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食客相公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食客相公  作者:艾林 书号:717  时间:2016/9/22  字数:5250 
上一章   ‮章八第‬    下一章 ( → )
孙关两家,在这一年的九月,因为婚约一事弄得满城风雨,甚至一度还惊动了长安县县衙。

  进入十月,情况峰回路转,孙家乖乖地从关家取回婚书和礼品,主动认栽,至于这中间有什么内情,众人就不得而知了,关家人也一头雾水。暗中行事的风长澜不对人说起,他渐渐培养起来的影子势力已初见成效,即便是蛮横的孙家也不敢苦苦相

  不过精彩的事还在后头,气不过的孙雪曾上关家挑衅,破口大骂,最后被关家的捕头兄弟给赶了出去,成为全城笑柄,颜面扫地。

  就在孙家要回婚书的同一天,风长澜拉着为情消瘦的关小白跪在关家家长前,求二老允婚。

  关小白哭了,关家二老也老泪纵横,一家人哭成一团,最后又都开心地笑了。

  那一,风长澜与关小白正式定下白首之约。

  在相遇后的第五年秋天,两人在关家的老宅子里拜堂成亲。

  第一次穿上红衣裳的风长澜,与前堂的宾客饮完一轮酒后,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转回张灯结彩的新房。

  踏进房内,就见身批凤冠霞帔,红帕子半揭的新娘子正要往外冲。

  “做什么?”风长澜向来孤绝的身影此刻镀上绵绵温柔。

  “听大哥二哥三哥说今天要把你灌醉,我要去给你帮忙,刚才娘一直拦着我,我都出不去。”关小白挽起红袖,一派“谁跟我相公过不去,就是我关小白的敌人”的样子。

  “他们还没那本事。”反身关上房门,风长澜走向关小白,揽过她纤细的身子。

  今天,他终于挽住这片了。

  受他浓情感染,收起莽撞的冲动,关小白脸红了,望向头顶上的俊颜。

  没有人说话,眼神热烈纠,充满喜悦和感动。

  他们成亲了!

  亲吻绵密地织成网,将关小白紧紧裹缚,曾经数次动她的味道源源不断地涌来,几乎要淹没她。

  她幸福得晕眩,软软地承受着这样的亲昵,傻傻地看着他褪去喜袍,最后与他luo|裎相对,

  今夜他们属于彼此。

  他听见了,听见她撒娇似的轻,也看见了,看见她在他身下,染上一层樱红的肌肤。他用轻轻摩挲,再用力,散落深浅不一的烙印。

  等这一天,他等得都快焦急死了,他等到了,等到她终于由一个小娃娃长成娉婷少女,再成为他的女人。

  “澜哥哥。”沉浸在极度陌生的刺悦中,关小白浑身战栗,她双眼蒙,娇媚地叫出声。

  那自然的反应,是一种最清纯的勾引,风长澜平时再冷然,也被她热情的反应融化了。

  那一个黄昏,朱雀大街上,她在没有任何预告的情况下闯进他的生命里,从此缚住他的神魂。展开此生的纠

  她是光明,能穿透他冰冷生命的光明。

  终于,他得偿所愿。

  脸色红的她像花一般怒放,她轻声呢喃,眼角含泪,当她在第一波足中颤抖时,他沉入她令人疯狂的紧致之中。

  她将他困住,就像这让人脸红的结合一样,毫无保留地将他困在那里,再用最美好的情感缚住他。

  冷沉的他疯狂了,感动了,那狂喜愉悦让他只想与她一同沉沦到生命的尽头。

  芙蓉帐内,宵炽热,披散在大红锦被上的发有他的银灰,有她的乌黑,两种不同的发紧紧绕,从此合而为一。

  春天来临,樱桃树又披上绿的衣衫,在中摇晃。关小白挽起头发,一身绛红的长裙宽袍,在树下显得格外惹眼。

  她脸色红润,眼中含着情愫,比成婚前多了几分‮妇少‬风韵。

  当她心心念念的男子举步而来时,她脸上的笑花扬起。

  “相公。”声音软软的。

  “怎么又坐在树下了?”

  “樱桃树又开花了。”她拉过风长澜,笑语嫣然地指着枝头的粉小花。

  曾几何时,这棵树也花繁叶茂,摇曳生姿。

  没有多话,风长澜守在娘子身畔,陪她一起看花,角柔情一片。

  “澜哥哥,我们一起看了好几次花开呢。”

  “以后还会有很多次花开。”岁月在不经意间将情感层层累积。

  “我们来约定吧。”她水眸晶亮,兴致地道。

  “约定什么?”

