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校园王子闯情关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校园小说 > 校园王子闯情关  作者:羽卉 书号:9240  时间:2017/2/27  字数:9969 
上一章   ‮章七第‬    下一章 ( → )
幽雅寂静的T大校园一角落,有许多浓密的大树及馥郁花草,构成了一片苍劲翠绿的美。这里很少有人来,几乎大半天只有她独自在这里徘徊、踱着方步。

  蓦地,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令夏语岚惊慌失措。

  "岚∣∣"冷傲严见她有意要逃离他的视线范围,便紧箍住她的手腕。"告诉我为什么你这几天都把我当隐形人?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放手!再不放开我,我就要大叫了。"她见他仍紧握着没有松手的意思,便大喊:"救…唔…"冷傲严失去理智的吻住她,那狂野不羁的舌尖滑入她的口中与她的舌瓣纠火燃烧着他的全身。一阵热吻过后,他深情的望着她,而她娇不已,本能的想推开他,却发现自己已虚弱无力。

  "别讨厌我…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让我有改过自新的机会吧!"他搂着她,把脸埋进她芳香的长发里,低哑的说着。

  夏语岚惘了。她看着他深情的眼眸,似乎像一只受伤的老虎在暗地里舐伤口;是她误会了他吗?

  "你真的喜欢我吗?"她试探的问。

  他十分认真的点头。"我爱你,在你撞了我的车、两人见面的刹那间我就爱上了你,不管在何时何地我都爱你。"她感动的下眼泪,"我最讨厌你了…"她语意含糊不清,"如果你不说明那天晚上和罗雅绮为什么在一起,我就…一辈子不再理你。""别哭,你这一哭,我的心都纠结在一起了。"他缓缓地解释:"那天她利用她父亲的名义邀请我吃饭,等我到达时才发现被欺骗了,我愤怒的转身离开,后来就是你所看到的情形。""真的?"她有些不相信。

  "你该不会为这件事而吃醋吧?""我才不会为你吃醋。"她双颊绯红。

  其实他看得出来,她也爱上自己了,这个想法让他原本不安的心转为踏实。"那你还会讨厌我吗?""会!"她拭去泪水,"我要一辈子都讨厌你。""好。"他爽快的答应。

  这个人有毛病吗?她觉得不可思议。

  "我要你生生世世﹃讨厌﹄我一人。"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笨蛋。""是啊!我就是笨嘛!才会爱上你。"夏语岚一听,马上面红耳赤的扠地说道:"你说什么?"她嘟起小嘴的模样真可爱。

  "说﹃我爱你﹄三个字。"他深情的望着她。

  假总是令人感觉愉快,夏语岚一大清早便舒服地躺在庭院中的吊上,享受着清晨的凉风,看着蔚蓝的天空偶尔悠悠飘过一朵如絮的白云,不知不觉她又悄悄地进入睡梦中。

  然而,事事并不是这般如意,放置她身旁的电子手錶发出了哔哔响声。

  "哪个没品的﹃青仔丛﹄?好不容易全家都出去,可以清静一下,却挑准这个时间来,真是讨厌。"她不满地咕哝了几句,拿着手錶道:"仔,是什么人?"她睡眼惺忪的眼眸。

  仔就是那部滑稽可笑的高科技电脑。它拥有人化的程序系统,可将所收的资讯完全消化,并且自我成长。

  "一个查甫人,好像速找你的。"它的语调稍带暧昧。

  "你一定要用这种语气说话吗?"说着,她便在电子手錶上按下显示萤幕键,以便从小萤幕上看出来者是何人!

  冷傲严将车子停在夏公馆的大门前。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来到这儿了,两个礼拜?或是一个月?为什么有些景物都变了呢?

