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校园王子闯情关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校园小说 > 校园王子闯情关  作者:羽卉 书号:9240  时间:2017/2/27  字数:11399 
上一章   ‮章六第‬    下一章 ( → )
伍凯翔回头望着冷傲严他们逐渐消失的身影。

  "如果眼光可杀人,我不知死了多少次?"他看着仍挽住自己手臂不放的夏语岚。"岚,他们已走远,别再演了。"其实冷傲严和夏语岚的事,他多少有点耳闻。

  "臭男人!"她喃喃地咒骂,几乎没把他的话听入耳。

  他又再一次叫唤:"岚!""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好痛、好痛,也好想哭…"她抚着口,鼻子,"凯翔,我是不是﹃破病﹄了?"这该教他如何解释呢?语岚太纯真了,对爱的定义根本一无所知,或许她真的爱上冷傲严而不自知吧!

  "如果你想哭,我的肩膀可以借给你用,不过仅此一次。"他安慰着她,像兄长般的抚着她的头。

  她心中感到一丝温暖,不啜泣了起来,所有的委屈犹如波涛汹涌的江水般,一涌而出。

  回到家后,她惆怅的推开大门,一眼便见到父亲正和客人谈话。

  "老爸,我回来了。"她有气无力地道。

  "岚,有客人等你哦!"她已筋疲力竭,心力瘁,所以只是懒懒地道:"我好累,明天再说吧!"她眼皮沉重地闭了一下,缓步上楼,但才走不到一步就被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岚,才一个月不见,你就把我给忘得一乾二净,很过分哦!"出声的是一位中美混血的男人,他有着一头微卷的褐发,深蓝的眼眸,俊的鼻梁之下有张感的薄,是个令女人为之疯狂的男人。

  雷家扬∣∣他不仅是夏语岚的同学也是工作上的搭挡,更是无所不谈的青梅竹马。

  夏语岚睁开双眸,不疑置信的问:"雷,真的是你吗?"她张开手臂泪眼婆娑的跑到他面前,本想给他一个特大号的拥抱,却想到自己一身髒而止步。

  "怎么了?见到我居然不给我一个拥抱?"她轻蹙眉头,"不是的,你看我一身烂泥巴,又髒又臭;而你却一身白的,我怕会把你弄髒…""小笨蛋!你是怎么搞得一身狼狈不堪的?""别再提了。"她叹口气,立即兴奋的问:"研究所的同学还健在吗?对了,老教授归西了没?""你一开金口准没好话,枉费他们还要我向你问好。""我都还没问你怎么还没死,你就怪起我来了。"她皱皱鼻,轻笑道。

  "咳!对不起…打扰一下。"夏锦豪清清喉咙。什么嘛!两个年轻人一见面就忘了他这老头子的存在;还有自己女儿说话未免太毒了,再不出面阻止恐怕她会无法无天。

  "很抱歉,夏伯伯!"雷家扬兴奋过头,忘记身旁还有个人。

  "老爸,你可以上楼了,这里有我就好了。""什么话!你们一见面就要把我赶上楼,没那么容易!"嘿!有个男人在这儿,叫他上楼,他哪能安心?

  "爸∣∣"算了,她才不和他计较,转身便对雷家扬说:"你就先暂住在我家吧!反正你在台湾也没亲戚。""不!美国警署已帮我安排好饭店,我不想打扰你们。"雷家扬客气的回绝。

  "你是不当我是朋友啰?"夏语岚委屈的噘着嘴。她一向讨厌朋友之间说些客套话,更何况他是她最要好的朋友。

  雷家扬为难的转向夏锦豪。

  "既然她要你留下来也好,有些事要商量也比较方便。"夏锦豪说道。

  "可是…"他犹豫了一下,"那好!真是谢谢你们了,往后请多多关照。"他有礼貌的鞠躬。

  "少来了,你是怎么样的人我会不清楚吗?在别人面前总是彬彬有礼,事实上是个…"雷家扬赶紧伸出大手捂住夏语岚的大嘴巴,以免她继续把自己的秘密全抖出来,破坏他辛苦建立的好形象。

