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说爱难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说爱难  作者:朱朱 书号:8239  时间:2017/1/28  字数:6538 
上一章   ‮章八第‬    下一章 ( → )
是桑氏企业董事长桑镇的六十大寿,桑家的大宅内此刻云集了各路人士,将原先沉寂的桑宅点缀得闹烘烘。

  慕尘-当然也出席了这场盛宴,原先她也要邀项、江琮两人一块儿来,但她们的另一半都抢先她一步邀约佳人,她只好一人前来。

  慕尘-一走入会场,所见即是黑的人群。

  一个熟悉的人影步向她,脸上全是不屑与嘲弄。“呵,你真的还来参加老头的宴会啊!”

  桑源的不驯旁人也略知,对于父亲更是忤逆,不孝得很。

  而桑镇对他也仅有摇头的份,如今一心一意想在他的身体尚能撑住之时,找到一名有能力的人来接管桑氏,即使是非桑家人,至少也好过自己的败家子。

  “是桑先生邀我前来的,应该没碍着你吧?”慕尘-没好气的道,实在很懒得应付他。

  “当然没有!只是,身为见不得光的‮妇情‬也敢出席这样盛大的宴会,我真佩服你的勇气可嘉。”桑源讥讽的说。

  “劳你费心,若没事的话,恕我失陪了。”她微微点头即要离去。

  “等等,”桑源一把捉住她的手腕,“我还有话要跟你说呢!”

  “要说快说,请你放手。”慕尘-不悦的蹙起眉。

  “我是想问问你——”桑源毫无预警的靠近她,脸上泛起一抹笑,“要不要换来当我的‮妇情‬?老头老了,铁定无法足你吧?而且他死后财产也都归我,我一定比疼我那口子更加的疼爱你,怎么样?”

  慕尘-未发一语,愤怒的眼神几乎要出火来。

  下的东西!她在心中诅咒上百次。

  “桑源!”

  随着大喝而来的是桑镇,他缓缓的走向两人,不悦的瞪着他,“你又在找子麻烦?”桑镇虽年已六十,但声音仍是无比宏亮,身子也算硬朗。

  “嗟,我可是你儿子呐!你却关心一个‮妇情‬胜过于我?这算哪门子的老子?”桑源冷哼一声,又瞪了慕尘-一眼才走入人群中。

  桑源一离开后,慕尘-将手上的提袋交给桑表。

  “这是祝寿的礼物,我祝您早找到接管桑氏企业的人才。”

  “呵呵呵…”桑镇朗的笑开,“我非常喜欢你这个祝福,不过你何力必还破费买礼物呢?”

  “礼物当然少不得,也是我对您的一点心意,您若不收,我哪还好意思出席宴会?况且只是项小礼物,还望您别嫌弃呢!”

  “别这么说,你的一番心意我很感动。走,到里头去吧!”桑镇带领着她走入会场。

  慕尘-一被带人会场,隐身在一旁的林衍诚也往会场的另一方走去。

  “大哥。”

  刘笃铭一听到林衍诚的叫唤随即回头。

  今,他与风逸汛、火熠亦出席了这场宴会。

  “她也出席了。”林衍诚简短的报告。

  “嗯。”刘笃铭点了点头,仿佛是预料中的事。

  “大哥,”风逸汛小声的在刘笃铭耳畔说,“今人多且杂,请大哥注重自己的安危,湖海帮不知会不会借此机会出手。”

  “我知道。”刘笃铭答道,正想再跟林衍诚代什么,身上的手机却在此刻响起,他拿起手机,“喂?”

  “刘笃铭,此刻你正惬意的参加宴会是吗?”电话那方传来一阵尖细的男子声音。

  刘笃铭蹙起眉,“你是谁?”

  “我是湖海帮帮主,赵得海。”对方报上姓名后,笑了起来,其声极其刺耳。

  “是你!”刘笃铭双眸霎时覆上森。“有什么事?”

