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校园王子闯情关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校园小说 > 校园王子闯情关  作者:羽卉 书号:9240  时间:2017/2/27  字数:10417 
上一章   ‮章二第‬    下一章 ( → )
雀鸟啁啾的叫声吵醒睡梦中的冷傲严,他打了一个大呵欠,伸伸懒,回想梦中的情景,不感到奇怪。

  "为什么我老是梦到那个令人憎恨的小恶魔呢?"他反覆地思考,就是理不出个头绪。唉!剪不断,理还

  他看看时钟,呻了一声,下了;一头发,衣衫不整的走下楼。

  "早安!少爷。"王嫂从厨房端出早餐。

  "早!王嫂。"他在餐桌前坐下。

  叮咚!叮咚!门铃声忽然响起。

  王嫂见冷傲严正要起身去开门,便赶紧说:"我来开。""麻烦你了。"他又坐回餐桌前。

  "哦!吃早餐啊!"人还没到声音先到,这是张仕伦的一贯作风。"吃这么丰盛,最后一餐吗?"果然是"狗嘴吐不出象牙"的死

  "阿伦先生,你能活到今天真是一大奇蹟。"他的意思是:怎么还没被人活活打死呀?

  这时,突然从张仕伦背后钻出一个娇小的身体。"冷大哥!""依伦,你也来啦?"他看着张仕伦的妹妹。

  "难道我不能来吗?"张依伦不依的叫着。

  她有一双满蕴灵气与慧黠的眸子,虽然脸上稚气未,却是生得雪肤朱、明眸皓齿,让人有股想保护的望。

  "当然可以,我又没说不,只是今天我和你哥要去登山,你行吗?"他以怀疑的口气问着。

  "你太瞧不起人了,我又不是体弱多病。"呵,当然不是指你体弱多病,而是怕你没体力,到时要他们两个大男人背你,那多划不来。冷傲严心里思忖着。

  "冷大哥,我一定行的,让我去嘛!"她撒娇地扯着冷傲严的衣角。

  冷傲严看着张仕伦,要他作决定。

  "不行,我可不想到最后要背你下山。"张仕伦一口回绝。

  "大哥,你好过分。"张依伦开始啜泣。

  "唉!完蛋了,这女娃又哭了,傲严,赶快拿雨伞来。哦!不…赶快拿水桶来好了啦!"张仕伦急得东找西找,希望有东西可装这小表的泪水。

  "哇…"张依伦哭得更大声了。

  "别、别哭嘛!"张仕伦这会儿可没辄了。

  "活该,明知她爱哭,又偏爱惹她。"冷傲严调侃地道。

  "好吧!我们带你去。"张仕伦非常无奈的认命。

  "真的?"她终于停止了氾滥的泪水,出"雨过天青"的笑容。

  "嗯!"张仕伦自暴自弃的点点头。

  车子到达山区时,已将近十二点。他们三人沿着蜿蜒曲折的山径寻幽访胜,山路的确难走,不多时,张依伦已叫苦连天直说下次不来了。

  到达山顶,三人从山上远眺,青山翠谷、断崖残壁,尽收眼底。

  "哇,好美、好舒服哦!"虽然汗夹背,张依伦却很足,心中有股征服感。

  "依伦,你在学校有什么有趣的事可以拿出来聊吗?"张仕伦问。

  "最近转来一位新同学,特别的。""是你们班上的同学吗?"冷傲严想知道这位转学生有多特别。

  "对,她叫夏语岚。"张仕伦被话题引起了兴趣。"是不是上次把化学教室给炸毁的那个女孩?""就是她!"张依伦猛点头。"她美得令人窒息,可是个性却非常古怪,让人退避三舍。"张仕伦一听是美女,便急忙问:"那她有没有参加烹饪社?""我怎么知道?"张依伦照实回答。

  "你这妹妹是怎么当的,真是孤陋寡闻。""阿伦,其实你要高兴才对。这件轰动全校的大事,我一到校就听人说了,那位教她的教授到现在仍躺在医院…"说到这儿,冷傲严突然大笑不止。"呵,幸好我没这个﹃荣幸﹄教到她,否则下次见面时,你们可能要到医院才看得到我。"正当冷傲严感到庆幸而狂笑时,张依伦说了一句残酷的话,让他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冷大哥,其实看见你这么高兴…我实在不该扫你的兴,可是不说又怕你往后受的伤害更大,那就是你非常…幸运的教到她了。"她缓缓的说,深怕冷傲严受不了刺而晕倒。

