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圣剑双姝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圣剑双姝  作者:佚名 书号:43565  时间:2017/11/7  字数:15362 
上一章   ‮指花莲与步藏归 章六十第‬    下一章 ( → )
林赋将明明放在地下说道:“明明!别闹,我们坐下谈,我还有话问你。”

  明明还是不依地转过身要打林斌。

  岂知明明还在撤赖时,小腿突被一条冰冷冷的东西住,她转头一看,见是条小蛇,不大惊,但她一转念,想想林斌说过千年章鱼墨珠可制毒蛇,她忙从怀中取出林斌给她的墨殊,抖手打在蛇身之上,小蛇立即软绵绵地瘫在地上,明明伸出两指夹佐小蛇七寸。

  林斌想不到明明如此镇定,出手如此之快,忙出声阻止道:“明明!不要伤它,这是我饲养的小蛇。”

  可是仍旧慢了一步,小蛇已让明明一夹两断。待得明明听清这蛇是林斌饲养之时,小蛇已死,回头看着林斌歉然不已道:“怎么办,斌哥,我不知道这小蛇是你养的,我今晚怎么老做错事,惹你不高兴。”

  林斌摇摇头,泰然说道:“算了,反正这条蛇也没什么用处,我只不过养来好玩而已。你坐好,我有话问你。”

  明明乖乖地坐在林斌对面,问道:“你要问我什么?”

  林斌道:“明明,你到底姓什么?”

  明明道:“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不是对你说过?我自小就跟在师父身边,师父说我是一个弃婴,我姓什么,师父却说不知道,我怎会知道!”

  林斌道:“你的…”他想问她前两之间,是不是有一颗红痣?但他无论如何觉得无法问出口来,林斌忙改口道:“你的相貌很像我那义母。”

  明明道:“当真,那你为什么不带我去见她?”

  林斌望着明明,略为思索了一下,说道:“好!等追回蛇皮以后,带你去见我义母,现在我们回去吧,贾亚让你点了道还是早些解开为是。”

  林斌拉着明明走了回去。

  几天后,林斌等三人来到了大名府,他们走进南门,顿感人拥挤,林斌手拉明明而行。突见身后的贾亚挨身而前。林斌顺着贾亚挤向的人堆走去,见前面两个四十多岁的武师并肩走进城市,一人肩背着一个黄绫包袱,霎时,贾亚已挤到两个武师的旁边。不知怎的,贾亚脚下一滑,一个站立不稳,身子刚巧倒向背包袱的武师身上。这武师急忙伸手去扶贾亚一把,贾亚像点点头表示谢意,继续前走,眨眼之间已消失在人中。林斌看去,背包袱的武师背上黄绫包袱已然失去,而这武师仍然不知,在人群中挤出城门。林斌当即知道黄绫包袱已到贾亚手上,他微徽一笑,紧一紧握着明明的手掌,对明明道:“快走,大概金光蛇皮已到贾亚的手里,我们赶快去找他,别让别人又抢去了。”

  林斌和明明进了大名城,只走了两条街,就发现贾亚留下的标记,找到了一家名叫悦来的大客栈,两人直往里走,店小二像已得到嘱咐,径领他们到后进的雅房,贾亚早巳等候在房里。

  店小二退出后,林斌见四下别无他人,开口问道:“你刚才到手的黄绫包袱,是不是金光蛇皮?”

  妙手神偷贾亚忙在下拿出黄绫包袱,边解边道:“不是,是一支老参。”

  林斌双眼一瞪,道:“既不是金光蛇皮,你为何下手偷别人的东西?”贾亚期期说道:“这不是一支普通的人参,这么大的人参少说也有三四百年气候,在练武的人看来,这是难遇的珍宝,小的特地拿来献给主人,可以增加主人的功力。”

  明明见说,放眼一看,这支人参若儿臂,走过去正要拿起来看。

  林斌忙喝道:“别动。”

  转对贾亚道:“我不稀罕什么增加功力的珍宝,你赶快送还人家。”

  明明言道:“你这个人怎么啦!别人好心为你,不要就不要,何必发这么大的脾气?贾兄,你送还人家吧!”

  贾亚无言地包起人参,提着向门外走去,林斌又阻止道:“慢着,刚才我见那两位武师也落在这店里,你先别忙着去,免得又起误会,先放着,查看他们住在哪一个房子,晚上才暗中送回。”

  这一夜,他们三人分住并排三间房子,最后一间是贾亚住,明明住当中一间,林斌住最前面的一间。林斌回房时,看见隔壁的房内走出一人,正是进城时背黄绫包袱的两个武师之一。林斌知道他们就住在隔壁,更留下心来注意隔房的动静。

  林斌自从学会般若禅功,每天晚上都以坐禅调息代替睡觉,这一晚他既然要留心隔壁,想要探出他们的底细,自是更为注意。

  三更过后,住在隔壁房间的两个武师像是在外奔跑一个晚上才分别回来,但听他们中的一人说道:“老大,这次我们聊城二义可丢人丢到家了,人参背在身上居然让人家不明不白地做了手脚。我们二义在北五省的面子,跑了半天居然探不出一些线索,我说老大呀!我们还是回去吧!也别去参加什么拿云手管震锋的六十大寿了。”

  另一人道:“不,东西丢了就算了,管老前辈的六十大庆,我们兄弟不能不到。但是我很奇怪,要是瞧不起我们聊城二义还自可说,而这东西又是送给管老前辈的寿礼,竟在管老前辈的眼皮下做了手脚,难道这人竟敢不给管老前辈的面子?说来真有些不能使人相信。”

  林斌又听那人说:“老大,你忘了这支人参是我们兄弟在长白山冰雪地下费了两三年的时间,千辛万苦才得到的一支老参?一心孝敬他老人家,现在没了东西,我们如何前去?”