  他摇下车窗仔细地观察眼前这一幢古老的白色洋房。它破旧的外表给人森森的感觉,犹如一幢令人骨悚然的鬼屋。

  然而,他有要事在身,不得已还是下了车,准备进屋拜访。

  当他伸手去按墙上的门铃时,不犹豫了一下。"哪有人装置这种蝙蝠型的门铃?"他皱起剑眉。虽然诡谲,可他并没有退缩,反而提起勇气豁出去了。

  冷傲严伸手一按,从蝙蝠的口中吐出一口鲜红色的体,同时也发出巫婆般恐怖的笑声。"天哪!"他拿出手帕擦拭着脸上的体。

  骤然间,一只乌鸦在他的上头顶盘旋。

  老天,他今天是倒了什么楣?一会儿蝙蝠,一会儿乌鸦。不过这鸟型监控器可是高科技产物,台湾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他搔着脑袋想着。

  过了半晌,那只乌鸦似乎不耐烦的开口:"哈啰!会﹃叫﹄的野﹃兽﹄请别站在我家门口,真是有碍观瞻。"这些话是来自乌鸦的尖嘴中。

  冷傲严惊愕的看着乌鸦,总觉得它的口气与声音非常像夏语岚,便开口问道:"岚,是你吗?"正要走回工作室的夏语岚憋住笑看着萤幕,对扩音器说:"你扰人清梦,罪该万死。"他这下更肯定是她了,除了她之外,还有谁会这般顽皮、喜欢捉弄人。"岚,请你开门好吗?"他见乌鸦不吭声,又接着说:"我有重要的事找你谈。"乌鸦依然默不作声;忽然,大铁门"卡"一声,大锁自动打开。

  他推开吱吱作响的大铁门,才踏入一步,砰!大门又自动关上。

  他一阵头皮发麻,心想:哇!幸好是早上来,要是晚上不被活活吓死才怪。

  终于,他来到红木制的大门前,迳自伸手一推,才踏进屋内几步,大门便又自动的合上。

  冷傲严扫视四周一圈。"老天,我该不会走错地方吧?"他张着黑眸,以为自己看错了。"骷、骷…髅!"没错!骷髅管家从厨房里端出咖啡来,递给冷傲严道:"请喝咖啡。""对、对不起,我好像走错地方了。"他语带结巴地说完,便转身想要离去。

  "你不喝咖啡就想回去了吗?"管家拦住他的去路。它最不喜欢糟蹋粮食的人类,如果他不喝掉咖啡,那就永远别想出得了这个大门。

  倏地,一串清脆的笑声从楼上传来。"嗨!有没有觉得很好玩?"夏语岚坐着楼梯的扶把滑下楼。

  "小心。"他惊慌失措的冲向前,却来不及阻止,"你还是不改喜欢恶作剧的个性。""你没听过江山易改,本难移吗?"她出调皮的微笑,"一大清早来找我有事吗?""你一个人在家?"他温柔的问。

  "废话!你哪只眼看到还有其他人在这儿?""有,**、眼还有肚脐眼…"他幽默的说。

  夏语岚闻言微惊地抿起双,随即打破沉默,做出送客的表情。"我家不噁心的客人,请先生赶紧回家去治疗你的﹃眼﹄吧!"顺便送他一个大白眼。

  "其实我是来向你道别的。"他平静的说。

  她的脸色霎时刷白。"你要去哪里?""你很关心我?"他挑眉问道。

  "那当然,因为你是我最﹃讨厌﹄的人嘛!""对哦,我说过要你生生世世只﹃讨厌﹄我一个人。"冷傲严慢慢地迫近她若凝脂的粉颊,只差一寸之遥。"我的记可真差。""你、你别靠我太近…"她连忙垂下脸,不敢让他察觉自己的燥热。

  冷傲严在她的耳畔轻吹出热气。"你可不可以请你的管家别盯着咱们瞧?"他出乎意料之外的扫兴,不过老实说有副骷髅直盯着他们,也满奇怪的。

  夏语岚转头看向距离只有半步之遥的骷髅管家,惊慌地推开冷傲严。"呃!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她双颊的红晕未退。

  他明亮的黑眸打量着她。"美国!我父亲的秘书前天拨了通长途电话给我。他说我父亲病了,要我回去。""阿伦和依伦知道这件事吗?""不!"他摇头,深沉的看着她,"时间太匆促,我明天就得上飞机。"她别过头。"去多久?"他扳正她的头,强迫她面对自己。"你愿意陪我一道去美国吗?"他温柔的张臂拥住她。