  "哈哈!傲严,你还真﹃Lucky﹄,幸好你事先提醒我。"张仕伦幸灾乐祸的取笑着。

  现在的冷傲严真想把眼前这没同情心的臭小子给杀了。

  张依伦见冷傲严心情低落,便安慰道:"冷大哥,别这样嘛!其实夏语岚她并不是坏得无药可救,只是好动了一点,引人注目了一点,好奇心重了一点,也许她有很多一点,但只要上实习课时别让她动任何东西,你就安啦!"她费尽舌说了这么多安抚人心的话,只见冷傲严更加沮丧。

  他深深地了一口新鲜空气,却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唉∣∣"他还是提不起劲儿来。

  "喂、喂、喂!你别扫兴好吗?咱们可是来踏青,并不是来听你叫衰的。"张仕伦不悦的说道。

  "大哥!他都万念俱灰了,你就别雪上加霜了。"冷傲严紧蹙其眉,他们兄妹还真是半斤八两,一个狗嘴吐不出象牙,另一个安慰人反而更令人难过。

  "岚,你别像乌一样,要迟到了。"夏语萝催促着。

  "等一下嘛!"夏语岚嘴咬着麵包,边穿衣服边跑出来。

  夏语萝发现她走向车库旁,惊慌的上前阻止。"你该不会想开车去上课吧?""怀疑呀?快上车。"她已坐上驾驶座发动引擎,准备驾驶曾经"受伤"过而今已"复原"的法拉利跑车。

  夏语萝忍不住的问:"你…确定?""当然!"她拍拍车椅,要她安心的坐下,"快上车,我要开啰!"当夏语萝坐上车的刹那间,她就后悔了。

  她觉得自己的生命面临危险,因此在车上一直想着,我到底有没有保险?而受益人是谁?该不会是隔壁这位"仁姊"吧?

  "岚,我想下车…"夏语萝的心脏似乎要迫不及待的跑出来。

  "做什么?"她不解的问着。

  "我想下车买保险。"夏语萝抚着心脏。

  "现在?"她不敢置信地看了她一眼,"买保险?你发烧了吗?""没有,只是有点想吐…""在置物箱里有塑胶袋。""你好像都准备好了?"夏语萝没好气地道。

  夏语岚噗哧笑出声来。"凡是上了贼车的人都需要塑胶袋。""我能理解那些可怜的人。"因为她自己也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岚。"她沙哑地说:"开慢点…我想是不会迟到的。"虽然路上的车不多,但也不至于要飙那么快吧?

  "我已经很慢了。"她发觉妹妹真像"欧巴桑",有够啰嗦的。

  原本必须一小时的路程,想不到才二十分钟就已到达校园。

  "萝,到校了,下车吧!"她叫醒惊吓过度的妹妹。

  "到、到了吗?"夏语萝连话都结巴了。

  突地,车窗外冒出了一张脸。

  夏语岚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接下来的反动作是将背包往那张脸砸去∣∣"啊!好痛!"阿威摀着受伤的脸,蹲着哀号。

  活该!耙胆吓本姑娘。"原来是阿威,你…受伤了吗?"她下了车,虚情假意地扶起阿威。

  "岚,你好狠…"阿威放下手,鼻子处红了一块,活像个小丑。

  夏语岚在心底窃笑。"阿威,并不是我爱说你,人长得丑是你父母不对,但你出来吓人,那就是你不应该。""你还说,我只不过要来打个招呼,你就用背包谋杀我…呜!"他抚摸着疼痛不已的鼻子。

  哎呀!谋杀∣∣好难听的字眼。夏语岚冷冷地瞅了他一眼。

  阿威这时才发觉车内的夏语萝竟两眼无神的发呆。

  "她怎么了?"他帮夏语萝开了车门。

  夏语萝下车之后,却差点不支倒地,幸好有阿威扶住。

  "到底怎么回事?"他一脸疑惑。

  "呜哇…"夏语萝竟放声大哭,"我下次不敢坐岚驾驶的车子了!""哈哈!果然不出我所料。"阿威这一笑,却怒了夏语岚。"什么意思?我技术可是一的。"她双手扠一张,小脸挤成一团。

