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可否约定爱情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可否约定爱情  作者:竹中语 书号:8210  时间:2017/1/27  字数:7639 
上一章   ‮章四第‬    下一章 ( → )
渐渐的,泰宇哥哥,我,和Debbie,习惯了互相间的对等关系。妈咪似乎也察觉到我和泰宇哥哥没有以前亲密,但她没有说破,我和泰宇哥哥也没有多作解释。

  到了秋天,Debbie离开加州,去念普林斯顿大学,她将可以常常看到泰宇哥哥。而我则申请到戴维斯加大,妈咪很高兴我能留在加州念书,因为她舍不得我离开。虽然泰宇哥哥一直鼓吹我申请东部的大学,最后,我还是尊重妈咪的意见。当然,其中还有个我没有说出来的原因,那就是为了Debbie和泰宇哥哥的感情。我觉得,多让Debbie和泰宇哥哥单独相处,应该可以让泰宇哥哥的态度慢慢改变的。

  每次放假,Debbie总是跟泰宇哥哥一起从纽泽西回来。他们来找我的时候,我会有一分欣慰的感觉,因为我看到了泰宇哥哥的转变,他们似乎在无形中已经变成了一对情侣——虽然,泰宇哥哥在口头上没有给她任何承诺。

  “泰宇现在对我很好,”Debbie拉着我的手,在泰宇哥哥听不到的地方说,“Jennifer,好希望你得到幸福。只要你有了幸福,他就会完全接受我。”

  “我会的,我会的。”我这样回答她,也是这样在告诉我自己。

  “你和台湾那个Jason现在如何呢?”

  “跟以前一样,我们没有联络。”

  “Jennifer,你真得很傻,为什么不跟他联络呢?对了,我想去雷诺玩,你一起去好不好?”

  我迟疑。我知道她为什么要我陪她,因为她想要和泰宇哥哥也一起去玩。我的心里实在不愿意当电灯泡,但我也知道,泰宇哥哥放假回来,几乎都会陪着我的,唉,到现在还是没有改变。

  “Jennife,,我们也可以找你表弟,或是Nancy一道去,这样人

  多就更好玩了。””让我想一想。我表弟尚未成年,不能进赌场玩,Nancy不知道有没有空?等我问了她以后再给你回答。”

  “如果你也有男朋友就好了。Jennifer,你怎么不好好个男朋友?台湾那个Jason真的那么好吗?”又是这个问题,有点烦。

  “我们不要谈这个问题,Debbie,我会给你答案的。”结果,只有我一个人陪他们去,玩的还算愉快,只是,我偶尔会看到Debbie嫉妒的眼光,我的心里有点无奈。

  Nancy在黑沃念州立大学,距离家里更近。有时周末,我们两人还可以一起看电影。不过,后来她在大学有了一个比较要好的男朋友,她的时间就变少了。但是,郭民生的信依旧,还是继续不断由她转交给我。只是,他的信也渐渐变少了。

  我有一种感觉,我们之间的联系可能就要告一段落了。到了大一进入冬天之前,郭民生果然不再寄信给我。

  没有了,我,似乎什么都没有了。即使这是我自己意料之中的事情,心里还是免不了有种落寞的感觉,好像是在自己的心房里,突然少了一块

  “Jennifer,忘了他吧。”Nancy这样劝我。我觉得自己的脸皮在悸,苦苦笑着;我没有回答,而我在心里问我自己,我可以忘得了吗?

  不知道,我的心里没有答案。虽然,我的身边总不乏有男孩对我示好,上回台湾战斗营的Brian就是个例子。他回到纽约以后,送了几个电子邮件给我,但我没有回他,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只是,我和郭民生这一段偶尔错的情感,我真的可以忘怀吗?

