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说爱难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说爱难  作者:朱朱 书号:8239  时间:2017/1/28  字数:8111 
上一章   ‮章十第‬    下一章 ( → )
近来,慕尘-有些强颜欢笑。

  就外表来看,她似乎没有任何不对劲,丛林月照样营业,日子似乎也是这么过,然而她笑容底下所掩藏的伤痛,却瞒不过江琮与项的眼睛。

  像此刻,她又呆呆的发起怔。

  江琮与项并没去打扰她,因为,惟有在此时,她才是“正常”的,会叹气、会显出哀伤的表情。若出言关心她,以她的子恐怕又会堆起僵硬的笑容,推说没事的蒙混过去。

  慕尘-又幽幽的叹了口气。

  其实,刘笃铭也并不是那么罪不可赦,而是她心中尚有个疙瘩存在,扰得她益加的退缩。

  而就算刘笃铭当真有错,这些年来无怨无尤的静守在她身旁,早已功过相抵。

  她知道自己当初说了那般决裂的话,必定伤他极深,只是,她必须让他放弃,同时更要让自己死心。

  他对她种种的好、万般的痴恋,她全都感受得到,只是一味的迫自己忽略,否则,她绝对会不顾一切的奔向他。

  一直以来她都活在梦魇中,是他将她拯救出来,让她明白自己也需要一个宽阔的膛,他也张开双臂等待她。

  但她却裹足不前。

  他既然已查清楚她的一切,就应该明白她是满身皆刺的女人呐!为何还是执意接近她,不计自己被刺得满身伤?他的痴傻教她心疼,同时也教她满怀愧疚。

  家庭不圆满是她未出生时就注定好的不争事实,让她自懂事后,就怀有一股自卑,毕竟谁不渴望拥有完整的家?这造就了她平淡待人的性格,而鲁韦昌的扰,让她不健全的性格中,又添了一个——怨恨男人。

  她是如此不完美的女人,为何刘笃铭仍是招惹了她?她甚至连替他传宗接代都不能,难道他也不在乎?

  就她看来,他们根本不该有集、不该有未来,她该是适合不婚的,他的体贴、细心该是属于另一个女人,他的拥抱、他的一切全不是她可以独占的…

  为何心口一阵疼痛不堪,仿佛要被撕裂般悲痛呢?他那苦苦哀求的表情又浮现在脑海中。

  突地,她眼眶泛红,下一秒泪珠便滚落颊边,出卖了她的软弱。

  “子!”项低呼。

  她为何要这么折磨自己!何苦呢!

  江琮立即抱住她。

  “好了!不准你再胡思想了。”

  “我快崩溃了,我爱上了他却又不敢想他,我好痛苦…”

  “子,既然你爱他就坦承的面对,没什么好怕的,不是吗?”

  “不行!我配不上他,我是个不完美的女人。”

  “刘笃铭早知道你的一切,但他还是守候了你这么多年,这便代表他不在乎你所说的不完美。”项摇晃着她,企图摇醒她。

  “就算他不介意,但我介意呀!我…”泪珠频落,慕尘-哽咽的说。

  “既然如此,你干脆自己忘了他,这么折磨自己算什么?如果无法面对,那你就彻底躲他远远,不准你再伤害自己。”江琮忍不住的大声对她喝斥。

  她实在看不下去,认识子这么久,根本鲜少见她哭过,如今看她哭成这样,教她们真有些不知所措。

  逃避?慕尘-看着好友。她这不就是在逃避了吗?但根本毫无用处呀!否则她也不会如此痛苦了。因为他就这么住在她脑海里,一直以为对他只止于朋友之情,到头来才发觉,这根本已牵扯不清…

  ?

  这,丛林月来了一名访客。

  “你是!慕尘-?”老者炯炯有神的目光盯着慕尘。

  “是的,请问您是…”慕尘-有些战战兢兢,老者的直视令她感到十分不舒服,就像是要审判她般。

  “我是刘笃铭的叔父,同时也是昊明帮的管事——刘明闻。”他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慕尘-诧愕不已。难怪她觉得有些面。但,为何刘笃铭的叔父会来找她?

