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惹君怜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惹君怜  作者:米琪 书号:30230  时间:2017/7/18  字数:6599 
上一章   ‮章四第‬    下一章 ( → )
,树林一片绿,一条小河就隐在绿丛中。

  三人嘻笑地在杳无人烟的河岸边,大胆地起罗裙,把过长的裙摆绑在上,下鞋,光着脚丫子走进水中。

  “水好凉哦!”君怜惊呼一声,低头看着清澈的河水,天上的云映在河里,有许多小鱼自她雪白的两腿间游过,她放下沉重的心思,不住盈盈地笑了。“好呵!”

  见小姐终于笑了,令小香和小莲都感到如释重负。

  “今天河水好像比较湍急,小姐你得小心点。”小莲边说边兴冲冲地下水。

  “还是初嘛!”小香也迫不及待地涉入水中,顽皮地拨水花溅向君怜。

  “啊!”君怜被冷冷的河水淋了满脸,一时诧异地跌坐在水中,衣裙都透了,但随即她也把水泼向小香。

  “啊呀…”小香尖叫。

  “水仗开打喽!”小莲大笑,拍手叫好。三人用水攻击对方,玩得不亦乐乎,笑闹声肆无忌惮地回在树林里,直到她们浑身透,她们还舍不得离开水面,干脆和河里的小鱼玩起游戏,用裙摆盛水把捉到的小鱼放到裙摆上。

  “我抓了十条。”小香兴奋地喊。

  “我抓了九条。”小莲数了数自己的成果,又看看君怜的“小姐你输了,一条也没抓到!”

  “它们好滑溜啊。”君怜说着突然打了个嚏“哈啾!”

  “糟了,小姐着凉了。”小香和小莲把裙摆里的鱼放回水里,跑向君怜“小姐快把衣服下来晾干。”

  “嗯。”君怜点头,冷得直打哆嗦。

  三人这才甘愿地上岸来,河岸边的树梢上,当下飘扬起三幅旗帜。

  “我们爬到树上去晒太阳。”君怜指着高高的树干说。

  小香和小莲大感讶异。“小姐,你以前都不和我们爬到树上的,今天是吃错葯了啊?”

  “我想看看远方。”君怜说。

  “好吧!小心点儿。”两人率先攀上树干。

  回头去拉君怜,君怜小心翼翼地踏着错综复杂的树枝往上爬,站在壮的横枝干上眺望远处蓊郁的山林,偶尔飘过的云烟绕在山顶,美不胜收。

  “原来这上面有这么美好的景致!”君怜叹为观止,一抹笑意浮上她的眼睫。

  两人乐见主子开心,都觉得不虚此行。小莲耍宝地登高一呼:“小姐,我最喜欢看你笑了。”远山传来清晰的回音:“笑了了…”

  君怜噗哧一笑,那回音听来好滑稽啊!小香也想逗君怜,双手摆在嘴边大喊“小姐,你笑起来好像花…”

  “像花花…”大自然又对她响应,君怜灿烂地笑着,没留意到树干上正滑下一抹幽暗的绿影。

  “嘘!”小莲灵敏的耳朵似乎听到了近在咫尺的怪异声音。

  “你嘘什么嘘?”小香讨厌她的扫兴。

  “我八成是听到了什么。”小莲示意大家安静,果真她们都听到了,那是一种缓慢的、诡异的爬行声,她们往树梢看去,一条青绿色的蛇正在接近她们,还频频吐信。

  “蛇!”小香惊声尖叫“小姐,咱们快走,这蛇有剧毒!”

  小香和小莲是乡下孩子,爬树像吃饭一样简单,一溜烟就到了地上,可是君怜是生手,往树上爬容易,要下去可就难了。她愣愣地看着地上的小香和小莲,又看看近在眼前的蛇,惊诧地退了一步,树干摇晃了起来。

  君怜害怕得脸色发白,不知所措地看着蛇一步步地接近她…

  “天啊…可怎么好!不要咬我们家小姐啊…”小香和小莲害怕得哭了起来,捡起石头想砸那条蛇,边砸还边骂。“死蛇、臭蛇,快滚开!”但树太高,她们准头不够,根本于事无补。

  眼看着小姐很可能被蛇咬而危及性命,两人哭得更凄厉了。

  就在三人陷入惊慌失措中时,忽地,不知从哪儿来一把长剑,精准地把蛇劈成两半,蛇扑通落地,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便死透了。