  表弟小时候说过,他要找一个像我的女朋友,果然,他上了高中以后,了一个女朋友,Grace,文文静静的,个性倒是真的有点像我。她的身高比我稍矮,但长的很甜很可爱。Grace有个在福雷斯诺读州立大学的哥哥,Paul,比我高了一届。因为表弟的关系,我和他变成了蛮要好的朋友。他也是很文静,让我想到了在台湾遇到的黄明达。想到了黄明达,联想到骑脚踏车的跌倒事件,仿佛又感觉到自己被郭民生扶着的温暖,回绕在我的心里,久久不去。

  Paul对我很好,但我在一开始认识时,就告诉他,“Paul,我们只能当一般朋友。”他听了一愣,唯唯应诺。原本,他以为我在开玩笑,到了后来,他才知道我的话是当真的。但他没有被我的话吓退,依然对我很好。

  有时我想,也许,也许我应该珍惜自己身边的友情,或者说,异的追求。如果我这样的态度叫做执着,我执着的是什么?一个从未发生而且不会有结果的爱情?

  我的心里在犹豫着,想要走出一条叫自己不后悔的路,但我找不到路的起头。直到我的生日。

  刚好是四月假前的那个周末,妈咪跟我约好,和表弟他们家一起到太浩湖山上滑雪。临走前一天,Paul从福雷斯诺回来找我,说是为了我的生日,让我觉得有点惊讶。他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程,就是回来跟我喝个咖啡,然后,他又赶回学校上课了。真不知道,应该说感激,还是负担?

  我晓得Paul要的是什么,但是,我有办法给他吗?更意外的是,当天晚上,半夜左右,我接到泰宇哥哥的电话,他说,“思敏,生日快乐。我去找你好吗?”

  “哥?”我有点不知所措,问,“你现在人在那里?”“我刚到,在5号公路上。”

  “Debbie呢?她也会来吗?”“她留在学校。怎样?我要过去找你了。”

  我迟疑了一会儿,然后说,“哥,好晚了,明天再来吧。”“思敏,十分钟就好,我有个东西送你。”

  “嗯。”不忍泰宇哥哥的痴,我答应了。泰宇哥哥带来的是他自己做的卡片,上面有两片枫叶,一大一小,那是他在去年秋天收藏起来的。

  那天晚上,他握着我的手,没有说很多话。而我的心里有很多感觉,当时,我很想投入他的怀里,让眼泪下,出这些日子来的苦涩。但我终究忍耐着,把这份苦藏在心里。毕竟,我不能太自私,我不能利用泰宇哥哥的柔情来塘自己的空虚。

  “哥,晚了,回去吧。”我把手轻轻回来。泰宇哥哥点头,默默转身。

  突然,他回头过来,把我拉进他的怀里,紧紧不放。在泰宇哥哥的拥抱里,我的心很苦,眼泪再也忍不住,汨汨在脸上…

  四月天,总是多变的天气,是否,我的心也是如此?

  两个礼拜以后,我接到Debbie从学校打回来的越州长途电话。她在哭。

  “Jennifer,在泰宇的心里,我永远比不过你!”“你不要误会,我和泰宇哥哥只是兄妹的感情而已。”

  “我没有误会,他为了你,可以连夜赶回加州,可以放着期中考不管,去为你庆祝生日…他只会为了你,放弃我的事情,他从来没有为了我而离开你。”“Debbie,你不要想太多了,哥他真

  的喜欢你。”

  “你不必安慰我了,我知道我自己有多少份量,我只是一直在自我欺骗罢了,泰宇不曾忘掉过你。Jennifer,我恨你,你为什么不离开?你为什么不去个男朋友?如果你真的不其他男朋友,我把林泰宇还给你好了,我把他还给你好了…”Debbie在电话上边哭边嚷。“Debbie——”我叫着她的名字,不知该说什么。

  “我恨你,真的恨你…”Debbie泣不断,而我无言以对。

  我忘了我们是如何结束我们的谈话的,不过我知道,她的哭声慢慢在分裂我们从小培养出来的友情。虽然,Debbie不见得真的那么恨我,但,我知道自己应该被她怨恨的!我不但不能把握自己的幸福,我同时也阻碍了她的幸福。

