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校园王子闯情关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校园小说 > 校园王子闯情关  作者:羽卉 书号:9240  时间:2017/2/27  字数:10489 
上一章   ‮章一第‬    下一章 ( → )
时值晚,火热的太阳向地面出毒辣辣的阳光。

  夏语岚将那几乎遮去她半张白皙脸庞的墨镜拿下,美目环视了一下四周,只见机场内人声沸腾。

  呼!这什么鬼天气?热死人了!她拧着眉头,柔软白皙的小手不停地搧动着那若有似无的微风。

  怎么搞的?难道警政署的人员都死光了吗?她瞄了一下手腕上的錶,来接她的人已经迟到十分钟了,没耐的她等这十分钟犹如过了十年之久,脸色愈变愈难看。

  不过,她那公正廉明又有点秀逗的父亲该不会忘记今天是她回国的日子吧?也不想想她已有十几年没回台湾了。

  唔,掐指算一算时间,大概有十五年之久吧!回溯起当年,她才五岁,父亲便将幼小却有天才儿童之称的她送往美国跳级就读,除了父亲出差到美国,偶尔顺道探望她之外,她也不曾踏上这块孕育自己的宝岛∣∣台湾。

  阔别祖国多年,一下飞机才发现她对这一切的景物是多么陌生,心中不泛起一丝丝情怯。

  蓦然,从她身后传来值得令她注意的话题。

  "唉!怎么办?简直是大海捞针,只有一张小女孩的照片,怎么找呀?"一位相貌颇为俊朗的男子拿着一张泛黄的相片嘀咕道。

  "凑合着用吧!署长已经仁至义尽了,把家中唯一的相片﹃捐﹄出来。"另一名男子则无可奈何地耸耸肩。

  在他们背后的夏语岚气地微微一笑,出恶魔般的笑容。没错!夏语岚在研究所里的同学都称她为"恶魔";她拥有天使般的脸孔,骨子里却是道道地地的恶魔心肠,总以天使的面具来骗取他人的信赖,再以恶魔的计划进行捣蛋并加以破坏。

  "嗨!请问两位是否遇上了麻烦,需要我帮忙吗?"夏语岚假惺惺的问道。

  周傑威和伍凯翔同时回头,惊地发现眼前这位超级大美女。她有着一头及的秀发,乌黑亮丽,以银环束成马尾,顽皮地晃飞舞;那双清澈的眼睛,犹如黑夜的星子,灵活地转呀转;红樱般的双、粉的肌肤,全令女人们既妒又羨;粉无袖的窄身洋装下有着一副傲人的身驱;从头至脚无不散发出人典雅的气质、狂野不驯的感。

  "呃!你…好,我叫周傑威,很荣幸见到你!"哎呀!他在说些什么?简直是答非所问嘛!"对不起,失礼了!我们的确是在找一位今年二十岁的女孩。"阿威发觉身旁的夥伴依然死盯着眼前的美女,便扯了扯伍凯翔的衣角,暗示他快收回嘴角旁的口水。

  "啊!很抱歉。"伍凯翔有些尴尬的低下头傻笑。"你好!我叫伍凯翔。我们一直找不到相片中的女孩,不知你是否见过?""可以借看一下相片吗?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夏语岚接过照片仔细一瞧。

  哇靠!这不就是我吗?我哪时候有这张相片,头发像稻草、鼻子还着两条噁心的鼻涕,全身上下无一处乾净,活像刚从烂泥巴里出来的小泥人。她心里很不的想着,表情也随之改变。

  "怎么?你见过她吗?"阿威打破沉默问道。

  夏语岚抬起头,注视着他们。"见过,她和我搭同班飞机回国。"她说谎不打草稿的又说:"她和相片中的小女孩有点相似。"伍凯翔和阿威非常有默契的立刻询问道:"真的?她往哪个方向离去?"他们俩的眼神发出一丝希望。