  而那把剑在空中旋转了一圈,倏然直落到地面“唰”的一声入土中,光亮的剑影反着阳光,冷厉的光芒令人睁不开眼,三人回眸,看见驾着骏马狂奔而来的贺毅钢,他一脸的震怒。

  “大人!”小香和小莲惊魂未定地跪了下来。

  贺毅钢难掩愤怒。他一回府就直接到君怜房里,想看她一早学了些什么,是否在用功,没想到她并不在房里;一问之下,有个家丁说见小婢女把君怜带出后院了。

  他循径而来,难以相信自己所目睹的。他的君怜穿着内衫站在树上,两个婢女衣衫不整地站在地上鬼哭狼嚎;倘若他晚一步到达,难以想象会有什么后果。

  “还不快下来!”贺毅钢朝树上的人咆哮,第一次对君怜大声说话。

  君怜对毒蛇还余悸犹存,又见主人怒容,心底杂着错愕及无助,她颤抖地扶着树枝,慢慢地爬下去,和两婢女一同下跪。

  “主人恕罪。”君怜苍白地垂首请求。

  “你过来。”贺毅钢威严地命令。

  “是。”君怜不敢不从,起身,怯怯地朝他走去,站在马旁。贺毅钢伸出手一把攫住她的柳,将她抱到身前,他一接触到她冷的衣衫,更是怒不可遏。“你们两个从此到柴房去帮佣,永远不准再接近小姐一步!”

  面对大人的严惩,两个婢女噤若寒蝉,心底实在不舍得和小姐分开。

  “不!主人,不要,她们并不适合到柴房去帮忙…”君怜也舍不下她们,看着跪在地上动也不敢动的小香和小莲,心揪疼得厉害,只得替她们哀求着贺毅钢。

  “由不得你。”贺毅钢厉声制裁“她们害你差点送命!”

  “我并没有受伤啊…”“如果她们害得你受伤,那我会宰了她们!”

  小香、小莲吓得浑身发抖,噤声哭泣。

  “都怪我太好玩,是我出的点子,要怪请你怪我。”君怜仍苦苦求情,泪在眼眶里打转。

  但她的辩驳只有令贺毅钢更为光火,他攥紧她的身子,盛着怒意的灼热体温透进她冰凉的衣衫内,视她。“你以为我会饶了你吗?”炯炯的瞳眸,狂烧着冷火。

  君怜惊悸地瞥着那两道冷火,颤声说:“君怜任凭主人处置,请主人不要让她们到柴房去。”

  “任凭处置?你说的。”贺毅钢只听进前面的一句话,他策动马儿走向剑落处,倾身将宝剑收回鞘,一刻也不停留地奔出林间。

  林间小河边再没有欢笑声,只有两婢女呜咽的哭泣声。

  贺毅钢把君怜带回西厢,将她甩进厢房。

  “如果你不想冷死,就即刻去更衣。”

  君怜一个踉跄,被他的鲁及不通情理伤透了心,一时竟无法勉强自己去依顺他。

  “等我动手吗?”见她迟迟不动,他气极败坏地走向她,在她身前站定,当真动手。

  “不!”君怜揪住他的手,抬起眼帘,凝聚在眼中的泪滑落而下,她无法相信眼前这十足威严的男子,竟是她深深爱着的主人。

  “你凭什么说不?”他挥开她纤细的手,不容她再有意见,解开她内衫,大咧咧地卸去;河谇兜下透明如雪的肌肤微微颤动着,她的泪悄然地滚落而下。

  他瞪视她一副受创的模样,眼神好似在说错的人是他,但他可不能放任她为所为,她亲口说是他的人,心就得向着他,以他为主。

  不容分说地掳住她寒凉的身子,低下头去狂吻她,惩罚她的不顺从。

  灼烫的舌扰了她的心湖,起她心底最伤痛的涟漪,她孱弱的心在凋零,对他的爱恋如花儿般枯萎;她依附着他生存,但那不代表他可以把她当成女般轻薄。她使劲,心痛地推开他,连连退后,惊慌地缩到墙角。