  "不行。我不能陪你去,我在这里还有未完的学业。"她必须找个理由搪过去。

  "学业到那边也可以继续啊!"她闻言便挣脱出他的怀抱。"我的家人也在台湾,我不能离开他们。""我知道,可…这只是暂时,我们还是会回台湾。"他直视着她。

  夏语岚其实也很想陪他去美国,但她不能,她现在有任务在身,不能为了儿女私情而害其他无辜的人牺牲。

  冷傲严见她犹豫不决,无奈的叹口气。"算了,我不勉强你…"他失望的眼神,让夏语岚心疼。"你到底去多久?"她重複刚才的话题。

  "要视情况而定,或许一辈子都不回来了。"他想试探她的反应。

  无奈,她就是迟钝。"你不是只去看看伯父吗?"她惑的问道。

  "有这么单纯就好了。""为什么?"她愣了一下。

  他低哑地说:"我父亲早就希望我尽快接管冷氏企业集团。""这样啊!不过,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她的语气透着失望。

  哔∣∣哔∣∣夏语岚的电子手錶发出响声。

  "什么事?仔。"她小声的对着手錶问。

  "有人回来了,速阿多仔。""呃…拖延他,先别让他进来。"她对仔说。

  雷家扬怎么这时候回来,要是让冷傲严这醋罈子发现就糟了。

  "发生什么事?"冷傲严困惑的问。

  "你跟我来∣∣"她硬拉着他往后门走。

  冷傲严在搞不清楚状况的情形下,已跟随着她来到后门。

  夏语岚似乎有预谋地将藏在草丛中的木梯搬出来。

  他的眉毛高高扬起,半揶揄地说:"你好像早就知道咱们会从后门出去。"他看到一扇门,便问:"为什么不从矮门出去,反而要爬围墙?""那扇矮门老早就被我爸封死了。"她洋洋得意的又道:"他特地为我封死那扇门,原因是怕我做完坏事后﹃落跑﹄。""的确!"他轻语低问:"那又为什么我们要偷跑?我们有做坏事吗?""没有。"她摇摇头,自顾自的爬上围墙。"不过要是被你瞧见他,后果我可不敢想像。""他?"冷傲严也跟着爬上去,"谁啊?"他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

  "等你跳下去再说…"她神秘的微笑着。

  冷傲严往下一看,"真的要跳下去吗?"这面墙少说也有半层楼高。

  "对!"说完,她便往下跳,犹如专业的体选手,在空中做出一个漂亮的前空翻,划出美丽的弧度,然后安全落地。

  "你学过体?"他不敢置信的望着她。

  夏语岚不理会他的问题,催促地说:"快下来。"他犹豫半晌,所得到的结论是∣∣紧闭双眼,硬着头皮,不怕死的往下一跳。

  "哎哟!"咦?奇怪,这叫声并不是他的啊?而且这地上还软软的,冷傲严睁开眼睛,仔细一看,原来他将夏语岚在下面,所以那一声哀嚎理所当然是她发出的。

  "笨蛋!请你把尊移开我的身体好吗?"她死瞪着他。

  "啊!对不起…"他还呆呆的坐着,似乎没有一点想离开的意思。

  "快走开,你不知道我很痛吗?"他站了起来,并且扶了她一把。

  "你是故意的。"她怒声指责。

  冷傲严大笑。"是你叫我跳下来的。""那也不必对准我跳呀!"她拍拍身上的灰尘。

  他委屈的说:"难道你愿意看我受伤吗?""你受伤总比我受伤来得好。"她没同情心的走到她的跑车旁,打开车门。"上车!"冷傲严一见这辆非常眼的红色法拉利,直觉便告诉他,这部车就是上次车赛中赢了天野拓史的那部跑车。