  "方才我看她和一名面目可憎的陌生男子一起往那方向的出口走去。"她指一通,又说:"我看她一副天真无的模样,恐怕是被骗了…唉!现在台湾的治安实在糟透了,万一…"她蹙起眉头,故作担心的模样。

  他们俩听得面面相觑,不等她把话说完,便匆匆忙忙、神情恐惧地道声谢,转身急速的离去∣∣"哈哈!笨蛋。"夏语岚得意的笑了笑,又重新戴上墨镜,拦了辆计程车往回家的路途前进。

  夏氏家族的宅邸是由上几代祖先所遗留下来的。它有着高耸的围墙,宽阔的走道旁栽种了许多美丽的白玫瑰,不远处有座水池和一片修剪完美的草坪,整座宅邸看起来表里不一,外表似年久失修的鬼屋,内部却像世外桃源般与世隔绝。

  计程车缓缓地停在大门口,夏语岚下了车,却听见司机先生道:"小姐,你确定是这幢大宅邸吗?听说它…闹鬼耶!"司机先生想打消夏语岚进去的念头。

  "哦!是吗?谢谢你的关心。"她想这位好心的司机还真婆耶!

  计程车司机见她意志坚定,便不再多说的将车驶离夏邸。

  夏语岚先是在大门外伫立了一会儿,然后收起兴奋的心情推开门,铁制的门嘎地发出铁鏽的声音。

  哇!果然没错!和从前一模一样,一点也没改变,美丽的白玫瑰、整齐的草坪和一座老旧的水池;在水池的中央伫立着维纳斯的肖象,水柱从它的身上过周围小天使的翅膀,落在水中化成一圈圈的涟漪。

  当她边走边回忆时,入口的铁门却嘎的一声打开来,门后出现一个少女。"你在做什么?"夏语岚惊吓地退了几步,该不会真有鬼吧?

  "你在别人的家里做什么?"那少女又再次的询问,显然她非常不这位不速之客。

  出乎意料地,夏语岚在惊吓之余仔细一看,她是一位年轻美貌的少女,和自己的年纪相仿。她做个深呼吸,面对以怀疑且不的眼光,看着自己的少女说道:"我才要问你,你是谁?"那少女不回答,还是用特别锐利的眼神看着夏语岚。

