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校园王子闯情关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校园小说 > 校园王子闯情关  作者:羽卉 书号:9240  时间:2017/2/27  字数:11145 
上一章   ‮章十第‬    下一章 ( → )
五年后夏语岚从中正机场走出大门,透过墨镜望望台湾的天空,离开这片土地已有五年之久,她一直忍受着思乡之苦。

  而这段日子里,夏语岚非常庆幸她没被那场爆炸夺走生命,回忆起当初她用尽最后一口气爬入下水道,才躲过一劫,直到雷家扬找到她,那时她已奄奄一息。

  所幸雷家扬当时不相信她已死的事实,便等大夥儿走光后,继续疯狂地寻找她的下落。皇天不负苦心人,让他在附近的下水道瞥见一个弱小的身影躺在那儿一动也不动,他抱着一丝希望,兴奋的走近一看,果然是夏语岚,他几乎想对天空喊出他心中那股喜悦。于是,他把受重伤的她抱上车,拿出急救药箱,先替她止血,然后送往附近的医院治疗。

  当夏语岚醒来时,她以微弱的气息告诉雷家扬,希望他尽快将她送回美国,不准通知她的家人她没死的消息,以藉此机会让傑误以为她已不在这世间,而松懈自己,到时她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他绳之以法。

  最后,在她诈死的期间有消息来报,傑在马来西亚出现过,她和雷家扬马不停蹄地赶往那儿,经过一段猫捉老鼠的日子,才将狡猾的傑逮捕归案。然而,夏语岚一回美国后马上递出辞呈,从此退出警界,不再过问警界的任何事。当时,所有高级警官与雷家扬极力挽留这位警界的菁英,可是在她的坚持下,就这样,警界损失一名大将。

  退出警界后,她成为职业赛车手,然而她生怕被家人或认识她的朋友发现,便使用易容术,以新人之姿重新回到赛车场上,而这件秘密只有她的好夥伴天野拓史和雷家扬知道。

  如今,她重返台湾的原因,是因为她得知一则消息,那就是在台湾区即将展开一场比赛,而天野拓史却不让她参加,这使她非常矛盾。于是,她来到天野拓史所住的一家大饭店,想问个清楚不可。

  "拓史,你太过分了,为什么不让我参加比赛?"她连门也懒得敲,便闯入房内劈头就骂。

  正在更衣的天野拓史吓了好大一跳,三魂七魄不知吓飞多少。

  "洁洛卡,你怎么来台湾了?还有,你的礼貌都不见了吗?"夏语岚一点也不怕羞,眼眸直盯着他未着衣裳的身体看。

  "洁洛卡…算我怕你,请你别直盯着我看好不好?"他抓起棉被盖住自己。

  没想到害羞的居然是天野拓史。

  "说!为什么不让我参加?你是看不起我的能力,是不?"夏语岚一步步近。

  "停!你站在那儿不要过来。"他见她停止走过来,才解释说:"我不是看不起你的能力,而是因为它是一场无规则的比赛,地形又非常险峻,上一届参赛选手的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三十,况且出场比赛的选手个个都是为了拿到冠军而不择手段的傢伙。""但是奖金却很人。"她替他补充了一句。

  "没错,奖金的确很人,但我是不会让你去报名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反正他下定决心要阻止她到底。

  "你!"她星眸一转,有了主意,"拓史…拜託啦!让我去嘛!"她撒娇的在他身上磨蹭。

  天野拓史他一时心软,只好说:"要不然…你先考虑清楚,到时在说吧!""真的?"见他点头,夏语岚天喜地的又跳又笑。

  唉!他真拿这野丫头没辙。"既然都回台湾了,何不回去看看你的家人?""这…"夏语岚低下头,"再说吧!""你这是何苦呢?明明想念他们,却又不肯与他们相见。""说不定他们早就把我给忘了。"她自暴自弃地道。

  "你…我跟你劝了这么多次,而你却一味的逃避。"天野拓史叹了一口气,"我真不知该对你说些什么,才能改变你那怪异的想法。"