  那被称为老大的人答道:“管老前辈的六十大庆,我们如何能不到?这样吧!老二,明天我们上街选购一两件重礼充数算了。”

  明明笑道:“你忘了我们一同抢夺珠宝的事吗?这次我下山,带了二三十颗大珍珠。”

  次一早,林斌与明明同到隔房拜候聊城二义,林斌一进门就自我介绍道:“在下姓林名文武,舍弟林明,在下兄弟久慕贤昆仲侠名,憾未识荆,今不揣冒昧,登门求见,唐突之处,还请勿怪。”

  聊城二义突见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登门求见,不由深感意外,但见二人风姿俊朗,仪表堂堂,尤其是小的一个生得更是风侠义,貌若潘安,只是略带脂粉气。虽然事出突然,但聊城二义却也决不失札,老大江宗义一抱拳道:“岂敢,岂敢,不知贤昆仲有何见教?”

  明明道:“我兄弟二人此次从江南北来,专程为向管老前辈祝寿,但我们只是慕名而来,与管老前辈素无渊源,二位此来亦必是为祝贺管老前辈的寿辰,不知可否请二位代为引见?”

  老大江宗义虽知管震锋为人好义,朋友满天下,但见眼前二人的年纪不大,且没有一点武林人物的气派,不知意为何,一时之间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迟疑半晌说道:“贤昆仲所言不差,在下兄弟此行正是为管老前辈祝寿而来,但因另有别情,是否前去祝寿,还未决定。”

  林斌昨夜已将他们二人说话听得一清二楚,知他所言另有别情乃是因为失去人参之故,一时又未找到适当的寿礼,所以感到了为难,当下说道:“敢问贤仲是否遗失一支人参?”

  老二江宗义应声站起,神情紧张地道:“阁下是哪路朋友?”

  林斌知他们误会,忙道:“请江兄别误会,在下也是昨天黑前进城的,见二位身背一个黄绫包袱后来城门人多拥挤,在下兄弟二人稍在城门等了一下,发现一个黄绫包袱,掉在地下没人拿,在下过去一看,知道就是两位身背之物,如果二位遗失的是人参,那就没错了。”

  江宗义高兴地道:“不错,我们兄弟两人正为失去人参烦恼?请问阁下拾到的人参现在何处?”

  林斌道:“在下就住在隔壁,明弟,你把那包人参拿过来。”

  明明过去拿了黄绫包袱来,林斌当面打开让二义过目,看是否他们的原物。二义见是自己失去的东西,不由得千恩万谢。这一来,他们的情自然更深了一层,聊城二义为感谢林斌二人送还失物,老大江宗义想了一想道:“二位古道侠肠,在下兄弟深为感佩,今正值管老前辈寿诞生日,请二位准备一下,我们这就前去,由在下兄弟代为引介。”

  不久,悦来客栈走出了四个人,他们向北门方向而去,他们来到一家门前,正是贺客盈门,热闹非常,林斌暗忖:“这管震锋确是游广阔,倒要看他究是何等人物。”

  聊城二义与林斌、明明等投进名贴,不一会儿出一位面如满月,精神矍铄的高大老人,老人身后跟着两个中年人,林斌暗忖:“这人想必定是管震锋了。”

  果然,老人见面之下,抱拳当,对聊城二义道:“管某辰,劳二位远道而来已感荣幸,怎敢再受二位厚礼,还有林朋友的厚赐,更是不敢当,江兄快请为管某引见。”

  老大江宗义遂代介绍,林斌抱拳道:“林某兄弟久慕管老前辈大名,今特来祝寿。”进人大厅,寿堂里已摆下二十多桌酒筵,坐满了三山五岳的英雄好汉,林斌与明明二人年纪虽小,两颗明珠的重礼价值万金,而聊城二义又是响当当的人物,因之管震锋将四人引到首席上去。

  二义深自谦逊,拣了首席邻座空位坐了下来,林斌和明明也跟着坐下,但经不起管震锋的坚持,乃移坐在首席的末位上。

  满座的武林豪客,见管震锋将两个十四五岁的美少年让在首席,不知道这两个少年是何等人物,不头接耳,纷纷揣测。不一时,酒过三巡,管震锋起身抱拳道:“因管某辰劳动各位实在不敢当,今以水酒奉敬,聊表谢枕。”