  忽然,从外头又进来一对中年男女。

  "萝,怎么杵在这里不进去?"开口说话的是一位中年妇人。

  "有个女人闯入我们家。"她指着站在不远处的夏语岚。

  夏锦豪从微弱的月光下看清楚前方的女孩。"岚,是你吗?"他半信半疑的问。

  当熟悉的声音传入夏语岚的耳畔时,她的心情是极兴奋愉快的。"老爸!""是语岚。"夏锦豪兴奋地向身旁的老婆和女儿说道。

  "什么!?"李惠玲和夏语萝互看一眼,又转向夏语岚。

  "你是语岚?"李惠玲目瞪口呆的望着从小就离开自己的大女儿。

  夏语岚一动也不动的看着她们。

  "好了,别在外面站着,进屋吧!"夏锦豪催促着她们母女三人。

  进屋后,李惠玲拉着女儿的双手边说边掉泪。"我的语岚,你都长这么大了…""妈,别哭,我不是平安回来了吗?"夏语岚安慰着自己的母亲。

  "是啊!而且还变得让我们认不出来,害我以为是小偷。"夏语萝一改先前的不友善,微笑的说。

  "你还不是一样,害我以为撞了鬼。"夏语岚老实说出当时的感觉。

  "太过分了,我长的像鬼吗?"夏语萝不依的嗔道。

  夏语岚赶紧挥手。"不,不是的…"她歉然地说。

  "耶!对了,你们是双胞胎为什么长相会有些差异?"夏锦豪左看看、右看看,不解地问道。

  "别忘了她们是异卵双胞胎!"李惠玲说。

  "对了,我差点忘了。"夏锦豪搔搔头道。

  这时,夏语岚唤了一声:"老爸!"并且以心怀不轨的笑容面对着他。

  "啥事?"他心底颤抖了一下。

  "你怎么叫两只﹃猪﹄来接我呢?太过分了。"她恼怒的大叫。

  夏锦豪还来不及反应,耳朵就已被震得轰隆作响。

  "我的大小姐,回来就好,何必发大脾气呢?我可是生养你的父亲呐!"他摀住耳朵,表情无辜至极。接着,他左顾右盼,发觉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咦?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阿威和凯翔呢?""还敢说,你叫的什么﹃猪﹄呀?竟敢放我鸽子,真是活腻了…不过,我一向有个座右铭…"她皮笑不笑,"那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啥?你该不会把他们给﹃煮﹄了吧!"夏锦豪深知这个大女儿如恶魔般的脾气,一想到那两个愣头愣脑的傻小子恐怕…他大摇其头,为他们默哀三分钟。

  翌,李惠玲来到夏语岚的房门前。

  "岚!"她敲门等了一会儿,见女儿迟迟未有回应,便推门而入,只见躺在上的可人儿一点也没有醒来的迹象,但那睡姿实在是非常之难看,头在尾,半身悬挂在沿。

  李惠玲蹙起眉,决定叫醒这个仍在沉睡中的小妮子。"岚,太阳晒**了,快起。""再让我多睡五分钟嘛!""不行,你老爸有重要的事要找你谈。"夏语岚还是动也不动。

  李惠玲伸手推了推女儿,谁知她却跌下

  "好痛!"这个重击让夏语岚由梦中转醒。她支起身子,瞇着双眼,迷糊糊的走进盥洗室,坐在马桶上∣∣睡着了。

  李惠玲实在看不过去了,于是她从冰箱里拿出许多冰块,然后将冰块往她的睡衣内倒。

  "啊∣∣"夏语岚从冰冷中清醒过来,"妈,你想谋杀女儿吗?"她边抱怨边抖掉身上的冰块。

  李惠玲忍住即将爆发的笑意道:"我不这么做,你是不会醒的。快点梳洗,今天来了两位客人,正在书房和你爸谈事情,他要我叫你快过去。"她将女儿推至洗手台旁,随即转身离开。

  夏语岚在梳洗后来到书房前,正要推门时,夏锦豪已将门打开。

  哇!不愧是老爸,她才刚到就马上开门接她。正当她喜孜孜之余,也瞥见房内有两个人影。

  "你来啦!"夏锦豪皱着眉头。

  "嗯。"她低声咕哝着。

  "相信你们昨就见过面了,不用我介绍吧?"夏锦豪开口道。

  阿威和伍凯翔一看见她便睁大双眼,杵在原地,想起昨天被整的乌龙事件,他们茫然地望着夏语岚,心下的骇然已非笔墨可形容。

  天啊!他们一想到从今之后,必须跟这整死人不偿命的小魔女合作,便不打了一个寒颤,背部的凉意直冲脑门,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觉悟。

  "这次的任务非常艰钜,咱们的敌人是智慧型的恐怖组织,而他们最有可能躲藏在全省最有名的T大。"夏锦豪喝了一口茶,又说:"根据我方的眼线所提供的资料显示,他们长期以来,一直把这间学校当作贩卖毒品、走私械的场所。""那大可由台湾警察自行处理,为何要叫我回国协助?"夏语岚不明所以。"况且,不是已经知道这群歹徒的藏身之地了吗?你们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呀!""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夏锦豪缓缓地道:"第一,歹徒是把这所学校当作易场所,而不是藏身之地。第二,如果我们没有明确期和时间就鲁莽行动,那么他们要是把放在学校某个地方的炸弹引爆,到时倒楣的绝对是那群无辜的学子们;而且这所大学的学生几乎都是政府官员或是大企业家的子女,如有任何差错我们是担当不起的。""哦!原来歹徒在校园里设置了炸弹,不过你尽管放心,就交给我这个机械天才来拆好了。"她暗自松了一口气,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要她拆除炸弹,像这种小事也要动用她这把牛刀,真是的!