  “请问您今造访是因为何事?”

  “我想和你谈一谈笃铭的事。”刘明闻毫不避讳的直接点明。

  “嗯,那么请上二楼谈。”慕尘-带领他往一一楼走去。

  待他坐定之后,她为他泡了一杯茶端至他面前,自己则在他对面的沙发坐下。

  “其实,我今登门拜访还有另一目的。”他卖关子的说,审视般的目光仍是停停在她身上。

  慕尘-无言,等待他开口。

  “我是来瞧一瞧究竟是怎样的女子,竟可以让笃铭如此的死心塌地、无怨无悔。”

  她闻言低下头。

  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刘笃铭怎么了吗?

  “但是,今我是以他叔叔的身份前来,并不是想威胁你或什么,纯粹只想和你好好谈一谈。”

  “请问,您想谈什么?”

  “你毋需如此拘谨,我只是想跟你说说笃铭的近况。”

  “刘笃铭他…”慕尘-先是激动的起身问,后来注意到自己的失态,缓缓地又坐了回去。“他怎么了吗?”

  “事实上他由澳洲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每天只是呆坐着,不吃也不喝,就算有人叫也不搭理,一直到现在仍是如此。”刘明闻一一的据实相告。

  她因这一番话而搅了心湖。

  他为何不彻底忘了她?如此一来,她也才好死心。

  “告诉你这些,其实也是想问你一句。”刘明闻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她对笃铭应该是有情才是。

  “什么?”

  “你,有没有自信做一名帮主夫人?”他直截了当的问。

  “不!”慕尘-听闻之后瞠大了眼,急急的反驳,迅速让自己在脸上蒙一层冷漠。“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为何不可能?”

  “总之,我和他之间…是没有结果的。”慕尘-揪住自己的心窝,说出最后结论。

  “怎么说?”他又问。

  她被他的一再问烦了一颗心。

  “没…没什么怎么说,没有结果就是没有结果。”被急了,慕尘-忍不住低吼出声。

  “好。”刘明闻站起身,“看来,我今天是白来一趟了,你不用送,我自个儿下去便行。”

  刘明闻离去后,慕尘-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她拚命的拍打着混沌的脑袋,企图让自己清醒些。

  她是怎么了?竟然差点就动摇了。清醒些呀,慕尘-,既然下定决心不要再想他,怎可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便轻易的崩塌?

  她必须巩固好自己所筑起的那道无形墙。她坚定的暗忖。

  ?

  今在昊明帮又起一场不小的动,因为,远在澳洲的、月、星三位侍卫又再度同时回台,而且这还是由帮主亲自召唤,引起众人一阵猜测。

  传闻帮主前几一直意志消沉,今会齐聚六大侍卫,该是有重大的消息要宣布。

  此刻刘笃铭、刘明闻,以及易逵八人齐聚在会议室内。

  室内气氛诡谲,沉寂充斥在空气之中,谁都没开口。

  半晌后,刘笃铭才打破寂静。

  “今齐聚你们六人,是想当着叔父的面宣布一件事情。”刘笃铭低哑着嗓子说。

  “大哥,你终于肯开口说话了!有啥事尽管咐咐,我们一定会照办。”火熠一见到刘笃铭终于打破沉默,高兴不已。

  风逸汛瞪了他一眼,并以手肘撞了他的膛。

  火这小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做什么?”莫名其妙被撞了下,火熠是火大。

  “闭嘴!没人叫你开口。”风逸汛睨了他一眼。

  火熠亦不服输的回瞪他。

  啐!大哥终于回复原来的英气昂扬,他高兴说了几句也不行吗?竟叫他闭嘴,哼!