  在经过一番情感与理智的挣扎后,夏语岚还是选择回家去偷看家人。

  她走着走着,在接近大门口时,她却步了,正转身之际,不小心撞倒了一个漂亮的小女孩。

  "小朋友,你没事吧?"夏语岚急忙扶起小女孩,替她拍掉灰尘。

  "妈妈,你怎么在这儿?刚才你不是陪爹地在花园聊天吗?"小女孩一双大眼睛冒出大大的问号。

  妈妈?这小孩子在说什么啊?夏语岚皱了皱眉。

  她摘下墨镜,凝视着小女孩道:"小朋友,你认错了吧,我不是你妈妈。"思岚定睛一看,果然看错了,这位阿姨比妈妈美丽一些,只不过刚刚带着墨镜,实在跟妈妈一模一样,才会认错人。

  "对不起,我认错了。"思岚虽然只有三岁,却非常有礼貌。

  夏语岚愈看愈喜欢这小女孩,总觉得在哪儿看过。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她脑海∣∣啊!难怪觉得眼前这小女孩非常眼,原来是长得像小时候的自己。

  "小朋友,可不可以告诉阿姨,你叫什么名字?还有妈妈叫什么?"语岚好奇的问。

  "我叫思岚,今年三岁,"思岚比出三小手指头,"妈妈叫夏语萝。"她老实的回答。

  夏语萝!天啊!她果然猜得没错。

  倏地,冷傲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思岚,你在哪里?别躲猫猫了,快出来,要不然爹地要生气啰!""啊,惨了,爹地要生气了,我要赶快回家。"思岚跑了几步,又回头看着美丽的阿姨,挥挥手道别。"再见!"刚才那声音不是冷傲严吗?而思岚却说那是她爹地在叫唤她,这不等于是说冷傲严是她的父亲,而母亲是夏语萝。

  夏语岚怔怔地望着小女孩的背影,心下的骇然已无法形容,整颗心像是被锐利的刀给重重地划过一般,伤痛正一点一滴地扩散。

  没想到她离开台湾这五年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冷傲严和妹妹结婚了,也有一个三岁大的女儿,她的确是该默默地祝福他们。可是…

  她告诉自己,她是个已不存在这世间的人,要是出现在他们面前反而会带给他们更多的困扰。

  也罢!或许她永远的消失在他们眼前,对自己、对他们都比较好吧!

  独自晃在台北东区街头,置身于人群中,夏语岚此时此刻如一抹游魂般,两眼呆滞无神,直到深夜,她才拖着疲倦不堪的身体回到饭店。

  就在房门口,有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洁洛卡。"是谁?他怎么会知道我赛车时所惯用的英文名字?夏语岚警戒地看了看四周。

  "是我,雷!"雷家扬从角落走了出来。

  她惊讶的浅笑,"我还以为是谁呢?吓我一大跳。""好久不见。"雷家扬轻笑着打招呼。

  "你突然来找我,一定有事。"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他平白无故来找自己,绝对不会有好事。

  他笑着摇头。"一定要有事才能找你吗?""要不然你找我做什么?"她拧着眉心道。

  "想念你啊!"他发觉自己的‮腿双‬已有那么一点痠,"不请我进去坐吗?"这时,夏语岚才发现他们仍站在外头。她乾笑一声。"抱歉,我忘了,请进。""你为何不回家和家人团聚呢?"她转移话题,"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天野告诉我的。"他又回到原来的话题,"你还没回答我的话。""我…不想回去,不行吗?"她口是心非的说。

  "当初你是为了捉拿傑才诈死,现在傑都已受到法律的制裁,那你就更没道理不和家人、朋友相见。"她难过的苦笑。"你不会懂的。""我不懂!我想,世上没人比我更懂你了,岚。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回去?"她沉默半晌,才缓缓地开口:"我已经回不了家…回去,只会带给他们更多的困扰。""你现在对他们还有心结?"他问。

  "没有。"她摇摇头,又说:"自从语萝对我解释后,我再也不恨他们。现在,我能为他们做的就是尽量不去打扰他们安静的生活。""这就是你的理由。"雷家扬不以为然,但如果再问她,那只会让她更加难过,算了!随她去吧,每个人都有自己苦衷,不是吗?