  那通电话以后,我和Debbie两人虽然没有变成仇敌,可是,我们的来往变少了,大概只有泰宇哥哥在的时候,我们才会聚在一起。我们的谈话也少了,似乎除了客套的问候语之外,不知该再说些什么。

  对于这种情形,泰宇哥哥似乎假装没有看到,每次他放假回加州,还是跑来找我,不管Debbie有没有跟着来。反而,不那么常常见面的Nancy察觉到我和Debbie之间的不一样。

  Nancy问我,“你和Debbie吵架了?怎么你们两个不太说话?”“没有呀,我们没有吵架,你不要无事生非好不好?”

  “不要骗我,你们一定什么事不让我知道!是不是为了林泰宇?”“喂,你在说什么!再说,我就不理你了。”我矢口否认。

  但她摇头晃脑的,嘴里念念有词,“一定有问题,你们一定有问题…”我心虚,赶紧拉着她往外走,“走啦,要看电影还不快一点?”

  她被我拖着,但她的眼睛还是盯着我看,疑惑不解。我自己,也是很惑,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是不是我必须真的离开泰宇哥哥?

  署假渐渐靠近时,我作了一个决定——去登记国际换学生,至少离开美国半年。我想,距离远了,可以冷却泰宇哥哥对我的疼爱,也可以让我自己不再依赖他温暖的臂膀。原本我想去的地方是澳洲,那儿也是英语系国家,我比较可以适应,后来,我却选择到台湾T大念书。(唉,总是存在着一份不实际的幻想,我始终仍然放不下他。)在一个星期二的下午,Paul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的精神虽然很好,从福雷斯诺开车五个小时回来,还是可以感觉到他身上的风尘仆仆。“Paul,你怎么今天回来?”

  “你表弟说你的电脑坏了,我来帮你看看,听说你正在赶报告。”“报告没有那么急啦,你听Jay在夸大其词。我是要他出公差,替我搬电脑去给商店修理。你那么远,专程跑来,你明天没有课吗?”

  “没有关系,我替你看看,说不定很快就可以修好。我把我的笔记型电脑带来了,你可以先用。”“我不急,我等你修理电脑,修好,我再用就可以了。”我真的觉得不好意思。

  他并不理会我的客套话,还是把他的笔记型电脑安置在我的桌上,然后他再动手检查我的电脑。没多久,他告诉我,“0S坏了,必须重灌,我先替你把资料做个备份,等我一下。”

  他走了出去,又搬了不少电脑设备进来。看起来工程还不小,到了吃晚餐的时候,我的房间还是像个电脑装配室一样。

  “Paul我们先出吃个饭,回来再修理。”他的手停了下来,抬头看我,“jennifer,你先去吃饭,顺便替我带个汉堡回来,这样比较节省时间,好吗?”

  “嗯。”我点个头离开。等我吃过饭回来,他已经在重装软体。我把汉堡和一罐汽水递给他,他接过食物,跟我说声谢谢以后,口中嚼着汉堡,他的眼睛还是盯着我的电脑。

  我走过去,拿件衣服挡在那个电脑萤幕上,对他说,“休息,专心吃东西。”他莞尔笑了,调整一下他自己的坐姿,不再看着电脑。他把手中的汽水放在桌上,咬了一口汉堡,然后东张西望地看着我的房间。

  “不用看啦,很。”“不呀,很有女生的味道。请问——我是第几个男生进到你的闺房的?”他回过头来问我。

  “第一百个。”“真的?”

  “假的,”我噗呲笑了,作势用手指数着,然后说,“第一个,除了长辈和我的哥哥弟弟。”“哥哥弟弟?林泰宇和你表弟?”