  赵得海得意的说:“你更是失策,只记得护着你的女人,却忘了另一位重要的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刘笃铭瞠大眼,沉怒的问。

  “你马上带着你的三个手下到某某路的小鲍园,半个小时内若没到,你就等着替刘明闻收尸。”道完电话随即挂断。

  刘笃铭脸上布满了愤恨与暴怒。

  “大哥,怎么了?”火熠见他脸色不大对劲,马上向前询问。

  “湖海帮捉走了我叔父。”好个湖海帮,他绝对要让赵得海不得好死!

  “什么?他捉走刘叔?”

  闻言,风逸汛三人一阵惊愕,湖海帮竟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昊明帮!

  “走。”刘笃铭一下令,三人马上尾随他离开。

  ?

  是刘老大还有他的贴身侍卫!

  他们也来参加这场寿宴吗?可是为何个个面诡谲的模样,匆匆离去?

  一行数人的举动引起慕尘-的注意,几乎是立即反应的-她马上跟桑镇道声抱歉,不假思索的跟踪他们而去。

  ?

  慕尘-驾车跟随着他们一行人来到一座小鲍园,见他们匆匆下车往里头走去后,她才由自己的座车出来。

  环顾四周她才发觉,这里竟离丛林月不远。令她极其纳闷的是,为何他们会在这么晚的时候来这里?且一副发生了啥大事般急迫。

  各种问题不停由心头冒出,也令她不由自主的移动脚步往里头走去。等等,难道她是在担心那个昊明帮帮主?

  不!她用力的甩了甩头,企图甩掉这荒谬可笑的想法。她只是好奇,仅仅如此而已!

  她为自己找到一颗树当掩蔽,偷觑着正前方的情势。由于灯光昏暗,她看了好些会儿才发现,四人的前方竟伫立了一大群人与他们对峙。

  看到这般情景,她的心猛地漏跳了一拍,他们这样不是很危险吗!才四个人,如何以寡敌众?

  前方刘笃铭不知说了什么,对方竟由际取出了一把指着他。慕尘-见到这一幕,惊愕的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以免自己尖叫出声。

  天呐!是!如此惊异的场面是她前所未见的,她整个人被吓得呆愣住,直担心他们会不会出事。

  “砰”的一声,不晓得谁先开了第一,接着就像连锁效应,声好似放鞭炮般的接连着响起,带来一阵惊天动地。

  慕尘-捂着耳朵瑟缩在树旁,并不时偷觑着,她瞧见他们四人利落的闪过不长眼的子弹。按常理,她是该迅速逃离现场的,但脚却不听使唤似的不肯移动。

  天呐!她在担心刘老大,纵使是千万个不愿承认,但一直为他狂跳的心却瞒不过一切。

  下一秒,她被自己所见的景象给惊愕住。

  刘笃铭为了闪避子弹,将戴在脸上的墨镜拿下,而他身旁的一盏立灯恰巧照在他脸上,让慕尘-清楚的见到他的脸。

  她全身的血就像是冻结了般,脑中嗡嗡作响完全无法思考。

  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断的在心中问上千百回,泪水也迅速的模糊了视线。

  “刘笃铭!”她竭尽了所有力气吼叫而出,借以发自己的愤怒。

  是她认错人了?或者…被骗了?

  她的这一声高呼使气氛顿时一凝,声停了下来。

  “子!危险,别过来!”刘笃铭从怔忡中惊醒大声咆哮,继续开杀对方,一方面则分心的注意慕尘-的安危。

  子?他竟叫她子?!那么他真的是刘笃铭?

  “哈…”慕尘-凄楚的笑了出来。

  原来她当傻子当了这么久,而他竟自始至终都在耍她!什么保险推销员,他根本是那个昊明帮帮主!

  慕尘-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乍然响起的声以及刘笃铭惊恐的吼叫在霎时都人不了她的耳,她一步步的走向刘笃铭。

  “子,别过来,快找掩蔽物!”天呐!上天别开他这种玩笑!

  慕尘-依然不发一语的走向他,她失神的双眸狠狠的揪疼了刘笃铭的心。

  他仍是不断的开,并慢慢的退向她,在心中不停的祈祷,千万不要让她受到伤害!