  夏语岚见他没有再继续追问的意思,暗自松了一口气。"对了,我可不相信你大老远从美国赶来台湾,只是为了想念我。"雷家扬这时才想起天野拓史所托付的重责大任,他差点忘了。

  "经你这一提醒,我才想起来,"他不高兴的瞪着她,"天野告诉我,你要参加这次在台湾区所举行的赛车。告诉你,我绝不会同意的。"天野拓史这大嘴巴,下次被我遇见,非拆了他的骨头不可。夏语岚暗暗发誓。

  "反正我已打定主意。"她坚决地道。

  "本来你退出警界,加入赛车界,我没话讲。但是你一旦涉及到生命危险的比赛,我就不答应。"他凡事都可顺着她的意思,但这次他说什么也不会赞成。

  "你∣∣"她气得伸出食指指着雷家扬,"你没权利阻止我做任何事。""岚,别忘了,当初就是因为你的一意孤行,才使得你自己差点丧命。"他大吼着:"现在你又要重蹈覆辙吗?你这条命是我辛苦救回来的,我不准你看轻自己。"他霸道的说。

  雷家扬了解夏语岚的个性,她是个非常偏激的人,凡事都往最坏的方向想,而这个观念还是积月累出来的,大部分原因是来自家庭因素。

  "岚,你为何不尝试摘下面具,以真实的自己来面对世间的人事物?""我不想,也不会去尝试,也许对我来说是种伤害别人的行为,但只有这样,我才不会受伤。"她直视他轻笑,"你是最了解我的人,甚至比家人还来得更亲,我很爱你,但不代表我事事都得听你的话。"雷家扬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他知道目前多说无益,也治不了她,不过倒是有人可以尝试看看…

  一大早,雷家扬便来到车队找天野拓史商量夏语岚的事,却被神色慌张的天野拓史给拖到较隐密的地方质问。"雷,你到底有没有阻止洁洛卡?""我来这儿就是要告诉你,有个人可以阻止她。"他有十成把握,这个人绝对可以办得到。

  天野拓史真想揍死眼前的这无关紧要的男人。"来不及啦!她今天就要比赛了。"他真是找错人了,他以为夏语岚会听雷家扬的话,结果出乎意料之外。

  "什么?今天!"雷家扬瞠大眼睛,"你为什么昨天才通知我这个消息?""我以为你行的,谁知你出师不利!"天野拓史在原地焦躁地来回踱步,"这下可好了…""你别走来走去,很烦耶!"雷家扬都眼花了,"几点开始比赛?""九点选手入场开始准备,九点半比赛才真正开始。"雷家扬看了下手錶,七点二十分,希望来得及通知他们。

  "天野,快告诉我哪里有电话?"他往天野拓史的方向看去,正好有一台公共电话。"太好了!天助我也。"雷家扬拿出电话本,一一寻找夏家的电话号码。应该有夏家的电话号码,为什么在这紧要关头找不到呢?他挥汗如雨,已经快崩溃了,还是找不到。可恶!

  啊!终于找到了。他按了几个数字键,等待另一头接通。

  "喂,这里是夏公馆,请问找哪位?"夏锦豪问。

  雷家扬松了一口气,赶紧说:"我是雷,请问您是夏警官吗?""哦,原来是雷啊,好久不见。自从岚去世后,你就回美国再也没联络了,今天突然打电话来找我,有事吗?""夏伯父,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和您解释清楚,我希望您和冷傲严能够来花莲的赛车会场一趟。""发生什么事了?"夏锦豪不解地问。

  "岚执意参加这场具高危险的比赛,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所以…"他话没说完,夏锦豪就惊讶的嘴:"岚…她没死?"夏锦豪话一出,从厨房出来的李惠玲一听,便赶到他的身旁想问个清楚。