  林斌望着一条长案上堆积如山的寿礼,赫然发现了那张久寻不见的金光蛇皮,这一惊直是非同小可,不由心下暗暗盘算,如何将之取回。

  一阵互相敬酒之后,管震锋又道:“管某承各位朋友厚爱,盛会难得,管某愿将寿礼的一件献与诸位。”

  一指金光蛇皮道:“这张蛇皮是妙手空空汪行汪老弟所赠。”

  说到此一顿,眼光扫向左边第一席上。所有的人跟着看去,只见一个身材瘦小的中年汉子手举酒杯,面带微笑,这人正是妙手空空汪行。

  管震锋继续道:“这张金光蛇皮乃是稀世奇宝,汪老弟费尽心机才得到手,但管某认为天地间的至宝必须有德者居之,故今藉此机会献与有德之士。”

  席上众人听来,一阵,有的猜测管震锋必是送给张三,有的说送给李四,议论纷纷。

  管震锋继续道:“以管某愚见,以此蛇皮为彩,藉机互相观摩技艺,但不论文比武比千万不得伤了和气,点到为止。”

  在座者都是武林人物,谁不想在人前显耀,群伦夺魁,且可得此稀世珍品?故而人人都是心中跃跃试。只有林斌不想以武力取,希望贾亚能以神偷之技像在长安盗镖旗一样到手,所以他双眼尽在厅上溜,不住找寻贾亚,当他发现贾亚的位置时,大厅中央已撒开了几张酒席,空了出来作为比武之地。

  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高大青年已走进场中,此人立定后,向四周抱拳道:“在下魏尧,没甚么绝学,只会一手三截,在各位面前现丑。”

  说完拉开架式,三截的钢环“哗啦啦”作响,舞来倒也虎虎生风,显得有些蛮力。一套三截使毕,魏尧略带得意地向管震锋一抱拳,既不说话也不退下。

  管震锋鼓掌称好,然后用眼一扫全场。

  忽地场外跳进一人,喝道:“魏朋友三截技艺高明,吴某来领教几招。”

  魏尧见有人索斗,两眼一瞪道:“吴朋友瞧得起我魏尧,那是最好不过。”

  魏尧不等对方答话,三截呼地一声已向对方砸去,姓吴的见对方是个楞小子,也不计较他说的混话,一领手中刀,两人已打在一起魏尧的三截招式上虽无甚出奇,但也力沉猛,最初几招将姓吴的得步步后退。

  而姓吴的手中刀确是受过高人指点,十余招过后已然扭转颓势,将魏尧罩在一片刀光之中,不到二十招“哗啦”一声,魏尧三截被砸出手。

  魏尧满面排红,拾起地下三截,一声不响退出厅外。

  如此这般地连换了十多人,林斌见这些人都是武功平常,心里不奇怪。

  明明在旁轻声道:“斌哥哥!你何不下场一试!别让蛇皮给人取走了。”

  不知何时江宗义站在他们的背后,林斌回头见是二义兄弟忙道:“江兄有何指教?”江祟义道:“贤昆仲是否有意一显身手?”

  林斌笑而不答。江宗义是老实人,见林斌二人年轻且一表斯文,纵然会些拳脚,武功也不会高到哪里,感他送还人参,故处处为他们着想,因而道:“刀无眼,不参加也罢!而且在座的人有不少武林高手,说不定少时他们为了得此奇珍,不借性命相博,为这身外之物,何苦冒此大险?”

  他哪知林斌与这张蛇皮的关系?更哪知林斌此来全为此物?林斌知江宗义一片好心,微笑道:“江兄说得是,小弟正想开开眼界,怎么刚才下场的人却是些武功平平之辈?难道…”话末说完,林斌一眼看见在场的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一支剑连胜二人,而且胜得极为轻松,仅仅八九招就将对方打败,正威风凛凛地站在场中。

  此人一出场,只是林斌与江宗义几名话的当口即胜二人,可知其武功比之前些出场者要高明甚多。

  明明见这年轻人在场耀武扬威,再无别人下场,像是人人对他有些顾忌,明明早巳手,此时更耐不住,跃然而起,想要下场。

  林斌深知这位明妹妹是个喜欢闹事的人,无事尚且找事,何况有这机会?今见她立起,忙将她拉住,小声道:“先别下场,我们看一会儿再说。”

  只在这一迟缓之时,一个中年汉子已走进场中,执定一对鹰爪钩,已与使剑的青年打了起来。林斌和明明一看,见下场之人正是妙手神偷,林斌知道他的能耐,此时见他下场,全神贯注,明明也只有坐了下来。

  江宗义见二人举动,已知二人有意争夺蛇皮,怕二人冒险,又留意地道:“使剑的青年名叫周靖,是北剑恒山派的弟子,一手乾罢剑法很是了得,在年轻的一辈很有些名气,已可算是二好手。在座的固然有不少人武功比他高强,可是他是管老前辈的总管周天禄侄儿,据说周总管是丐帮铁筷子余乐义老前辈的弟子,手上一双铁筷子已得余老前辈的真传,江湖少遇对手,大家碍于周总管的面子,所以没人下场和他争夺,不知这使钩的是什么人,居然下场与周靖一争长短,未免太不自量力了。”

  明明听得心里很是不服气,很想顶他几句,正待开口,蓦见林斌频频以目示意,遂忍住不说。

  林斌回看场中,周靖一手乾罡剑的是不凡,确系恒山真传,贾亚较之确是力差一筹,他的双钩本是锁拿刀剑的兵刃,但不仅不能奈何人家,反而被周靖一支长剑迫得连连躲闪。

  明明奇怪道:“斌哥哥!你看,怎么贾亚这样不顾性命?”

