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说爱难阅读体验
沙迦小说网
沙迦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帝王时代 覆雨翻云 天龙神雕 风玥大陆 纵横曰本 华佗宝典 艳绝乡村 窥狌成瘾 红楼真梦 女神攻略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沙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说爱难  作者:朱朱 书号:8239  时间:2017/1/28  字数:9153 
上一章   ‮章二第‬    下一章 ( → )
四年后

  “尘书坊”位于台中县市的界处,地理位置虽非为热闹市区,但由于距离一所女子高中不远,每天顾客纵使无法以摩肩接踵,也是源源不绝。

  傍晚五点多,正值学生们放学以及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下班时刻。对于书坊而言,正是来客的颠峰时刻。外面马路的车水马龙得水不通,书坊内的走道似乎也相呼应外头的情况,人正多着呢。

  慕尘-由外面走入书坊,瞥见柜台前一排人等着登记租书,便打消走进柜台的念头,转而走入休息室。放下刚才到书店新买的书,她以最快的速度将其输入电脑,编号,完成作业后,又输入密码查看今天到目前为止的收入。这是她每天到此的固定行程。

  走出休息室,把新书摆置架上后,她走进柜台。

  “姐。”店员晓苹抬起头微笑的招呼一声后,继续手上的工作。

  书坊的老板虽说是慕尘-,但是她几乎不待在这里,除了每天下午五点来书坊看帐,或店员临时有事传呼找她之外。

  因此,鲜少人知晓她即是老板。

  “今天有什么事情吗?”待柜台前排队的顾客仅剩一名时,她问道。

  通常,她问这句话时,就表示倘若没事,她要走人了。

  晓苹找了钱给那名顾客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身看向慕尘。

  “姐,很抱歉,我晚上想请假,因为我男朋友请我去参加他哥哥的生日派对。对不起,没有提前先告知你一声。”

  “既然这样,你就去吧!待会他会来接你吧?希望你今晚过得愉快。”她笑开了嘴。

  晓苹则是很高兴的道着谢。

  她在此工作已经将近两年,未曾有过换工作的念头,除了工作轻松、待遇又好外,老板对待她更是没话说。

  记得她刚来应征时,对于身材高挑、平淡待人的姐有一股疏离感,以为她是个很不好相处的人。后来了才知事实不然,外表蒙上一层冷漠的她,只要与人稔后,自会常笑开嘴,甜美的笑容令人无法调开视线。

  其实她对姐并不算十分了解,只知道她有两位相当要好的室友以及一个不错的男的朋友。说也奇怪,姐和刘大哥都已是经常出双入对,而姐似乎也重视刘大哥,刘大哥对她的态度更是像对待爱人般,为何老板总是撇清两人的关系,甚至连刘大哥听见了也不在意的一笑置之。

  听说这家书坊刘大哥也是老板之一,是由姐和刘大哥共同出资经营。

  在晓苹冥想之际,走进休息室的慕尘-不知在何时又走了出来。

  晓苹实感讶异的说:“姐,你打电话给刘大哥取消今晚的约会?”

  不会吧!为了让她去赴约而取消自己的约会,再如何对朋友讲义气也不必到这种地步,更遑论自己只是员工。

  她真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是无奈,抑或是庆幸呢?

  “不,他晚一点会过来。”慕尘-避重就轻的道。

  她的确是打电话给刘笃铭取消今晚的约会。由于近来两人都忙,已经好几天未曾见面,所以他约了她一同去吃晚饭,顺道走走逛逛,但现在这事也不得不宣告取消。

  不过,他又提议晚上营业结束时过来接她,两人再一同去逛夜市。她没反对,反正刚刚才吃了点心,晚餐铁定是吃不下了,到时刚好可以去吃吃消夜。

  慕尘-不经意看向门外,扬起一抹笑花。

  “好啦!你快出去吧!男友已经来接你了,别让他等太久。”

  “那我走了,姐拜拜。”

  看着晓苹与男友欣喜的相偕离去,慕尘-心中不惑了,爱情真的如此美好吗?为了爱而舍弃一切的人多得难以计数,难道那真的像书坊内的小说所描写般刻骨铭心、轰轰烈烈?