  "岚,你的嘴巴看起来虽小,但实际上是如此的大!"他轻声地在夏语岚耳畔低语,深怕夏锦豪听到。

  "我说的都是事实啊!""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夏锦豪见他们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说着悄悄话,自己却听不见他们在谈论什么,因而感到好奇。"你们俩在说什么?"本来是夏语岚要开口,结果又被雷家扬给捂住嘴。

  "哦,我们是在谈论我这次来台湾的任务…""原来如此。我本以为岚的朋友都和她一样另类,没想到出乎我意料之外,她也有像你这种正常的朋友,我真是太高兴了?"语岚一听皱着眉,不悦的道:"爸,你是说我不正常啰!""不…"他赶紧转移话题,"既然雷都答应住下来,你也该上楼梳洗一下,好吃晚餐了。"语毕,夏语岚的身影已消失在客厅内。

  唉!当父亲的就是了解女儿的心思,只是说了一句"晚餐",女儿就咻一声不见了…还真有够现实,也不看身旁有没有客人在场,真是"谢死谢正"。

  "爸、妈!萝上哪儿去了?"夏语岚问。餐桌上只有四个人,唯独少了夏语萝。

  "你还真﹃关心﹄萝!"夏锦豪讽刺地道,"就连她前天告诉我们她有个专题报告要作,所以暂时住在学校宿舍的这件事,你也给忘了,你还真是姊妹情深。""岚,你最近好像很容易忘东忘西。"李惠玲担心的看着她,"你是不是得了﹃少年癡呆症﹄?""妈,你说的笑话根本就不好笑。而且我会这样有原因的。""什么原因?"李惠玲问。

  "例如…学校课业上的事呀!还有…很多啦说都说不完!"她心情烦躁的挥挥手。

  这夜,如恶梦般的晚餐结束之后,夏语岚赶紧拉着雷家扬熟悉环境,想区隔他和自己的父母,以免糗事被揭穿。

  "你家果然不同凡响,在设计方面一定是某位大师的傑作。"雷家扬调侃地道。想到初来到夏家时,他还真是愣住了,没想到夏语岚的恶魔设计真是处处可见。

  "你别讽刺我了。"她秀眉微蹙。

  "我只是实话实说,可没有讽刺你。"雷家扬憋住满腹的笑意。

  "你这次来台湾该不会是要看我笑话的吧?"她斜睨着他,如果他敢说一句"是",那么明早她就直接送他"出山"。

  "你的脾气一点也没变!"他摇了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言归正传,我这次可不是来跟你狼狈为做坏事的。"他一改先前的轻佻,换上正经八百的态度,"你知道这次执行任务所要抓的人是谁吗?"夏语岚耸肩摇头,"还不是很清楚。""是傑!他逃来台湾也有一阵子了。"她猛然吃了一惊,"他逃来台湾?难怪我们在美国老是抓不到他。""上头最近得很紧,要咱们速战速决。""那些老狐狸也太过分了,只会施加压力给我们,一点也不体谅人。""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头。"他又说道:"不过,至少他们要我通知你,那群歹徒共有十余人。"还算他们有点人,不会要她盲目的抓人。

  "我怕傑知道你回国的消息会对你不利,所以我向上级申请来协助你,早将他们一网打尽。""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得了吧!你来台湾也有一段时,有没有消息?"夏语岚将她所知道的事,一五一十的全盘托出。

  "嘿,这不像你的作风哦!是不是太久没动脑筋而生鏽啦?"他讽刺地道。

  "本小姐的脑子可是清醒的很,只是…太久没用,有点不习惯。"她俏皮地吐吐舌头。

  "那还不是一样,不过没关系,既然我来了,绝对不会让你孤军奋战。"雷家扬在校时也是"整人公会"的其中一员,和夏语岚可说是合作无间。

  "你的意思是咱们又可以联手…""不!你误会了吧!我是说这一切由你来计划,我在一旁协助你,提供必要的资料。"他连忙划清界线。

  "什么嘛!到最后你还是在一旁看好戏。"她嗤之以鼻。

  "你这话就不对啰!我的目的是要提醒你,老头们又不在台湾,所谓天高皇帝远,他们是管不着你,所以…嘿嘿!"他说得这么明白,如果她还不知道,那她真的可以去自杀了。

  "所以我可以尽我所能展现出我过去被埋没的才能,是不?"她又不是笨蛋,怎么可能不懂他用心良苦?

