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圣剑双姝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圣剑双姝  作者:佚名 书号:43565  时间:2017/11/7  字数:17767 
上一章   ‮戏游子石堆 章八十第‬    下一章 ( → )
胡小龙也跟着跪在地下道:“爷爷!斌哥哥全为我们胡家堡好,他没有错,爷爷要是不能原谅斌哥哥,请爷爷处罚小龙好了。”

  一边说着,想起死去的父母,不悲从中来,索放声大哭起来。

  胡龙华这时也是老泪纵横,一伸手扶起二人道:“唉!你们起来吧!斌儿做得很对,错的是我。”

  蓦地,一支响箭划空而过,大家同是一惊。

  胡龙华将未说完的话转为呐呐地道:“难…难道乌蜂帮去而复返?”

  林斌急道:“待我去看看。”

  说着,双足一点,展开了玄玄轻功,向堡外疾纵而去。

  只见林斌在空中连翻几次,才落地面,已经纵出十几丈远近。

  林斌单足一点地面,腾身又起,几个起落已出去甚远。

  屋里的人正在惊羡林斌神妙的轻功,忽然听到他在远处大叫道:“朱伯伯,是你,啊!”来人正是河洛一剑朱剑夫,对疾扑而来的林斌道:“刚才在堡外遇见乌蜂帮几个魔鬼,受些轻伤,不要紧,我们先见见丁庄主。”

  说罢,施展开踏雪无痕轻功,眨眼之间已然到了众人面前。他的脚下不算不快,岂知当他身形甫定,林斌也同时落在他身旁。

  朱剑夫不惊咦一声道:“斌儿你使的什么身法。竟和我修练数十年的踏雪无痕轻功一样快嘛!”其实他哪知道林斌如果不存心让他,早就超越到前面了。

  斌儿还未及回答,丁开俊和胡龙华已同声道:“原来是总镖头,快里面请。”

  朱剑夫迫不及待地道:“开杰弟没来吗?”

  丁开俊惊诧地道:“没有呀!怎么?朱剑夫道:“小弟镖局的事谅来斌儿已对各位说了。”

  胡龙华道:“我们知道一些,而传闻汉口白沙寺也遭乌蜂帮捣乱,这数月来,乌蜂帮大肆对武林各派挑衅,顺其者收并,反对者杀戮。

  泰山派毒蝶、巫山双煞、湘南排帮均已先后归附门下,丐帮也有人受其利用。毁在他手下的不在少数,看来江湖上恐无宁了。”

  朱剑夫道:“这些在下已有耳闻,敝局只不过是不幸中之一,也没什么多大损失,最使我痛心的是小女下落不明。我来此地,适巧乌蜂帮众人在此铩羽归去。在下听他们边走边谈,说什么小女已被掳往陕西,恐为毒蜂马其熊责怪,不敢将人带往华山,转向终南山而去。

  开杰弟已是闻讯追去,王一峰也随后追去。在下因孤掌难鸣,一时又不便到别处邀请帮手,所以来此想请开俊兄赐助一臂。”

  丁开俊毅然答道:“小兄义不容辞,何时起身但听总镖头吩咐。”

  胡龙华道:“那么,咱们大伙都去。”

  朱剑夫婉谢道:“贼人甫退,谨防重来,老堡主还是不宜远离,有开俊兄与斌儿小哥俩已足够了。”

  斌儿急道:“朱伯伯初愈不久,不宜过于劳累,何不休息一晚,明早和开俊伯伯起程,我和明明先走一步?”

  不等朱剑夫答话,一拉明明道:“明明!咱们走!贾亚、汪行你们两人也跟我走!”

  几个起落,人已消逝在茫茫黑夜里。

  林斌、明明二人出了胡家堡没二里路,林斌忽停下身道:“明明,我们在这儿等等贾亚和汪行。”

  明明诧异地问道:“咦,怎么刚才你不等他们,匆匆忙忙地出来,而现在又要在这里等?”

  林斌笑道:“我早就料到小龙弟弟想和我们一道去,我说走就走明明道:“多一个人,路上不是热闹点吗?”

  林斌道:“不,人少走得快,我们要在到达终南山之前追上敌人,两天内能将敌人截住最好。”

  他们没谈几句,贾亚、汪行也赶来了,一人一骑,另外还各带着一匹马,林斌和明明立即飞身上马,四人四骑,疾向终南山奔去。

  他们认为乌蜂帮的人掳着一个人必定不敢走大路,所以他们向小路追去,尽拣荒山僻径走,而且心急追敌,真是马不停蹄,夜赶路,一连三天已将明明累得疲惫不堪。

  这一天,他们正奔驰在伏牛山上,明明好强心切,虽然劳累不堪,仍是一马当先。突然,明明坐下马“唏聿聿”一声嘶鸣,人立而起,几乎将明明摔下马来,明明‮腿双‬夹紧马腹,收紧丝缰,坐马打了两个旋转地定下来。

  林斌这时也从后边赶来,道:“明明!什么事?!”

  四人同时纵马前行,岂知走没两步,四匹马同时“唏聿聿”的惊叫起来,无论怎样也不肯定前一步,只在原地转个不停。

  汪行一皱眉道:“恐怕前面有什么古怪,不然不会如此,我去看看。”

  说罢跳下马来向前定去,未出四五丈,遽然惊叫一声向回疾蹿。

  其余三人惊问道:“什么事?”

  汪行了口气道:“我们快绕道走吧,前面好多蛇,怕不有百八十条!”

  林斌毫不在意地道:“几条蛇有什么怕的?走!你们跟我来。”

  明明急道:“不!我怕,我们还是绕道走吧!”

  林斌掉转马头,绕了一大圈才向山顶走去。

  岂知这次改路前行走不多远,四匹马仍是驻足不前,林斌不耐,向三人道:“你们在这儿等我,我去看看怎么到处都是蛇?”