  但看晓苹和男友平平顺顺的,不过比一般人多了一份关怀、一份呵护,如此看来,他们两人算是情投意合吧?

  哎呀!“爱”这种既复杂又危险的东西她不想碰也不可能会去碰,她不会让自己身陷于危险之中,更遑论可喻为坟墓的婚姻了。她不要婚姻,不要那张可笑又愚蠢束缚人的纸。

  ☆☆☆四月天转载整理☆☆☆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再过半小时今天的营业时间就宣告结束了。

  店内仅剩三、两位顾客,看店的慕尘-觉得无聊得紧,瞥见桌旁搁放的报纸,顺手拿了过来翻阅。

  霍地,一则新闻吸引住她的视线。

  昊明帮涉嫌走私贩毒?!

  行事作风亦黑亦白的昊明帮,前警方查获一批走私毒品,接应人疑为昊明帮帮内之人,警方正极力查缉…

  新闻一旁刊登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人正是昊明帮帮主刘老大,虽然他戴了一副墨镜,但浑身所散发出的狠厉气息却令人不寒而栗。

  记得上一次见到他是两年前“远南企业财阀”的晚宴上,那时她还将他误认成刘笃铭。

  其实他们两人真的很相像,连个头也差不多高,若非所散发出的气息是如此极端,她真的几乎要以为他们是同一个人。

  昊明帮走私毒品?她总认为不大可能,虽然自己不过只见过刘老大一面,但是他曾救过子,冲着这一点她便认为,昊明帮绝非一般暴戾不堪的帮派,不会干这泯灭人的勾当。

  “子?子?”

  一阵熟悉的嗓音将慕尘-拉回现实世界。

  她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人,好一会儿才定神。

  “刘笃铭?你怎么来了?”

  刘笃铭指了指手表,“时间已经到了,你怎么还在发呆?”

  她环顾店内,才发现原先坐在沙发椅上看书的两、三位顾客早已离去,而自己竟没有发觉。

  “噢,我看报纸看到入神了。”她不好意思的阖上报纸。

  刘笃铭瞄见她刚才看的新闻,漆黑深邃的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快得不易捕捉。

  她以最快的速度整理一下,拉下铁门、启动保全系统之后,决定用步行的方式到夜市去。

  刘笃铭温柔的目光停伫在慕尘-身上。

  唉!即使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爱慕她,偏偏她只当他是好友,若非怕向她表白会道她列至拒绝往来户的名单,他也不会苦守她五年多仍在原地不动。

  他是否该采取行动了呢?现在项和江琮都已经有情投意合的另一半,她还依然坚持己见吗?

  呵,刘笃铭呐!你这副模样若教帮内的人看了,有谁会信呢?唉——

  “为什么看着我叹气呢?是我变丑了、矮了不成?”不清楚刘笃铭的叹息为何而来,慕尘-随口猜道。

  看来她不仅视若无睹,而且还不知情为何物。

  “你变矮或变丑我有必要叹气吗?这根本是无关紧要的事。”难道他会是在意外观的人?

  “不然是什么事让你叹气?”

  “感慨啊!为了天下的男人而惋惜。”

  虽然刘笃铭的话说得并不完整,但慕尘-大概明白他所要陈述的意思。

  “我以为你不是会感慨的人,且少了我这种劣等货并不足以惋惜,因为他们能去欣赏、选择更好的对象,有或者没有我,似乎也没什么不同。”

  “你真的打算如此终其一生吗?”刘笃铭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颇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味。

  “嘿,你该不会是受人之托预备忠人之事,来探口风的吧?”

  她认为他并非只是单纯的关心她,因为他问话的语气就像是图谋什么而发似的令她猜疑。

  “你认为以我对你的了解,我会接受别人这种无聊的请托吗?”