  "你只说对一半。"夏锦豪说。

  "难道还有更棘手的事吗?""没错,除了要你去拆除炸弹之外,还要你和阿威、凯翔一起调查歹徒的窝在哪儿?也好一网打尽以绝后患。"夏语岚伸出食指比着阿威和伍凯翔,讶异地道:"和他们去执行任务?""对!你有异议吗?"夏锦豪瞅着她。

  她低下头,一脸委屈地道:"没有。"阿威见状心想:拜託!委屈的可是我们耶!和一个不知何时发作的恶魔在一起工作,比独自去拆除炸弹更可怖。

  "署长,请问您要我们怎么做?"伍凯翔问道。

  "我要你们三人到T大当学生,以便寻查线索。""什么?"夏语岚惊讶的大叫。"我不要!好不容易离了学校生活,我才不要再回去受苦,自找罪受。"夏锦豪皱起眉,"不行!你一定要去,别再啰嗦了。"天啊!这是为人父所讲的话吗?太无情了。"可是…"夏语岚看着父亲笃定的眼神,心想再怎么反抗也是白费舌,倒不如妥协;不过,嘿嘿!她可要趁火打劫,好好地捞父亲大人一笔。

  "好吧!那何时行动?"她心怀不轨的说。

  "明天。"夏锦豪走至书桌旁,打开抽屉。"这是你们入学的假资料。"他将资料一一发给他们。

  在高峰会议后,阿威与伍凯翔先行离去,而夏语岚正要踏出门时,却被父亲叫住。

  "岚,你先留下,我还有话要对你说。""哦!"她又折回原地。

  "我要你到萝的学校当卧底一事,绝对不可以告知他人,甚至包括你的母亲和妹妹,知道吗?"他叮咛着。

  "我晓得,你放心吧!"她点点头,便走出书房。

  一辆火红的法拉利跑车呼啸而过,彷彿是一道美丽的火焰。

  "哇!完蛋了,不知道是谁打坏我的闹钟?"其实是她自己在胡里胡涂的睡梦中打坏的。

  夏语岚驾驶着从父亲那儿A来的新跑车,嘴巴却不忘低喃地抱怨着,"可恶的萝,自己先去学校也不找我一道去。"唉,人生真悲哀,连台北市的交通也一样,简直是得一塌胡涂,如果在此时至少一分钟动一下,还可说是不幸中的大幸呢!

  她看了一下錶,发现时间毫不留情的流逝,而她却在这紧要关头动弹不得。

  忽然在她的心中浮起一个念头,嘿嘿!那就是将车驶上路肩,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直冲∣∣正在修车的冷傲严惊觉有点不太对劲时,他放置在三公尺远的三角架,已被急驶过来的车子撞倒。一瞬间∣∣叽∣∣碰!

  夏语岚赶紧下车查看,"嗯!煞车系统不好,而且车头的保险桿和车灯也不牢固…算了!乾脆退车好了。"她根本就不把受害人当一回事,这也是她的绝活之一。

  她抬起头,笑容满面地说道:"哎呀!先生你也在试车吗?"她发现这老爷车的车主还养眼的,不对他品头论足起来。他很高大、很壮硕,一看就知道是个运动型的男人;并且拥有一张英俊冷漠的面孔、轮廓分明的五官,有着不可忽视的傲气。不过,就是讨人厌了点。

  冷傲严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女孩。难不成这傢伙的脸蛋和心肠是完全相反的,撞到别人还能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厉害!