  说罢将马缰交给贾亚,展开玄玄轻功,自鞍上飞身面起。

  在空中,他一式平空三转折,放眼向前看去,然后轻飘飘落回原地,摇摇头道:“奇怪,怎么这山上满是蛇和乌蜂?明明,你拿出墨殊来,含在口中,和他们二人在峰上等我,你有墨珠,蛇和蜂都不敢近你们,我去探探到底有什么古怪!”

  明明被他提醒,即掏出千年章鱼墨珠,胆子陡然一壮,于是童心又起,道:“不,我要跟你一道去!”

  林斌摇头阻止道:“不行,你去必须带着墨珠才能过去,要是这些毒蜂毒蛇退了下来,他二人跑了也没处跑,那怎么办?”

  明明嘟着嘴不再说话,林斌展开轻功借着山上疏疏落落的树枝纵上山去,来到山顶放眼一看,不咦了一声。

  只见山顶十分平坦,中央有几个人分站两边形成对峙,是打斗,也在谈判,四周围着数以千计的各类毒蛇,圈成一个蛇阵,头顶上飞着一大片乌蜂,声势好不惊人。

  南边有一个身材高大的老花子,头发全白,约有六十开外,可是精神矍铄,手上拿着一双乌黑发亮的筷子,筷尖钳着一条四尺多长的青蛇七寸,青蛇仍在挣扎,蛇尾打在地上“啪啪”作晌。

  老花子身后也站着两个花子,其中有一个林斌认识是在信骗去丐帮信符的荆大田。

  林斌看见他,怒从心头起,恨不得立即抓住他,回丐帮信符,再将他打死。可是花子对面的一个是毒蜂马其熊,一个是毒蜂的徒弟独角龙柯横。

  林斌一扫四周,蛇群中四个黑衣劲装的大汉分立四方,每人手上拿着一条竹鞭,背上个大竹筒。

  这时,忽听毒蜂马其熊道:“余兄,你弄死一条蛇无济于事,只要我嘘叫一声,千百条毒蛇都会向你们攻击,我不信你能将他们全部杀死。只要让蛇咬上一口,准得毒发身死,头顶上这些乌蜂其毒不下毒蛇,嘿嘿…我看你还是死心了吧!”

  林斌听得一惊,原来这老花子就是与癫丐任一飞同辈的铁筷子余乐义。看他满脸诈,难怪他觊觎丐帮帮主的地位。不过,因何会在此地?他正在暗地猜测,却听余乐义侧侧地道:“马兄意何为?”

  马其熊缓缓地道:“只要余兄和我携手合作,凭乌蜂帮和丐帮的声势,不难领袖天下武林,要是余兄不答应,可别怪我马其熊不够朋友。不过我还可告诉余兄,毒蝶罗莲已与我合作,只要余兄答应,我一定帮助余兄登上丐帮帮主的宝座。”

  余乐义喜形于地道:“我不是答应和你合作了吗?”

  林斌听得心里暗骂毒蜂马其熊野心毒辣和铁筷子余乐义的卑鄙无

  只听马其熊又道:“听说丐帮传帮信符落在余兄手中,就请交给小弟,以示信用吧!”

  余乐义脸色倏然一变道:“信符是我丐帮传帮之宝,如何能交给马兄?小弟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马其熊接道:“我知道,你没这个信符,就无法取信天下所有的花子,但我说助你得到丐帮帮主的宝位,我自有法子助你成功,你大可放心好了。”

  余乐义仍是犹疑不决,马其熊阴险地一笑,威胁他道:“我看在与余兄是几十年的朋友才如此委曲求全,不过,我还有要事须赶回华山,不能再耽延,余兄如不肯拿出丐帮信符就是没有诚意,但小弟已将心腹之言相告,说不得请恕小弟无情,只有杀人灭口。”

  言下之意就要立即指挥乌蜂蛇向丐帮的几人攻击,余乐义脸色大变,连忙说道:“好…好…我答应。”

  说着,伸手人怀掏取信符。

  陡然山下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高声叫道:“妈呀!这么多毒蛇毒蜂,骇死人了…啊!这可要了我的老命了,谁来帮帮忙,替我赶走这些毒蜂毒蛇。”

  马其熊和余乐义一听之下不暗暗一惊,尤其余乐义吓得连探人怀里的手也拿不出来了。

  林斌可是高兴万分,暗道:“啊!是他,这就好办了。”

  这时,那声音愈来愈近,说话时像是在数里以外,话音已然到了近前。又听他怪声怪气地道:“乖乖!这条小蛇要咬我呢!不行,你可不能咬,你咬我一口,我就上不了山了。”

  话声未已,山下已蹿上一个又矮又丑的老花子来,飘身纵在马其熊与余乐义二人之间。

  余乐义一见来人,连忙长揖到地:“请教师兄大安!”

  来人哈哈笑道:“没死!没死!”

  说着一指毒蜂马其熊道:“毒蜂,你又欺负我们丐帮的人了,这一架我们可非打不成了。”

  马其熊狠狠地道:“癫花子,今天咱们可得见一个高下。”

  来人正是癫丐任一飞。他点点头道“好!好!我又找到对手了,来!毒蜂,你先出手。”

  毒蜂马其熊果然不言不动默默运起功来,癫丐任一飞蹦蹦跳跳地围着他转来转去。马其熊倏地“嘘”叫一声,毒蛇纷纷向任一飞扑采。

  任一飞手舞足蹈,疯疯疯疯,但却将所有补来的乌蜂毒蛇得无法近身。

  毒蜂马其熊见有机可乘“呼”的一声双掌疾伸,猛向任一飞扑来。

  任一飞不慌不忙,沉臂转身,使出左拳右掌疾上去。“嘭”的一声大响,二人各退两步,掌风余劲带得尘土飞扬。

  旁边的余乐义、柯横等人被他俩的掌劲得立足不稳,连连后退,连乌蜂和毒蛇也被退至五丈以外。

  眨眼间二人过了四五十招,两人都是武林中顶尖儿的高手,每一招,极多奥妙变化,而且招招凌厉,式式威猛,看得林斌心下又惊又喜。他在一旁细心的揣摩,尤其癫丐的左拳右掌,较他所施的威力,又不知大了多少倍!林斌看得人神,征征地不知身在何处,陡然,又是“嘭”的一声,一股刚劲无比的劲风扫过,连五丈外的林斌藏身的大树也在左右震动。