  贺毅钢诧异地瞪大眼,面对她的反抗及防卫,他有说不出的挫折感,而她的泪更教他心都揪成了一团。

  他不信他温顺的小人儿也有倔强的一面,不过他说过了,一切由不得她。“你必须足,没有我的命令,休想踏出房门一步,我会另外派人来服侍你的生活起居,你最好自重。”贺毅钢不透纤毫心绪,冷面无情地下令,死盯着她像只受伤的小鹿,浑圆的泪珠一颗颗滚下;他想将她拥入怀里细细呵疼,但他的自尊不许他这么做。

  他硬生生地别开眼,拂袖而去。

  君怜咬住,不让自己哭出声。见他离自己远去,她的心口就像被刨了个大

  她并不是存心要反叛他,也不是不再爱他,方才若不是他救了她,她恐怕小命不保,可是她着实被他强悍的作风骇着了,更无法接受他的触碰,那会让她心底的伤痕更深、更痛。

  往后的日子她该怎么去面对他呢?她感到无助,不知如何是好。

  隔天,君怜真的再也见不到小香和小莲了,贺毅钢当真把她们调离她的身边,另外派了一名年纪较长的柯嫂来服侍她。

  柯嫂是聋子,成天不发一语,君怜就这么陷在无声的天地里,足不出户,复一,而她的主人,也再没出现。

  她成天只能闷在房里读书写字、做女红,日子一久,她发觉自己好想念贺毅钢,虽然她曾提醒自己该压抑下对他的情感,可愈是压抑,她愈是想念。

  也因为有了距离,她才看清了差点被忽略的事实;那她的主人虽是然大怒,但却完全是出于担心她,但她却再也无机会向他道谢,及再次地道歉。

  子夜,君怜无法入眠,正扶在案头上练字,却听见有人敲着她的窗子,她诧异地搁下笔,起身朝窗子走去。

  “谁?”她疑惑地问。

  “是我们啊,小姐。”是小香、小莲。

  君怜立即开了窗,暗沉的月光下,两个灰头土脸的小人儿探出头来,朝她嘻笑着,见她们俩脸黑抹抹的,衣服脏污,她忍不住鼻酸,心疼地淌下泪。“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

  “小姐别这样,我们生来就是奴才命,柴房的活难不倒我们,只是我们好想念你哦。”小香仍笑着,眼中却闪着泪光。

  “柴房里的活一定很吃重。”君怜摇头,看得出她们是在安抚她。

  “不重不重,只是担担柴火、木炭,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身强体壮,才不怕吃苦呢。”小莲连忙挥手。其实她们冒险跑来,只因太挂念心爱的小姐,而且她们最想知道的是…

  “大人有没有为难你呢?”

  君怜摇头,绝口不提自己被足,不想让她们为她担忧。“没有,倒是我好久没见到他了。”

  小香和小莲互望一眼,了然地说:“可能是边战事爆发了,我们送柴火到厨房时曾听几个婢女说,皇上下了圣旨,大人要上战场了,是挂帅出征呢。”

  “什么?”为什么她一点也不知情?君怜整个人怔住了,泪迅速浸眼睫,手心颤抖,喉头如同梗着巨石。

  “有没有听说是…什么时候?”她喑哑地问。

  “听说是十八一早出发。”小香和小莲异口同声地说。

  十八那不就是…

  “明!”君怜摇摇坠,晶莹的泪凝聚在浓密的眼睫上,心底无人能解的悲情和眷恋正撕扯着她的心。

  从来没有人告诉她战争是怎么回事,但她深知那是危险且残酷的。若是有个万一,那她很可能永远也见不到他了…

  不…不要离别!她对他的爱恋如此之深,他是她今生今世心目中最重要的人啊。

  匆匆地,她离开房间,朝他狂奔而去。

  沉静的月夜,贺毅钢独自立在书房窗边,遥望天际的繁星,陷入无法自拔的沉思中。明他将和往常一般远赴沙场冲锋陷阵,但和往昔不同,他的心底却有个放不下的牵挂。

  君怜…那个胆敢忤逆他的小女子,竟如此牵绊着他的灵魂,教他思念万分。他想在临行前再看她一眼,只消是一眼便能解他心头的苦闷,但他确知自已是不可能为了看她一眼而放下身段的。

  “主人…你在吗?”她柔柔软软的声音竟飘进他耳里,是幻觉吗?