  等他们斗嘴完了,刘笃铭才继续开口。

  “从今起,昊明帮将不存在于台湾。”

  一句话震惊了所有人,惟独星一人仍老神在在的坐着,观察每人的表情。

  而火熠火爆的脾气马上爆发出来,他怒不可遏的大吼。

  “大哥,你为什么想结束昊明帮?”大哥可千万别告诉他,会这么做全是为了那烂女人,否则他铁定拿刀找上她,将她砍成九十九块。

  “笃铭,”刘明闻也开口,“我不同意这么做。”

  他明白这绝对是为那个叫慕尘-的女人而如此做,但为一名女子牺牲全帮派的弟兄,这事他绝不可能允许!

  “大哥,三思啊!”

  “其实也不是结束掉昊明帮,只是将重心全移到澳洲去。而我将不再是昊明帮帮主。”刘笃铭缓缓道。

  一句话,令原本松了口气的火熠又再度暴躁起来。

  “大哥,这怎么可以?没了你,又哪来的昊明帮?”

  该死!那烂女人给他小心点。

  “大哥,恕我无礼,我也不赞成。”风逸汛也表示反对。

  接着,连易逵三人亦出声附和。

  “笃铭,你不能因为个人原因而忘义于兄弟们,昊明帮并不是你一个人的。”刘明闻教训着他。

  “昊明帮并不会群龙无首。”刘笃铭仍是坚持己见,他看向星,“星,由你接任下一任昊明帮帮主。”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视线全由刘笃铭身上转移至那个悠然自得的星身上。

  他好不优闲的环顾了每人一眼之后,站了起来,将一抹潇洒写在边,教人看了说顺眼也不是、刺眼也不是。

  “大哥。”感的薄缓缓开阖,“虽然受到你的重视是我毕生的荣幸,但,我可不打算接受。”他明白的拒绝。

  所有人皆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刘笃铭的眼神霎时变得犀利。

  “容不得你说不,这是命令。”他冷声道。

  他自己也知道,如此的做法绝对是种背信忘义,但他更明白,昊明帮若交给星,同样能茁壮成长。虽然星常顶嘴,却也使他益加清楚,他绝对是下任帮主最好的人选。

  “喔?”星仍然是一派轻松,“这么说来,当我是帮主时,同样能命令你再接回帮主这位子吗?”

  嚣张!

  全世界大概也只有星一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顶撞刘笃铭,丝毫不怕死似的。

  “星,别再说了。”月疆衡赶紧将星回座位上,以免他又继续出言不逊。“大哥,星他不是有意的。”

  刘笃铭没有反应,只是一张脸铁青得吓人。

  “不,我就是有意的。”星当下拒绝了月疆衡的辩护。“大哥,你难道不明白吗?这种方式根本不是解决之道。”

  “星!你只是一名属下。”易逵低喝,提醒着星的身份,怎可如此以下犯上?真的迟早被他给气死。

  “又如何?”星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大哥,你心里应该清楚,慕尘-根本不是因为‘昊明帮帮主’这项因由而拒绝你,她气的是什么你应该明了的,不是吗?在我看来,你毋需卸下帮主身份。”

  刘笃铭无言。

  或许吧,子并非因为他的背景而不接受他,但此刻若想回复到与她相处时那般的快乐时光,惟有他变为原来的那个保险员——刘笃铭。

  他曾暗暗发誓,为了她,他甚至可抛弃自己的真实身份,无怨无尤,所以此刻他才会有这样的决定。

  “我已决定,不容任何人反驳!”刘笃铭以坚定的口吻大喝。惟有这么做,他才能以平凡的身份和子在一起。

  “我不准!”刘明闻愤怒的拍桌大喝。

  他真的无法相信笃铭竟作出这样的决定,不过是区区一个平凡的女人,有必要做此牺牲吗?