  夏语萝呜咽着:"并不是好或不好,而是你开车就像云霄飞车一样快。""萝,并不是我爱说你,做人要像我一样,敢爱、敢恨、敢冲…不敢死。"她最擅长夸耀自己了。"所以我开车你放一百个心,我绝不会让你先回﹃故乡﹄的。"哼!放一百个心,我看是死一百个心也不够…夏语萝虽然心里如此想着,却吐不出一字半句。

  此时,上课钟声响起。

  "快进教室吧!再不回去,咱们恐怕都得死在﹃当铺﹄里。"阿威催促着。

  夏语岚一进到教室之后,就马上有个女孩向她表示友好。

  "嗨!我叫张依伦。"坐在夏语岚邻座的依伦怯怯地自我介绍。

  好可爱的女孩哦!

  "我叫夏语岚,夏是夏语岚的夏;语是夏语岚的语;岚是夏语岚的岚。"天啊!好个"耸搁呒力"的自我介绍。她不好意思的傻笑,哈哈∣∣哎呀!她这一笑简直像极了白痴嘛!

  "我们可以个朋友吗?"张依伦温柔的问道。

  "当、当然可以。"她搔搔脑袋瓜。

  哦,天啊!这可是第一次有女孩子肯跟她"交往"耶!她当然有点失常。

  夏语岚眨眨黑密的长睫。"我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吗?"张依伦猛点头。"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绝不隐瞒。"好阿莎力哦!"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觉得今天的女孩子好像特别多?"还大爆满呢!

  "你是新来的,难怪会不知道。她们是为了接近冷教授才来修这门课的,由于他所开的课只有两堂,仰慕他的女学生就会趁此机会来旁听。"哇!老头子也会有这么多女人仰慕,真是一堆有毛病的人;莫非…她们的眼睛全涂了"牛"!?不过,这年头牛只也愈来愈少,能被涂到还真"幸运"耶!

  张依伦看着发呆的夏语岚,突然笑地,害她大感不安。

  "你在想什么?"张依伦问。

  "在想…一个老头子受女孩子的情形。""老头子?你是指冷教授吗?"夏语岚点点头。"没错!""他才不是老头子。"张依伦反驳。

  夏语岚的双眼冒出两个大问号。

  "他才三十岁。"还年轻得很呢!

  "那就是中年人啰!"在她的定义里,凡是年纪比她大的全都是"老人家",要敬老尊贤并加以"照顾",就像那位现在还躺在医院的化学老师。嘿嘿!

  忽然有人大喊:"教授来了!"冷傲严一走进教室,就看到张依伦正对着自己微笑,他也笑着颔首,但随即双眸睁大、紧皱眉头、表情严厉。因为他正瞥见那位将他的爱车撞得稀巴烂的罪魁祸首。

  "这位女同学﹃好眼﹄呀!"他故意说得咬牙切齿,声音从牙挤出来。"下课后,请到办公室聚聚,我请你喝﹃黑咖啡﹄。"接着他自顾自地上起课来。

  "完了。"在众女同学的关爱眼神下,夏语岚喃喃自语:"这杯咖啡想必是非常﹃苦﹄。"她真想在地上挖个大,把自己的头往下埋,效法鸵鸟精神。

  冷傲严坐在椅子上,一张朴克牌脸看了就令人觉得可怕,不让夏语岚退了几步;保持距离以策安全嘛!

  "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还真有缘!"他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们见过面吗?奇怪,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嘿!笨蛋才会承认自己是他的仇人。

  "是吗?最近的年轻人记都不怎么好。"他还故意叹了口气。"不过没关系…"他打开抽屉拿出一叠考卷,"喏,拿去。""呃,这是要我拿回去发给同学的吗?"她试探的问着。

  冷傲严竖起手指头在她的前面摇呀摇。"当然不是啰!"他故作热心的说:"为了让你早点恢复记忆,这是最好的方法。"眼看他终于可以报一"撞"之仇,心中不大唱"快乐颂"。"我是在帮你,我这么好心,你应该好好的感谢我才对。"他一副施恩貌。

  夏语岚则听得一阵青一阵白。"哎呀!我就说嘛!像你这种年轻有为的大帅哥,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她立刻见风转舵,又把考卷推回冷傲严的怀里。