  "岚还活着,对不对?"李惠玲又惊又喜的问,却被夏夏锦豪阻止。

  "你先制止她这种疯狂的行为,我们等一下就到了。"夏锦豪冷静的说。

  "我尽量,但不能保証能成功。"雷家扬瞥了一下手錶,"请你们务必要在九点之前赶到,否则就来不及了。""我知道,待会儿见。"夏锦豪挂掉电话。

  李惠玲急忙的问:"怎么样了?""等一下在告诉你。"他重新拨了几个号码,"喂,傲严吗?你知道花莲赛车会场在哪里吗?"冷傲严困惑的问:"知道啊!今天在花莲有一场车赛,我送了四张票给萝她们,怎么了?夏伯父,你不是不喜欢赛车这种运动吗?""我是不喜欢,但是这次我是非去不可,你知道这次参赛的选手中有谁吗?有岚,她不但活着,而且还执意参加比赛,我们必须去阻止她。"冷傲严恍然大悟,"我马上就去接您。"他立即抓着车钥匙,往夏家去接人。

  随着时间毫不留情的飞逝,天野拓史心里愈是慌张不已。

  该死!雷家扬怎么一去就不回来了?

  "亲爱的天野拓史先生,请你不要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好吗?"夏语岚不耐烦的叫道。

  天野拓史俯下身,拉住夏语岚的双手,"如果你紧张的话就退出比赛…""我看紧张的人是你吧!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她低声咕哝着。

  "洁洛卡,求求你放弃这场比赛,只要这场就好,下次你爱多少场比赛都没关系。"他现在只差没向她下跪了。

  夏语岚斜睨了他一眼,这傢伙大概是疯了。

  假如她在继续待在这里,准会被他的疯病傍传染,不如早点离开这儿,到外头好好的舒展筋骨,顺便去检查一下车子的能有没有问题。

  她才刚起身,他马上神经质的问:"洁洛卡,你要去哪儿?""我去哪里还得向你报告吗?"她扠瞪着他。

  他摇头。"不…我的意思是说比赛快开始了,你就别跑嘛!"夏语岚皱着眉,不悦的神情显示在脸上。奇怪刚刚才要她放弃比赛,这下又要她别跑,一定有问题!"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怕我知道?""没…没有啊!"他结巴的模样,更令她起疑心。她近他,"骗人,你明明有心事!""咦,你今天不使用易容术吗?"他转移话题,引开她那咄咄人的气势。

  果然有效!她摸了一下素净的脸庞,思索半晌,才说道:"不用了,反正也没有认识的人会来看我比赛,而且常常化妆易容对皮肤不好。""说得也是!"他暗自松了一口气。

  两个人各怀鬼胎,互相对笑了一下,立刻恢复安静。

  夏语岚那大大的眼珠不安分地转呀转,一笑。"啊!雷,你怎么也来啦?"她发觉自己应该去当演员才对,很少有像她这么天才的人。

  "在哪里?"趁天野拓史转身之际,她迅速的溜掉。

  哈!白癡,雷家扬怎么可能来看她比赛嘛!不阻止她就已经很不错啦!

  夏语岚漫无目的地到处游,忽然有只小手拉住她。"阿姨!"咦,谁啊?她缓慢的低下头,随即愣住。

  "阿姨,你还认得我吗?"思岚一脸天真无的问。

  "你…怎会在这儿?"她冷汗直冒。

  这下大事不妙,小孩子不可能一个人来看车赛,一定有大人陪伴,是谁呢?

  果然,从她背后传来她想忘都忘不了的女声:"思岚∣∣"是妹妹!她哪时候对赛车有兴趣了?夏语岚觉得脊椎一阵冰凉。

  "妈妈,我遇到上次那位美丽的阿姨哦!"思岚跑到母亲面前。

  啊,这小表话可真多。

  夏语萝走近,发觉眼前的背影非常熟悉。"请问你是?"她走到夏语岚正面,想看清她的面孔,却被夏语岚轻易的躲开,可她这一躲,却和张仕伦和张依伦两兄妹面对面。

  天啊!今天她是走啥衰运,为何所有不可能发生的事全聚集在她的身上?她扪心自问,没对不起谁呀!