  树枝一晃,几乎将林斌震跌下,他忙伸手抓住树枝才算稳住。

  忽听癫丐任一飞呱呱大叫道:“要死了,这次鬼花子可活不成下。”

  林斌举目看去,不知何时两人已分开,马其熊静立不动,任一飞仍白手舞足蹈对付飞击的乌蜂和窜扰的蛇群。

  毒蜂马其熊发现两人的拳掌劲风迫得乌蜂毒蛇不能近身,二人功力相当,打下去只有两败俱伤,不如只守不攻,好让乌蜂毒蛇尽情扰任一飞,使他真力耗尽,然后再下手不迟。

  岂知任一飞功力深厚,徒然造成蜂死蛇伤,而任一飞安然无恙,他一边扑打一边咒骂道:“没出息,打不过我鬼花子,驱使这些毒虫来烦人。”

  林斌暗忖,有癫丐在此,不怕马其熊加害,撮口一啸,通知明明等前来。明明在山正等得不耐,见林斌上去半天仍没消息,正为林斌忧心如焚,一闻啸声,立即持着墨殊和南偷北盗二人向山上纵来。

  果然,千年墨珠功力神奇,一路上乌蜂、毒蛇纷纷走避。

  一到山顶,贾亚、汪行二人见这场面惊得作声不得,明明却看得双手鼓掌,高声叫好。

  山顶诸人都以为是对方来了帮手,马其熊奇怪这些人怎么都不惧蜂蛇的?但他们都在聚会神,不敢丝毫分心注意来人是谁。林斌跃下树来道:“明明别嚷,不要惊扰鬼花子老哥哥。”

  林斌话一出口,明明和贾亚、汪行三人都“呵”了一声。

  癫丐任一飞仍像疯子一般,举止滑稽可笑,但在林斌眼里看来,一举一动无不暗含无穷拳掌的妙,而一旁的明明却看得掩嘴娇笑。

  马其熊阴险万分,不管任一飞如何骂人都装作不闻,一味运功,他打定主意,绝不与任一飞硬拼,非要把癫丐在乌蜂毒蛇环攻之下累死。

  时间慢慢地过去,癫丐任一飞虽然杀死不少乌蜂毒蛇,但因为数过多,杀之不尽,时间一久,癫丐的手脚渐渐缓下来。

  马其熊以为计谋得逞,恻恻地一声怪笑。

  癫丐任一飞像是急了,手脚虽渐渐缓慢下来,嘴里却越骂越起劲。

  林斌心下暗忖:“鬼花子老哥哥恐怕不行了,这时候,只要马其熊出手,他非吃亏不可,我得赶去助他一臂。”

  他心念一转,于是,哈哈笑道:“鬼花子老哥哥,你还会跳舞呀!可得教给我。”

  癫丐一听知道林斌来了,急道:“小弟弟,我不是跳舞,我被马其熊害苦了,快来帮我。”

  马其熊冷哼一声道:“小子,你还没死?别走,等我打发了颠叫花再收拾你。

  林斌有恃无恐地道:“老毒物!你别得意,你打得过鬼花子老哥哥?我就等着你来好了。”

  癫丐见林斌尽在和马其熊斗嘴,不帮他补杀乌蜂毒蛇,又见马其熊在林斌的言语刺下,伸出双手当头抓来。

  他连忙功凝右臂全力拍出“嘭”的一声,马其熊退了一步,癫丐却噔噔噔一连退了三步。

  癫丐身形方才站稳,乌蜂毒蛇又相继扑来,得他不能稍停,口里叫道:“要死了!这次真得死了,小弟弟你再不帮忙,可就没有鬼花子老哥哥了,呜呜…”林斌心下好笑,大声说道:“鬼花子老哥哥!你师父怎么教你的,只教你哭吗?”

  癫丐忙点头道:“我不哭,你快来帮我。”

  林斌道:“好!你注意对付老毒物,乌蜂毒蛇交给我。”

  马其熊本想一举将癫丐败于掌下,现听林斌与癫丐一问一答,暗笑林斌不知厉害,倒要看看他有何能耐,能对付这些毒物。

  林斌飞身上树,折下一支长约五尺连技带叶的树枝握在手中,复又跳下地来,接着发出“呱呱”叫声。

  群蛇在林斌叫声中纷纷退后十丈以外,盘卧不动。

  林斌跟着举起手中树枝,一招玄玄轻功中的“晴天九回转”升在空中扫打乌蜂,眨眼之间,扫落满地乌蜂。

  癫丐见林斌轻而易举地替他解了围,忘形地鼓掌喊道:“好啊!”我只会打,你会叫呢,这招‘晴天九回转’已深得个中三味,是谁教你的?最好再来一招‘凌空六叠起’让老哥哥看看,是否是神髓?”

  他只顾赞好,却气坏了一旁的毒蜂马其熊。心中骂道:“这小鬼武功进步太快,若他在此,又奈何不了癫丐了,非得先宰他不可。”

  马其熊轻轻一跃,扑向林斌。

  癫丐大叫道:“小弟弟留神!”林斌方感强劲体,忙改为“平空三转折”避开马其熊这一掌。

  马其熊一击不中,人已落地,双足一点再次纵起,运劲出掌,疾向林斌推去。

  林斌一招未老,顺势一转,轻易地避开一掌。

  马其熊二次无功,落地又起,他虽然不会玄玄轻功,可是他功力深厚,纵跃出掌快速无比,一击不中,接二连三地追扑不休。

  癫丐一旁哈哈笑道:“不中,不中,小弟弟别尽躲呀!还他一掌我教的‘月无光’,怎不给他尝尝?”