  “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她不信的瞟向他,“那么说来听听,如何?”

  这摆明了在挑衅他!

  “嗯,那我先确认一下,倘若我更说中了,你不会就此离我远远的吧?”他要先确定,否则岂不是得不偿失。

  “我为何要如此?有些人或许会怕被看穿而有戒防,这是种防人之心,我不否认我亦有,不过我是因人而异,你是我认定的好朋友,若你不了解我的个性,我看我才该宰了你。”

  慕尘-对于她所认定的人通常不会有所保留,她也认为自己是非常容易被看穿的人。

  “嗯,你不愿意对所有人都付出‘自己’,所以你有时候会戴上面具,你并非如表面上看来的开朗,所粉饰出来的,不过是在掩饰在你心底那个脆弱的你。

  “但是你绝不会在子和子琮面前搬出这套伪装,你认为她们是惟一不会伤害你,同时也是让你安心的人。你非常的在乎、爱护她们,以至于你认为就此过一生倒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刘笃铭滔滔不绝的说出他的想法。

  “呵…”她闻言轻笑了起来。

  这一笑,倒惹得他不明所以。

  “怎么?难道我说得不对?”

  “不、不,你说得对极了,把我摸得一清二楚,简单明了的两、三句话就道尽了‘我’。我只是…”她又轻笑了几声,“只是突然想起和你初次见面的时候,那时你说个几句话就结巴成一大串,和现在的你简直像是不同的两个人。”

  “嗄?”慕尘-的一番话登时让刘笃铭赧红了脸,“那时还陌生,现在稔了当然就不结巴了。”他急急的解释着。

  “OK、OK,我知道。”慕尘-以食指拭去因笑而泛出的泪水。“我都说是突然想起的。说到这里我才想到,我和你都认识五年多了,但是我对你的了解和你对我的简直有如天壤之别。”她嚷嚷着,不过却只是嚷着好玩罢了。

  “你是尊重我所以没有继续探索,不然,你还想知道什么?”

  “知道你的家人、你的职业这样就足够了,说真格的,我也不晓得要问你什么。”她只知道他有一位叔父和一位弟弟皆在美国,而他现在是在寿险公司上班。

  “那我的个性呢?你应该多少了解一些吧?”

  “你嘛…为人憨厚,待我不错又不会使心机,然后…”

  突然,慕尘-仔细看了他一眼之后,将他的眼镜摘下来,一手遮住他眼睛。

  “子,你…”

  “嘘,先别说话。”

  她仔细非常的观察他,发觉他和那昊明帮的帮主实在太相像了,不论外表或者身高,在在都可说和那帮主一模一样,除了那种冷肃的气质是他所缺少的。

  “子…怎么了?”

  慕尘-将眼镜递还给他,“我刚刚在店里看报纸时,看见昊明帮帮主的照片,你真的和他好像哦!”

  “耶?真的那么像吗?最近我都没啥时间去看报纸,那他为何会上报?”刘笃铭出了讶异之

  “走私毒品,似乎还掀起一阵轩然大波。听说他平常根本不手帮内的事务,可是这次却被警察请到警察局去了。但是就我个人浅见,我觉得他应该不会走私毒品。”慕尘-蹙起眉,颇认真的说。

  “哦,怎么说?”刘笃铭侧首盯着她,竟有些失神。

  “我只见过他一面,我和你说过了吧?那次参加远南的晚宴,而你刚好到美国找你弟弟去了。他给我的感觉的确很危险,但是却又不似那般罪大恶极。他还曾救过子一次,因此我更加坚定他应该不会走私贩毒才是。”她下了定论。

  刘笃铭的嘴角隐隐的牵起一抹笑,并没让她发现。

  “你很在意他?”他试探着问。

  “不!”她先是很快的反驳,而后才淡然的笑着摇头。“我不会去在意任何男人,你忘了吗?我不过是好奇。”

  她把他当成好友一般的谈心。

  他又笑了。若非了解她的个性,再加上他已认定目标不轻言放弃,他早就如同一般人默然离开她。如果此话在五年多前听她说,它的准确一定是百分百,但在他观察这么久后,这句话已降低了一半的可信度。

  “瞧你说的,害我也好想见他一见。”

  “如果你真有机会看到他,铁定会吓着的,因为你们真的太像了!”