  “主人,我可以见你吗?”

  贺毅钢神情一凛,发现声音就在门外,他马上前去开门,伫立在他眼前的恬静倩影说明了这不是幻觉。

  “谁准你出门的?”他问,瞥见她挂着泪痕的晶莹小脸,冷淡的目光不自觉地掠过一丝柔和的光影。

  “对不起。”君怜微微息着说。

  “有什么事?”贺毅钢刻意冷漠地问。

  “请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君怜并不想透出自己的忧心,却克制不住泪眼婆娑。

  贺毅钢明了她为何而来了,欣慰她也挂心着自己。“放心。”他淡然地说。

  “我会想你的。”也会用尽真心,乞求上苍保佑他的平安。

  “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他沉声问。

  “我…会安分地等你回来,不再教你担心。”

  “很好。”

  懊说的都说了,她明知该走了,可是脚却移动不了,想再次告诉他她爱他,但她不敢,想投身进他的怀里又怕他不肯。隔着泪雾,他伟岸的身影就像虚飘的梦,她抓不住,也看不清。

  贺毅钢死盯着她默默噙着泪的双眼、红滟滟的小嘴,他的口狂焚着一把火,就在她转身要离他而去的那一瞬,他抓住了她的手。

  “别走。”他喑哑地低喃,将她扯进书房,关上门,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君怜惊悸不已,泪无声地奔,任他如此紧地拥着自己。

  “除非你赶我走,否则我是不走的。”她说。

  “我要你成为我的人。”贺毅钢着她柔细的青丝,诉说对她的渴盼。

  “从你拾到我那一刻起,我就注定是你的人,即使是天地合,亦不与君绝。”她的小嘴,被他捕获。

  他温柔地吻她,无言地表达着心底的感动与悸动,在这一刻他几乎可以触碰到她千丝万缕的心思、她的真情、她洁白无灵。

  他也完全明白,她不只是他一时的牵挂,而是此生惟一的情牵,他早在不自觉中爱上了她,这撼动心墙的强烈感受和肤浅的爱截然不同,他已陷落在爱的深渊。

  他抱起她,离开书房,进了一墙之隔的卧房。

  君怜屏住气息,任他将自己放在他的大上,她下意识地知道他将要对她做什么,但她没有反抗,他炽烈的眸心透了情意,虽没明说,但她隐约感受到他居然也是…爱她的。

  “给我你的爱。”她羞红着脸,大胆地对他说。

  “不给你给谁呢?”他笑了,放下沿的纱帐,俯身吻她,热情如火地纠住她的心魂…

  当一切平息后,他拥着她,微微息着。

  “喜欢吗?”贺毅钢低下头,嗄地问。

  “嗯。”君怜掩着脸不敢看他。

  他温柔地移开她的手。“别害臊,我的小娘子。”

  “你叫我什么,主人?”君怜讶异地问。

  他放她躺下,自在地躺到她身旁,将她搂在怀里说道:“你是我的小娘子,等我出征回来,我们就正式成亲。”

  “成亲?”君怜难以置信地眨着大眼睛。

  贺毅钢轻抚她疑惑的瓣,柔声道:“今后就直呼我的名吧。”

  君怜受宠若惊,觑着他深邃多情的眸,细声地问他:“你是要我当你的…妾室吗?”

  “不,我要你当我的正堂。”他肯定地说,心意已定,既然她是他一生的牵绊,那他不妨将之合理化,娶了她。

  君怜楚楚地凝望着他,不知他是否真心想娶她,或者只是同她开玩笑,但她没有多问,只恬静地对他说:“我会等你回来娶我。”

  贺毅钢对她爱怜的一笑。“睡吧!枕在我臂上。”眷恋着他安逸的怀,君怜心满意足地沉沉睡去,但贺毅钢却盯着她仙子般的睡颜,一夜无眠,他贪婪得只想将她无的模样看个够,记住如此美好的她。  WwW.IsJxs.cOm 
上一章   惹君怜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米琪创作的小说《惹君怜》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惹君怜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惹君怜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