  “约定,每年都一起看花。”

  “当然。”

  “你不管在什么地方,有多忙,若傍晚没到家,我都会在家门口等你。”

  “好。”如果是你出门,换我在门口等你,他在心底承诺着。他不会甜言语,甚至由于自小的严苛训练,他不善表情感,但那些承诺他都默默记在心底。

  “还有,我变成了老婆婆,你也要变成老公公,不许耍赖哦。”

  他莞尔,心软得一塌糊涂。

  “最重要的是,”关小白突然停了下来,嗓音充满了感情,“约定来世还要找到你,嫁给你,你不管在哪里,都要等我。”

  揽在她上的手加重力道,像是要把她进身体里,他气息变沉,体会着此刻的缱绻。

  “澜哥哥,这把银锁,我娘说是用来锁住我性命的护身之物,刻着我的名字供养在寺里,今我把它要了回来。我只要你锁住我,一生一世,来生来世。”她从宽宽的袖子里摸出一把小银锁,将它郑重地系在风长澜的带上,眼角带着激动的泪光。

  这把两端系着小银铃的锁儿就是另一个她,他可以带着这个她,到她不能相随的地方。

  大掌爱怜地摸摸她的头,风长澜柔柔地扬

  春风里飘着花儿的淡香,粉的花办在半空中散开,下起一场最美的雨。即使在许多年后,他们依然都忘不了此时的美景与浓浓的深情。

  时光像一阵风般袭来,匆匆而过,在树影一荣一枯间已物是人非,长安城经过几次宫庭剧变之后,龙椅早已换人坐了。

  “嗯,很好吃,不亏是雨斋书肆专列食单的白小君推荐。”女人像只贪嘴猫般地笑着,她一身干净利的衣裳,曲着半条腿坐在关小白面前,她是水上商道之主沈天傲之妹沈天娇,也是沈四少的姐姐。

  “你大病初愈,别吃太多哦。”陪在小白身边的,不再是臭脸的诸葛悠仁。

  她与澜哥哥成婚后不久,诸葛家便惨遭灭门之灾,全家除了悠仁之外,都被新皇下令处死,所幸诸葛家与掌管天下水道的沈家情深厚,这两年沈家将诸葛悠仁私藏在府中避祸,后来为了给她自由的天地,沈家暗中将她送出长安。

  开朗的关小白经过此事之后,褪去了原本的稚气,多了一份成,但一思及好友的去向,眉宇间便平添几分哀愁。

  事发后,诸葛家只剩下悠仁一个,关小白放心不下好友,便搬入沈家和悠仁同吃同睡,悉心照料。

  两年的时间,她只回过关家三次,连正月里药铺歇业的日子,她都很少回来,每次返家也都是匆匆来去。

  她不在家的期间,关家药铺起了大变化,他们一家子搬出陈旧的兰陵坊老宅,在接近皇城的地方,风长澜买下有十二个院落、亭台楼阁,还有八十亩碧水池塘的大宅。关家药铺也不再是小小的一间,而是拥有七个分号的大药铺。

  从江南北还有岭南,从汉家药商到胡人药商,所有顶级的药材运进长安唯一的去向,便是风长澜主事的关家药铺。

  而于炼药之术的风长澜,常能拿出独家的药丸贩售,对一般常见病症可谓药到病除,仅凭这两点,药铺生意可以说是大唐内外最好的一家。

  忆起这两年的变化,关小白垂下眸子,脸上不见喜,她应该高兴的,前两天风长澜还买了一匹仆役供关家人使用。

  关家在风长澜的主导下已独霸长安药市,令权贵都忌惮的澜当家一心一意只为关家,她还有什么不足的?