  冷傲严紧皱着剑眉。"这辆法拉利是你的?""当然是我的。"她感觉到一股不祥的预感。

  "确定?"他瞇起眼睛。

  "你怎么了?"她反问。

  为了确定这部法拉利是不是车赛中的那一部,他做了一个决定。

  "我想这样好了,由我来驾驶可以吗?""你行吗?"她怀疑的问。

  "不要怀疑我的能力,世界上并不只有你会开跑车而已。"他微笑的保証。"不过要是﹃职业赛车﹄专用的跑车,那我可能就没办法了。"他故意说给她听。

  "好吧!"她勉强的点头答应,心里却是非常的不安。

  在车行一阵之后,夏语岚忧心地说:"傲严,我希望你别太勉强自己。"她看着他那不纯的开车技术,不为爱车泛起一阵阵心疼。

  "果然!"他突然一句没来由的话,让夏语岚不解的直视着他。

  "这车子的引擎还有能跟一般跑车有着极大的差异。"他打开方向灯,把车子驶至路旁停下。"你有事瞒着我,对不对?""没…没有啊!"她心虚地别过脸去,不敢正视于他。

  冷傲严沉默了一会儿。"我不勉强你,但是我希望有那么一天,你认为能完全信任我之后,再把你心中的秘密告诉我,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听他这一说,夏语岚内心更是愧疚,其实有很多事情不知道比知道来得更好。

  不想看他失望的表情,于是她缓缓地说:"事实上,我一直很喜欢赛车,当我的双手握住方向盘时,我就有一种自我解放的冲动;尤其是车子在跑道上奔驰时,能让我感到快乐并且遗忘心中的悲伤和压力。"实际上她是为了赚零用钱,但为了博取他的同情不得不这么说。"你不也是在痛苦的时候,一个人独自躲在小木屋里发不稳的情绪。""你…"他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你那夜没睡着?""嘿,和一个相识不到几天的男人共处一室,你教我哪里睡得着?况且你还在我耳边嘀嘀咕咕了老半天,吵得我烦死了。""太过分了,你居然装睡!"他的角扬起一抹苦笑,唉!秘密都被发现了。

  "怎么样?不行吗?"她把嘴嘟得半天高。

  "你是在引我犯罪吗?"糟了!她真不该在他面前噘起小嘴,尤其是在如此近的距离内。

  不过,好像有点来不及了…冷傲严的大手已固定好她的后脑勺,他那冰冷且感的薄也随即紧贴住她柔软的红

  "不、不要…"她无力的挣扎与扭动,却引来他更强烈的拥吻。

  霎时,一个声音浇熄了傲严体内的火。

  "哇靠!速Kiss耶!偶还速头一遍看到。"仔还真会选时间,偏挑这种天时地利人和的节骨眼上出来泼冷水。

  其实夏语岚早就预料到会发生这种尴尬的情形,虽然它只不过是部电脑,但它是名副其实的广播台。早知道她当初改装这部法拉利时,就不把仔连线到车上了。

  "你有没有听到谁在说话?"冷傲严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

  "速偶啦!"仔厚颜无的个性是来自夏语岚。

  夏语岚身子一僵。"它是我老爸託人在美国买的电脑,很好笑吧!"她羞涩地笑笑,不敢告诉他电脑是她制造的,随手按掉这"广播台"的开关系统,以免它说出更令人气愤的话来。

  "你家怪事特别多。"他解开安全带。"换你来驾驶。""我等这句话等了好久。"她微笑地点头,"我家那秀逗老头有些怪癖,真不知道我母亲为何会嫁给他?"她把过错全推给她老爸夏锦豪。

  "有句实话我说了你可别生气。""我才不会这么容易生气。""那我就不客气了。"冷傲严兴致地道:"你怪异的个性完全承袭了夏署长,而萝却遗传到你母亲的温柔。"她狠狠地瞪着他。"难道我连温柔都谈不上吗?"他浅笑不语,心底默认了。

  "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答案了,呜…我真可怜。"她有些自怨自艾的放下手煞车,猛踩油门。

  "我又没说你不温柔,况且你答应不生气,我才说的。"冷傲严发现车子的时速表正逐渐增加中。

  "我没生气,而且我也不是度量狭窄的人。"虽然她嘴巴这么说,心里却不这么想。

  "开慢点,小心有警车。""太迟了。"她反而加快速度。"后面已有两部警车在追我们,如果不开快一点,会被当场逮住。"冷傲严转身往后看,的确有两部警车正紧追不舍。

  天啊!他真后悔出门前忘了去翻农民历。

  甩掉警车后,车子碰到红灯停了下来,她瞥了他一眼。"你可以告诉我,咱们到底要上哪儿去?""海边,我希望今天一天是在海边度过。"一路上,夏语岚尽可能的找他闲聊,深怕此次离别后,可能还得等上好长一阵子才能和他见面,或许…就此永别了也说不定,干她这一行的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谁能预料下一刻不会死于非命呢?