  "对,不过你还节制点比较好。""所谓节制是到达什么程度,才是恰当好处?"她诡异的一笑,令人全身寒直竖。

  "这可要看你的﹃良心﹄啰!""你是知道的,在我的字典里是没有﹃良心﹄这两个字。"她得意的笑,深怕没人知道她有多坏。

  一大早,每个补考的学生都拿着厚厚的原文书抱头苦读,在这群补考生中有一个人还悠哉地在校园闲逛,直到上课钟响,她才肯以她那独特的"乌步伐"走进补考教室这个人不是谁,正是夏语岚。

  更不凑巧的是,就在教室门口处,她遇到不应该遇到的人∣∣伍凯翔。

  "岚,你该不会…是来补考的吧?"他讶异的看着她。

  "你该不会自作聪明要去大肆宣传吧?"她威胁道。

  "不、不会…我怎敢呢?"又不是想找死。

  "那就好。"她转身依照号码寻找座位。

  监考老师一一将试卷分发下来,她收到考卷之后,一刻也不懈怠地开始作答。

  不久,下课铃声响起,她卷子一,便大摇大摆的走出教室。其实她不用去想便已知道分数,可她就不能学徐志摩一样,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任何一片啥米碗糕的东西?否则就太嚣张了。

  "岚,你考的如何?"伍凯翔问。

  "你还是关心你自己的安危吧!"她斜睨着他,"像这种三岁小孩都会写的题目,对我而言是轻而易举的。""呃…"他又能反驳什么?毕竟他和她是生于不同世界的人。

  "对了,你去通知阿威,今晚介绍个新夥伴给你们认识,可别迟到。"她警告着。

  "好!"是什么夥伴?男的还是女的?真希望是一位美丽动人的女孩,但是个性可千万不要像夏语岚。

  她似乎看透他的心思,故意泼他冷水道:"他是男的,而且还是个美男子,你们见到他可别﹃刺目﹄。"听她这么一说,就像了气的气球一样,一点生气也没有。可悲啊!

  夏语岚带着轻松的心情走回教室,张依伦正坐在楼梯口等她。

  "考得如何?"张依伦问道。

  "普通…"她淡淡地应了一声。

  见张依伦还想追问下去,夏语岚匆匆截断她的话。"下一堂课是体育课,我要去换衣服了。"她匆忙地抓着体育服到更衣室去,免得张依伦像老太婆一样问个没完。

  正当她在换衣时,一阵喧哗声进入更衣室。

  "昨天和冷傲严的约会如何?""我和他首先去吃了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然后去明山看夜景。"罗雅绮在大夥儿面前炫耀一番。

  "好浪漫!""可是…最近在学生之间都谣传冷教授和夏语岚正在交往的消息。""是吗?"罗雅绮以信心十足的口气道:"那毕竟是谣言,我对我的傲严有信心,他是不会对不起我的,至于他常和夏语岚在一起是因为她的功课非常差,才每天必须替她补习;昨晚,傲严才跟我抱怨说他已经放弃这位无药可救的学生了。""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冷傲严何时眼光降低了,居然放着我们罗大美人不要,而喜欢上学校公认的傻瓜兼破坏狂。""我再偷偷告诉你们一件事,你们猜昨晚我和傲严遇到谁了?"她神祕的说。

  "别卖关子了,快说吧!""是那傻瓜夏语岚。她以为傲严喜欢她,简直自作多情,你们就没见她一副狼狈样,好可怜哦!"她假惺惺的嘲讽,"也不想想看,光靠一副好脸蛋有什么用?头脑笨得像只猪,傲严怎么可能会看上她?""说得也是。"一群三姑六婆又笑了起来。

