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说爱难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说爱难  作者:朱朱 书号:8239  时间:2017/1/28  字数:7369 
上一章   ‮章七第‬    下一章 ( → )
虽然丛林月的店面全被毁坏,衣服、饰品也无一幸免,所幸慕尘-已经为其投保过,所以算来她们并没损失多少,但等待修复完工需要一个月余的时间,她们所损失的,大抵是一个月所赚的盈余。

  “实在头大,这下又要向厂商一家家的批货了。”江琮碎碎念着。

  “你就甭念了吧!”项受不了的提出抗议。

  “没关系啦!子。子琮她爱念你就让她念嘛!等我们耳朵长茧了,再向她讨医药费。”经过这一、两天的平复,慕尘-总算能打心底发出微笑。

  “唉,”江琮神秘兮兮的靠向她们,“你们觉不觉得鲁韦昌这次的落网给人感觉怪怪的?”

  本来要让他被定罪还得花费一番工夫,突然间一切情势逆转,事情变得让人极为满意。

  项偏头沉思,“是怪的,不过这样最好了不是吗!他该会被判无期徒刑,这样就不会有机会再来找麻烦,这本来就是他应得的报应。”

  慕尘-没有开口,只是默默地微笑着。这下她总算是放下一半的心了,现下惟一还令她担心的是刘笃铭。思及此,她的心又问了起来。

  “嘿!怎么又一张苦瓜脸?笑笑嘛!”江琮挽住慕尘-的手,嘟着嘴道。

  看着两位好友关心的脸庞,慕尘-又出笑容。

  “你们放心,我的‘忧郁症’已经治愈了,不会再苦着一张脸让你们看了倒胃口。”她玩笑的回答。

  突然一名男子出现在构林月门口,慕尘-立刻奔上前开门,语气略显焦急的问:“有事吗?是不是关于刘笃铭?”

  “我们大哥想请你走一趟昊明帮。”风逸汛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潇洒的笑。

  “我?”慕尘-指着自己,突然像领悟了什么般,“是不是刘笃铭出了什么事?”

  “恕我无法奉告,你走一趟昊明帮便能知晓。”

  慕尘-转头看着两位好友,“我出去一下。”

  江凑珠及项脸上全着忧心之

  “两位请放心,我能保证慕小姐绝对不会有事。”风逸汛看出她们的忧虑,随即做了保证。“慕小姐,请。”

  慕尘-摆摆手,“别担心。”便笔直的走了出去。

  “现在你应该放心了吧?鲁韦昌已经无法再来打扰你了。”风逸汛突然莫测高深的对走在身旁的她说上这么一句。

  慕尘-蹙着眉看他,“你怎么会知道鲁韦昌是冲着我来的?难道他有可能被判无期徒刑那件事…”

  风逸汛挑因而笑,“是大哥做的。”

  “他?!”慕尘-的心开始卜通狂跳,“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心头一阵难言的悸动,她不自主的捉着前襟。

  “这…你自个儿去问大哥吧!”他神秘的止住话题,为她开启车门让她坐上车。

  接着,车便如狂风呼啸般直奔而去。

  ?

  慕尘-被带到刘笃铭的休息室,而他早已在里头等候。

  她战战兢兢的走向他,总觉得他犀利的眼神透过墨镜直她而来。

  “请坐。”刘笃铭语气冰冷的说。

  慕尘-望了他一眼,挑了与他面对面的沙发坐下。

  他凝视着她。

  她似乎又憔悴了些。其实今他会派人请她来只是为了看看她,因为鲁韦昌的事件,他不晓得她撑不撑得住,而且,几天没看到她,他想念她。

  偏偏“刘笃铭”至今尚“囚”在昊明帮中,根本无法出现在她面前。他打算顺便利用这机会告诉她“刘笃铭”已安然离去。

  “你为什么要帮我?”

  慕尘-的一句问话将他由发怔中拉回现实,幸好他戴了墨镜,以至于没让她发现他的异样。

  “帮你?”他口吻中满是疑惑,不明所以。

  “鲁韦昌那件事,为什么你会那么做?”她的心竟又狂跳起来,卜通卜通的,她几乎可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刘笃铭的眉心拧起。

  她怎么会知道是他做的?谁告诉她的?是风吗?原先他就不打算告知她,谁知…

  既然她已知晓,他也只好承认了。

  “喔,是那件事。”他刻意说得满不在乎。“那并不算什么。”

  “不算什么?”慕尘-蹙起眉,“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做?”她不喜欢他这种轻率的态度。

  “没有为什么。”刘笃铭淡淡的口吻丝毫不带一丝情感,一如他冷酷的外表。

  “怎会没有为什么?你做事总有个理由吧?”很奇异的,她竟被他平淡的态度给怒了。

  他瞟向她,眼里尽是满满的兴味。

  “为何我必须给你理由呢?”