  其实林斌有苦说不出,他虽然学会玄玄轻功,到底与马其熊的功力相差太远,怎敢和他硬拼?他在空中借着马其熊的掌风,以及四周的树木飘来飘去,在别人看来,他还是那么潇洒悠闲,但他自己知道,他已快无力支持了。他心里转了几转,打定主意,看准马其熊一击不中落地之时,他也急坠下落,然后深深地了一口气。

  马其熊见他落在地上,双掌修伸,向林斌面抓来。

  林斌心底虽慌,本能地脚下怪步一起,展开归藏步法,轻易地在马其熊掌之下飘来闪去。

  马其熊是恨透林斌了,一个被称为武林六老之尊,竟奈何不了一个未成年的少年,心底也不得不暗赞林斌确是个百年难见的武林奇才。

  毒蜂每一掌都是具极大的威力,将山顶上砂石掷得漫天飞舞,周围五六丈的树枝草木被扫得尽折,一旁观看的众人迫得连连后退。

  只有癫丐任一飞仍然站在原地未动,这时,他又哈哈笑道:“小弟弟啊!你施展的是归藏神步吧!啊!不行,你可不要气死毒蜂,他死了,我就没有打架的对手了。”林斌虽然藉着归藏神步勉可闪躲,但是时间一长也已上气不接下气,岌岌可危,一听他说,不有气,高声骂道:“死花子,颠花子,你再不出手,我死了向你师父告一状,就是不死我也一辈子不见你,有好吃的也不给你了。”

  林斌这一骂把他那疯颠之态骂掉不少,只听他接口道:“好!好!别骂,我出手就是。”

  说毕双掌齐推,左拳右掌疾向马其熊前打去。

  马其熊和任一飞是数十年的死冤家,活对头,对癫丐的功力甚为清楚,遂即舍下林斌,转身又和任一飞打在一处。

  林斌息不已,全身已尽为汗,明明急步过来,掏出香帕,替林斌措抹额上的汗水,关切地道:“斌哥哥!你没事吧!”

  林斌只摇摇头,像是累得连话也不想说。

  马其熊心怀诡诈,城府极深,和癫丐过没几招,顿感自己真力较任一飞消耗更大,立即收势疾退,停身一旁道:“颠花子,本帮主另有要事,今天暂时作罢,留着以后再打。”

  转身又对柯横道:“走!”

  癫丐鼓掌笑道:“打不过就跑,哪来这么多好事,你不打也好,免得今天打死你,以后就没得玩的了。”

  癫丐这疯疯颠颠的话,谁听了也会忍俊不住。

  此时,乌蜂帮众人已打开背上竹筒,收回未死的乌蜂,口中吹起竹哨“呜呜”有声,将未死的毒蛇悉数驱走,随着马其熊和柯横的背后向北退去。

  乌蜂帮众人一定,癫丐面对余乐义及荆大田等人嘻嘻一笑,余乐义被笑得心里一慌,连忙又向癫丐行礼,荆大田和另一个花子同时跪地叩拜。

  癫丐道:“我刚才在山下经过,一个小花子告诉我马其熊在这玩蜂蛇,吓唬本帮弟子,我想不到是你们,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以后不要惹他。”余乐义俯首答道:“谢谢师兄搭救。”

  癫丐摇头摆地道:“我怕见叩头虫,你们快滚。”

  余乐义得到这句话,向荆大田二人一递眼色,转身向南奔去。林斌见余乐义和荆大田一走,急得大声喝道:“别走!”

  人已随着纵起,想拦截余乐义和荆大田,取回丐帮信符。

  可是他快,癫丐比他更快,只见他右手倏伸,已将林斌后衣领抓住,然后嘻嘻笑道:“小弟弟!让他们去吧,我见了他们就头痛。”

  林斌急道:“留他们下来,丐帮信符…”癫丐还是哈哈笑道:“信符在你身上,你不拿出来,我不怕你。”

  林斌心急如焚,怒道:“放开我,放开我。”

  癫丐见林斌拼力挣扎的急像,甚觉有趣,林斌被提着后领,离地三尺,四肢一阵舞,无奈癫丐在身后,抓他不着。

  癫丐见此情形,笑得前仰后合,声音嘶哑,明明和南偷北盗站在一旁,看得又是好笑,又是莫名其妙。

  半晌,癫丐笑得几乎不过气来方才止住,一手捧住腹部道:“哎…毒蜂逮…逮不着你…你又挣…不出我的手掌,照这样…

  算,我比毒蜂强…强多了。哈…”说罢又是一阵大笑,笑得声嘶力竭才放下林斌。林斌脚才沾地,足尖微点,几个起落,人已站在二十余丈外的山脊上,极目四望,哪还有余乐义等人的影子,为了急着去找寻朱敏,只好暂将追索丐帮信符之事放过一边。”

  林斌失望回来,心中暗忖,信符在癫丐眼中无上崇高,要是他知道我已将他们师门信符遗失,说不定颠一发,连我这条命也得送在他手上,这…还是暂时不说的好。癫丐仍是看着林斌傻笑,明明见他那疯癫的样子,早已笑得连眼泪也出来了,只有贾亚和汪行二人,强忍着不敢笑出声来。

  林斌见惯他这忽笑忽哭的疯样子,不以为怪,遂向他一指明明道:“鬼花子老哥哥,这是我的明弟弟,明明见过鬼叫花考哥哥。”

  他正准备再说下去,癫丐已大声说道:“不对!不对!一扭一扭的分明是个女娃娃,怎么说是弟弟?我最怕女人,你别骗我,他一定是女的。”

  明明气得双目圆睁,不打自招地顿足道:“女的什么不好?你为什么瞧不起女人?哼!像你这鬼花子,我还不要理你呢!”

  癫丐道:“好!好!我不说这个,我说…”明明心头一转,打了个歪主意,指指林斌道:“他是你小弟弟,是不?”

