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说爱难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说爱难  作者:朱朱 书号:8239  时间:2017/1/28  字数:8031 
上一章   ‮章九第‬    下一章 ( → )
慕尘-在医院住了约两星期后便回丛林月休养,由于众人细心的照料,她的身体已恢复得差不多。

  此刻她与江琮、项正在机场准备好好去玩一趟,余君则带着余晋一道来送机。

  “子,你们预计多久后回来?”余君搂着项低声问。

  “嗯——不一定啦!反正要回台时我一定记得通知你,好不好?”项再次敷衍的说,视线贼兮兮的锁定在余晋身上。

  突然,慕尘-和江琮朝她使了个眼色,告诉她可以展开行动了,这可是她们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法子呢!

  接收到两人的暗示,项马上靠到余晋身前,漾着慈爱的笑容问:“小晋,你要和爸爸在一起呢?还是要和妈妈还有子、子琮妈妈一起出去玩?”

  听到项的问话,余君不信的瞪大了眼,双手更加抱紧余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说过只有你们三人要去。”

  “哎唷!我只是想应该尊重小晋的意见嘛!你干么那么凶?”项狡猾的出笑容。

  “对呀、对呀!说不定小晋也非常想和我们一起出去玩,你这老爸可不能太专制哦!”江琮附和着。

  “那小晋的衣物、护照呢?”余君提出最重要的问题。项要出国可是他犹豫了许久才答应的,这会儿她们却连小招也要一道拐去,留他一个孤单看家。

  “我们都准备好了!”慕尘-笑咪咪的扬扬手上的行李。开玩笑!她们可是一切都计划好了呢。

  “你们是有预谋的?”余君整个脸沉了下来。

  “说得那么难听,我们只是顾及小晋,所以做了万全的准备嘛。小晋,对不对呀?”江琮笑盈盈的道。

  余君铁青的脸转向项,谁知项亦是冲着他笑得好开心,并且朝余晋伸出双臂。

  “小晋,跟妈妈一起去玩好不好?”项又问了一次。

  余晋儿项伸出双臂,小小的身子便倾向她,出童稚的笑容。“小晋跟妈妈去玩!”

  项得意的要抱过余晋,但余君却用双臂箍紧他,引来项不悦的皱起眉。

  “喂!你要尊重小晋的决定啦!”

  “子,你被带坏了。”余君闷闷的说。

  慕尘-拍拍他的肩膀,以安慰的口吻道:“认命吧!我们会记得带礼物回来给你的。”她一把抱过余培。

  “哎唷!你别摆着一张臭脸嘛!”项伸手拍拍他僵硬的脸颊,并啄吻了他一下,“我会打电话给你的,拜拜。”道完,她们便浩浩的往登机门的方向走去。

  就在慕尘-她们一行人走后,余君转身离开机场,却瞧见曲晔慌张的奔进机场大厅。

  “曲晔,”余君叫住他,“你怎么这会儿才来!”

  曲晔听见有人叫他而停下脚步,见是余君,连忙向他并急急的问:“子呢?”

  “你迟到了,她们已通过登机门,飞机应该也快起飞了。”

  “Shit!”曲晔低咒。

  今天一早当他到事务所时,收到江琮的传真,上头只简明的写着,“我出国玩去了,拜拜”当下,他马上飙车来到这里,谁知仍是晚了一步。

  ?