  林斌道:“这人打不过人家就会无赖地打,以前他和陶振武相斗也是如此,明弟,你去替他下来。”’明明高兴地应了一声,人刚站起,场内传出“当啷”两声,贾亚两支鹰爪钩已被磕飞。

  管震锋哈哈笑道:“周少侠年少有为,金光蛇皮正是物得其主,少侠拿去吧!”

  周靖高兴已极,正待步上前去取蛇皮,明明已一跃进场,大声道:“慢着,我林明想要讨教几招乾罡剑法。”

  明明这一出现,场外众人无不投以诧异的目光,明明看来是个弱不风的美少年,双手空空,如何能与周靖一代好手相比?周靖估计绝非自己敌手,不愿伤他,因而道:“阁下一派斯文,还是不斗为是,免得伤了和气,要是阁下愿意,我们个朋友如何?”

  明明脸上一红,凤目倏张,说道:“谁要和你朋友?你若胜不了我,蛇皮就别想动。”

  明明这一动怒,周靖看来不眼睛一亮,暗道:“这人要是女孩该有多美啊。”

  明明见周靖只管看她,小脸更红,心里更气,探手衣底一抖,手上多了一条金光闪闪的龙头软鞭喝道:“喂,你这人呆看什么?”说罢,龙头软鞭呼的一声,划过周靖面门。

  周靖眼前一花,忙退后一步,舞起长剑了上去,两人这一上手,各展绝学,与前数场大不相同。

  周围的人更是称怪,想不到这个如此瘦弱的小孩,武功如此高明,尤其聊城二义,当明明入场时,怕明明不是周靖敌手,今见明明一上手就是奥的招式,心下既惊且喜,暗付:“这二人深藏不,看来林氏兄弟师门必然了得,这种朋友非得好好地上一不可。”

  但是他们还是耽心明明年纪过轻,不是周靖敌手,老大江宗义对江崇义道:“老二,林小侠兄弟乃我们的朋友,聊城二义不能无义,要是林小侠胜了便罢,如是有危险我们要及时出手,别让他伤在人家手里,我们二义的面子也不好看。”

  林斌听他们在背后的谈话,心下感激二义的好心。

  这时周靖的一支长剑有如灵蛇,在明明鞭影中游走不定,攻守自如,紧密处,但见白光闪闪,不见人影,明明的一条软鞭有如矫矢神龙,在空中飞舞盘旋,舞成一团金光,将周靖团团围住,一团金芒白影,滚来滚去,哪里还分得出谁是谁来。

  二人这场打斗,不仅满座豪客心头喝彩,就是威镇冀南的拿云手管震锋也赞叹不已。

  候然,场中金芒白影骤敛,人影乍分,众人看去明明的长鞭被周靖宝剑住,周靖则紧握长剑不放,功贯右臂想将长鞭挣脱。

  林斌看得不心下一惊,暗怪明明不智,明知内力不足,为何要舍长取短,有心下场化解,又怕授人口实。

  此时明明已尽全力,满头大汗,不仅未能将周靖的长剑扯下,反让周靖拉得一步步向前走去。明明急中生智,反手一送长鞭,周靖收力不住,倒退数步,一个立身不稳,仰身栽倒。

  明明趁势飞身而上,展出莲花指法点向周靖前五大要,周靖来不及还手,身子一滚,正当此际,突然飞进二人,一人手持点撅砸飞长剑长鞭,一人手执一双铁筷子,疾点明明腕脉。“啪哒”声响,人影一分,周靖已站了起来,场内除周靖明明之外,多了二人,一个是聊城二义的江祟义,一个是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正是管震锋的总管周天禄。

  明明满面怒容说道:“周总管以二敌一,乘人不备暗中下手,我林明虽然年幼,倒要领教领教。”

  周天禄老脸通红道:“聊城二义为阁下助拳,又该如何解释?”

  江崇义不好意思道:“周兄别误会,江某旨在救人,别无他意。”

  周天禄听得脸上又是一红,竟然恼羞成怒,朝江祟义冷笑道:“江兄既然有意,周某愿一领二义绝学。”

  江崇义为势所迫说道:“林小侠请休息一会儿,既然周兄指名相邀,江某少不了向周兄领教几招。”

  江崇义明知不是周天禄的对手,但聊城二义乃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哪经得起周天禄指名叫阵。江崇义心忖:“自己绝非周天禄的对手,何不改变方式,纵然败却,也要留些颜面。”

  当下笑道:“周兄,你我俱都是有年纪的人,不必刀剑相搏,改改比划方式如何?”

  周天禄心想:“不管你出何花样,自己绝无所惧。”

  遂也落得大方地笑道:“如何比法?任凭江兄出题!周某接着就是。”

  江崇义道:“我们就以囊中暗器博取在座高人一笑如何?”