  “嗯。”我点头。原来他也知道泰宇哥哥,不晓得他知不知道郭民生?“那我就是很荣幸罗。”

  “差不多啦,”我站起来,顺便替他把汉堡的外卖袋收拾起来,回头看着他说,“喂,你今天的话变多了。”呵呵,他笑了几声,“碰了电脑,我就会变的灵光一点。我如果像今天这样,比较讨好女生对不对?”

  “嗯。比较好,我去到垃圾。”回他一个微笑,我转身走出了房间。那天晚上,我的电脑复活的时候,已经超过了晚上十一点。

  “Jennifer,我回学校去了,明天早上有课。”他的手轻轻拍着他刚修理过的电脑。“嗯,再见。”

  我陪着他出门,帮他搬一些零碎的电脑设备,放回他的车

  上。临走前,他摇下车窗,跟我挥手道别。然后,我看着他的车子慢慢离我的视线。那时,我忽然想到,我应该告诉他,下学期我会离开美国,到台湾念书。

  Paul,这个大男生,我知道他对我不错,这样算不算有缘?那,我和郭民生呢?我们之间的缘分是什么?或许,应该暂时放掉一切,等明年台湾回来再说吧。

  再度来到台湾,那是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期盼,带着渴望又带着自责,总觉得自己的心非常的矛盾。想要见到郭民生,却又不知如何来理解自己的心境。原本跟自己说好忘了他,到了台湾,才真正知道自己在骗自己。

  九月的台湾,天气还是很闷热,只有偶尔在夜深里,吹起阵阵的晚风,才会让人感到夏天的余威好像真的减弱了。

  忍耐了两个星期以后,我去找了Nancy的表妹。“请问我如何可以联络到郭民生?”我问她,心里觉得怪怪的,有点唐突。

  “我也不知道耶,从你回美国以后,我好像就没有见过他了。不过,我可以问问陈佳玲,不晓得她知不知道,听说他们已经分手了。”分手了?我的心里似乎有一分喜悦——唉,好像是幸灾乐祸,实在不应该。

  她跟陈佳玲问过后,告诉我,“对不起,他们也有半年多没有互相联系了。郭民生已经搬了家,她也不知道新的住址。不过,她知道郭民生读那一个学校,你可以到他的学校去找他。”也好,至少有了一个线索。

  回到学校以后,我在考虑如何去找郭民生,是否要请室友吴惠美带路?或是我自己去?如果我自己一个人,万一郭民生又了其他女朋友,比较不会尴尬。思考着这个问题,心神不宁。

  “何思敏,你在想什.么?看你发呆了大半天。”吴惠美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没什么。”

  “还说没什么,八成是想你美国的男朋友。”我笑了笑,没有再辩解。

  “何思敏,说真的,你在美国到底有没有男朋友?都没有看到你打电话,或写信的。还是你们都是利用电脑淡情?”“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

  “打哑谜啊?有就有,什么叫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有个男孩对我很好,但我没有当他是男朋友。”我说这个理由时,心里觉得对Paul有点抱歉。

  “那就是不来电嘛,也就是说还没有男朋友。那好,这个周末我们几个同学想去九份渡假,我们想请你也一起来。记得吗?上回电子系那个帅哥,他在打听你呢。”“那一个?”糟?又来了个男

  生的麻烦?

  “就是高高帅帅,有点娃娃脸的那个呀。何思敏,你没有印象吗?他长的很好看啦,听说功课也很好。”“对不起,我不确定你说的是淮。”电子系有不少男生,我看起来都是娃娃脸。

  “没关系没关系,明天我带你去工学院吃饭,说不定就可以看到他。不然,等星期五下午,你看到他本人,就会知道的。”“可是,我星期五有事耶。”

  “什么事?你刚刚自己还说没有事,现在要找你出去玩,你就变成有事了。一起玩玩嘛,不可以找藉口不去,你来台湾好几个星期了,也没有看到你出去玩过。”“我是真的有事,我想去C大找一个朋友。”