  两人边说边走已来到热闹无比的夜市,只见人群不断地在摊贩之中穿梭,吆喝声更是此起彼落的响着,有卖吃的、喝的、穿的、玩的,几乎是一应俱全。虽然慕尘-实在不大喜爱那种人挤人、黏腻不舒服的感觉,但在闻到阵阵的香味之后,唱空城计的肚子也适时的“咕噜”叫了起来。

  “我肚子饿了,先去吃东西吧!”她捉起刘笃铭的手,努力的往人群里钻。

  ☆☆☆四月天转载整理☆☆☆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逛完夜市已经是半夜快十一点。刘笃铭送慕尘-回到了丛林月。

  “子,明天中午我们再一道午餐,好不好?”

  “明天?”她摇了摇头。“不行耶!明天我要到桑先生那里去。”

  慕尘-口中的桑先生即是“桑氏企业”的董事长桑镇。

  在上圈传言中,慕尘-是桑镇所养的‮妇情‬,而事实并非如此。桑镇膝下仅有一子,却成游手好闲、不知长进,桑镇偶然中遇上尘后,只觉得她非常得他缘,便将她当成女儿似的疼爱。慕尘-也因从小缺少父爱,将他当成父亲一般敬爱。

  曾有传言说她觊觎桑家的产业,但她却从未反驳过什么,虽然人言可畏,但嘴长在别人脸上,她并无任何权利去阻止人家发言。

  “这样,”他面一丝失望,“那么只好改天了。”

  “那么…”

  慕尘-才想再说什么,刘笃铭的传呼机却在此时响起。他看了上头显现的号码,心里马上有个底。

  “那么晚了谁Call你?”她不自觉的皱起眉。

  “一个客户。子,我该离开了。”

  “那么急吗?我才想请你上去坐坐呢。”

  “不了,改天吧!我走了。”他的语气明显的有些急躁。

  说完,他转身上了车,疾速离开。

  真的那么急吗?

  直到看不见车影,慕尘-才走进屋内。

  ☆☆☆四月天转载整理☆☆☆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慕尘-才由桑家回到丛林月,瞧见玻璃门上挂了“暂停营业”的牌子正纳闷时,有两个人由里头跑出来,拉住了她。

  “子,你可回来了。”

  项和江琮不管她一头雾水,自顾自拉她进屋。

  “刚刚我们还打电话到桑家去,可是桑先生说你刚巧已经离开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吗?”慕尘-瞧她们似乎有啥事迫不及待的要告诉自己。

  “嗯,这可是件大事。”项故作神秘道。

  “什么呀?”慕尘-的情绪被她们拨,也跟着着急起来。

  江琮和项先是相视而笑,然后定定看着慕尘-,齐声道:“我们怀孕了!”

  “什么?你、你们怀…怀孕了?同时?”慕尘-杏眼圆瞪的支吾着。

  “嗯。”江琮点头如捣蒜的颔首,脸上尽是喜溢眉宇的笑。“因为我的月事已经许久没来,今儿个早上临时要子陪我去妇产科一趟,刚好子也想起自己的月事晚了,经过检查,确定我们都已怀有身孕。”

  “子琮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我也两个月了。”项抚着自己的腹部,同样笑逐颜开。

  慕尘-的眼瞳中先是满布愕意,转而渐渐染上雀跃。

  “天、天呐!怎么会这样巧?你们两人都怀孕了!”慕尘-边尽是抹不去的笑意,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们的腹部。“哇!曲晔和余君也太卖力了吧,他们是约好了吗?”她忍不住的调侃道。

  江琮和项哪会听不出她的揶揄?两人同时忿忿不平的喝斥,“子!”