  周天禄道:“但凭江兄吩咐,周某学步。”

  江崇义说出了比斗暗器的手法,一时众人让开大厅中间退到两旁,早有仆人遵照吩咐,在厅上点燃七支蜡烛,不规则地在地上。

  江祟义站在二丈开外,掏出七支瓦面镖以连珠手法打出,七支蜡烛应声熄灭,而且支支火焰齐被打掉,长短分毫不差。

  周天禄微微一晒,吩咐仆人重新点燃蜡烛,取出七枚铜制钱,以满天花雨手法打出,但闻嘶嘶连响,七烛同灭。

  正在这时,忽听一个苍老的笑声道:“二位暗器确是绝技,莫某手,也来现丑如何?”

  众人循声看去,一个黑脸黑衣汉子下走了出来,前绣着五个栩栩如生的乌蜂。林斌心底一怔,暗道:“这是乌蜂帮的人,由他前的乌蜂数目看来,地位甚高,此人是谁?”

  但听有人大声道:“难得莫堂主为大家表演回旋的绝技,快将蜡烛点上。”

  林斌恍然大悟,暗道:“我说是谁?原来是乌蜂帮蜂堂堂主黑脸屠夫莫良,怎么管震锋与他们也有交往?”

  只见黑脸屠夫莫良慢步走入场中,态度至为傲慢,手拿几颗鸽卯大的钢丸,身形站定,右手一扬,一颗钢丸手打出,向左边第一支蜡烛缓缓飞去,到了蜡烛前,绕着蜡焰一转,带起一阵轻风将火焰拂得摇曳不定。倏地,钢丸力道突,落在烛焰中心,将蜡烛打熄,这正是回旋镖的手法。

  接着,黑脸屠夫莫良又将第二颗钢丸打出,如第一颗钢丸一样,如此第三颗第四颗…直至第七颗打完,七支蜡烛也全都熄灭。

  莫良傲然道:“在下这一手不成气候的打法,是否可以获得那张金光蛇皮?”

  管震锋道:“莫堂主回旋镖绝技,应得金光蛇皮。”

  厅上宾客大半鼓掌附合,只有少数人保持缄默,无所表示。

  明明焦急地看着林斌。

  江宗义小声地对林斌道:“莫良武功已臻绝顶,在座虽有人心下不服,但震于乌蜂帮的势力,敢怒而不敢言罢了。”

  林斌问道:“管老前辈好像与他们关系甚厚!”

  江宗义答道:“管老前辈不愿开罪黑道人物,故来者不拒,与乌蜂帮并无特殊渊源。”江宗义、江崇义二人忙不迭去拉林斌,想阻止他不要犯险。可是林斌已一个箭步跳落场中,大声道:“管老前辈且慢,让我林文武也来现丑一番,看是否比莫堂主的回旋镖高明些。”

  全场闻声立即静了下来,所有的眼睛集中林斌一人身上,谁也不相信眼前这十五六岁的小孩会有惊人绝技倒威震武钵的华山派暗器。尤其莫良更不屑地看着林斌道:“你有何绝技,敢与老夫相比?”

  林斌微晒道:“莫堂主这手暗器不算什么,请莫堂主暂时退过一旁,如果我林文武的暗器手法不如莫堂主的回旋镖,当然不会硬将金光蛇皮留下。”

  莫良冷冷地一哼道:“看你如何!”

  聊城二义不为林斌捏把冷汗,深伯林斌惹火烧身,明明对林斌是无条件地信任,见状说:“二位别慌,我哥哥办法可多哩!”

  林斌泰然地叫人将蜡烛燃上,站在刚才莫良的位置,掏出七颗铁棋子,向众人抱拳道:“刚才莫堂主所使的叫回旋镖,在下这手法叫飞蝗满天。”

  言罢,手一扬,七颗铁棋子同时飞出,大家以为他以满天花雨打法,可是等铁棋子到了蜡烛前面,竟是每颗棋子绕着一支蜡烛旋转飞舞,烛光仍然明亮如故,毫不受到影响,惊得众人目瞪口呆,出声不得。片刻,林斌突然大喝一声道:“灭!”

  噗的一声轻响,七颗铁棋子同时分别落在烛心,七支蜡烛立即熄灭。

  林斌向四周一抱拳道:“林文武现丑了。”

  管震锋首先鼓掌叫好道:“蛇皮应归林小侠。”

  林斌正想上前接取蛇皮时,突闻一声:“慢着,蛇皮给我留下。”

  原来说话的是妙手空空汪行。

  林斌问道:“阁下是否也要与在下比比暗器?汪行摇摇头道:“不,林小侠的暗器已是天下无双,汪某想要领教领教轻功。”

  此时,黑脸屠夫莫良言道:“请问林小侠师门可是华山派?”林斌见问,知莫良因他使用回旋镖,怀疑自己是华山门下,若说不是华山派,必有更多的纠,遂道:“在下是不是华山门下,请莫堂主待林某先与这位汪兄比过轻功后再谈。”

  说着转头对妙手空空汪行道:“汪兄要如何比法,请划出道来。”

  贾亚不知何时已来到场,他早闻妙手空空轻功了得,故有意刁难汪行,道:“汪行,金光蛇皮是你送给管老前辈的,如今管老前辈转赠有德之士,难道你送出的东西,还想取回么?”