  “喔,那就不勉强。”吴惠美的表情有点失望,但她突然接着问,“不过,你知道怎么去C大吗?”“吴惠美,我就是想麻烦你教我怎么走。”

  “不通不通,这样不通。我亲自带你去好了,免得你不会搭公车,或者你自个儿走了路。我看,这个周末你跟我们去玩,下个礼拜我再跟你去找人。怎么样?两全其美吧。”“不好吧,如果,如果——”我说不出适当的理由。这时我总不能说,我要找的人可能就是我的男朋友吧。

  “没什么不好呀,慢一个星期拜访朋友,很平常的事啊。”好吧,谁叫我人生地不?回到台湾,变成了半个文盲。

  星期五,我们到九份的时候,天已黑了。一行六个人,走在陡斜的街道,不时还必须让路给大公车行驶,跟美国实在很不相同。

  不巧的是,雨断断续续飘个不停,走在街上,都得撑着雨伞。当然,这是男生表现殷勤的机会。吴惠美口中的娃娃脸,就叫高清峰。人如其名,高高瘦瘦,戴着金边眼镜,看起来有点单薄。不过,他算是俊秀的男孩。

  他们安排高清峰和我同一组,一路上都是他在找话题跟我说话,比较起来,我似乎对他冷淡了一点,不过,他好像不在意,主动照顾我的热情始终不减。偶尔走过马路,高清峰会体贴地拉着我的手,使我感到他微凉的手掌,有点像女生的纤瘦,那是不一样的感觉。人家说这种男生比较有艺术的倾向,不知真假。

  但我尽量叫自己和他保持距离,毕竟我的心里一直挂念着另一个男孩。“你好像不太喜欢说话?”高清峰问我。

  “会吗?可能是今天匆匆出门,忘了带着话匣子。”冷落了他,有点抱歉,只好自我解嘲。他听了,出理解的笑容,让我觉得更不好意思。

  “何思敏,你这么漂亮,在美国一定有很多男朋友吧?”“当作是吧。”

  “是就是,为什么说当作是?”“因为这样说,表示我在台湾的日子,只会和男生们当一般的朋友。”

  “哇,何思敏,你讲话很直接!拒人于千里之外。你看,我很让人讨厌吗?”高清峰忽然盯着我看。“不,不讨厌,”我淡淡地说。“但大家维持朋友关系比较好。”

  “何思敏,对于这点,我们先保留好不好?我也没有说要追你,你不要紧张。呵呵,在九份的时间,让我们好好渡个假吧。”高清峰咧嘴笑着。“嗯。”我点个头。心想,暂且放下其他事情吧。

  撑着伞,两个人不得不靠的更近。弯弯曲曲的小巷子,蜿蜒着似乎超过四十五度的水泥阶梯,心里想着,这种狭小的地方怎会是渡假圣地?不过,我不能不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在下雨天里,这儿的游客还是络绎不绝。

  一步一步地踩着阶梯下来,四周都是的,带一点凉意。我们前面走着一对男女,很亲密地倚偎着,让我想起了我和泰宇哥哥在海边散步的时光。

  转头看高清峰一眼,雨水沾在他的眼镜上,形成了几颗水珠。不知是映着斜或是商店的灯光,看起来闪烁不定。突然——唷,我的脚突然踩个空,唉唷,痛!真的好痛。

  (没法,我这个侨生,唉,看不太懂路旁的路标——行人当心。)结果,我的脚踝受了伤。其他人去逛老街,喝老人茶,而我,呆在民宿的房间里喝咖啡。

  高清峰这个男生蛮尽责的,他留在民宿陪着我。这个周末。就在不知名的电视节目,偶尔应酬式的聊天,咖啡,可乐,还有洋芋片的嚼碎中度过。  Www.IsJxS.CoM 
上一章   可否约定爱情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竹中语创作的小说《可否约定爱情》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可否约定爱情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可否约定爱情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