  “叔父…”见刘明闻愤怒的模样,刘笃铭为难极了,叔父是抚养他长大的长辈,他实在不愿违抗他老人家。

  “你有没有将我这叔父放在眼里?昊明帮是你和兄弟们一起打出来的天下,我不认为只是因为一个女人,你就放弃这一切。”刘明闻疾言厉的道。“大哥!”一旁的火熠又忍不住而叫嚣起来,“我也不赞成你为了那烂女人…”

  他的话尚未说完,便接收到刘笃铭的骇人眼光,风逸汛赶紧押他到一旁去,免得受到大哥的炮轰。

  火这小子怎么都学不乖?他不晓得未来大嫂在大哥心底是胜过一切的吗?

  火熠一脸委屈。大哥又瞪他了!呜呜呜…

  “叔父,”刘笃铭的决定仍丝毫不为之动摇,“恕侄儿无礼。昊明帮自此刻起已不存在于台湾,从此销声匿迹。”道完,他迅速的飙离会议室,表明没有任何可挽回的机会。

  即使只有万分之一机会,他也要试着挽回子。刘笃铭在心底坚定的想道。

  ?

  “子!你快来瞧瞧。”江琮拿了一本杂志怏步走向慕尘-,神情颇是慌张惊愕。

  “怎么了?什么事你这么紧张?”一旁的项问。

  “喏,你们看。”江琮将杂志摊放在她们面前。

  昊明帮自此销声匿迹?

  据可靠消息指出,行事作风一向令人摸不着头绪的昊明帮,将自台湾退出,其中内幕没人知晓…

  怎么会这样?

  看完了杂志的报导,慕尘-当场愣住。

  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何昊明帮会就此在台湾消失?发生了什么事吗?昊明帮不是算得上一大帮派吗?怎会在一夕之间就…

  难道他们发生了什么意外?

  一个恐怖的念头掠过她的脑海,立即地,她脸色发白,疾步冲出柜台往外奔。

  “子!”

  没有理睬项及江琮的叫唤,慕尘-就像是得了失心疯般一径向前冲,突地她在丛林月门口停了下来。

  天!她根本不知该怎么去找他,而且,她不是对自己说好了,要忘了他的吗?为何知晓他可能出事后,又管不住一颗心?

  慕尘-拚命的摇着头,期盼自己能争气些,最后她深了口气,准备转身走回店里。

  突地,眼角余光瞥见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正缓缓朝她走来。

  刘笃铭!

  她睁大了眼,在心里心反复说着,真的是他,真的是他。

  不,她不能见他,她立即旋身奔入屋内,并用力的将门关上。

  刘笃铭也发现她的逃避,快一步的向前,用手指抵住门板,在门硬被关上的那一刹那,发出一声闷哼。

  慕尘-这才发现他被门板夹住的手,赶紧将门放开,拉过他的手检查。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慕尘-低头盯着他青紫并且肿起的手指,心底有说不出的痛楚。

  刘笃铭将她无意中显出的关切全收入眼底,心里有道不尽的雀跃。早知夹夹手指便可得到她的关切,教他多夹几次也甘愿。

  “子…”刘笃铭抬起另一手抚着她的素颜。多不见,对她的思念差点淹没了他,如今见着了,他真想将她揽入怀中好生疼惜,但他不敢,就怕自己若有了什么无礼的举动,她又要逃得无影无踪。

  注意到自己的失态,也发现到他眼中对自己的怜惜,慕尘-马上跳离他远远的,背对着他。

  “你走,我不想见到你。”

  如果她的声音能更加坚定便好了,但颤抖的嗓音透出对他的不忍心,以及自己的不争气。

  “你如果能看着我说出这些话,那么我便马上走。”