  “大哥,查出来了,她们昨天飞澳洲。”风逸汛呈上自己所查到的资料。

  “好。你下去吧!”刘笃铭淡淡的回应。他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是。”

  室内恢复沉寂后,刘笃铭缓缓的靠到椅背上。

  这么一段日子下来,已将他折腾得几乎崩溃了,先是被子发现他的谎言,然后她又中,在子琮两人的阻挡下,他已经好久没见到她。

  其实他也可以以强制的手段待在她身边,但倘若他更如此,子必定躲他躲得更彻底,于是,他只能任由自己相思成灾,直到今才要风去看看她的近况,没想到她却偕同好友出国去了。

  澳洲,那是他的地盘,或许自己该有点行动才是。

  慕尘-的中,让刘笃铭几乎无法原谅自己,虽然湖海帮已全数被瓦解了。

  他可以想象她心中会有如何愤恨不平的感觉,他伤了她,不只伤了她的身子,更伤了她的心。

  天呐!瞧他做了什么!他得想办法挽回她的心,他无法就此失去她。他曾立誓,她这一生绝对是他刘笃铭的女人,永不改变。

  细想之后,他决定了该如何做。

  他拨了一通越洋电话至澳洲。

  ?

  澳洲

  星坐在电脑前,十指飞快的在键盘上跃动,只见萤幕上的画面不断更换,不消几秒,他便完成了一个资料建档。

  这时,他的个人专属电话响起,他长手一伸,拿起了话筒。

  “喂?”

  “星,是我。”电话那端传来刘笃铭低沉的嗓音。

  “大哥?”星颇为讶异。“有何吩咐吗?我不久前才刚接到消息说,湖海帮已被消弭。”

  “嗯。”刘笃铭随意的应声,“我是想通知你和、月三人,我搭明早的飞机去澳洲。”

  “有什么重要的事吗?怎么由大哥亲自打电话过来?”星似乎嗅到了些许的不寻常。

  “没什么,就是通知你们一声而已。”

  “是。”他不再追问的挂上电话,随即又按了内线。“天辰,你进来一下。”

  不消几秒,一位戴着金框眼镜的斯文男子走进来。

  “有何吩咐?”

  “你帮我去调这几天入境澳洲的台湾旅客名单给我。”

  “是。”天辰颔首后便退了下去。

  星的嘴角扬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他已由风那得知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慕尘-的中,以及大哥真实身份的曝光。

  这会儿,一向只有重大会议才会来澳洲的大哥却临时说要前来,其中必有蹊跷。若他猜测的没错,绝对是慕尘-人也来到澳洲。

  又有好戏可看了。

  ?

  慕尘-等四人漫步在雪梨的街道上,轻松的享受这优闲的假期。

  “哇!”项慵懒的伸了个懒,“澳洲的风情果然和台湾大大不相同,这样慢慢散步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她们来到澳洲已有两天,找了间饭店下榻后,每天便漫无目的的闲晃,不过,也如愿的去看了可爱的袋鼠和无尾熊。

  “喂,等会儿我们到天的CoffeeShop坐坐,休息一下,好不好?”江琮转头朝她们提议。

  “嗯,好呀!”慕尘-点头附和。

  “子妈妈,抱抱!”走了一小段路的余晋开始累了,小手一伸,干脆要人抱着走。

  “好。”慕尘-微笑的抱起他。

  “子,你行吗?伤口会不会疼?”项担心的问。她怕子这样出力抱着小晋会牵动伤口。

  “没关系,不碍事。”慕尘-摇摇头说。

  在离她们不远处,星脸上挂了一抹笑的尾随其后。

  跟他一道前来的还有易逵,因为月疆衡前不久才与慕尘-碰过面。而她与星防接触已是遥远的前尘往事,但他想她应该是不认得他才是,就算认得其实也无妨,他只要想法子留住她,等待大哥前来便成。

  “请问…你们是台湾人吗?”星走向前询问她们,易逵跟在他身后。

  慕尘-三人闻声回头,发现两名高大的男子伫立在她们身后。

  “请问有什么事吗?”慕尘-礼貌的问。

  “呼!太好了。”星大大吁了口气,“我们也是台湾来的,我们来自台中,你们呢?”他话家常似的问。

  慕尘-与江泽珠、项狐疑的相视一眼,“我们也是来自台中。”

  “真的吗?我们真是有缘,能在异地相遇。喂!”星用手肘撞了易逵一下,“你说是不是?”