  汪行脸上一红,打个哈哈道:“阁下想必是妙手神偷贾亚了?我们虽然并未见过面,但从阁下的装束及兵刃看来,在下所猜料必不错。我们是志同道合,今后还请多亲近,这金光蛇皮既是汪某人送出,哪有收回之理?不过因见林小侠武功湛,藏而不,深恐当面错失高人,藉此领教领教而已。”

  贾亚不放松地说道:“如阁下获胜,将如何处置这金光蛇皮?”

  汪行笑道:“要是汪某侥幸得胜,你想在座如许高人,他们会让汪某轻易取走吗?处置一节,阁下未免想得太早了。”

  贾亚讪讪地道:“阁下既然不想取回送出之物,就是争到手,也是无法带走,那又何必多此一举,比的什么轻功?”

  汪行奇怪道:“贾亚,你处处在替林小侠说话,究竟林小侠是你什么人?”贾亚缓缓答道:“林小侠是我贾亚的主人。”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大家暗忖:“一个顶天立地的成名人物,竟然甘为人仆,如此看来,林文武必非常人。”

  汪行对贾亚道:“冲着你,我今天与林小侠比斗,如汪某侥胜自不必说,要是汪某败了,愿效阁下终身追随林小侠左右。贾亚,这一来总可使你明白我汪行是诚意领教,而非抢夺金光蛇皮了吧?”

  北盗汪行口中虽然说得好听,其实他自负轻功了得,又欺林斌年幼,轻功提纵不会太过高明,林斌见此情形忙道:“汪大侠不可如此,林某年幼无知,实在不敢。”

  北盗汪行微微一笑,语带揶榆地道:“林小侠别忙推辞,你自问准能胜得我吗?”

  林斌赧然不语,汪行又道:“现在已布置好了,汪某可要先行献丑下。”

  汪行上身不动,双脚微移,已如行云水身法轻灵美妙,行过之处,细沙上现出一个个极浅的脚印,要是目力稍差简直看不出来。林斌不由暗付:“汪行这一手想必是登萍渡水之类的轻功,不知朱伯伯教我的踏雪无痕是否可以胜他?”

  他思忖片刻,转对管震锋道:“管老前辈,可否将厅前的画眉鸟借我一用?”

  管震锋不知他是何用意,只得点头道:“林少侠尽管吩咐。”

  众人也都是一样,对他此举均报以诧异的凝视。

  林斌取下鸟笼,缓步走到屋子中央,向明明道:“明弟,请你守住大厅口,等我放出飞鸟时,它必向大门飞去,你只将它吓回来就好。”

  说罢随手打开鸟笼,画眉鸟一冲而出,林斌只静静地站在原地,见小鸟惊慌地一个转折,向大门飞去。这大厅高三丈,宽也不下五六丈,但却无窗,只有内外两个门,小门有门帘挂着,大门敞开,故小鸟稍一转折就向大门口飞去。

  明明早已蓄势等着,不待鸟儿飞到,脚下一使劲,人已凌空拔起,双手连挥,鸟儿见有人影拦堵,忙又转向飞回,在大厅中四处飞扑。

  此时,林斌一声献丑,接着凌空而起,疾向飞鸟扑去。

  但是飞鸟反应甚快,见有人飞扑而来,尾部微摆,疾向左侧掠去,林斌身在空中,见飞鸟改变方向,忙双手虚空一划,在空中身形微停,接着双肩一晃也改变方位,直向飞鸟追去。飞鸟见追敌不舍,头部一昂,双翅疾扇,冲霄而起。

  林斌身子也直直向上冲起,他在空中这一转折,在场之人发出一声惊咦之声,有人大叫道:“玄玄轻功!”接着是众人连声惊呼:“玄玄轻功!”

  林斌已在此时轻舒猿臂将飞鸟抓住,然后轻轻飘落在屋子中央,遂将手中画眉鸟放回笼里,转对汪行道:“金光蛇皮该归我了吧?”汪行答道:“汪行也是主人的人了。”

  他这话的真意所在,林斌并未在意,他只听到莫良傲气凌人地说道:“你那回旋镖的手法,是从何处学来?”

  林斌微微冷笑道:“这个…莫堂主管不着,我那手飞蝗满天的手法,华山派可有人会使?”

  莫良被问得哑口无言,不由恼羞成怒道:“要是林小侠不将师门见告,休怪莫良要无礼了。”

  明明见莫良说得无赖,上前,双手叉,晚道:“你可是要打架么?”

  莫良何等人物,哪会在两个大孩子面前认栽,当下一声冷笑道:“哼!要打架的话你们二人也不是对手。”

  明明双眼一瞪道:“哼!我们打一场试试看!”

  说罢,龙头软鞭在莫良面前一圈一抖,明明吃吃笑道:“我还没打你呢,何必如此紧张?”