  “你…”慕尘-愤恨的看向他,又气急败坏的撇开头。自己被他如此看透,实在有些令人挫败。

  “子,你还在气我吗?还是不肯原谅我吗?”刘笃铭喑哑着嗓子问。虽然她的态度已有了转圜,但人总是贪心的,他希望她能够完完全全的接纳他,不再气他。

  慕尘-无言。

  这教她说是也不成,说不是也不对。说是违背了她的良心,说不是又会透自己的感情,于是她干脆什么都不说,以沉默来回答一切。

  “为何不回答?”他一步步的靠近她,“你真的不肯原谅我?”他一脸痛楚。

  “你曾说过,”他哑着嗓子继续道:“既然你所认识的刘笃铭从未存在过,那么昊明帮帮主的我又何必存在?现今,我想告诉你,从今以后,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刘笃铭,而那个叱咤风云的刘老大,将永不存在。”

  慕尘-不可置信的看向他,所有的仓皇全写在脸上。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他亲手结束掉昊明帮,所以才有那篇报导出现?不!他竟为了她的一句话,宁愿放弃自己所打出来的江山?

  天呐,她的罪孽何其大,她并非是介意他的身份,而是他们的未来,而他竟傻到为了她一句应付的话,放弃了他真正的自己!

  “你…”慕尘-终于找回自己的舌头,“你为什么这么做?不值得的。”她声音低哑着说。

  “我不认为不值得,为了你,就算是牺牲一切我都认为是值得的。”他愿用一切来换回她。

  “你…”感觉泪珠便要汇聚下,慕尘-连忙背过身去,不愿他瞧见自己的泪水。“你不必这么做,我根本…不希罕!”她撂下狠话,但其中毫无说服力。

  “真的是如此吗?”刘笃铭轻轻的环住她。儿她没有反抗,他稍微放下心。

  “不要再问我了!”慕尘-痛苦的捂往脸。

  她该怎么表达心中乍喜还忧的感觉?一个男人为她做如此大的牺牲,她怎会不感动?怎会不心悸?然而,他们…

  “子。”刘笃铭乘势将她拥入怀中。

  多来备受相思煎熬,如今她终于在自己怀中,他多么期盼时光就此停伫,让他一偿相思。

  靠在他宽阔伟岸的膛,慕尘-一颗心奇异的安定下来,一股安全感充斥在她体内,让她放松多来的警戒,属于他干净的男人味慢慢飘进她鼻内,像是起了升华作用,她几乎就要瘫在他怀里。

  “接受我,好不好?我受不了没有你在我身边,我只要你一个,别再气我,也别不原谅我,好吗?”他喃喃的倾诉情衷,若可以,他还要再告诉她更多,让她知道自己有多么的爱她、想要她!

  “不…我不能,我不是配得上你的女人。”她的话里藏了许多苦涩,或者更像是无奈。

  “为什么这么说?”他用手托起她的下巴,看她一脸忐忑不安的模样,就像是有千百万只刀在他心头剐杀。

  “你明知道的!”她奋力的推开他,表情充满苦楚,“你已经知道我所有的过去,为何还要来招惹我?我一人非常自在,为何你硬要闯进我平静无波的心,让我如此的难受?我不愿这样。”

  “不,我就是知道你的一切,所以才更无法割舍你,想尽我所能的保护你,我对你只有满满的心疼。”刘笃铭将她重新搂回怀中。

  “不!别对我这么好,我无法替你做些什么,就连最基本的传宗接代都不行!”

  “你为何会有这种想法?”他紧搂住她,想借此给她温暖。“我要的不是一个替我传宗接代的女人,我要的就是你,无人可替代的你,你明白吗?不管你愿不愿意,总之我就是招惹上你了,也不打算放手,也不准你逃离。”他有些霸道的说,箍紧她的手臂不断的加重力道。

  “你…”泪水又迅速泛滥成灾。

  “你该明白我的心意了吧?”

  他低头,在她梨花带泪的脸庞上烙上轻吻,而后才攫住她柔软满的,像是朝她宣誓自己的痴恋般,这个吻持续了好久、好久…  Www.IsJxS.CoM 
上一章   说爱难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朱朱创作的小说《说爱难》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说爱难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说爱难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