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可否约定爱情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可否约定爱情  作者:竹中语 书号:8210  时间:2017/1/27  字数:6858 
上一章   ‮章一第‬    下一章 ( → )
因为悔恨不能是我的期盼,悔恨也不能是我的权利。从小我和妈咪相依为命,在美国旧金山附近的一个小乡镇。我有一个疼我的舅舅和一个林叔叔,但我没有爸爸。

  我曾问过爸爸的事,妈咪只说爸爸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我没有爸爸的任何资料,不知道爸爸的过去,也不知道爸爸的长相。当舅舅听到我问起爸爸时,他那仿佛永远存在脸上的笑容,似乎在刹那间冻结了。后来我懂得,爸爸的事在家里是个忌。

  或许,妈咪应该早一点让我知道她和爸爸的故事,但她没有。林叔叔对我们很好,他的儿子,林泰宇哥哥对我也很好。我们三个,泰宇哥哥,舅舅家的小表弟和我,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可能是泰宇哥哥从小没有母亲的关系,他常常来我们家玩,林叔叔也常常邀我们去他们家吃饭。我们好像是一个家庭分散在两个地方似的。小时候,我常希望,如果林叔叔或舅舅是我的爸爸该有多好。等到我上了中学时,我才懂得林叔叔很喜欢妈咪,但他们两人真的是相敬如宾,好像在遵守一个很古老的约定似的。

  记得有一个圣诞夜,舅舅喝了酒后,跟妈咪说了一句话,“姐,你怎不答应跟林大哥结婚?”妈咪只抬头看了舅舅一眼,没有说什么话,一个人默默走向房间。

  “姐——”舅舅的脸上有点焦急,又有点自责。妈咪没有回头,她进了自己的房间,那个圣诞夜,她没有再出来过。

  所以,我们也都知道那是我家的另一个忌。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自然变成了泰宇哥哥的女朋友。妈咪看到我们的交往,并不反对。她只对我说,“思敏,你们还年轻,不要太急,你们两个人虽然从小一块儿长大,也要懂得保护你们

  自己,不要做出了糊涂事,然后再后悔。”

  “妈,我知道,学校都有教我们教育的,你不要担心。”林叔叔在旁边,只是出慈祥而赞许的笑容看着我们。他的眼光转而落在妈咪的身上,非常的温柔。

  妈咪,一向就很温柔,但她也很坚持原则。有时,我私底下觉得她很固执。有一次,泰宇哥哥带我去看电影,回来已超过晚上十点。妈咪沉着脸警告我,“你应该在十点以前回来。”

  “妈,我们才迟到十分钟,而且我同学他们都可以玩得很晚。”“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了,我们现在不必再浪费时间!你是我的女儿。在我们家里,你就要遵守我们家的规矩。这是第一次,我不处罚你,以后你要牢牢记住。”

  “可是,有时候会车,那不是我们的错。”我不死心地争辩。“那是你的问题,不能拿来当藉口,你必须把车时间计算进去。如果真的有很突然的大交通事故,你要打电话回来让妈咪知道,免得妈咪担心。”妈咪的表情仍然很严肃。

  后来,到了高中,我总算多争取了半个小时。晚上十点半回家。但是,有一次我不小心迟到——都怪交通阻,我也有打电舌给妈咪报备——回到家,已将近十一点。结果,我马上被足一个月,差一点连泰宇哥哥的毕业舞会也不能参加。

  在泰宇哥哥的毕业舞会上,每个人都打扮得很正式,尤其是女生,几乎个个穿着晚服,头上是特别做过的发型,随着音乐,在舞池里轻轻一回转,可以让人想到童话电影里美丽的公主。男生也是西装比的,显得庄重英俊。不过,我觉得泰宇哥哥有点土——虽然他也是帅哥啦——我比较习惯他平时穿着牛仔的模洋。跳舞中,泰宇哥哥对我说,“思敏,不要再叫我哥哥,叫我的名字。”

  “可是,哥,我已经叫惯了。”“你知不知道,我把你当成女朋友。”

  “嗯。”我点头。“那你就叫我的名字吧。”

  “难道叫你哥哥,就不能喜欢你?”“但是思敏,哥哥和妹妹当男女朋友,有点怪怪的。”泰宇哥哥的眉头微皱。

  “什么是怪怪的,你自己想,哥,我不管,我改不过来。”我耍赖。泰宇哥哥最好了,只要我耍赖,他总是顺着我。

  为了这,妈曾念我,“泰宇让你,你就知道欺负他,这个样子,以后没有男生敢要你!”“泰宇哥哥要我就可以了。”我说的更理直气壮!