  "好了,我还有课要去上,得先走了。"并不是夏语岚想故意偷听,只是一提及自己的名字就会情不自地将耳朵贴在门板上仔细聆听。

  她为了忍住那股想拆她们骨头的冲动,而将双手握得死紧,尖尖的指甲掐进手心内,渗出一滴滴的血珠,她那心中的怒火已无法平复。

  她好恨…恨他给她有太多的关爱,恨他是双面人,既然对她已觉得厌恶,却不直接说明,而使得她一步步踏进他所佈下的情网中,因而无法逃脱。

  她有股想飞回美国的冲动,但是理智将她拉回现实。不!她不能逃避,她不是那种只为了一点小事就逃走的人。对!她要振作起来。

  她突然讶异自己竟会为冷傲严如此的痛心。

  "可我怎么振作?我从来不知道爱一个人原来是那么的痛苦?"她喃喃自语道。不知怎么的,泪水不自觉地夺眶而出,她整颗心犹如刀割般痛苦。

  张依伦因迟迟未见夏语岚出来而担心地敲着门问道:"岚,你是不是在里面?你没事吧?"她赶紧擦拭脸上的泪痕,重新武装自己,这是她唯一擅长的技能,也是如今唯一能为自己做的。

  "你怎么啦?换个衣服换这么久,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她摇摇头。"没事!"微笑、微笑,她命令自己绝不能在张依伦面前自己半点心事。

  "真的没事?"张依伦显然不相信。

  "嗯。"她勉为其难的出一丝微笑,"依伦,我身体不舒服想回去,你帮我请个假好吗?""好!那你可别到处闲逛,最近坏人很多,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放心,我知道怎么照顾自己。"她背着背包满怀心事地离去。

  张依伦望着她的背影。唉!她明明红着眼眶还说没事,真爱逞强…

  壁上古老的时钟已敲了十二下,全家几乎都已沉睡,只剩下夏语岚一个人坐在灯下对着一大堆机器零件,这样的大热天,虽已深夜仍旧热不可耐。

  几天来,她一点也不敢懈怠地完成部分的成品,但有些零件是台湾没出产的,要找出那些零件恐怕必须回美国去。

  "这下可麻烦了。"她扶住额头,紧闭双眼,冥思了半晌。最后她拿出笔记,把缺少的东西,用红笔一一作记号。

  在微弱的灯下,使得她认不出好几处潦草而细小的字,视线也渐渐模糊了起来,大概她也实在睏了。

  "不行,我必须支持下去…"可是脑袋沉甸甸地,几乎抬不起。"不行!"她下意识地举手敲自己的脑袋。

  当时针指着二的位置时,她终于将所缺少的东西记下来,传真到美国,请他们把那些东西寄来台湾。

  如今她只有等待他们的消息,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睡觉。

  夏语岚合上笔记,伸伸懒,打了一个呵欠;关上灯,走出了工作室,一步步往卧房走去。

  由于是快递的关系,美国方面很快地已将包裹寄来台湾,因此这几天夏语岚不眠不休的赶工。而一旦她全心投入工作之中,便会将外界所有的事物给完全抛诸脑后,所以这几天她可说是完全不踏出工作室外,当然也包括不去上学啰!

  可是,她的反常倒引起夏锦豪和李惠玲的担心,生怕她身子支撑不住而病倒;夏锦豪也曾劝过她,要她保重身体,不要因工作的关系而连健康都弃之不顾。

  对于家人的关注,她一直当作耳边风,而由于雷家扬早对她的工作态度习以为常,因此送饭的工作就落入他的手里。

  "岚,吃饭时间到了。"他怕她饿坏,赶紧送晚饭来给她。

  "哦!"夏语岚从专注中拉回到现实。

  她一打开门就闻到一股饭菜香,这才发觉自己的肚子早就饿坏了。"谢谢!"她把书桌上的东西拨开,空出一个位子来放饭菜,接着便狼虎嚥地吃了起来。

  "你一工作就会忘记吃饭,这种坏习惯你该改一改。"以前要不是他在一旁提醒,现在的夏语岚可能只剩下一副骷髅了。

  一提到骷髅,雷家扬不想起他刚到这个家的惊遇。

  那天他一下飞机,心中只想着快见到夏语岚了,便兴奋的拦了一辆计程车直冲夏家,一到她家门口发觉有些怪异。这时他想起她过去曾把自己的住处改造得极为恐怖,想必她现在的家也一定遭受相同的命运。说也奇怪,她那么怕听鬼故事,却喜欢把房子弄得森森,真是个怪人。