  癫丐道:“嗯!我就这么一个小弟弟。”

  明明忽问道:“那…你要不要我这个小妹妹?”

  癫丐摇头晃脑地想,不知明明这话是什么意思,正在犹豫间,明明,已接着又道:“你不要,我们就走!”

  癫丐真怕明明将林斌带走,连忙道:“要!要!你们别走。”

  明明道:“好!你教了小弟弟功夫,现在也得教小妹妹功夫。”

  癫丐慌不迭地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我不能教你功夫。”

  林斌见癫丐急得那个样儿,有点过意不去道:“明明别捉弄鬼花子老哥哥,咱们坐下来谈谈。”

  明明道:“不,一个是弟弟,一个是妹妹,怎么只教弟弟,不教妹妹?不公平,我不…”癫丐急道:“我…我不是教…他武功,我是赌…赌…输的。”

  明明道:“好!我也和你赌。”

  癫丐双眼圆睁,浓眉上扬,望望明明,又望望林斌,半晌忽哈哈一笑道:“好!好!上次赌输了,我整整地想了两年,就想不出小兄弟是怎么赢了我的。今天碰上了,正可再较量、较量,现在和你赌也是一样,小妹妹,你说,咱们怎么赌?”

  明明想了一下,见地下有许多鹅卵大小的石子,遂灵机一动,道:“咱们来比堆石子吧!看谁堆得高。”

  说着,一边随手捡拾石子一边又道:“最底层只许摆四个,然后一层一层地向上堆,看谁堆得高。”

  癫丐听罢鼓掌说道:“好!好!有意思,小妹妹,你先堆吧!”

  明明也不推让,小心翼翼地捡起石子,在地上摆了四颗,每颗相距约寸许,慢慢一颗颗堆在上面,一直堆到七层再也放不上去了,这才对癫丐说道:“我堆了这么高,现在看你来堆。”癫丐嘻嘻哈哈地抓起石子就摆,哪知堆石子要有耐心,须一颗颗试,试好了再放上去,癫丐哪有这种耐心,堆到第三层,一颗放上去,一颗掉下来,连第二层原已摆好的也滚散了。

  一次、两次、三次、五次,他都没法堆到第四层。明明在一旁笑道:“鬼花子老哥哥,你输了吧?”癫丐急得满头大汗,急道:“不算!不算!再堆一遍。”

  明明道:“好!就让你再堆一次,如果再堆不起来,你就算输了!”

  癫丐也不答话,默默地端详了一阵,左手捏着最底层的一颗石子,凭数十年的内功修为,将内力传到最上一层石上,使石子发出一股无形的力,然后一颗颗地堆砌上去,一直堆到七层高,顶端已只能容放一颗石子,再没间隙,但他随手放去,竟一颗叠一颗,放了十几层。

  明明看得呆了,小嘴一嘟,随手扫散自己所堆的石子道:“好,算你赢!我不学你的功夫就是…。”

  癫丐高兴得手舞足蹈,怪声怪气地道:“哈哈…我赢了!我赢了!哈哈…”林斌见癫丐像小孩一样的疯颠痴态也不咧嘴笑了。

  明明见此情形,气得一跺脚道:“好,你们都疯了,我走,我不跟你们这些疯人在一起。”

  说着人随声起,就向山下纵下。

  陡然“呼”地一声,癫丐已纵到她身后,伸出又脏又黑、瘦骨嶙峋的手,将她后领抓起向上一提,哈哈笑道:“小妹妹,不要跑呀,来!咱们再来赌。”

  明明急道:“你疯了?放开我!放开我!”

  癫丐笑道:“我不放你,我赢了,我真高兴!谢谢你输给我,来,我教你几手功夫。”

  林斌这时和贾亚、汪行也赶过来,站在一边静看这老疯歪

  明明听说癫丐自愿教她武功,自是高兴万分,忙道:“你要教我武功,先放开我呀!”

  癫丐一松手放开明明,高兴得咧着嘴笑个不停。

  明明道:“鬼花子老哥哥!你别笑了好不好?要是只管笑不教武功,我可走了。”

  林斌也道:“鬼花子老哥哥,你既已答应,就快些教给她吧!”

  癫丐笑容立敛,庄重地道:“对!我先教功夫,教完了再笑。”

  林斌看了贾亚、汪行一眼,心想癫丐教她武功,自己三人不应在旁,以避嫌疑,随向癫丐:“鬼花子老哥哥,你教明明武功,我和贾亚、汪行走在前面山上等候,明明!学会了,你快赶来。”

  明明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当下点头应好。

  癫丐道:“小兄弟先别走,谁耐烦教人,你们两个一起学,她学不会你再教她,他们两个我看着有点贼头贼脑的,我就怕他们偷我东西。”

  贾亚、汪行二人被说得尴尬十分,望了望这江湖人人尊敬的癫丐,只得默默地走去牵马,准备离去。

  林斌怕二人脸上挂不住,忙接口道:“这样也好,追人更为要紧,你二人先追下去,我们随后就来。

  二人答应一声,即上马向终南山追去。

  癫丐待二人走后,便命林斌、明明就地坐下,随手摘下两支树枝,用手一阵削,不一会做成三支筷子,分给每人一支。

  二人一看,见手上这支癫丐用手削成的筷子竟是光滑异常,不暗暗钦佩癫丐功力湛。

  这时癫丐已一收疯颠之态,一举手上筷子对二人道:“我教你们一手饿鬼三式。”

  林斌心想:“这名字好难听,天下哪有如此难听的武功名称?”明明也是暗暗忖道:“师父曾说当今各门派的武功,可没听说过有饿鬼三式,别让这癫花子给冤了。”

  心中电转,口里遂道:“这么难听的名字,我不要学。”

  癫丐一听双眼圆睁,大声说道:“不学不成,我已说出来了,你们就非学不可!”明明也大声回道:“我不学,就不学。”

  癫丐忽双手捧面,呜呜哭道:“师父啊!我说教他们武功,他们都不肯学,违背你老人家的训示,说到做到,徒儿真该死。呜呜…”他边哭边说,样子很是伤心。

  林斌心中甚觉不忍,遂向明明递了个眼色道:“鬼花子老哥哥,别哭了,赶快教吧,我们等着学呢!”