  “我…”她登时语,半晌才支吾着说:“我不随便接受陌生人的恩惠。”

  陌生人!他眯起双眼,十指错搁于边。对她而言,他只算是个陌生人!这令他十分不悦。

  “就算是补偿你上次受惊吓的代价吧!”他口气微愠的说。

  没想到一个虚假的身份却得到她的信任,而真实的他在她眼里却是陌生人,这点令他愈想愈气。

  “你的口气听起来像极了是可怜我,我不需要你的施舍!”她亦语气极差的吼回去,丝毫不在乎她所面对的是黑道大哥。总之,她就是气愤,为了他的态度。

  慕尘-的话火上添油似的完全惹恼了刘笃铭,怒火登时烧毁他的理智。

  “不要我的施舍?难不成再放他出来,寻得机会强暴你?!”

  此话一口而出,不吓到了慕尘-,同时也骇着他自己。

  她惊愕的看向他,“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那件事?

  “你倔强的子得改一改,尤其是你现在所面对的是一帮之主。”他话锋一转,止住了之前的话题。

  他的提醒让她忆起自己尚未明白来此的目的。

  “你…为什么要我来这?是为了刘笃铭吗?”

  刘笃铭再度蹙起眉。

  他该怎么表现自己的情绪?喜悦,或者忧心?

  看她的态度,她是满在乎“刘笃铭”的,但那不是他呀!这下,他终于体会为何星会执意让刘老大这个身份出现了。

  说真格的,他竟有些气愤、有些吃醋,纵使这醋根本吃得没道没理的。

  “你放一百二十个心,他已经平安的回去了。”他深呼吸着,平息莫名其妙在心底兴风作的怒气。

  “真的吗?”她满是怀疑的眼神投向他。若刘笃铭已经回去了,怎么会没同她联络?

  刘笃铭眯起双眼,隔着墨镜投出危险的警讯。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尚未灭绝的怒火瞬时又兴起。

  “我没亲眼见到,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你竟然敢怀疑我?”他怒吼道。

  顺从发的怒气,他有如野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向她,紧实的双臂牢牢的将她钳制在沙发以及坚实的臂弯内。

  “啊——”

  在刘笃铭扑向她的那一瞬间,慕尘-蓦地崩溃似的发出尖叫,身子也同时蜷缩在沙发上,以双臂护着头部。

  野蛮的动作彻底的击垮她维持多年的武装,过去的那段记忆像是海水倒灌般汹涌的淹没了她,所有的软弱、无助完全显现,她只能借着缩紧身子来证明自己仍是安全的。

  刘笃铭亦被自己的举动吓到了,她的无助、害怕看在他的眼里,一次又一次绞着他的心,他无法置信自己竟伤了她!

  他迟疑了好些时候才缓缓的抬起手,正环住她好好安慰时,她却又更加瑟缩,于是他的手便停在半空中,迟迟不敢有所动作。

  慕尘-偷偷的觑了他一眼,见他的手定格在半空中,马上毫无预警的推开他,逃到窗台边警戒的看着他。

  看她恍若受到惊吓的小动物般,刘笃铭心底又是一股狠狠揪紧的疼。

  慕尘-捉住前襟,不停地着气,她努力的想平缓自己的情绪,无奈却愈是害怕。

  “对不起,我无意伤害你。”他喑哑着嗓子道。

  她定定的看着他。

  他刚刚说那句话的感觉…好像刘笃铭。

  是她的错觉吗?她总觉得他藏在墨镜之下的那对眸子似乎布满了哀伤与歉意。

  刘笃铭叹了口气,颓然的转身离去。

  走出休息室后,他无力的靠在墙上闭上双眼。

  他做了什么?他竟亲手伤害了他最深爱的女人!

  他不是一直小心的呵护她吗?如此的举动一直持续了六年,如今竟因一时莫名兴起的怒火而伤害了她!