  "哦!都还没写就想起来啦!你未免恢复得太快了吧?""呵呵!"她僵硬的乾笑几声,心里直骂着他记仇的本领可真高超。

  "既然你记起来了,那你也应该记起当初我说过的话啰?"他扬起浓密的剑眉,晶亮的瞳眸盈满笑意。

  "哈!"她笑得好假。"什么话?我都不记得了…人一到这个年纪,记就愈来愈差哦!"她想装老,说起话来活像个八十几岁的小老太婆。

  谁知,傲严又拿起考卷在她面前挥了挥。

  啊!诈狡猾的老狐狸。"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又想到了,真不好意思。"她虚假的说道。

  "那你希望我原谅你的无知吗?"他不怀好意的笑着。

  "你不会这么好心的。"她随即捂住嘴。惨了,真不应该怒他。

  "宾果!"他又将考卷重进夏语岚的怀中。"这是处罚,不过看在你快速﹃恢复记忆﹄的份上,你可以分期付款。"分期付款!?那还是要写啊!只是早或晚而已。夏语岚不悦地嘟嘴。

  "附带条件是,你必须要每天放学后来这儿写。""那叫我去死还比较快。"她死瞪着冷傲严,一看到他就"破病",要是每天都得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那她的寿命一定会缩短好几年。

  哼!她一定要告上教育部,说冷傲严有企图残害"国家幼苗"之嫌。

  "你是不愿意啰?没关系,我不勉强你;只不过从今而后,你可要小心了。"他神祕的说:"说不一定哪天某人的大名会在退学的黑名单中;或是我上课时粉笔会不小心向某个人飞去;还有我走路时也会一不小心推倒旁边的盆裁,而将某人的头砸成白癡,啧!可怜啊!"嘿!吓她的感觉真好。

  "你这算什么为人师表,竟敢公报私仇。"简直是恐吓学生嘛!

  倏忽,她那对灵活的星眸一转,然后出整齐洁白的牙齿,笑容宛如灿烂的阳光般眩目夺人。

  而冷傲严亦看的出神。

  "好吧,既然﹃叫兽﹄您如此古道热肠,那做学生的我就应该感激涕零才对,这阵子就麻烦﹃叫兽﹄指导啰!"她深深地一鞠躬。

  你就等死吧!不整死你,我就不叫夏语岚。

  忽然,一阵敲门声传来。

  "进来!""严∣∣"一个女高音的嗲声传进室内两人的耳膜内。

  夏语岚全身上下的皮疙瘩顿时掉满地。

  进来的是一位波霸美女,她就像八爪章鱼一样在冷傲严身上。

  "她惹你生气了吗?"罗雅绮狠狠地瞪了夏语岚一眼。

  "你别胡思想。"他想把她的手扳开,她却愈愈紧。

  夏语岚不知怎么的,一见到这女人,心中就升起一把无明火。

  不行!要忍耐、要忍耐…不能为了逞一时的口舌之快,而误了大事,她可是来调查,并不是来骂人的。

  "如果﹃叫兽﹄没事吩咐,那我先离开了。"她急着想冲出他的私人办公室时,背后却传来他的声音∣∣"下课后,我会等你来!"夏语岚一回头,便看见罗雅绮以她那引以为傲的两坨紧贴在冷傲严身上

  哼!大**…希望你得爱滋死掉。

  虽然她如此想着,却也奇怪自己为何那么生气?

  "唉!"夏语岚重重地叹了口气,无意识的咬着笔桿。"夏语岚,你在做什么?"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声音之中带着几许愤怒,让无聊过度的她吓了一跳。

  "你在考卷上画乌!?"冷傲严快气得脑充血外加血管爆裂。

  "我…不会写嘛!"她根本就是不想写。

  "你不会就问我…不然,我待在这儿当雕像啊!"他开始有些不耐烦了,真想请她吃一顿"竹笋炒丝"。

  "啥?你该不会每天都要待在这儿吧?"奇怪!?他不是一星期只有两堂课吗?难道张依伦的消息有误?