  莫良直被气得脸色发青,双手上举,即推出,林斌忙闪步隔在当中道:“明弟不得顽皮,莫堂主也请暂息雷霆,今天我们是来为管老前辈祝寿的,在此拼命相搏未免大煞风景,要是莫堂主有兴趣,不妨另约时地,我林文武绝不含糊。”

  林斌再三叫明林文武,其意极深,管震锋也言道:“两位都是管某人的座上嘉宾,一切还请看管某薄面,多多包涵。”

  莫良还是气呼呼地道:“既然有管前辈的话,我莫良也不为已甚。”

  说着,一抖袖管,放出五支乌峰,缓缓又道:“只要两位小侠能逃得过我五只乌蜂,今这一过节,就算一笔勾销。”

  明明早已听林斌说过,千年章鱼墨珠能退毒蜂,暗中掏出墨珠握在手中,冷笑一声,不屑地道:“放你的宝贝过来!”

  莫良也不搭话,一举手向正在头顶盘旋飞舞的乌蜂一挥,五只大乌蜂直向明明头上飞来。

  明明等乌蜂飞临头顶,突然将持着墨珠的右手向乌蜂一晃,五只大乌蜂像是遇见克星,忙不迭地往回疾飞。

  明明笑嘻嘻地叫道:“再来!”莫良不觉诧异十分,再次指挥乌蜂飞去,明明如法炮制,一连几次,莫良才知明明手中必有相克之物,于是右手一挥,乌蜂改向林斌面门飞去。

  岂知林斌有恃无恐,相应不理,乌蜂飞到林斌项脸不及二寸处即再不向前,只绕着林斌来回飞,将莫良看得莫明奇妙,他哪知林斌体内有毒蛇血,正是以毒克毒。

  林斌微微一笑道:“莫堂主,你的乌蜂不会咬我的,收回去吧?”

  右手一抬,一只乌蜂已抓在掌中,随又摊开手掌,乌蜂又飞回空中,林斌道:“莫堂主,我们看在主人份上,今天的事暂时撇开!”

  林斌和明明这一施为,众人对他俩更是莫测高深,真不知他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尤其有名难惹的乌蜂,他俩居然轻易地制服,使莫良默默招回扑击的乌蜂,更觉不可思议。

  明明过去抱起摆在桌上的金光蛇皮,聊城二义过来怔怔地看着林斌,他们内心里惊喜加,又是惊奇,又是钦佩。

  他哪想到求他携带的两个小孩,一切都比他这成名人物还要高明得多?嘴里一句话也说不出,只默默地拉着林斌的手。

  林斌向他报以一笑,转对管震锋抱拳道:“这张蛇皮本是林某在河南五虎岭上,承六指圣僧见赐,不慎遗失,辗转落人管老前辈之手,林某本不敢讨取,幸误闯寿堂,承管老前辈见赐,林某感激不尽,就此谢过告辞。”

  众人听说是当今武林之尊三老之一的嵩山派掌门人与他有关,不忖道:“这就难怪此子有这般渊博的武学了。”

  林斌之所以拾出六指圣僧,另有其用意,因他在五虎岭捕蛇之事无人知晓,而且六指圣僧与他的关系也无人知道,他不说是救六指圣僧于蛇吻之下,反说圣僧所赐,不外是以六指圣僧之名众人,不愿再生枝节罢了。

  果然众人再无争夺之意,管震锋也肃然起敬道:“小侠技艺惊人,老朽佩服,往后请小侠常来寒舍叙。”

  林斌偕同明明及聊城二义辞别众人走出管府,他们来到街上,明明问道:“哥哥!我们到哪儿去?”

  林斌还想不起该到什么地方,无法立即答复,聊城二义已同声道:“两位小侠请到寒舍盘桓几天如何?也好让我兄弟多亲近亲近。”

  林斌见二人诚意相邀,遂一口答应,他们这一商量,耽搁了约有半盏热茶时间,后面忽追来二人,林斌回头一看,竟是南偷贾亚和北盗汪行。

  二人来到林斌面前,汪行施札道:“小的前来追随主人。”

  林斌惶恐地推辞道:“汪兄不可如此,林斌消受不起。”

  林斌这一漏嘴说出真名,汪行和聊城二义不大惊,神步林斌的名头太大了。

  江祟义言问道:“林小侠原来就是神步林斌,勿怪有此神功技艺,我兄弟有眼无珠,罪过,罪过。”

  林斌谦虚道:“请二位兄台见谅,林斌因别有苦衷,未能事先奉告,这位是我的…妹妹明明。”

  他说了半天说出妹妹二宇来,他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向他们介绍才好。

  二义听说明明是女子倒不甚惊奇,因为明明好些地方都表现出女儿之态。可是他们也对这小女孩的胆识和武功佩服不已。

  汪行见面前就是神步林斌,更是死心塌地地定要追随,林斌无奈,只得应允,一行六人遂向聊城而去。二义庄在运河边,林斌等就在二义庄住下。

  第二天,林斌自忖:“这张金光蛇皮已成为武林人物瞩目之物,不如把它裁做衣服穿在身上,也可免得暴殄天物。”

  他又想到:“这件衣裳要制作多大?对了,明明是个顽皮的孩子,惹事生非,做给她穿也可有助于她,还有,在明明的身材来说,这张蛇皮可以作两件,一件给她,另一件给敏儿,她们女孩子处处比男孩子差些,有一件在身总少吃些亏。”

  林斌这一决定,即向二义说要将金光蛇皮裁制成衣,请二义代觅巧匠。

  江崇义道:“聊城裁衣巧匠有的是,一招即至,但是恐怕无法能如小侠之愿。”

  明明奇怪地道:“这是为何?难道他们不会做,或是不敢承制?”