  他其实无心伤害她,见她受了伤他也同等的心疼,甚至更甚!但他方才真的觉得气愤,她的不信任无疑像是一把利刃捅进他的心窝,是那种椎心之痛才令他做出伤害她如此糊涂的举动。

  此刻他竟不知所措了,他不晓得这六年来守护在她身旁又有何用?那个守护她的刘笃铭并不是真实的他,而她的一句不信任便让他失去了理智,若她再多说什么,他实在不晓得自己还会做出什么样疯狂的举动来。

  他不是一直在守候着她吗?他不是等着哪天她的武装被卸下了,他要当她惟一的依靠吗?而今,销毁她的武装竟是他自己!令她再忆起、甚至是体验当初那场梦魇的恐怖也是他!

  他简直无法原谅自己!

  “大哥?”

  一声叫唤令刘笃铭回过神,睁开眼,伫立在他身前的是暗中随着慕尘-回来的林衍诚。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关切与疑惑。

  刘笃铭由口袋中拿出那副黑框眼镜,低头盯着它一会儿才又抬起头。

  “冰,你负责送她回去,并继续保护着她。”

  “是。”

  刘笃铭回头盯着那扇门半晌,随即转身离去。

  ?

  慕尘-一直沉默无语的坐在车内,眼神则落在遥远的那一方,显出她的茫然。

  林衍诚乘势瞄了她一眼,见她仍是如此状态,似乎了解究竟发生了啥事。

  也许,是大哥做了什么事而触动了她的伤口吧!

  方才见到大哥一脸懊恼的伫立在门外,而她则是一副失神模样,因此,不难猜测出其因由。

  但,大哥究竟是做了什么?

  “不管大哥做了什么,他不会是有心的。”林衍诚突然打破沉寂,言简意赅的道。

  慕尘-微微的颤动了下,仍是执意不肯开口。

  她的心已是一团,糟糕透顶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自己的心境,总之是五味杂陈,一颗心直到现在仍是怦怦跳得飞快,好似要由喉咙迸出来。而脑海中盘旋的,竟是刚才他那布满歉意的脸。

  她是怎么了?竟会一直想着他,而且,愈想就愈发觉得他与刘笃铭竟是如此相似,除了个性迥异,几乎就像是同一人。

  停止、停止!慕尘-在心中大叫着,她不能再任由自己胡思想了,她现在该做的是让自己冷静下来。

  当车子驶近丛林月,林衍诚突然又迸出一句,“他已经在等你了。”

  他的一句话令她好奇的抬头望去,竟瞧见刘笃铭状似焦急的伫立在丛林月门口。

  他真的平安回来了,那个人并没骗她!慕尘-心中的大石总算放了下来,不再悬不安。

  刘笃铭也眼尖的发现她,她一下车,他便马上迈开大步向她。

  “子,我听子她们说你又被请了去,想说在门口等你…”

  他的话尚未说完,慕尘-竟毫无预警的扑进他怀里,想借由他伟岸的膛而得到安全感。

  刘笃铭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

  她…怎么会?

  僵在半空中的手缓缓的覆到她的背上,回搂她,他的际勾出一抹苦涩的笑。

  “子,”他轻声的唤她,像生怕惊吓到她。“你…怎么了?”他的心岂是苦涩两字可以形容?长守在她的身边,竟因他的冲动,使她瞬间软弱不堪。他的问话仿佛是一剂镇定剂,平息了她心中的狂,温暖的感觉在她的心田慢慢扩散…扩散…

  没来由的,她突地一阵鼻酸,泪水迅速盈眶,两行清泪滑过她素净的脸庞。她的头在他怀里摇了摇,借此告诉他她并没有事。

  刘笃铭更加紧搂着她,似乎想将她嵌进自己体内,更像是怕她会消失般的想确定她的存在。

  他无怨无尤的守在她身旁六年,一直无法紧紧捉住她,就害怕只消自己太过于一头热,她便会逃得无影无踪。所以,对于是否拥有她,他一直是怀疑的。

  他决定,不管原因为何,如今,她自动投入他怀里了,自此至终,他再也不会放手,他想牢牢的捉住她,一辈子也不许她逃!

  很可笑的,此刻的他宁愿放弃他的真实身份,只要真的能得到她全盘的信赖,他可以只是平凡的保险推销员。

  情绪恢复平静的慕尘-轻轻的推开他,以手指拭去脸上的泪水。

  “对不起,我失态了。”她轻声道歉。

  “你哭了?!”她的落泪,引起他再一次的震撼与慌乱,他急急的抚去她的泪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

  他不晓得自己竟伤她如此深。他从未见过她掉泪,她总是刻意的隐藏,不想轻易让人窥知她的情绪,察觉她的脆弱,而今却失控得无法自己。

  刘笃铭的一句“我不是有心的”带给慕尘-莫大的惊愕。他说话的口气和刘老大竟如此相似!难道…但她随即甩掉这荒谬可笑的念头,扯出一抹笑面对他。

  “你为什么道歉?你又没错。”

  他听了简直是有口难言。他能告诉她,自己便是那个欺负她的黑道大哥吗?