  他轻蹙眉头。"你撞到我的车了。""呵!"夏语岚乾笑一声,没想到他非要她负责。"先生,你大概不知道路肩是不能随便停车的。"她故意加重"随便"这两个字。

  "那你是否也不知道路肩是不能让车子行驶的?"他接着又说:"况且我不是随便停车,而是车子抛锚了。"夏语岚死瞪着他。可恶!这个臭男人还真难,非想个办法摆平他不可。

  "呜…哇…对不起,全是我不好…我是为了赶时间去医院,所以才会不小心撞坏你的车,请你原谅我这一次吧!"她那双翦水大眼倏地掉下许多泪珠。

  冷傲严一见女人哭就先了阵脚,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急忙安慰道:"别哭了,我原谅你不就行了吗?""真的?你不骗我!"她马上收起眼泪,微微一笑。

  他点点头。"真的。"可是在看到她的笑容时,他的心就不对劲了起来。哦!完了,他一定是不正常了,要不然怎会因为看见小女孩微微一笑就心跳加速、口乾舌燥呢?

  夏语岚鼻子,道了谢,上车之后,脸上出一丝狡黠的光芒。她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她这部车可是第一天上路耶!就被这臭男人给害惨了。

  她把车倒退,然后…嘿嘿!她狠狠地、重重的再一次把冷傲严的老爷车撞个正着,再立即加速逃之夭夭。

  "啊∣∣可恶,你这个恶魔,下次就别让我遇到。"他死瞪着夏语岚的车咒骂着。

  谁知不怕死的夏语岚,竟又将车退到他身旁。"哈!笑话,那是不可能的事,哦呵呵呵…"她模仿着白鸟丽子的笑声,然后,以非常快的速度逃离肇事现场。

  冷傲严的角突然浮现出连他自己都觉得讶异的微笑。他一定疯了,车子都被撞到无法挽救的地步,而他却异常的高兴。

  "这恶魔还真狂妄,不过没关系,这笔帐先记下,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他有一种预感,他们绝对还会见面的。

  伍凯翔和阿威一大清早便到T大校园勘查地形,但却迟迟未见夏语岚出现。

  "搞什么!"伍凯翔不悦的嘀咕着。

  "唉!谁教她是咱们的顶头上司。"阿威指的是夏语岚。

  伍凯翔在阿威面前来回踱步,恼怒的说:"那也不能没有时间概念,现在都快中午了。""没法度。"阿威肩一耸、嘴角一撇,一副无可奈何貌。

  伍凯翔突然停下来。"该不会遇上麻烦吧?""兄弟,只有她找别人麻烦,哪有别人找她碴的理由。"真爱说笑!

  这时,说人人到、说鬼鬼到,他们眼尖的瞄到一辆法拉利,车头部份已凹陷了一个大,车主勉强地将它驶进停车位。

  夏语岚气呼呼的推开车门。现在可好了,课也不用上了,更不用找任何藉口解释为何迟到,反正今天一开始就是她的"衰尾"。

  唉!一想到家里那老头子要是看到这一幕,铁定没收她的驾照,要她永远也别想碰车子一步,她的心情顿时陷入谷底。

  "哇!世界大战吗?"伍凯翔见状大叫。

  夏语岚大发雌威,扠瞪着伍凯翔,冷冷地道:"你可不可以不要幸灾乐祸?""难得一次的奇景,怎可不幸灾乐祸?"伍凯翔不知死活地道。

  "Stop!"阿威比出手势。"凯翔,你就少说几句吧!""不是呀!她太过分了,让咱们等了一个上午…""你眼瞎了吗?没见到我车祸。"她指向车子的方向。

  "你…"正当伍凯翔要反驳时,又被阿威阻止。"凯翔,别再说了,她又不是故意的,你就别计较太多,要有绅士风度。"伍凯翔点点头。"好吧!""啊!"夏语岚忽然叫了一声。

  "又发生什么事了?""不知道前几堂课…教授有没有点名?"她羞愧得垂下头。

  "你还真走运。"阿威欺近她,"你所选修的那堂课的教授突然出了车祸,所以请假了。""太帅了!那他有没有断手缺脚呀?"她一扫方才的霾,得意忘形了起来。

  "喂,你太没同情心了,居然咒人家惨遭横祸。"伍凯翔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这小妮子还真会落井下石呢!