  “听我家小弟说,上月的《长安异趣录》很受,你所写的西市胡菜篇大受好评。”沈天娇眼里有一丝佞,与豪神态颇不相符,但这点小小的不协调很容易让人忽略过去。

  “缺少悠仁的皇趣部分,我只好更努力了。”关小白疲惫地叹口气。

  异趣录分三部分,她、悠仁和沈四少各自负责刊写美食、皇族趣事、民间奇闻,悠仁出事之后,皇趣部分变成一片空白。

  “我也帮帮你们如何?写个病中杂记?”沈天娇自嘲。

  半年以前,关小白从未见过这位据说身染重病的沈家三小姐,她一直闭门休养,与汤药为伴,虚弱的身体无法走出房间,就在悠仁离开长安时,不知是不是诸葛伯伯在天有灵,让她这个沈家人的心头之忧神奇地恢复了健康。

  “只要你写,我就让雕版师傅专给你刻个字版。”关小白俏皮地一笑。

  第一次见沈天娇,关小白就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却不知那似曾相识的感觉来自哪里,所以当沈天娇热情地与她交往时,她也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缘分就是这样的奇怪。

  瞥见关小白又甜又憨的笑容,沈天娇眼底疾闪过一道阴冷,真是好可爱的女人呐!

  “别拿我说笑了。”两人嘻笑相望半刻,沈天娇径自道:“前我的小丫环到街上买水粉,说是看见你相公跟一个…姓孙的姑娘从一家客栈走出来,那姓孙的是关家亲戚吗?”

  随便聊聊的口气,假装自己对关孙两家恶的事一概不知,她在养病嘛,对外界消息不知道才是正常的。

  孙?听到这个姓氏,关小白心痛了一下,神色有所保留。

  “我想起来了,小丫环说,那位姑娘叫孙雪。”

  气息仿佛凝结,关小白眨眨酸涩的眼睛,放下手中的白毫银针道:“我不认识那位姑娘。”

  “哦?看来是你家官人生意场上的事了。呵呵,谢谢你请我吃的汤团。”沈天娇抚着头道:“可能是出来太久了,头有些晕。”

  “我叫车夫备车,你快些回去休息。”

  “我还想留在这里陪你。”

  “来方长,何况再一会儿我也该回家了。”雨斋书肆在南街上,她每往返于城北与城南之间。

  “也好,明再来找你。”

  掩住沉甸甸的心事,关小白努力咬牙微笑,可地功夫不够深,笑着比哭还难看。

  见了那快要流泪的可怜相,沈天娇勾起一个笑容,心满意足地出门乘上车,飘然而去。

  风长澜很清楚,他的狠决鸷一直都没变,他光明的一面只留给小白,那些为难他的人他是决不会客气的。

  被退婚的孙家在他与小白成亲后犹不甘心,暗地里破坏关家的生意,甚至暗中放火烧了他一间药仓。

  很好,他们敢这么做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准备!在他扩张他的势力时,孙家是很好的垫脚石,将孙家遍布大唐的商号纳入旗下,会省下他不少力气。前雪又一次闯进他应酬的地方试图说服他与她合作,那又有何用呢?孙家应该感到庆幸,因为他们的商号,令风长澜没置他们于死地。他的毒粉只需要一点点风,即能取人性命。

  乘坐的马车突然疾停,车身猛烈摇晃起来,风长澜当即从思索中醒来,稳住身子。

  “你不要命了?”赶车的君莫笑气呼呼地吼着。

  “一只小妖,这么嚣张可是会死的哦。”猛地从黑暗里冲出来拦住马车的黑影像雾一样飘来,随着阴冷的嗓音一同飘向车前。

  胆小老实的君莫笑浑身打颤,这种感觉好

  黑锦锻的帘子被掀开,消瘦的男子下了车,“笑儿,你先回府。”

  让他先走?太好了!君莫笑头也不回地跑了,神仙打架,他还是先闪一边。

  “沈天娇?”漂亮的眼睛在深夜里发出湛光,风长澜认出来人,这半年她经常上书肆与小白做伴,渚葛悠仁走后,小白深受打击,有人陪伴,他觉得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过沈天娇怎能看出笑儿的真实身份?

  “澜当家有礼了。”女人轻笑。

  那微福的动作却让风长澜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他紧拧了眉头。“沈姑娘为何深夜出现于此?”

  “你两岁便被娘拿来试药,四岁爹将你丢在天山山谷里训练,五岁你就能背全爹的符咒,六岁你已能将娘的药典倒背如…”

  狭长的眼瞳倏然睁大又狠狠地眯起,风长澜的薄紧抿,只听对方的声嗓蓦地一变,那他从小听到大的声音正咬牙切齿地道:“澜弟,你逍遥太久,也让为姐等得太久了。”

  飘过来的气息中,他敏锐地嗅到风家易容术独特的药水味,只有熟悉的人才能辨识那浅浅的芳香。

  风家人找来了!  wWw.iSjXs.cOm 
上一章   食客相公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艾林创作的小说《食客相公》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食客相公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食客相公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