  “呃,对。”他迟疑的点头,不明白为何星要像登徒子般向慕尘-等人搭讪,他们不是奉大哥之命前来跟着她们吗?

  慕尘-眯起双眼,总觉得星有些面善。“请问你们到底有什么事?”

  “啊,小姐,我突然觉得你好面,或许…我们曾见过面也说不定呢,你说是吗?”

  慕尘-因为也有所感觉,所以没注意他的语气太过吊儿郎当,倒是江琮和项发现了他的图谋不轨。

  “喂,要搭讪请找别人行不行?”江琮双手叉的站到慕尘-身前。

  星拚命的忍住想笑的冲动,嘴角有些颤抖。

  好玩!真的很好玩!他老早就想试试这种老掉牙的搭讪方式,没想到这么好玩,真是过瘾。

  而易逵从头到尾都不晓得他究竟在玩啥把戏,只能呆呆的像个木头人似的伫立着。

  “小姐,你误会了,我并不是那种人。”星急急的为自己“辩护”表情真诚得有些过火。

  小姐?

  江琮挑眉看他,心里不想着,这人是不是头壳坏去?没见着她着个肚子吗?这人铁定是居心不良。

  想着、想着,话便从嘴边溜了出来。“先生,你没瞧见我们一个抱着小孩、两个大着肚子吗?想找妞儿泡,烦请找那年轻貌美的小姐好不好?看是要去喝咖啡还是什么的都随便你。”

  “你们是年轻貌美的小姐呀!而且我是想请三位去喝杯咖啡没错。”

  “甭肖想!还说不是搭讪,被我捉到了喔!”江琮捉包般的指着他的鼻子。

  “冤枉呀!小姐。”星急急的挥挥手。“我真的不是搭讪呐!我只是觉得咱们在异地相遇有缘,大家做个朋友罢了,没有恶意。”

  “管你是什么意,去找别人,别找我们。”语末,她挽着慕尘-、项,准备走人。

  “等等,小姐。”星一个箭步冲上前拦住她们。“我真的绝非你们所想那般的登徒子。”

  “好啦!相信你啦!请你让开好不好?”江琮敷衍的说。

  “但…”星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易逵却在此刻了嘴。

  “星,大哥来了。”

  他闻言马上看向身后,果然有一辆黑色跑车急急驶来。呼!大哥总算是赶来了。

  江琮也循着他的视线望去,却瞧见一个极为面善的人开着跑车往她们这驶来。“刘笃铭!”等看清楚后,她忍不住大叫,惹得慕尘-和项亦讶异的望去。

  “喝!我就说你有企图,原来你们和刘笃铭是一挂的!”江琮将所有矛头全指向星。

  慕尘-看着那熟悉的身影下了车,笔直的朝自己走来,心里不一阵震撼,他竟追到澳洲来了!

  “大哥,”星调侃的说:“你得另外算加班费给我呐!”道完,他便和易逵相偕而去。

  “星,你刚刚干么要吊儿郎当的跟她们搭讪?”直到他们走远了,易逵终于问出自己的疑惑。

  “没什么,我只是很想试试这种老土的搭讪方法,没想到真的好玩的。”想着,他不又兴奋起来。

  易逵闻言眉头不全皱在一块儿,“你更是神经病!”

  ?

  “我能和你谈谈吗?”乍见自己夜所思念的人,刘笃铭的声音变得喑哑。

  慕尘-只是无言的伫立着,目光没有焦距的停在远处。

  但在她怀里的余晋就显得非常不安份,见着刘笃铭的他兴奋得不得了,小小的身躯不断的扭动着,并大声嚷嚷。

  “叔叔抱抱!”白的小手在空中挥舞着,并出愉悦的笑容。

  在刘笃铭尚未有所动作之时,项连忙由慕尘-手里抱过余晋,并低声告诫他,“小晋,不可以吵闹。”

  直到怀里的余晋乖顺的趴在口,项才又开口,“子,那我和子琮先回饭店去了。”

  是该让他们好好谈谈才是,总得给刘笃铭一个解释的机会吧?

