往门边走去。

  他决定拜访隔壁的邻居,顺便跟她好好地沟通一下,告诉她何谓“公德心”

  可恶,即使疯狂血拼,买了一堆东西,她的心情依然没有好转!

  洪于璇进了家门,随意丢开手中各式各样的购物袋,率地踢掉脚上的鞋子,然后烦躁地将自己抛进柔软的铺。

  “啊——都是‘阙猪头’害的!”洪于璇仰望天花板,忽然大声尖叫,嘴里咒骂着阙修文。

  早上就遇到两个新闻系的白痴,然后在系办门前撞到他,害她跌痛**;接着他又让她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前难堪,更呕的是,何盈臻那个疯婆子竟还因为他跑来找她理论!都是他害的!洪于璇将今天一切的不顺,全都归罪给阙修文。

  逛街无法弭平她的怨气,没关系,她还有别的方法。

  倏地,她从上坐起来,扯下头上的画家帽,成一团丢向墙边,然后发了狂似的在上蹦蹦跳跳,甚至拿起枕头胡乱敲打墙壁。

  这还不过瘾,她跑到厨房里,拿出一只茶壶与炒菜铲互相撞击,发出铿铿锵锵的清脆响声。

  “耶——”她大叫,心情稍微舒坦了一点。

  兴致一来,她打开音响,把音量调到最大,即便自己五音不全,她也开心地跟着哼唱,尽情地舞动身体。

  叮咚——电铃响了,然而,洪于璇没听见,依然故我地唱歌舞动。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连续的电铃声在音乐旋律中显得突兀,很难不让人发现,洪于璇只好停止动作。

  会是谁呢?管他的,先开门再说吧。尽管心中纳闷,她还是趋前开门。

  “呃…怎么会是你!”开了门,定睛一瞧,差点没把她给吓呆了。“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你向谁打听的?还有你想做什么?哼,无!”洪于璇眸中充满防备,口中却胡乱骂了一通。

  乍见到她的那一瞬间,阙修文也吓了一大跳,隔壁的女学生竟然是她?!“我没有打听学生住处的癖好,只是恰巧住在你隔壁。”他指了指身后那扇半敞的门。

  “骗人,哪有那么巧的事情,我才不信!”话虽如此,瞧他一身轻便且家居的穿着,她真的不能不信啊!

  前几天房东太太跟她说的新住客,难道就那么刚好是她最不想再看到的人?如此一来,她刚才尽情的发不就一点用处也没了?

  呜——她的心情又开始糟了起来!

  “你最好接受我们是‘邻居’这个事实。”阙修文简单地陈述,然而,洪于璇身后敞开的门内不断传来高分贝的音乐,令他不悦地皱眉。

  倘若一直站在门口与她争辩为何他会住在这里,那只会让吵杂的音乐传遍整栋公寓。因此,他二话不说,直接越过她,大剌剌地走进她家,找寻噪音的来源。

  “喂、喂——你凭什么闯进我家!”洪于璇怔愣了下,迅即跟在阙修文身后吼叫,对于他唐突的举动,既错愕又气恼。

  套房的格局大同小异,没一会儿阙修文便发现置放在客厅墙边的音响组合,顺手就把开关关上,室内顿时回归平静。

  “你这个人怎么那么没礼貌!随随便便进我家,还动我的音响!”她怒斥。

  “你不觉得现在安静多了?”阙修文指了指音响,淡淡的说。

  “那又怎么样?我爱把音响开到最大声,那、那是我的自由!”

  “你爱听音乐,并不代表所有的人跟你一样爱听音乐。”他很庆幸自己的修养很好,听到她那样不知反省的回答,竟然没有立刻把她抓起来打**,而是心平气和地讲起道理来。

  “你不喜欢听,不会两坨卫生纸到耳朵里,我又没你跟我一起听音乐,而且,你怎么可以随便闯进我家?”明知道是自己不对,洪于璇依然不肯认错,总而言之,她就是不想向他低头。

  “洪同学,你似乎不知道什么叫‘公德心’?”阙修文微眯黑眸,紧瞅着她。

  “现在又不是在学校,你才不是我的老师,我爱怎么样你管不着!”洪于璇高傲地扬眉,冷哼了声。

  其实她也不是故意要跟阙修文唱反调,只是不知怎地,这些冲动的言词总会莫名其妙地口而出。

  奇怪,她对别人明明不会这样的,为何遇上阙修文后,她的脾气便走样了?

  闻言,阙修文眉心的皱痕更深,好脾气因她挑衅的话语逐渐消失。他慢慢近她,说道:“老师就是老师,没有校内和校外的区分。”语气冷沉,极具威严。

  “你想干什么,离我远一点啦。”他高瘦的体格带给她沉重的迫,她讨厌这种感觉。“快滚开啦,可恶,我一定要去跟房东太太说,叫她不要把房子租给你这个王八蛋!”

  洪于璇不肯服输,膛,回应他身躯的迫威胁,并且依然不怕死地逞口舌之快。

  “你这个缺少管教的野丫头,看来我真的有必要好好地教导你一下!”他喃喃低语。

  下一秒,他骤然将她向墙边,背对着他,牢牢地钳制住她的手。接着竟打起她的**,重重地,一下接着一下,毫不客气地将手掌落下。

  洪于璇先是呆愣了会,旋即放声惊叫。“啊——你这个无赖,快放开我——小心我扁你喔!”她拼命挣扎,却也逃不出他钢铁般的钳制。

  “注意你的用词,女孩子家别那么野。”阙修文停止动作,沉声说道。

  表面看似平静的他,内心却是震惊不已。

  他被自己的举动吓到了!手掌仿佛离大脑的命令,自行动了起来。他完全没料想到自己也有失去理智的时刻,尤其是对才认识一天的小女生。不过,对于眼前的野丫头,他相信自己的作法是对的。

  既然她是他的学生,那么他就有责任把她教好。阙修文心中对自己如是说。

  “关你事!”洪于璇抚着疼痛的**,怒瞪他。

  早上跌疼**,现在又被他打,新仇旧恨一时涌上心头。

  “你可以再口出秽言试试看,我不介意再教训你一次。”他扬手威胁道。

  “变、变…”态。最后一个字卡在喉咙间,怎么样也吐不出来。看阙修文的动作,以及坚定的眼神,她相信他说得出做得到。鲁的话她可以不说,但别想她对他示弱。“哼,我想做什么事,你管不着。”

  “我管定了!”短短四个字,富含着不容拒绝的气势。“既然我们刚好住在一起,你又是一个人住,那么身为老师的我,就有责任管教你!”

  话毕,阙修文转身离开她的住处,走回自己的套房。

  洪于璇追了出去,对着他的门板咆哮道:“谁和你住在一起!姓阙的,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把我们两人是邻居的事情说出去,我一定饶不了你!”

  “可恶!”她怒骂,旋即怒气冲冲地进到屋内,“砰——”地一声,用力地甩上门。  Www.IsJxS.CoM 
上一章   叛逆狂恋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朱晴创作的小说《叛逆狂恋》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叛逆狂恋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叛逆狂恋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