  她看到路边有个车位,将车子驶进,然后转头对他一笑。"到了。"她打开车门,踏了出去。

  冷傲严钻出车子,抬头才发现眼前的景,粼粼波光的沖刷着沙滩,起白茫茫的花,无边无际的海面,水连天、天连水,成群的海鸥在天空上飞翔。

  "很美是吧?"她问。

  "是啊!"他含笑地俯视着她。

  夏语岚发现在他的注视下,她很难集中精神。"你为什么要我陪你来?""因为我要你的陪伴。""我不懂。"她茫然的道。

  "你一定要懂吗?"在阳光下,她那乌黑的秀发显得更加耀眼。他把手指伸入其中再捧起她的脸。

  夏语岚的心脏怦怦地跳着。"是的。"在她说出话的同时,他的已经覆盖了下来,顿时她的脑海一片空白,没了思想;他的吻好柔、好甜,她只觉得一阵阵温柔的感觉随着他的吻扩散再扩散。

  冷傲严微微放开她,只见她那双如梦似幻般的濛眼眸中,那层雾逐渐在变淡,彷彿就要走出梦中。

  不要!他不要这甜美的梦就此结束,因此他又再次攫住她那柔软人的朱

  "岚,跟我一起走…我需要你,别离开我,让我好好的爱你。"他将她搂得更紧,生怕她消失。

  这话让她从梦境中惊醒,她将他略微推开,抬眼凝视着他。"不行!我说过我不能和你一道去美国,别我,拜託。""为什么?让我去跟你父亲说明,他会体谅我们的。"他握住她的一只手。

  "算我求你,不要这样…"她踉跄的退了几步。

  他不死心的跟上前。"理由!我要一个足以让我放弃的理由。"她摇头。"没有理由。""难道你不爱我?"话一出,他立刻后悔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是多么害怕她为了拒绝而说出令他不安的话来,他真是无药可救了。

  "我爱你。"她肯定的说道。"但,我不会和你一起到美国。"夏语岚坚定的语气逐渐软化他的心防,他再次将她紧紧地拥入怀里,这感觉就像对着大海发誓他会永远永远爱她,此情永不变。

  "大哥,不好了∣∣"一位有双绿眸的男人匆忙地闯入办公室。

  "有话慢慢说。"傑不愠不火的说着,他以一双宛如黑豹般,极具攻击的蓝眸看着前来报告消息的班。

  "我无意间发现一样颇似监视器的东西。"班从袋子中掏出一只栩栩如生的鸟型监视器。"我想咱们的行踪已被监视。"他将它予傑。

  "又是她。"傑突然大发脾气的将鸟型监视器摔个稀烂。

  "谁?"班问道。

  "夏语岚。"他紧皱双眉,"没想到她会回台湾。""要暗杀她吗?""不急。"傑瞇起蓝眸,双手紧握,冷冷地一笑。"她对咱们有利用价值,去叫赫克进来。""是!"班退了下去。

  "哼!夏语岚,只可惜你太聪明了,聪明到处处与我作对;然而,破坏我游戏规则的人一律难逃一死,你也不例外。"傑喃喃地道。"不过在那之前你必须付出一切的代价。"他的蓝瞳出充满杀气的目光。

  叩叩!

  "进来。"傑说道。

  赫克走到他的面前坐下。"大哥找我有事吗?""我要你调查夏语岚的资料。""夏语岚?她来台湾了?""没错。"他不理会赫克的表情,迳自说下去:"还有,目前咱们的行踪已被怀疑,所以要更加小心防备。""是!""看来必须更换另一个易场所了。"傑直视着远方,喃喃地低语。  Www.IsJxS.CoM 
上一章   校园王子闯情关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羽卉创作的小说《校园王子闯情关》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校园王子闯情关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校园王子闯情关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