  真想看看将来肯牺牲娶她的是哪个"衰尾道人"!

  唉!夏语岚伫立在家门口,望着美丽的星空歎息,却迟迟不敢进入。

  终于,她提起最大的勇气推开门,随之听见一声怒吼∣∣"气死我了。"夏锦豪正火爆的怒吼:"那个不肖女…""你先息怒,别气坏身子,等岚回来再问清楚。"李惠玲在一旁安抚着。

  "老爸,先不要生气,说不定并无其事。"夏语萝开口安慰怒火中烧的父亲。

  夏锦豪怒气未消的咆哮:"怎么可能是假的?连校长都亲自打电话通知我,如果她再发生此种类似事件,就要开除她。"站在门口的夏语岚正想开溜之际,却被屋内的三人给逮个正着。

  "站住!"夏锦豪怒气沖沖的想走过去,却被李惠玲给拦阻下来。"你还知道要回家啊?""老爸。"夏语岚知道逃不掉了,只好又折回来。东窗事发,现在唯一可救自己的武器就是∣∣哭。

  瞬间,她的眼睛蒙上一层雾气,一触即发的哭了。"对…不起啦!"她呜咽的道。

  夏锦豪见自己宠坏的女儿嚎啕大哭,整颗心都碎了,反而安抚道:"不哭,不哭…我是要你了解,你今天在学校的所作所为实在令人寒心。"原来她第一天到校不仅迟到,还将学校闹得天翻地覆;接二连三有老师和校长打电话通知他宝贝女儿的破坏事蹟。

  "岚,你今天真的把化学教室给炸了吗?"夏语萝问。虽然她们俩很小就分开,但她深知她天活泼,不过也不至于太过"恶质"吧!

  夏语岚噘起嘴。"我一向是非常好奇也勇于尝试,所以…我就把那些化学物品全倒在一起,谁知轰一声,整间教室的玻璃都震碎;不过,幸好我闪得快才免于遭殃。"她说得理直气壮,好像这一切不是自己的错。

  看不过去的李惠玲终于出面训话:"你这小妮子是闪得快,但那些躲得慢的人全住院了,你不知道吗?""人家知道错了嘛!"她颇有忏悔之意的说。

  "事情过了就算了。"夏锦豪深歎了口气,"教室都炸了,人也躺进医院,如今骂她也无济于事。""你就是太宠她,才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李惠玲指责道。

  正当夏语岚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之际,却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她把才第一天上路的新车给撞坏一事,整颗心顿时凉了一半。

  怎么办?到底说还是不说呢?

  如果现在说实话,大不了被训一顿;要是不说实话,纸是包不住火的,往后老爸还是会知道,搞不好还会狠狠地K她一顿,与其后被揍死还不如现在被训一训。

  好吧!就这么决定。

  "呃!我想我有事要宣布…"她吐吐的不知如何开口。

  大家的目光一致向这位破坏王,看她好像还有话要宣告,因此大感不安。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她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只是车子…好像…坏了…"她赶紧闭上眼睛迟迟不敢抬头。

  一秒、二秒、三秒…耶!奇怪,为何不闻老爸的吼叫声?她先睁开一只眼,咦,他们呢?才几秒的时间怎么屋内的人全不见啦?

  完了,他们该不会是去车库吧?她以跑百米的速度冲往车库的方向。

  夏锦豪看着昨才买的法拉利跑车,心疼的摸了一下,那部车却发出了"铿锵"的几声怪响。

  然后只见全部的零件不堪一"摸"的做着"分解动作",不到两秒的时间全都整齐地躺在地上"寿终正寝"。

  夏锦豪铁青着脸,额上的青筋显而易见,脸色刷白的大叫一声,随即向后一仰,昏不醒。  WWw.ISjXS.CoM 
上一章   校园王子闯情关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羽卉创作的小说《校园王子闯情关》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校园王子闯情关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校园王子闯情关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