  江崇义反问道:“两位小侠可知这张蛇皮出现两年之久,因何无人将它制作衣服?保留了这么长的时间,而管震锋前辈又何以愿将这样刀剑不人的宝物,轻易转送别人?”

  他这一说,将林斌、明明、贾亚、汪行等人问得糊里糊涂。江宗义一旁言道:“老二别卖关子了,我向各位说清楚吧!谁都知道这蛇皮一旦制成衣服,穿在身上可避刀,也可抵御一些内家的震力,人人都想穿在身上。但是这件蛇皮既是刀不入,谁也无法将它分割制。才辗转地这个传到那个的手上,这次管老前辈何尝不是如此,既不能使用,留下反而惹祸,才立意做个人情送出去,且在寿宴上众目睽睽之下送人,使天下觊觎宝物之人,尽知蛇皮不在他的手上。

  各位想,纵有巧匠,又如何裁剪?”

  说得明明小嘴一嘟道:“这么累人,不要也罢!”

  林斌微笑道:“不要紧,我自有办法剪裁,烦二位请两个巧匠来即可!”

  他们哪会想到林斌身怀至宝玄机匕首?裁匠来了之后,林斌亲自一旁监督,将匕首借与裁匠,作为唯一剪裁的工具。

  数后,两件金光蛇皮制成的衣服已然做好,林斌送一件给明明,命她贴身穿上,并且约定二义等人一齐来庄后,试验效能。林斌和明明过招,此时林斌功力较明明高出已不止一筹,明明使的是师门莲花点手,林斌却用丐帮的左拳右掌杂以莲花指法,再配上归藏步,只十招明明已无还手之力,林斌闪身到了明明的背后,出指一点明明的志堂,当手指触及明明身上时,明明浑如不觉。

  林斌忖道:“我这一点已运上般若禅功,点中之人必定受伤,明明竟然毫无感觉,这是蛇皮的功效,我不如打她一掌试试。”

  林斌再次滑步出招,恰好打在明明背后,将明明打飞一丈开外,摔在地下。林斌骇极,急忙飞身过去,扶起明明道:“明明,你受伤了吗?”他这时深悔不该出手太重,明明必然受伤不轻。

  岂知明明倏然翻身,一反手已将林斌抱住。

  她小嘴凑到林斌面前,巧笑道:“没伤!斌哥你太好了,送我这件衣裳,谁也打不伤我了。”

  待明明起来以后,林斌趁势向二义说道:“林斌惊扰尊府已不少日子,金光蛇皮已制成衣服,恐有人会来抢夺,林斌不敢拖累二位,所以想即离去,俟诸异,再行造府叩谢。”

  二义一听林斌要走,急道:“小侠为何不多住几?难道我兄弟二人招待不周,才急离去?’’林斌忙道:“二位不必误会,林斌一身血债,在此偷安愧对泉下双亲,故想早报却大仇。往后日子正多,你我聚的时间正长呢!”

  二义无法,忙准备盛宴为林斌饯行。

  翌,林斌领着明明、贾亚、汪行等三人出了二义庄,明明忽问道:“斌哥哥,我们到哪儿去?”

  林斌道:“这儿距开封很近,我想顺道去一趟,送件蛇皮衣服去给敏姐姐。”

  明明问道:“敏姐姐是谁?”

  林斌看了明明一眼道:“敏姐姐是比你大一岁的女孩子。”明明微然一怔,接着问道:“她很美吗?”

  林斌点头答道:“美!像你一样的美。”

  明明问道:“你…你…爱她?”

  林斌握着她的手道:“唔!但是,我更爱你。”

  明明紧偎着林斌,边走边道:“斌哥哥!我不管你爱谁,我只要你别忘了我,我还是一样的高兴。”

  林斌感动得几乎下泪来,轻轻地告诉明明他如何认识朱剑夫,,救朱敏,到开封学艺,敏姐姐对他好,但是常常使小作弄他等等往事。明明天真地说道:“敏姐姐对你如此的好,她一定是个好姐姐,对我也一定很好,我真恨不得马上看见她呢!”

  林斌笑道:“别急,我们到前面买两匹马,你还记得前年我们骑马相遇,你打我一鞭子吗?”

  明明不由小脸一红,问道:“斌哥哥,你恨我么?”

  斌儿望着她,笑着摇了摇头,到了咸,买了四匹马,向开封而去。  WwW.IsJxS.CoM 
上一章   圣剑双姝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佚名创作的小说《圣剑双姝》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圣剑双姝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圣剑双姝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