  "语…语岚!"张仕伦瞠目结舌。

  张依伦却完全呆住,不知如何开口。

  "你…"夏语萝为了确定自己耳朵没听错,便走向前看着这位神秘的女子,却惊讶不已。

  "爸爸,你们认识阿姨吗?"思岚看不懂大人们为什么个个都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

  小女孩叫张仕伦爸爸,可是上回她不也叫冷傲严爹地吗?夏语岚一脸困惑。

  "姊,你果然没死。"夏语萝喜极而泣。

  "呃…你们认错人了吧!我并不认识你们。"她才否认没多久,随后追上的天野拓史却完全拆穿她先前所讲的谎言。

  "夏语岚,你在这儿呀!"天野拓史气吁吁的说。

  夏语岚一听简直快抓狂了。

  天野拓史,你是春天里的两条死虫啊!?平常都叫我"洁洛卡",现在却叫我夏语岚,我总有一天会给你害死。

  "你说你不是夏语岚,那为什么这位先生会叫你夏语岚呢?"张仕伦揶揄的一笑。

  夏语岚垂下头,完全一副"衰尾道人"的模样。

  "岚,你好像欠我们一堆解释哦?"张依伦近她,想要讨回五年前那些白的泪水。不过,最可怜的还是冷大哥了,看她怎么赔偿?

  "呃…这教我该从何说起呢?"妈啊!谁来救救我,都被你们给拆穿西洋镜了,为什么还得向你们解释?

  "岚∣∣"他们一步步得她走头无路。"你最好解释清楚!否则我们绝不让你活着离开此地。""别这样嘛!有话好说…"她瞥向天野拓史,要他救命。

  "各位,你们就别她了,我想她欠你们的债待会儿在讨,现在她必须放松心情,准备去比赛。"天野拓史故意说道。

  可恶的天野拓史,替我罪就好了,何必提她是车手一事?

  "比赛?"他们这时才发觉夏语岚身穿赛车选手的服装,手拿着安全帽。

  "你是车手?"张依伦不可思议的问。

  她垂头丧气的点点头,"嗯!""她是洁洛卡。"天野拓史又嘴道,结果得到夏语岚的一个白眼。

  "老天!我从未发觉那个遥不可及、时常以不同的容貌出现的洁洛卡,竟然是我的好朋友。"张依伦兴奋的大叫。

  张仕伦抱起小思岚向夏语岚介绍。"她是我和萝的三岁女儿张思岚,也就是你的外甥女。"然后他对思岚说:"这位美丽的阿姨就是你母亲的姊姊夏语岚,她是个非常勇敢的女人,以后你可要多多向她学习。""原来你就是爹地常对我谈起的语岚阿姨,真的和他说的一模一样。"夏语萝解释道:"思岚口中的爹地就是冷傲严,从她还未出世时,傲严就认定她,要她当乾女儿。"张思岚!原来她是妹妹和张仕伦的女儿,她误会冷傲严了。夏语岚真痛恨自己不分青红皂白就定傲严的罪。

  张依伦突然没来由的说:"岚,我反对你参加比赛。""为什么每个人都反对?我又不是第一次参赛,拜託你们别心好吗?"她的火气直线上升,她不喜欢自己决定的事被别人否决或不认同。她的事,只有她自己决定,不须别人来替她选择。

  "你太固执了,明知道这场车赛攸关生命危险,而你却不听他人劝告、一意孤行,也不替为你担心的人想想。"天野拓史大吼。

  "拜託,时间快到了,你们才要我放弃,未免太不人道了吧?况且我可是赛车界里的传奇人物洁洛卡,不会这么简单就挂了;比赛时我也会特别小心,绝对不会出事。"夏语岚向他们保証。张仕伦挑起双眉。"岚,我看你这么坚决,是不是这次比赛的奖金特别高,所以你的斗志也特别高?"张仕伦还真了解她的个性咧!