  癫丐一听,旋即破涕为笑,天真地道:“真的?我教你们这一手饿鬼三式名字虽然不好听,但却是丐帮武功的一绝,丐帮最绝的武功是什么,你们知道不?”

  明明抿嘴笑道:“我知道是穷拳掌。”

  癫丐双手一击,高兴地道:“对,左拳右掌最厉害,另外还有一种筷子功,虽没拳掌功厉害,可是招式却妙非常,并称丐帮双绝,现在我教给你们的,是筷子功里的三绝招,也是筷子功全部华荟汇萃的三招。”

  他略微一顿,接着又道:“这三绝招因为看起来像是个饿鬼抢东西吃一般,不但要快,而且还要准,你们看着。”

  说罢,右手候伸,两支筷子点向明明双眼,出手看似极慢,实际快如闪电,明明见筷子点来,头部向左一闪。

  明明的武功已可算是二好手了,反应不算不快,可是她避得虽快,两支眼睛的眼皮还是让筷子轻轻点上了,明明骇得花容失,要是筷子再向前伸分毫,明明双眼就得成了两个窟窿。

  癫丐正地道:“这一招叫做‘饿鬼叉鱼头’。”

  明明羞怒加,立即回道:“你才是鱼头呢。”

  癫丐不理她,转对林斌道:“小兄弟,留意你的左手腕。”

  说罢,双筷疾向林斌左手腕夹去。

  林斌见筷子夹来,急忙沉腕翻掌,意将攻来的筷子劈落。

  癫丐又道:“这招是‘饿鬼夹鸡腿’”

  林斌心中又气又好笑,暗暗付道:“这两招招式既损,招名又缺德,弓帮的人怎会想得出来的?八成儿都是饿疯了。”

  但听癫丐又道:“你们注意手中的筷子。”

  说罢,筷子向明明右手扫去,眨眼间又转向林斌右手,二人只觉眼前一花,手中筷子已一被拨掉地上,一被挑飞半空。

  癫丐得意地道:“这是第三招,叫作‘饿鬼拣残肴’,拨中带挑。”

  他从头演练起,边比划边讲解,最后说道:“第一招‘饿鬼叉鱼头’,不仅取人双目,还可以点敌人道;第二招‘饿鬼夹鸡腿’,可以夹敌人手腕,也可以锁敌兵器,更可以钳暗器,无事时,你们可以夹飞在空中的苍蝇来练习。”

  林斌心中“哦”了一声,暗道:“几年前,在武当见铁脚万道力用双筷子慢条斯理地钳死乌蜂,原来就是这一招。”

  癫丐继续又道:“第三招‘饿鬼拣残肴’连拨带挑,专门拨打敌人兵器。现在教完你们了,鬼花子肚子也饿了,你们快想办法给我填肚子。”

  明明此时学会这门绝技,心下高兴万分,牵过自己的坐马,对癫丐道:“鬼花子老哥哥!我请你吃最好吃的东西,你骑我这匹马,我和斌哥哥骑一匹,到前面市镇吃一顿。”

  癫丐哈哈大笑,身子一晃,人已落在马背,可是他不是骑,是躺,两支脚环扣马颈,身子平躺马背,双手环垫项下,手背轻按马,那匹马儿“得得”地就向伏牛山下走去。

  林斌芜尔一笑,明明笑骂道:“这颠花子,睡觉骑马也没个人样。”

  两人共乘一骑随后追去。

  三人两骑下了终南山,不须多久,已来到商南。商南是个山城,只有一家像样的饭店,三人来到门口,癫丐仍是“呼噜呼噜”地睡在马背上,惹得沿路的人惊奇不已,明明首先跳下马来,上前一推他道:“老哥哥,到了,下马吧!”

  癫丐像是没听见一样,明明见他仍是不醒,用力再推“叭哒”一声,癫丐已滚落地上,敢情一点也不觉疼痛,着两只惺松的睡眼,呵欠着道:“这是哪儿?我还想睡会儿呢!”

  明明抿嘴笑道:“你睡吧!我们吃可不等你呵!”癫丐听到吃“呼”地一声立起身来,就往屋子里闯,口里不住地道:“好!好!有吃的就成!”

  三人坐定后,吩咐店伙拿来二斤大曲酒和许多下酒菜,癫丐两手并用,一手端酒,一手抓,大口大口地往肚里。林斌和明明吃得很少,不一会儿都吃了,两人坐在一旁看着癫丐那付吃相,不掩嘴而笑。

  半晌之后,林斌心急早些赶路,当下对癫丐道:“鬼花子老哥哥,别吃了,咱们得快些上路,好赶去救人。”

  癫丐双眼一翻道:“你救人是你的事,关我鬼花子屈事?”

  林斌道:“这里没好吃的,前面商州地方大,吃的东西又好又多,你要帮我,我请你吃更好的。”

  癫丐边吃边道:“好!我帮你,但是我才吃得半,如何赶路?你心急,你们俩先走,我随后赶来。”

  林斌也不理会,扔下一锭银子,和明明一人一骑先走了。

  这里已经进入终南山,周围数百里,林斌不知敌人藏在何处,和明明两人在山里闯了一整夜也没有丝毫头绪。

  明明道:“斌哥哥!终南山这么大,咱们闯,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前面有座高峰,不如上峰顶去,也可以看得远些,少跑许多冤枉路。”

  林斌依言照着明明指的高峰奔去,二人纵马而上。来到蜂顶,才知这峰还不算最高,林斌正在四周眺望,明明一指两峰间的山谷道:“斌哥哥!你看那下面是不是有人?”