  "没错。"他很肯定的回答。

  "像﹃叫兽﹄这样的大忙人,大可不必每天来陪我这不才的学生!""你放心,我除了来学校兼课之外,是个标准的无业游民。"天啊!这句话对她来说简直青天霹雳。

  "你肚子大概也饿了吧?"他突然温柔的问,眼中尽是疼惜。

  那是什么眼神?夏语岚心中尽是一堆奇怪的念头,可她却理不出个所以然。

  "是啊!"她抱着肚子,体内的五脏庙正在大唱空城计。

  "那我带你到附近的餐馆吃晚餐,然后送你回去。"她心头一紧。"不行,我可以自己开车回家。""你开车太恐怖,况且一个女孩子夜晚单独回家太危险了。""你放心,本小姐我长得太爱国了,绝对没有歹徒会看上我,而且我又是一级方程序赛车手,啊∣∣"她赶紧捂住嘴。

  完蛋了,她怎会说溜嘴呢?

  "爱国?一级方程序赛车?"他摇摇头,"啧!你的确长得很爱国,但是你的行为却像叛国贼;至于一级方程序赛车,我看你这小表是中电玩的毐太深了。""呵!不愧是大学﹃叫兽﹄!"她还以为谦虚就是美德,看来在他面前还是省了吧!

  一说起赛车,夏语岚可是赛车界的菁英份子,只可惜目前正处于"退休"当中。

  "我还是坚持送你回去。"冷傲严说。

  "不、用、了。"她的声音已几近尖叫。

  "反正我下定决心的事,绝不更改。"他的双眸已燃起火焰。

  "你又不是我什么人?干嘛管我的闲事。"哼!你这糟老头那么专制,幸好没女人肯奉献牺牲嫁你,否则一定活不久。

  "我是你的老师!"他怒吼着,拉着她往车的方向走去。

  夏语岚被强硬带上车,非常不甘心地太喊:"暴君、暴君!"冷傲严充耳不闻,专心驾驶着车。

  "可恶!"她放弃垂死的挣扎,咕哝的说着。

  车子停在街头转角的一家高级西餐厅,两人双双走了进去。

  天啊!她无法相信他会带自己来这家餐厅…莫非他有钱无处花?

  "你要吃些什么自己点。"他帮她拉开椅子。

  "我胃口很大的,你得有心理准备。""没关系。"他一脸不在乎貌。

  "真的?"她疑惑的问着。

  奇怪?他不是无业游民吗?怎么好像很有钱?

  "嗯。"冷傲严的语气是百分之百的肯定。

  "我要义大利麵三份,牛排三分的三份,一杯柳橙汁,还有十颗生鸡蛋。"服务生出惊讶的目光。

  "你点这么多吃得完吗?"冷傲严偏着头不解的问。

  "不用你管,换你点了。"真啰嗦!只不过要你掏包就管东管西。

  结果冷傲严只点了一杯咖啡。

  服务生退了下去,没多久就端出热腾腾的食物。

  "你真的吃得了这么多东西?"他再次怀疑的问。

  "我只喝果汁。"她自顾自地将背包打开。

  他可看得出她装的绝不会是书,也不是化妆品…但想不到竟是一条活生生的大蛇,牠还出两颗洁白美丽的大牙。

  当场餐厅内的客人和服务人员全尖叫的逃离现场,只留下呆愣在旁、两眼发直的冷傲严和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夏语岚,还有一出现便将餐桌上的食物一扫而空的大蛇仁兄。

  "嘿!宝贝,你太没教养了,那是﹃叫兽﹄的咖啡,你怎么可以喝光?"夏语岚轻斥着大蛇。

  冷傲严知道这小妮子与众不同,但万万没想到她有把蛇当宠物的怪癖。

  "你每天都带牠上课吗?"他快招架不住了。

  "那当然,牠是我的随身保镖,只要是有谁敢欺负我,牠、就、会、替、我、报、仇。"她慢慢近冷傲严,表情变得非常恐怖。

  "你好像不知道学校是止带宠物上课的。"他一说完,那只可爱的大蛇便死盯着他不放。

  "呃,我是说…除了牠之外。"他口水,生怕自己被咬一口而死于非命,他都还没娶生子呢!怎么可以死?

  "你放心好了,牠只咬想要提早转世投胎的人。""是吗?既然吃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他指的是那只大蛇吃了。

  "OK!"她把大蛇放进背包里,心想,你这自大狂,我就不信吓不死你。  wWw.iSjXS.CoM 
上一章   校园王子闯情关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羽卉创作的小说《校园王子闯情关》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校园王子闯情关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校园王子闯情关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