  慕尘-在两人距离约五步远时停了下来,定定的盯着他,盈眶的泪水只消眼一眨便随即掉落。

  “你为何…”

  就在此刻,一声特别刺耳的声响起。她倏地睁大了眼,表情痛苦的抚住自己的腹部,而一抹鲜红逐渐渲染开来,令人怵目惊心。

  “要…骗…我…”语毕,她整个人昏厥过去。

  “子!不——”刘笃铭狂吼,冲过去接住她瘫软倒下的身子。“子,你醒过来!我不许你有事!你听到没有?”他紧紧的搂住她,捉起她逐渐冰冷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泪水就这么夺眶而出的滴落在她苍白的脸庞。

  风逸汛三人见状,马上奔至他的身旁掩护他。

  而湖海帮的人已被他们解决泰半。

  刘笃铭抱起慕尘-,阴冷的声音恍若撒旦,“我要他们全都死!”他抱着怀中的人儿往自己的车快步走去。

  将她放躺在后座,他发动引擎,车子瞬间呼啸而去,迅速的隐没于夜幕之中。

  ?

  什么声音?

  似乎有人在啜泣?是子和子琮吗?

  慕尘-蹙紧眉头,极力的想睁开双眼,可是,噢…腹部传来一阵阵的痛,令她的眉皱得更紧了。一个接着一个的疑问不断的涌入她的思绪。

  为何会如此?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她不是在公园内发现…有一场战,然后…是刘笃铭!

  他拿下墨镜的那个镜头迅速的掠过慕尘-的脑海,令她猛然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灰白的天花板,及阵阵刺鼻的药水味。

  “子!你…你终于醒了!”江琮和项各占一边沿坐在她身侧,两人皆红透双眼。

  慕尘-倏地一阵鼻酸,她想起发生什么事了,她发现他的欺骗,当时她正好被打中一,难怪腹部会如此疼痛不堪,全身所有的力气就像全数被走般使不出劲。

  “我…睡了很久吗?”慕尘-原想以轻松的口吻开口,怎奈她的声音仍是无法摆病态的无力,显得细若蚊呜。

  “你已经昏睡一天一夜了。”项带着浓厚的鼻音回答,是刘笃铭通知她们的。

  “子,你可别再吓我们了。”江琮的眼泪又顺着脸庞滴落。

  项心有所感,也因而落泪。

  慕尘-见两位好友为自己受了担忧与害怕,硬生生的出笑容,安慰着两人。

  “我保证没有下次了,这么痛的经验我可不想再来一次。”她转移话题,“对了,小晋呢?”

  “你去参加桑先生的宴会时,我带小晋回家一趟看看我妈,我妈想他想得紧,便留他住在她那儿几天。”项擦擦眼泪说。

  突然她像想起什么,和江琮不时以眉目“传情”

  “怎么了?你们有话想说是不?有话就说吧!”

  “嗯…是这样的,我们替你拒绝了刘笃铭。”

  这句话令慕尘-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拒绝刘笃铭?拒绝什么?”

  慕尘-表面上或许看来平静、风雨无兴,但并不代表她内心亦相同。实际上,乍听项说出“刘笃铭”三字时,她心底一阵翻腾。

  “本来他想留下来陪你,要等到你醒他才肯安心离去。但是,他欺骗了我们,光这条罪就足以将他列为拒绝往来户,管他是什么人,我和子琮都不愿意他留下,于是赶走了他。”

  项说得义愤填膺,非常后悔自己当初还帮他说话,要子接受他的情意,此刻她已不得将所有话全收回来。况且,他还令子受伤了!

