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婚婚慾睡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婚婚慾睡  作者:贝蕾 书号:715  时间:2016/9/22  字数:3856 
上一章   ‮章七第‬    下一章 ( → )
霍准的火气全都被她逗散了,不过现在鱼躺在砧板上,他不吃掉就太不男人了,于是他的目光在她的脸上扫了几圈,最终定格在水润却苍白的双上,停顿了几秒后他吻了上去。

  霍准感觉到她的在颤,不收拢了抓着她双腕的手,腿上也微微使力,令开始轻微挣扎的姚千惠更加动弹不得。

  他越吻越带劲,舌尖灵巧的滑过她的上住她拼命闪躲的小舌,在她奋力的回舌头之后,就转而啃咬她的瓣,她的可真软,比他以往接触过的女人的都要软,又软又香,就好像一块糕点。

  在霍准罢不能的时候,姚千惠却是吓得魂都没了。

  他这是要吃掉自己的舌头吗?还有嘴,他什么时候会咬掉,什么时候会咬掉?

  但霍准没有吃掉她的嘴,反而是一路吻下来,沿着她的下巴、脖颈、锁骨,一路轻,弄得姚千惠在恐惧之余还感觉到了一丝怪异的感觉。她忍不住睁开眼,垂下眼看着正在亲吻自己锁骨的霍准,他的侧脸离自己很近,线条分明,姚千惠口水,弱弱的问:“你这是在…尝尝新不新鲜吗?”可是她还没有洗澡呢。

  霍准被她问得停下了动作,直起看着她,尝尝鲜?他心中莞尔,脸上却是冷着的,忍不住想再逗逗她,“嗯,接下来还得验验货。”

  怎么验?在姚千惠充满疑惑的目光里,他用闲着的那只手去解她的衣扣。

  …

  霍准的心情很不好,因为他活了三十二年,头一次有女人在他的上发出杀猪似的惨叫。

  如果最后真的能做成也还好,可因为姚千惠疼得受不了,又因为是初次而太紧,导致到后来他完全进不去,还差点被她给夹断…活到这么大,真是什么事都让他遇到了。

  霍准这边生着气,另外那位也怒火中烧得不行,莫名其妙的就被人占了便宜,她能不生气吗?

  要知道,霍准不仅是破坏了她梦想中的婚礼,更是完全打破了她对初|夜的幻想,哪个新娘子的初夜是在恐惧中度过的?最后那一下,更是捅得她想骂脏话的心情都有了。

  于是“新婚之夜”过后,夫俩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姚千惠本来就打算生生闷气就算了,不想再招惹霍准,可一大早起来就觉得痛,一痛就免不了想起,自己的初|夜就这么不明不白献出去了,顿时悲从中来,看着单上的那块剌目血迹,嘤嘤的哭起来,呜呜呜,她的第一次怎么就献给那个恶魔了?还不如被吃掉!

  霍准冲了澡出来,就看到她这副样子,略有些烦躁,“哭什么?昨晚不是很有脾气的吗?”姚千惠含泪瞪他一眼,垂着头不说话。

  霍准也看见了上的那块血迹,大一块的,再回想昨晚她疼得小脸惨白的模样,又觉得火气消了些,其实也怪他动作太急,因为从来没有接触过‮女处‬,不知道她会疼成这样。

  霍准抿了抿,又折回到玻璃浴室里,几分钟后走出来,臭着一张脸说:“好了,我在浴白里放了

  水,你去洗洗。”

  才不用你的水!姚千惠呕气的想,低着头不理他。

  还和他闹脾气?他都替她放洗澡水了,这女人还要怎样?霍准大步走过去蹲下,伸手扳起她的下巴,横眉竖眼的问:“你生什么气?”

  姚千惠别开目光,没好气的咕哝,“明知故问,你被破了处还高兴得起来吗?”他还真忘了自己被|破|处时,是什么心情了。

  看她满肚子牢但又不敢多说什么的样子,逗弄她的兴致又来了,霍准刻意着脸,勾着她的下巴凑近了些,用那双绿眸将她锁得死死的,“你是我的子,我破你身子是天经地义,昨天没有做到最后,已经是我大发善心了。”

  “那我还得谢谢你?”

  “不用客气。”

  “你…”

  “再闹,我就把你吃掉。”吃你大头!当我是糖果吗?

  “姚千惠,你给我识趣点,做好你子的本分,我高兴了就留你一命。”霍准说完就觉得这话说得太夸张了,当自己是手握生杀大权的皇帝吗?可自嘲归自嘲,他也知道对付姚千惠这傻妞,不戏剧化点都不行,抬眼看了看她的表情,小脸果然苍白了下去,看样子是被吓到

  霍准心中莞尔,但表情却更森,“如果我不高兴,那就不单是昨天那样r吃掉”你,这么简单了。”

  姚千惠忍不住往后缩了缩。

  霍准勾:“听过外面的传闻吧?”姚千惠瞬间想起那些小动物的尸体,和莫名消失的住户。

  霍准配合的学了,声狗叫。

  姚千惠心想,你吓人就吓人,卖什么萌?她低下头,乖乖的说:“我去洗澡了。”霍准松开捏着她下巴的手,点头道:“嗯。”

  姚千惠灰溜溜的走进浴室,一进去才发现连地板都是玻璃做的!赤|luo|的雪足之下就是悬空,虽然只有二层高,但对于有惧高症的她来说,已经属于万丈深渊的级别了。

  于是姚千惠立刻退出了浴室,连退了几步竟直接撞到霍准的怀里,于是她又被吓了一跳,想退出来时却被人按住了肩胜,接着就是一道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来,“躲什么?里面也有一个我?”