  因此他放弃按电铃的想法,乖乖的等主人发现他,果然不久之后,管家终于出声了。

  "请问找谁?"声音从对讲机中传出。

  "夏语岚小姐在吗?""不在。""那夏警官在吗?"他好失望夏语岚不在家。

  "请稍等!"他看见有人影出现…只是有些奇怪,等它一走近,不!应该是用飘的,雷家扬当场愣住了,甚至怀疑自己大白天遇到鬼,他用力的深蓝色的眼眸,以为是错觉,谁知一副活生生的骷髅正在他的眼前晃呀晃,并且还帮他开门。

  "呵呵!"雷家扬乾笑两声随即昏死了过去,醒来之后,他已躺在柔软的上。

  现在一回想起来还真丢脸,他应该早就要料到夏语岚这小妮子是机械天才,只要她手边有充足的材料或不要的零件,必定能制造出完美緻的机器人。

  雷家扬审视工作室的四周,除了一部有着蓝色大萤幕的高科技电脑,其余的只有一个字可形容∣∣

  "嘿!很吧!偶早就警告过伊,查某囡仔不可太邋遢,但速伊呒听还反而威胁偶,叫偶惦惦,否则要把偶的﹃命子﹄剪断。"电脑用台湾国语对一脸"雾煞煞"的雷家扬说话。

  他震惊莫名的看着对自己说话的电脑。它…它在说什么?他怎么一点也听不懂?

  电脑蓝色大萤幕中的卡通人物既滑稽又好笑,还说了一口道地的台湾国语,果然是夏语岚的作风。

  "偶说啥米你听呒对不对?哪呒你怎么像百出呢?"电脑看出他的茫然。

  "岚,它说什么我听不懂,麻烦你翻译一下好吗?"他深蓝色眸子里冒出两个大问号。

  "它说你是白癡。"她简单扼要的说出重点。

  "我∣∣白癡!?"他活这么大从来没人敢骂他白癡,如今却被一部电脑给△#×○…

  "喂,查某囡仔,你在黑白讲…阿多仔!伊在挑拨离间,别听伊胡说八道。""我明明听得很清楚,你骂他白癡啊!"可恶,臭电脑竟斗胆说主人的不是。

  "偶速问伊听得懂偶在说啥米,哪呒骂伊百出?""你…这个超级烂电脑,气死我了!""岚!"他真是啼笑皆非,被骂的是他耶!

  "你不知道,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它完成,它居然对我出言不逊。""啥米九牛二虎之力?你只速制造偶的内部构造,连身体也不给偶,还将偶的语言系统设计成台湾﹃狗﹄语。"它抱怨的说着。

  "这是你对待主人的态度吗?"夏语岚抓起一把锐利的剪刀道:"我要剪断你的﹃命子﹄,嘿嘿!"她一步步的近它。

  "啊…死马、死马!"电脑内的卡通人物躲在萤幕角落哭泣,像是被恶公婆待的小媳妇。

  这一幕反而斗笑了夏语岚和雷家扬,让它逃过此劫。

  "岚,想不到才短短时,你能进步得这么快,但是这种人化的电脑程序万一被恐佈份子窃盗,必定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你可要小心。"雷家扬的深蓝色眸子变得更深沉。难怪老教授们要限制夏语岚发明东西,原来这就是最大的原因。

  "其实我在制造它时,早已想过这个问题,所以我在它的身上装了安全系统,除了我之外没人会解开它的密码,必要时它会自动爆炸,将全部的资料销毁。"她知道雷家扬最会心了,所以才解释给他听。