  舞会以后,我们一群学生来到了一个海边的渡假别墅。通宵不睡的派对,那是美国高中毕业生的习俗。海风吹来,觉得有点

  凉,泰宇哥哥下他的外套披在我的身上,他把我紧紧搂着。

  我们俩走在无人的海滩上,虽然声不断,却有一份宁静的感觉。辽阔的夜空与大海衔接在遥远的天际,月光倒映在海面,微微的波,泛起了无数的银光,仿若点点金鳞。泰宇哥哥的手托着我的,看着我。

  “思敏。”“嗯。”我的双眼微闭。

  我感觉到泰宇哥哥的呼吸,他的温度,还有他温柔的吻…

  这样的夜晚,我以为我找到了属于我的爱情。可是,我宁可没有这一份情,因为它只不过是个幻影罢了,终究会叫我感到心疼。

  如果只是幻影,为什么也会那么实在?表弟,jay,比我小两岁多一点,但他长的很高,像舅舅一样。到了高中时,他已经长得比我高了。他都说他要保护我,因为泰宇哥哥就要到普林斯顿大学念书了。

  忘了那时表弟是几岁,他曾公开嚷嚷,“姐姐最漂亮了,我要姐姐当我的女朋友。”我瞪着他看。

  泰宇哥哥当场制止他说,“jay,不行,思敏是你的表姐,表姐不能当表弟的女朋友。”“好,那我要找一个跟姐姐一样漂亮的。”表弟说得很有决心的样子。

  泰宇哥哥摸摸他的头,两个人都出得意的笑容。不过,在表弟很小的时候,他可没有对我这么好。

  有一次,我到舅舅家去,他愿意把电动玩具借给泰宇哥哥,就是不要给我玩。他说我不会玩,不能教他如何打通关。一气之下,我把那个电动玩具抢了过来,从二楼丢到外面的水泥地上。小表弟当场大哭,冲过来要打我,而我赶紧躲在泰宇哥哥背后。心里很害怕,因为我知道妈妈知道以后,一定会很严厉地处罚我的。

  “jay,不要哭,我买一个更好的彩的赔你。”泰宇哥哥安慰表弟。“姐姐最坏了,我要告诉大姑姑。””Jay,不要跟大姑姑讲,就当作我不小心掉下去的,不然,你就没有彩的了。”小表弟想了想,“好,”盯着泰宇哥哥说,“一定要还我彩的喔。”

  泰宇哥哥摸摸他的头,“我骗过你吗?”结果,泰宇哥哥被林叔叔骂了一顿。大人们都怪泰宇哥哥不懂事,怎会打开窗户呢?还好只是电动玩具,假如人掉下了去,后果就更不堪设想了。

  我在心里面惭愧地偷笑。对啦对啦,我也有点感激泰宇哥哥啦。

  到了我们长大以后,大人们才知道事实的真相。舅舅听了

  说,“泰宇从小就对思敏这么好,舅舅先祝你们幸福美满。”

  大人们都笑了起来。“舅舅。”我的脸发烫,低头不敢看着他们,眼睛偷偷瞄着身旁的泰宇哥哥。他竟然在一旁傻笑。

  我甩开他的手,跺脚跑进了我的房间。舅舅在背后笑得更大声,林叔叔也喊着,“泰宇,还待在这儿做什么?”

  泰宇哥哥进了房间。“思敏,你生气啦?”

  “没有没有,你为什么跟着舅舅笑我?”“我那有笑你?”

  “有,你在傻笑,很得意的样子。”“舅舅说的也没有错呀。”

  哇,我真的生气了。“不要脸,我又没有说要嫁给你。”“思敏——”

  “我不理你了,你出去。”“思敏——”

  “出去,你不会听啊。出去!”泰宇哥哥只好垂着头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丧气的背影,我的心里反而觉得不好意思,其实都是舅舅在取笑我,跟他没有关系的。可是,我是女生呀,难道可以厚着脸皮跟着笑?

  在女孩的矜持下,我等了一会儿,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我再急忙走出我的房间找泰宇哥哥,我并不是真的在骂他。

  “唷。”一开门,我撞到了东西。

  不,我撞到了泰宇哥哥,他,一直在门口等我。好傻的泰宇哥哥,他好傻。

  有点舍不得,泰宇哥哥就要去读大学,以后少了一个人可以疼我,保护我。“思敏,后天,同学找我去拉斯维加斯,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我又不能进入赌场,跟你们去有什么好玩?哥,你一定要去吗?署假快要结束了耶。”泰宇哥哥轻捏我的鼻子,“’丫头,一副要哭的样子,舍不得我离开啊?”