  听闻项叙述刘笃铭为她担心,慕尘-心中的怒气竟奇异似的消弭了一些,不再那么愤怒。

  “而你昏的这一天一夜之中,还有很多人来看过你,桑先生、朱翌群还有你舅舅、舅妈…”项一一的细数,“而伯母她恰好回家为你炖汤。我和子琮都未告诉伯母事实的真相,只说你是路过时不小心被波及,怕她知道了后会益加担心。”

  “若伯母知道了,她铁定也会气愤不已的,毕竟她也同我们一样相信刘笃铭,而他竟如此过份,把我们耍得团团转!要是当初我们初次见到他时,他肯坦诚的话,一切不就没事了?如今他又不是自首的,那就没啥立场好说,虽然他前晚表演得很好…”江琮无意似的谈起。

  “表演!什么表演!”这引起慕尘-的注意。

  “喔,你知道的,前晚的情况真的很危急,当我们赶到医院时,你已进了开刀房近个把小时,只见他一脸苍白、懊悔的坐在外边的椅子上,是他的侍卫其中之一向我们说明,满头的雾水才散去。

  “等医生从开刀房出去时,我们一拥而上,惟独他仍坐在原位,我十分气愤,但后来我才发现,当医生宣布手术成功,他竟两肩一垮,用双手捂住眼睛,下那男、儿、泪。”

  慕尘-因江琮的表情而低笑,不过却扯痛了伤口令她忍不住低声气。

  项两人连忙异口同声的问:“子,你没事吧?很痛吗?”

  “不,没事。”慕尘-摇摇手,嘴角扯出淡淡的笑。

  “对了,有件事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让你知道。”江琮缓缓宣布,“你体内现在也着刘笃铭的血。”

  慕尘-脸上无任何表情,只是静静的听着她说。

  “听他的侍卫说,因为子弹伤及子,造成血不止,而医院库存的血不够使用,刘笃铭听到自己和你同样血型,硬是输了五百西西的血给你。”项解释。

  慕尘-突然出欣慰的笑容,以幽默的口吻说:“幸好是伤到子,反正我本来就已经去结扎了嘛!若伤到的是心脏或者别的器官,那可就没辙了!”“子,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江琮与项忍不住喝斥。这次子中弹可几乎是吓掉她们半条命呢!

  “本来就是嘛!难不成你们希望我别处中弹?”

  “呸呸呸!你还说话!”项看在她已受伤的份上,象征的拍打了她额头一下,算是惩罚。

  “对了!那现在要怎么对付刘笃铭呢?”江琮突然又冒出一句话,惹来两人奇怪的注视,但看她一脸天真,丝毫不觉说出这句话有何不妥之处。

  “子琮,你提他做什么?”项望向江琮。

  她嘟起了嘴,“我只是觉得他这么骗咱们,总不能如此轻易放过他吧,那岂不太便宜他了?何况是他害了子,干脆要他负责好了。”

  “负责?”项皱着眉,总觉得她说的负责非比寻常。

  “你们高兴就好,只要别扯上我。”慕尘-轻轻的摇了头。

  “这当然会扯上你!”江琮嚷嚷着,“要他负责,当然就是要他娶你嘛!怎不会扯上你呢?”

  “子琮——”慕尘-不可思议的喊道,这一喊又牵动了她的伤口,令她哀嚎出声。

  “别激动嘛!人家也不过提议而已,说说罢了,别当真。”她扁着嘴耸了耸肩。

  “好啦!现在别谈这些了,我有个提议,等子伤愈,咱们出国去玩个痛快,你们说好不好?”她认为子若出去散散心,应当对改变心情有帮助才是。“赞成赞成!”提到出国玩,江琮比谁都还高兴。

  “只有我们三人吗?那小晋去不去?”慕尘-问。

  “你们觉得要带小晋去吗?我想君应该不会答应。”项偏头想着。他可不太好说服。

  “总之,你先去帮他办一些该办的资料,届时视情况而定再说喽!”

  “那我们要到哪个国家去?日本、美国、香港…这些我们都去过了,我想我们到没去过的国家去好了,你们想想到哪比较好玩?”项询问她们的意见。

  “啊!”江琮灵光一闪,连忙提议,“我们去澳洲好不好?去看袋鼠、无尾熊!”

  慕尘-与项相视,亦觉得不错。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慕尘-又出微笑。相信自己有这两位好友的陪伴,也就不用一个人偷偷躲起来舐伤口了。  wWW.iSjXs.cOm 
上一章   说爱难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朱朱创作的小说《说爱难》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说爱难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说爱难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