  "我担心的是你,万一你被捉了那可怎么办?"他还是觉得不妥。

  夏语岚沉思了一会儿,微笑道:"我会顾全大局,就算牺牲小我,也要完成大我,这是我的使命啊!"他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你真会自寻麻烦。"

  "你要喝些什么?我帮你倒。"张仕伦看冷傲严一副愁眉不展,想对他开玩笑的兴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威士忌。"冷傲严一连几精神恍惚,终郁郁不乐,独自在张仕伦的PUB里喝着闷酒;恨与苦闷充臆。

  "你每天来这儿喝酒也不是办法,事情总不会因你烈酒入肚就能自动解决。""我的事你少管。"他紧握着酒杯,将里头的酒一饮而尽。

  "你真是无药可救,我才懒得理你。"这时,玻璃门的铃铛声唤醒了微醺中的冷傲严。

  "冷大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张依伦走到他身旁的椅子坐下,"萝来了没?"她四处张望。

  "你自己不会看吗?这里只有你、我、他三个人。"张仕伦认为她眼睛有问题。

  "奇怪,我明明约她在这儿见面的。"她转头看向落地窗外,"她来了。"夏语萝推开玻璃门。"依伦,你们这好难找。""真对不起,我们这里太偏僻了。"张仕伦没好气的道。

  "萝,你晓得岚这几天为什么都没来学校吗?"张依伦皱眉问道。

  "还有我们打电话到你家,接电话的人总是推说她不在,这阵子她简直像是消失在这世界一样。"张仕伦补充道。

  "等等!你们说她没去上课,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夏语萝根本不晓得有这回事。

  "你不知道吗?"张依伦反问。

  夏语萝摇头,"我最近要作专题报告,所以暂时搬到学校宿舍住,和同学讨论起来也比较方便,现在你们突然问我家里发生什么事,我也不晓得。"冷傲严冷嗤笑一声。"我不是说过了,问她也是白问。""不如我打电话回去问问看。"夏语萝自告奋勇。

  于是,她向张仕伦借了电话,想打回家问个清楚。

  电话接通,话筒的另一端传来既陌生又具有磁的男声:"请问找哪位?""对不起,我打错电话了。"她挂上电话又重新拨了一次熟悉的号码,"喂!我找岚。"这回可不会再错了吧!

  "请问找她有事吗?"咦?是刚才那个人,可是这并不是老爸的声音呀!他到底是谁?

  "我是语萝,是她的妹妹,找她当然有事。"她有些火大,那是她家耶!

  "我马上叫她来接电话。"对方按下保留键。

  "喂!萝吗?"话筒另一端传来夏语岚的声音。

  "你终于肯接电话了吗?""什么事急着找我?"她的声音沙哑无力,"是不是报告掰不出来,想找我帮忙?"可恶,居然被她猜中一半。"我才没有逊到这种地步。"她死鸭子嘴硬。"你是不是生病了?""嗯!"这就是她熬夜不听劝告的后果。

  张依伦抢过话筒道:"岚,你这几天跑到哪儿去了,我们好担心你啊!""我感冒了。"天啊!张依伦也在,那不就代表张仕伦和冷傲严也一定在旁边,早知道他们会来这一招,她就不接这通电话了。

  冷傲严一听见她生病了,便抢走话筒,"岚,你病了吗?"这些日子里没见到她,他就犹如生活在地狱般的痛苦。

  "废话!"听声音就知道她感冒得很严重。

  "我好想见你。""你是恨不得我早点病死,是不?"她冷淡的说道。

  "不!"他急忙的回答:"你还是早点去躺下休息吧!对了,你还要多喝白开水。"夏语岚听他这么一说,心中涌起一阵暖意,差点掉下眼泪,可她就忘不了罗雅绮的话,立即收起对他的爱慕与思念。

  "我正想这么做,再见!"她硬下心肠挂上电话。

  而她的泪水却在那一刹那了下来。  WwW.IsJxs.cOm 
上一章   校园王子闯情关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羽卉创作的小说《校园王子闯情关》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校园王子闯情关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校园王子闯情关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