  “人家,没有。”“不要闷闷不乐嘛,”泰宇哥哥拥着我,在我的耳后细语,“我们这些同学就要到各地读书,以后见面的机会也少了,难得现在还可以聚在一起。你跟我们一块儿去,我会尽量陪你的。也有一些女同学会跟我们去,她们有人不太玩赌场,你们女生可以一起玩。”

  我没有马上回答,正在考虑。“思敏,怎么样?”泰宇哥哥祈求的眼光看着我。

  “不了,你们去就好,我跟你的同学不。哥,我们晚上去看电影好吗?”“好吧,想看那一部?让你挑。”

  那天晚上,我忘了我们看的是什么电影,只记得泰宇哥哥就要离开。天气有点凉,尤其是海湾的风吹来,在仲夏里,无端冷了

  几分,让人有秋天来临的寒意。泰宇哥哥常打球的手掌,暖暖的,有点糙,他握着我的手,我不想让他放松。

  “哥,你上了大学以后,会不会其他的女朋友?”“你不相信我吗?”

  “我——不知道。人家都说,两个人距离太远,很容易分手的。”“小傻瓜,那说的是别人。你是我的小思敏,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泰宇哥哥搂紧了我,让我的头靠在他厚实的膛。

  我并不是个爱哭的女孩,但不知为什么,那个晚上,我觉得自己变得多愁善感起来,眼眶里似乎有点。是不是我太依赖泰宇哥哥了?是不是我缺乏了安全感?

  无论如何,我实在有点想念泰宇哥哥,在我们两个人还没有真正分离的时候。如果想买个礼物给心里喜欢的人做纪念,最好不要去旧金山的渔人码头。因为那里的游客太多,你可能会遇到不该遇到的人。至少,我就是这样。

  泰宇哥哥去拉斯维加斯的那天,我和同学,Debbie,去渔人码头。Debbie跟我很,常常来找我玩,尤其是泰宇哥哥也在我家的时候。我们搭地下铁进入旧金山,再转公车去渔人码头。十点左右,我们到了那儿,游客还不是很多。

  第二个我想找的就是沙滩城堡。每次到渔人码头,总会看到有人构建沙滩城堡,真的很,就像童话故事上的一样,城门外绕着护城河,城内有皇宫,有广场,还有高立两侧的了望塔,维妙维肖。这些艺人必须准备许多工具,大至拌水泥用的大铲子,小至比筷子还细的小竹签,大部分的厨房用具都可以拿来当工具。他们用大水桶到沙滩上装沙,搬了好几趟,堆成了一座小山,然后再用水来搅拌在一起——太过干燥的沙不能用——他们会用大铲子勾勒出城堡略的地形,接着就是用大大小小的塑胶容器,装满了沙,倒扣出大小方圆不同的模型,再来就是他们表现细腻功夫的地方。

  简单的木条或竹签,到了他们的手上,都变成了神奇的工具,一座美丽的城堡,就在他们的手下慢慢的形成。每当我看到已完工的城堡时,都不得不想到,他们的存在就只有一天而已。涨了,沙滩城堡就消融在海水里,而这些艺人为什么要这么努力?是不是,人们的赞叹就是他们辛劳的回报?是不是,美丽不在时间的长久?只在于是否让人心动?

  想起了泰宇哥哥,我们小时候也一起堆沙滩城堡。当然我们做的是小孩子的城堡,就得用我们小孩的眼光看,才看得懂那是城堡。不过,城堡不是我们的重点,相连在城堡之间的隧道,才是我们的最爱。

  表弟和我等不及泰宇哥哥用手打通隧道,早已提着装满海水的水桶,站在旁边。就等泰宇哥哥一声好,我们就会迫不及待地把水灌进隧道里。“泰宇哥哥,我们要灌水了。”表弟和我总是抢着说。

  “等等,还没有做好,思敏,你带Jay去海边捡贝壳。”“不要,这里捡不到贝壳,捡到的也不漂亮。”