  “子!”江琮及项在此时由丛林月里头跑了出来,完全忘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你哭了?”

  慕尘-泛红的眼眶以及脸庞上的泪痕都让她们吃惊,发生什么事吗?

  “我没事。”她轻松的带过,并用力的握了下她们的手。

  江琮与项明白的不再追问。

  刚才见子回来时,原先她们便要冲了出来,却在看见她整个人扑进等在外头的刘笃铭怀里时,不呆愣住。

  若非深知子的子,她们都要怀疑她是否和刘笃铭暗渡陈仓许久。不过她这出人意表的反应,是否可解释成她心底对刘笃铭其实在乎的?

  “好了,我们进屋去吧!别尽站在外头。”慕尘-轻松的说,看出两位好友眼中的想法,却不愿多想。

  ?

  等刘笃铭大略代这几天在昊朋帮的情形后,他看她们似乎有事要谈,便主动声称有事离开。

  “我想我错了。”

  慕尘-坐在沙发与项、江琮两人对视,劈头就是这么一句。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说?”江琮不明所以的问。

  “先前我一直认为自己已经不再害怕那次梦魇所带给我的冲击,毕竟事情至今都已经过了十五年了,我也走了过来,况且还有你们的陪伴,我应该已摆那段黑暗。

  “但事实却不如我所想。我一直活在自己的以为之中,以为自己能毫无惧意的和男人相处,以为自己有驾驭男人的手腕,可以玩他们,发自己心中尚存的愤恨,就算如此过完一生也无不可…

  “然而,我错了。”慕尘-垂下眼睫,剔透的泪珠随即滴落,“虽然这次鲁韦昌出现时,我表现出坚强,但只是一个小小的…伤害,却让我多年来的武装瞬间瓦解,一下子恐惧、害怕又再度浮现我的口。”

  “伤害?什么意思?”项迫切的询问。

  “今天到昊明帮时,我的话惹恼了刘老大,突然他疯狂且怒气腾腾的扑向我,当下我才了解自己的武装竟是何等的脆弱。”慕尘-有股松了口气的感觉。原来,认清自我能让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子…”听着她的自我分析令项两人无言,不知该如何安慰她才好,只能静静听她倾诉。

  “其实,看到你们各有归属,我真的非常羡慕,但我的矛盾由来已久。其实我真的很渴望一个温暖的怀抱,却又害怕受到伤害,于是我便隐藏了自己的渴望,让自己变得盲目…”

  “子,你是信任刘笃铭的,不是吗?否则你今天不会投入他的怀抱,对不对?”项坐到她身旁,拉着她的手说。

  “子,既然你已经了解自己心底真实的想法,也该分析出对刘笃铭的感觉吧?”江琮偏头询问她。

  “好吧!我承认对他真的是多了份在乎,但今天我会扑进他怀里完全是一时冲动,不代表我仍有那份勇气。”慕尘-坦承的道。

  “你当然是欠缺那份勇气,一直以来,你就是缺少它,不是吗?”项反问她。

  “子,你应该清楚刘笃铭的心意才是,试问,多少男人能像他这般痴心?他等你等了六年。”

  “等等!”慕尘-霍地制止她们,“先别再说了,我现在脑海里一片混乱,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刘笃铭及刘老大的身影同时跃进她的脑海里,扰得她几乎失去所有的判断力。她真的愈发觉得他们两人的相像,所有的质疑搅了她的思绪。

  “我们不你,事实上,听了你对你自己的解析,相信子琮和我一样都觉得非常欣慰,毕竟,你现在是夏的走出来了。”项软着嗓子道。

  “子说的没错,你自己慢慢的想,想通了、想明白了,可记得告诉我们一声,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江琮也坐到她身旁,搂着她的身子。

  慕尘-缓缓的点了点头,思绪又再次出走。

  她当真该接受刘笃铭的心意吗?他真的不会伤害她吗?  Www.IsjxS.CoM 
上一章   说爱难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朱朱创作的小说《说爱难》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说爱难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说爱难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