  江琮担心的瞧了他们一眼之后,转身同项一道离开。

  “子,我们到前面坐着谈,好吗?”在他们不远处有一座天CoffeeShop。

  慕尘-没回答,径自的往前走去。

  等两人坐定之后,她终于开了口。

  “你认为我和你之间还有啥事可以谈?”一开口,她便反问他这么一句。

  “我知道你一定非常气愤我的隐瞒,但你总得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不是吗?”刘笃铭侧首,眸中所盛尽是深情款款。

  “所以我在听了,不是吗!你以假身份接近我,在我身旁待了这么久一段时间,究竟有什么目的?”

  “能有什么目的?试问,若今天我以刘老大的身份接近你,你会接纳我、信任我、认同我吗?绝不可能的不是?在这样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只好化身为保险推销员慢慢的接近你,取得你的信任。”刘笃铭低声下气的解释,完全看不出一丝黑道大哥的冷酷。

  “你如此的欺骗,最后岂不更加难以收拾?”慕尘-失控的低吼。她最恨别人欺骗她,未料她最信任的他就是个大骗子,教她情何以堪?

  “相信我,子,我一直想向你说出实情,无奈总是说不出口。”

  “你这么处心积虑的接近,若只是想找一个长相左右的伴侣,就你这么长时间来的观察,应该明了我是不需要伴侣的人。”慕尘-口是心非的说。“而你,身为堂堂一帮之主,就应该找一个足以和你匹配的女人,所以,我认为你根本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一个不合你需求的人身上。”

  “不!”刘笃铭反驳了她,“你应该知道自己非常需要有人让你依靠,不是吗?你或许坚强,但那只是外表,并非代表你的内心亦同。”

  “你凭什么来分析我?”她撇过头,不愿承认他的确是看透了她。

  “我记得你曾要我简述你的个性,当时你也承认我三言两语就道尽了‘你’,不是吗?但我所了解的你并非只是如此,记得初次见到你时,你正巧遇上两个混混,当时你所吸引我的,就是你的无畏无惧。但你毕竟只是名女子,所以那时我要星出手相救,你记得吗?”

  慕尘-想起来了,难怪她觉得刚刚那个长发男子颇为面善,原来他曾出手帮助过她。

  “后来我要星去调查你,才发觉你并非真如外表般坚强,这竟起我前所末有的保护。”刘笃铭坦承的说出一切,“我知道你的一切事情,包括你在国中时差些被鲁韦昌强暴,从此对男人有一份惧怕。”

  慕尘-出惊恐之,“你怎么可以如此?你怎么能擅自调查我的事?”

  好可怕的男人,在他面前自己几乎是赤luo的。

  刘笃铭捉住她颤抖且冰冷的手,企图给她温暖、给她安全感。“我说出这些是想让你明白,当我知道你的所有后,对你只有更加的心疼,我是多么的想好好呵护你。”

  慕尘-动容了,他的这番话彻底的瓦解她的心防,但几乎是立即的,她又替自己戴上冰冷的面具,她仍是无法原谅他欺骗她的这件事,因为这也表示他不信任她。

  “你…别再说这些,今天该谈的不是我,而是你,别将话题转移了。”她出被他握住的手,将几乎盈眶的泪水了回去。

  “子,转移话题的是你,在我说出这番告白后,你仍是无法信任我、了解我的一片心意吗?”刘笃铭蹙着眉,侧身望向她。

  “信任?呵呵!”她冷笑两声。“是啊!我原先是信任你的,我原以为‘刘笃铭’是惟一能让我完全信任的男人,但连他也欺骗了我,是你亲手毁了这个角色,要我怎么再信任你?”