  姚千惠默默的白他一眼,然后嗫嚅道:“我…我有惧高症。”霍准眉毛一挑,恶劣的把她往前推了推,脚趾刚踩到浴室的边缘,她就吓得拼命往霍准怀里躲,硬

  是把他也挤得退了几步,一面捂着眼睛往外退,一面咕哝着说:“我不洗了,不洗了。”真是的,这屋子里怎么到处都是吓死人的东西?最恐怖的是霍准这恶魔本尊,其次的就是这可怕的浴室,四面玻璃也就算了,地板也这样,不怕碎了摔死吗?

  她满含怨念的表情,在霍准眼中格外有感觉,怪怪的浴室还是有优点的。

  霍准心思一动,松开了箍着她的手,获释的她立刻躲到了窗台边,他抓了抓头说:“洗不洗随你,我去楼下吃东西。”

  姚千惠没说话,直到他出门后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她四处逛了一下,最后目光定格在边的一个吊上,因为垫是斜放着的,所以房间里有一角空出来,挂了一,尖顶下钉了两造型怪异的钉子,吊的两绳子就拴在那上面。

  她疲惫的伸了个懒,走到吊上坐下,腿垂着,一下一下的蹬着地,让吊晃起来,躺着躺着,就不经意的想起昨晚的情景来。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她糊里糊涂的嫁给了霍准,没有婚礼、没有月,只有赤|luo|luo的恐惧,也因为恐惧太盛,令她忘记还有新婚之夜这回事,如今事情发生了,她除了委屈。

  遗憾也没有别的办法。

  霍准说得对,他们已经结了婚,他对她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她是想大吵大闹的宣一番,可这又有什么用?闹完的下场,就是霍准把她吓得都不敢放,所以她还是识趣一点,老老实实的别给自己找麻烦。

  姚千惠幽幽的一叹,感慨这才过了几天,自己就被霍准吓得服服贴贴的了,二十二年来,她终于遇到一个克星了,前途堪忧啊…

  她晃着晃着就在吊上睡着了。

  霍准下楼后没有直接走进酒吧,而是往右拐,沿着一条狭窄的通道来到后面的办公室,打开门后,

  就见唐恩和一个黑衣男人坐在里面。

  黑衣男人名叫宗政动,是中韩混血,与唐恩、霍准同在一组,霍准综合能力都很强,唐恩擅长伪装,而宗政动善于追踪、探听。

  宗政动与唐恩不同,唐恩是霍准一手带出来的,而宗政动是被驯服、收编进来的,所以有些倨傲。宗政动的细眉长目间尽是漠然,他的肤有些苍白,像是常年不见阳光所致。

  霍准一进门,瞥了眼宗政勤,然后在办公桌后的破皮椅上坐下,吱呀一声,转了转椅子。

  唐恩满脸八卦的问:“拿下没?”霍准翻看了下眼前的文件,随口说:“拿下什么?”唐恩出一个“还跟我装什么装”的坏笑,“保险套都拿走了一盒,还没拿下?”霍准翻文件的手一紧,狠狠的横了一眼过去,“皮了?”宗政动哼笑,唐恩讪讪然的,侧目翻了宗政动一眼,“讨厌不讨厌。”宗政动耸肩不语,只垂眸摆弄着手中那把点三二的小左轮。

  霍准烦躁的把文件合上,往旁边一扔,“这么点小事也能印出一叠纸来,你来说。”被点名的唐恩假正经的直背脊、敬了个军礼,而后微敛笑意,简单的陈述了一下这次任务的重点。

  事情是有关0983号涂正的,他是组织里的头号隐形英雄,打击过的组织无数,现在其正在“雷盾”集团做卧底,不过最近却屡屡被人暗杀,上面怕这不仅仅是帮派斗争这么简单,他们担心,这是以前没被涂正剿灭的组织来复仇,为免曝涂正的身分,霍准他们要去解决掉那几个藏在暗处暗杀的人,任务倒是不麻烦,但霍准就是不想接。

  涂正是警局里不折不扣的风云人物,而霍准呢?刚刚退役就进到警局工作,明明资历比涂正老得多,但偏偏是个问题人物,隔三差五就被长官抓过去写报告,耳提面命时,最常听的就是那句你看人家涂正怎样怎样,搞得霍准一听到涂正的名字就恨得牙

  就在几年前,霍准索被警局除名,彻底的调到地下来工作,帮局里做那些放不到台面上来做的任务,而涂正呢,倒是越混越风光了。

  但私仇归私仇…霍准一咬牙,不情不愿的说:“好了,开始干活吧。”  Www.IsJxS.CoM 
上一章   婚婚慾睡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贝蕾创作的小说《婚婚慾睡》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婚婚慾睡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婚婚慾睡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