  “那你不能动,好好看着jay,不要让他把水倒下来,不然,又得要重做。”“知道啦,哥,你动作快一点嘛。”我催着他。

  真是的,慢的,待会儿妈又要赶着我们回家。很不容易,泰宇哥哥做好了隧道。

  唰,水很快地倒了进去。哇,,(有点失望),马上被沙子喝光光。于是,表弟和我很认真地冲向海边提水,一趟又一趟,从来都不觉得累。

  那时,我们总希望倒在隧道的水可以遍整个城堡,但是,没有一次成功,沙子的收速度远远超过水的速,等到沙子的水量和时,我们的隧道和城堡也被水冲垮了。只好,我们又重作沙滩城堡。看来很傻,但我们乐此不疲,大概到了初中二年级以后,我们才不再堆沙滩城堡。

  看着眼前的沙滩城堡,我似乎看到了泰宇哥哥趴在沙堆上的景象。不由得感到,童年和我有了一点距离。“咻咻,Jennifer,你在想什么?”同学的手拍在我的肩膀,惊醒了我。

  “喔,没什么?你看,他做的很。”“是啊,走吧,我们在这里停很久了。”同学的嘴巴虽然这么回答,好像也赞同城堡的艺术价值,但她拉着我离开沙滩。

  如果跟泰宇哥哥一起来就好了,他不会催我,一定会陪着我的。突然,我想到,我们似乎很久没有来渔人码头了。初中堆沙滩城堡的那次,好像那就是最后一次。

  不知道在泰宇哥哥上大学之前,我们有没有机会再一块儿来这里?只要我们两个人就好。走在街道上,街头艺人表演着,最多的是乐器演奏。我喜欢萨克斯风独奏,有点低沉的声音,透出蓝色的感觉。

  我跟同学借了一个25分的铜板,投进那位艺人面前的小铁罐。那个艺人抬头看我,对我出感谢的微笑。我有点不好意思,觉得自己给的太少了。我想,我回给他的笑容一定有点尴尬。我们听完了萨克斯风,在路边一个假雕像旁停下来。

  不一会儿,那假雕像慢慢动了起来。好像一个机器人被关在一个玻璃屋里,他的手在空中,一掌接一掌往下移动,仿佛贴着玻璃在寻找出口似的,很生动,就像真的被什么无形的容器关住

  一样。我们也给了他一个25分的铜板,他同样以机器人的动作,分解动作地回给我们一个绅士的鞠躬。

  “Jennifer,我们去吃点东西吧。”“好啊,Debbie,你想吃什么?”

  “我还不知道耶,只是想吃东西。Jennifer,我们找家天餐厅,那儿可以随意点一些小吃。我可以看看他们的菜单,再决定吃什么。”“好,没意见。”

  于是,我们挑了一家客人不少的餐厅坐了下来。气温渐渐提高,游客也渐渐多了起来。

  偶尔,一对年轻夫妇走过,手上各牵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孩,让我想起了童年,他们清脆的笑声更是叫我内心震不已。正当我的眼光随着那两个小孩的身上转时,面走来一群大约跟我同年龄的青少年,挡着了我的视线。

  无意间,在那群人中,我看到了一个较高的男孩。很巧的,他也望向我这边来。他的脸上似乎出一丝笑容,傻傻的,有点亲切,配上他那有点土气的样子,叫我忍不住又多看了他一眼。

  瞬间,他的笑容变得更大,害得我赶紧低头,装作点菜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当我再抬头时,那群青少年已经消失在我的眼前。我不经意地往远处环视一下,没有看到任何踪迹。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如果,如果我不是我,多好。

  有点黯然回头,我被Debbie点的东西吓了一跳。

  “Debbie,你早餐没有吃吗?叫那么多?”“你猜对了。当然是来渔人码头享受美食,干嘛吃早餐。Jennifer,你不吃啊?发什么呆?”

  “我不是很饿,我想叫杯饮料就好。”“随你,等一等可不要喊饿。”

  “不会的,我又不是你!”“我又怎么样了?讨打?”她的手飞快打了过来,而我,也是熟练地侧身闪了过去。

  结果,我点的那杯饮料,我只喝了三分之一。“Jennife,你不喝了?浪费!”

  “我想到街角那个礼品店买个东西,你慢慢吃,Debbie,我先过去。”“买给你的泰宇哥哥?”有点酸溜溜的声音——我已经习惯了。

  “嗯。”“GoodLuck。”她头也不抬地继续享受她的海鲜特餐。

  我心里想着泰宇哥哥,有种甜甜暖暖的味道。走在街道上。海上吹过来的风,让人觉得全身舒畅。我向街角走去,带着开朗的心情,和那天的阳光一样。  wWw.iSjXs.COM 
上一章   可否约定爱情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竹中语创作的小说《可否约定爱情》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可否约定爱情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可否约定爱情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