  "我是那种人吗?"她努努嘴道,"我之所以会这么做,全都因为要让我的技术更提高一层。"这时,广播台传来阵阵催促车手们入场准备的声音。

  "虽然我并不懂什么赛车的事,但是我必须为你加油。"夏语萝握住她的手祝福着

  "谢谢你,有你这句话,够了。"她的眼中闪烁着泪光。"时间到了,我也该走了。"语岚才没走几步路,天野拓史叫住她:"晚上替你办个庆祝酒会,等你拿冠军回来,可别丢我的脸哦!"她向他挥挥手。"我哪次让你失望了,等我…""语岚阿姨,加油!"思岚也大喊。

  夏语岚也回应她的外甥女,"我会加油的。"

  夏语岚坐入车中时,她才感受到自己的内心是异常的紧张。

  她是第一次在比赛中,有家人、朋友来为她打气。如今,多了个外甥女,她非努力当个好榜样不可,所以她非拿到冠军奖杯送给她的外甥女,算是她送给小思岚的见面礼。

  当红灯转为绿灯时,车手们开始了这场比赛。

  经过两圈后,有些选手开始使用卑鄙的手段,因此,选手们要是幸运的话,只是车体损坏,而无法进行比赛,可是有些选手却不幸的掉入山崖。

  在观众席上观看的夏语萝、张仕伦等人,个个心惊胆跳,深怕夏语岚遭遇不幸。

  不过,非常幸运,夏语岚一开始便佔了上风,其他车手根本无法靠近她的车子,所以更不用谈遭人陷害了。只是,夏语岚的车速非常快,在转弯时,总是险象环生,险些掉入山崖,这就是他们担心的事。

  冷傲严他们赶到时已经是第十圈了,他们还是无法及时赶来阻止夏语岚。

  "你是天野先生吧?"冷傲严问。

  天野拓史和张仕伦他们听到冷傲严的声音,惊讶的回头。

  "我是!"天野拓史忆不起眼前这位男人,只觉得似曾相识。

  冷傲严拿出名片给天野,"我叫冷傲严,是冷氏企业集团的总裁。""你好。"天野拓史礼貌的点个头。"难怪我总觉得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我不知道你们要来。"张仕伦投给冷傲严和岳父母一个抱歉的微笑。"我们无法阻止岚比赛。"夏锦豪叹了一口气,原谅了他们的无能为力,因为他非常了解,女儿一旦决定的事,是任何人都没办法更改的,她的固执是出名的。

  "可不可以请你告诉我们,岚她这些年来在做些什么事?为什么她要诈死?"冷傲严问天野拓史。他们有太多疑问了,非解开这个谜题不可。

  "让我来告诉你们吧!"雷家扬出现在他们的背后,"大家都到齐了吗?我可不想再讲一遍。"雷家扬从五年前的爆炸案到夏语岚退出警界、正式加入赛车界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们…

  最后一圈了,夏语岚仍是不敢松懈,有几次死里逃生她都熬过来了,她绝不会在这最后关头轻敌,这是她多年来的经验。

  当她见到黑白相间的格子旗在她眼前舞动时,她的心情是兴奋的,因为她是这届冠军的得主。

  车子滑行了一段路后,夏语岚下了车。她以为在终点接她的是妹妹他们,结果出乎她意料之外。"傲严?"她实在是太惊讶了。

  夏语岚看着她所爱的男人,在这一刻,她心中毫无疑问地感受到冷傲严的爱∣∣那股非常强烈的爱。每个人只要看见他脸上的表情,就可知道他爱得多深多浓。

  当冷傲严缓缓对她伸出手时,她的心痛了一下。

  她害苦了他,这些年她不知道他是怎么过的,他看起来是如此的憔悴。不说一句话,她飞快地投入她所爱的男人的怀抱中。

  冷傲严看见她眼中泪光闪烁,喉中发出一声哽咽的叫喊。他紧紧将她搂在怀中,发誓自己再也不会放开她,永远都不会有机会让她再一次地离他而去。

  "傲严…"夏语岚哭得好厉害,她将头埋在冷傲严宽阔的前。

  他轻轻的捧起她的脸,为她拭乾泪水,温柔地对她说:"我爱你。""我也爱你。"她回应他无止境的爱。  Www.IsJxS.CoM 
上一章   校园王子闯情关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羽卉创作的小说《校园王子闯情关》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校园王子闯情关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校园王子闯情关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