  林斌放眼看去,山像是有三四个人前后向山谷奔下,林斌跳下马,一拉明明道:“咱们下去看看,这边山路不好走,马先留在山上算了。”

  二人展开轻功一阵疾奔,来到刚才发现人影的地方,但反而失去了追蹑的踪迹。此处是一个凹进的山腹,四周树木茂密,人在山腹之内,连两丈外的景物和山脚都看不见。

  林斌沉思片刻,向明明说道:“咱们还是先下谷底看看再说。”

  他们还未下到谷底,已听下面有人声、兵刃撞击声隐隐传来,那声音虽是很低,但却很像是长臂猿丁开杰,林斌拉紧明明的手,人便如陨星一般直向谷底落去。

  此时谷底正有五个人分作两起拼斗,长臂猿丁开杰单剑独斗一个使刀的汉子,贾亚、汪行二人合斗一个使双钩的大汉。

  林斌看清之后,因怕落个以多为胜的骂名,遂从际取出癫丐做给他练功的筷子,高声说道:“丁伯伯!你休息一会儿,让我来试试刚学的饿鬼三式。”

  丁开杰一听是林斌来到,精神不由一振,急忙答道:“斌儿!你别管我,快救敏儿要紧,她在对面蜂顶。”

  林斌听说无暇答话,疾向对山纵去,他刚越过谷底,突听贾亚急呼道:“背后暗器!”

  同时,林斌也听到背后暗器破空之声,急忙左足一滑,一个疾转,眼见一道白光已临面门,头部向左一偏,微退半步,暗器擦耳而过。

  他身形方才站稳,蓦地又见两点银星分向左右肩井打到,疾似流星,较前更快。他不慌不忙上身徽侧,右手疾伸,两支筷子一晃“笃”地一声,已将一支钢镖钳住,他第一次尝试饿鬼三式就轻易地钳住敌人暗器,心中更是高兴。

  他右手顺势一甩,使出一招“饿鬼拣残看”“呼”的一声将钢镖甩出,打向扑来的敌人。发镖追来的正是与南偷北盗打斗的汉子,他见林斌上山救人,急舍下南偷北盗来追截林斌。

  此人毒万分,闷声不响发出钢镖,可是他万万料不到林斌敢接他的暗器,更想不到林斌会将钢镖奉还给他,他来势既急又猛,而且距离又近,眼看暗器临身无法避开“啊呀”一声,钢镖打中肩头,人也倒在地下。

  林斌想不到如此轻易就将敌人打倒,反而怔在当地,忘了上去救援朱敏。

  明明一声惊叫道:“这人怎么啦?”

  林斌一听忙急步上前,见明明正在那儿以奇异的眼光看着地下的人。

  林斌见他并非伤中要害,但是却脑浆进裂,心想必是钢镖喂毒,中后万无生理,为免死前受辱,故一钩打在自己天灵盖上,倒地死去。

  林斌伸手捏着钢镖尾穗,拔起那只钢镖,见镖身毫无血渍,隐泛蓝光,林斌摇摇头,皱眉说道:“好险,用这种歹毒暗器,连他自己也没有解药,怪不得他要自裁了。

  明明拉过林斌持镖的手腕,望了钢镖一眼道:“斌哥哥!你这手饿鬼三式学得真快,要不是癫丐教会你这三招,你用手接镖,那可就糟了。”

  林斌心急朱敏安危,手中抓着镖穗向明明道:“快走吧!咱俩还是找人要紧。”

  疾奔如箭,眨眼已到峰顶,身形方位,耳边听朱敏哭骂之声,林斌循声看去,不两眼火,血脉责张,恨得咬牙切齿,怒声喝道:“王一峰,你找死?”

  王一峰正将朱敏按卧石上,一手去解朱敏上衣,图非礼。他闻声回头,正好一点寒星扑面飞来,连忙上身后仰,怎奈为时已晚,啊了半声,一支钢漂正好打在耳之下,接着扑通倒在朱敏身旁。

  朱敏见救自己的竟是朝思暮想的斌弟弟时,本该内心高兴才是,可是此时此地,一个少女怎愿将受人欺凌的丑态落在他的眼里?纵然未曾失身,但也羞愤死,所以她只叫了一声斌弟弟,便呜呜地大哭起来。

  这时,明明也已来到眼前,她发现王一峰死在一旁,手指着王一峰的尸体道:“斌哥哥!我师哥是你杀死的?”

  林斌一看明明毫无表情的脸,忙道:“明明!对不起,我看在你份上本不想杀他,是他找死,做那天人共愤的事,我心急之下,错手打死他的。”

  明明两眼望着天,像是想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半晌才轻轻自语道:“也好!这种无的人死了也好,我不怪你。”

  林斌也有些黯然道:“你劝慰敏姐姐吧,我把他埋了。”

  当朱敏知道明明是女扮男装后,中不升起一种无名的妒火,又见二人态度亲密,心中更不是滋味,满腹委屈无处宣,她强忍着眼泪,身站起,莲足轻点,就要向山下扑去。

  林斌闻声回顾,两个起落,人已落在朱敏身前道:“敏姐姐,你到哪儿去?”

  她泪水已如泉涌,强抑悲哀道:“你管我!”

  林斌道:“你怎么又哭了?”

  他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忖道:“怎么敏姐姐如此恨我?”

  此时明明也跟了过来,默默地站在一旁,敢情她年纪小些,心底较为单纯,又一向跟着喜怒无常的师父,缺少人类的爱,她只希望多一两个哥哥姐姐相处,哪会想到男女间竟是不容他人足呢?正在此时,突地山下传来一声厉啸,啸声尖锐高昂,令人骨惊然。三人以不同的心情向山下看去,触目所见却是长臂猿丁开杰、妙手神偷和妙手空空三人正向山上奔来。

  .丁开杰一眼看见三人,一颗心才放了下来,正想说几句安慰的话,朱敏已纵身扑到丁开杰怀里,失声哭道:“丁伯伯,徐子贵,他…你要杀死他。”

  丁开杰还未及说话,背后已传来一个冷酷无情又甚为愤怒的声音道:“谁干的?杀死我徒弟的人快站出来。”

  众人抬头一看,毒蝶罗莲姥姥已站在王一峰尸体旁边,是故全被骇得怔在当地。

  罗莲姥姥看见明明和林斌,一指林斌道:“你又勾引我的徒儿,待我料理完大弟子的仇怨再收拾你。”

  说着,转对明明道:“明明!是谁杀死你师兄的?”