  “子…”他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真是可笑啊!原来我一直信任的人竟是不存在的。”她幽幽的笑了出声。

  “子,你别这样。”

  “别叫我子!你已没有那样的资格叫我!”她的心已在淌血,但她硬是不肯做出任何妥协。

  “你该明白,我会以如此方式接近你是因为怕你会逃离我。”刘笃铭自辩的说:“事实上,我也有想过当你知道真相时的后果,但,我已经爱上你,害怕实话会让我失去你。

  “我从不曾为任何女人改变过自己,惟独对你…”

  “没有人叫你这么做,尤其是我!”慕尘-撂下狠话,“既然我所认识的刘笃铭自头至尾都不存在,其他人对我而言,根本毫无意义!”她作势要起身离去。

  “等等!”刘笃铭伸手攫住她的手腕,神情里全是掩不住的伤痛与黯然。“你为何要如此否决我?”

  慕尘-低头看着他,“我没有否决你,是你否决了你自己,否决了我对刘笃铭的信赖,否决了我和他的那段情谊。”甩开他的钳制后,她头也不回的离开。

  在经过离她与刘笃铭谈话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时,她停了下来。“子、子琮,回去饭店了。”

  两个以Menu遮脸的女人心里一惊,互颅了一眼后,带着余晋连忙赶上她。

  ?

  房内的气氛着实诡异。慕尘-回到饭店后便沉默的坐在沿,就只是一直不动的坐着。

  江琮和项没有出口安慰她,或指控他什么,只是静静的陪伴着她。

  事实上,当她们听了刘笃铭的一番告白后,已明白他的用心良苦,是该让子好好想想,让她自个儿体会出刘笃铭的一片痴心,她们知道,她绝对会想通的。

  慕尘-的心至今仍是狂跳不已,她怎会没感动?他的一番话几乎教她又要下泪来,然而,她要不起他一丝一毫的爱了。

  她不愿再相信他,逃避也已成为她的习惯,让她只想远离。

  “叩叩。”两声敲门声传来。

  江琮最靠近房门,“我去开门。”

  当门一拉开,江琮见到门外的人时吓得瞠大双眼,反的想将门关上。

  所幸门外的人反应极快,连忙用手臂抵住门,否则门板早就吻上他俊酷的脸。

  江琮惊愕的不停气,“幻觉,这一定是幻觉。”

  “你也晓得没脸见我吗?”

  当那再熟悉不过的嗓音夹杂着嘲讽的语气传来,她认命的让开,放他进门。

  那位“可怕”的仁兄即是曲晔,他半眯着眼瞧着一脸尴尬的她,等待她给他一个解释。

  “嘿嘿!”江琮干笑了两声,“你怎么也来澳洲了?”

  “你还敢嘿嘿,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才查出来你待在这儿,特地来找你泡茶的,你有没有空啊?”他没好气的说。

  “泡茶,不会吧?要泡茶就在台湾泡,干么跑来澳洲?”

  “你竟敢跟我装傻?”曲晔眼见就要火,“你是有身孕的人还敢出国玩,甚至随随便便传一张纸给我就算代过吗?”他由口袋中取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她。

  江琮接过纸又扁起嘴,“反正跟你说你也不会答应,不如用逃跑的。”她低声咕哝着。

  “你说什么?”曲晔耳朵可尖了。

  “你小声一点啦!”她打了他一下,以眼神对他示意房内的“状况”

  曲晔接收到她的暗示,先是见着项朝他微笑,而慕尘-却一脸失神的坐在沿,对他的来到不知晓似的仍发着呆。

  “怎么了?”他低头问江琮。

  “哎唷!苞你讲了你也不懂啦!”她挥了挥手。

  “子、子琮,”慕尘-突然出声,“我们回台湾去吧!我已经没有兴致再玩了。”

  曲晔皱起眉头。该不会是他来了她才没兴致的吧?  wWW.iSjXs.cOm 
上一章   说爱难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朱朱创作的小说《说爱难》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说爱难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说爱难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