  明明一见她就心惊跳,呐呐地道:“我…我…”罗莲姥姥不待她再说下去,转对丁开杰道:“是不是你杀死我的徒儿?你说!”

  敢情她以为丁开杰是在场诸人中武功最高的人,能杀死王一峰,除了丁开杰别无他人。

  林赋心想,人是我杀的,别让丁伯伯代我受过。遂即高声答理:“人是我杀的,你待怎样?”

  罗莲姥姥双眼一瞪,不信地道:“哼!你还没这份能耐,明明!你说,是不是他杀死你师哥的?”

  明明期期艾艾地道:“不…不是…”罗莲姥姥追问道:“那么是谁?”

  明明如何答得出口?木呐了半天,也没说出是淮来。

  罗莲姥姥一眼瞥见汪行手中拿着王一峰的软鞭,怒道:“软鞭在你手上,你先拿命来。”

  右手倏伸,五支手指形如莲花,疾向汪行前死抓去。林斌知道泰山派莲花指厉害,要是汪行被她抓着必无生望,急忙大喝道:“毒蝶,你别伤人,为何你不敢找我?”

  林斌说着飞身上前,使出丐帮左拳右掌,右掌向毒蝶的莲花手,左拳打向毒蝶的肩头。

  罗莲姥姥意想不到林斌来势如此之快,只觉一股威势极大的劲力体,心下暗惊,伸出之手原势不变,莲花指改掌拍出,同时沉肩侧身,避开来掌。“嘭”一声,两掌相触,毒蝶原地未动,林斌却噔噔噔退后五步才稳住校。

  毒莲这一试,已知林斌武功非自己想象中的低弱,冷哼一声道:“小子果然了得,难怪我徒弟死在你手上,你就拿命来吧。”

  双手晃动,幻出万朵莲花,疾向林斌扑去。

  林斌自知功力尚浅,非其敌手,忙使出归藏神步,步法诡异,身形飘忽,只是一味闪躲。毒蝶乃江湖六老之一,莲花指竟沾不着一个未成年的娃儿,老脸上如何挂得住?当下一收双手,静立不动。这种以静制动的战术,林斌的归藏神步毫无办法,遂也立在毒蝶前面一丈之处,蓄势以待。

  毒蝶成竹在,慢慢一步步地迈向林斌,林斌一步步地后退,五步、七步、九步,林斌偷眼一瞥两旁,知自己背后就是悬崖,再退几步,非被落崖底不可。

  林斌想凭神步的玄妙与毒蝶异向而处,脚下一动向左滑步,进身要绕过毒蝶身边。岂料毒蝶早已悉林斌之意,不待林斌进身,右掌扬处,狂风骤起,疾劲地卷向林斌,林斌忙不迭滑步闪身,改向右边绕去。

  她见林斌改向左边,仍是身子不动,左臂微抬,又是一掌劈出,带着满天灰沙,疾向林斌卷去。

  林斌二次被阻,脚下一点,施展玄玄轻功凌空拔起,要从毒蝶头上飞过。

  毒蝶右掌猛挥,一股宏浑的掌风向林斌击去,林斌万想不到毒蝶出手如此之快,要想闪躲已是不及,迫得双掌拍出,想藉毒蝶掌风施展平空三转折绝技,绕过毒蝶侧面。

  林斌双掌与她掌风相触,双臂发麻,口沉闷,竟是无力转身“呼”的一声,人已被掌风扫飞,就如线的风筝向悬崖之下落去。

  旁边众人惊呼一声,除了明明外,纷纷持着兵刃扑向毒蝶,他们眼看林斌丧生毒蝶掌下,已不顾本身利害安危。

  毒蝶大喝一声,各人只觉心头一震,耳鼓嗡嗡作响,这一声河东狮吼将众人全部镇住。

  毒蝶冷哼一声,望着明明道:“你这吃里扒外的小蹄子,串通外人害死师兄,今天我将你逐出泰山派门外,跟那小子到崖底去吧!”

  说罢跨前两步,右臂缓缓拾起,明明已骇得脸无人,本能地退后两步,只要毒蝶轻轻一掌,她非步着林斌后坐落下悬崖不可。

  说时迟,那时快,正在此千钧一发之际,蓦听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喝道:“住手!”众人闻声惊顾,赫然癫丐站在背后一丈之处,他缓缓说道:“你害死我的小弟弟,还想害死我的小妹妹,不行,我不答应。”

  毒蝶心下道,这花子来了,今天的事可不好办,还是先用话挤走他,才能收拾其他的人。当下高声说道:“颠鬼,谁叫你来这儿多事?难道我惩罚本门弟子也要你来过问?”癫丐将头一歪想了一想道:“不对,你将他逐出门墙已非你泰山派的人,我鬼花子就要过问。”

  毒蝶遂硬着头皮改口问道:“颠鬼,你待怎样?”

  癫丐哈哈笑道:“你害死我的小弟弟,我本该要你即时偿命,但我鬼花子最怕和女人打交道,我也不和你斗,将来我叫这两个小妹妹…”说着,一指朱敏和明明二人又道:“向你索命,你给我马上走。”

  毒蝶心中电转,故作不屑地道:“老婆子本不想放过你这颠鬼,既然你说异要这两个女娃娃找我报仇,我就看你有何本领教出她们绝顶武功,敢和我老婆子过手,今天暂且放过你。”

  说罢,人已消失在来路的山下。  wWW.iSjXs.cOm 
上一章   圣剑双姝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佚名创作的小说《圣剑双姝》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圣剑双姝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圣剑双姝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