  一旁睡在娃娃内的余晋因为嘈杂而发出咿唔咿唔的抗议声,而后睁开一双骨碌碌的大眼,小小的手在空中挥舞着,“妈妈、妈妈…”

  项听闻,一个箭步走过去抱起他,“吵醒你了吗?对不起喔!”

  余晋是项和“情人”余君的第一个孩子,现在已经一岁又三个月大。余君骅即是台湾数一数二的大集团——余氏企业集团的总裁,约莫两年前,项嫁进豪门,成为余氏的总裁夫人,可短短几个月后两人又疾速离婚。

  这项消息一度震惊商界人土,人云亦云之下,各种传言纷纷被捏造而出,然而内情只有他们当事人才晓得,像现在他们两人仍是恩爱非常,若要说他们少了什么,就只是那薄薄的一纸约束罢了。

  “子…妈妈,子琮…妈妈。”余晋看见慕尘-和江琮后,马上出童稚可爱的笑容叫道。

  在项三人的教导下,他所懂的词汇比一般同龄幼儿来得多。

  “小晋有没有睡呀?”慕尘-点了点余晋的鼻尖,惹得他笑咧了嘴。

  “子。”

  “嗯?”慕尘-抬起头看向唤她的项。

  “你…有没有想和刘笃铭交往看看?”

  “刘笃铭?”乍听她的建议时,慕尘-心思一阵紊乱,不过她很快就镇定自己。“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想想人家可是守在你身边五年多了哦!”江琮也加入了游说的行列。

  “拜托,那又怎样?我和他不过是单纯的朋友而已。”慕尘-由项的怀中接过余晋,扮着鬼脸逗他咯咯笑。

  “你觉得他也如此认为吗?明眼人都瞧得出他对你的心,就你一个人看不出来。”

  项着实被刘笃铭给感动了,毕竟一个男人能守在一个女人身旁近六年,却无怨无尤的努力不懈,实在难得。

  “子,你不会看不出来才是。”江琮瞅着她。

  其实她和子都非常担心子并不是看不出,而是故意去忽略,她们希望子能了解,并非每个男人都会伤害她。

  慕尘-狐疑的瞟向她们,“怪了,昨儿个刘笃铭才问我一大堆怪异的问题,怎么这会儿换你们了?”

  “这哪是什么怪异的问题?我们是因为关心你,否则你哪时见过我们帮谁说话来着?”项言简意赅缓道而出,莫不是希望她能清楚了解。

  “我知道。”她放下余晋,让他在店内行走着。“你们是认为我还受国中那次事件的影响,所以封闭自己,是不?或许更担心你们都与爱人绵随绪去时,我一个人会寂寞难耐,是不?”她执起她们的手,“放心,我还有刘笃铭陪我嘛!当然——是以朋友的名义喽!”

  “那如果连刘笃铭也和别的女人约会去了呢?”

  江琮随口一提,殊不知这话震傻了慕尘。

  刘笃铭和别的女人约会?这是她从未想过的问题,她总认为在她一个人的时候,他这个“朋友”就会适时的出现,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怎…怎么可能?我从没听说他有什么女朋友的。”心头怪怪的,怎么了她?慕尘-的眉蹙了一下。

  “刘笃铭他也老大不小了耶!三十一岁是吧?说他有女朋友并没啥稀奇的。”

  “那、那又如何?”慕尘-有些口是心非,“就算他真了女朋友,那也是他自己的事,与我何干?至少,”她一把抱起余晋,“至少我有小晋陪我,对不对呀?小晋。”

  “你当真如此想?”项目光炯炯的瞧着她。子有些异样她并不是没看出来,子从不会隐瞒心中所想不对她们说,这次,恐怕是她自己也道不出心中的疙瘩究竟为何吧?

  “是的,你们就甭问这些有的、没的问题了,好吗?”

  慕尘-一副求饶的模样,教拿她没法子的项及江琮也只得作罢。

  “叔叔、叔叔!”面向门口的余晋霍地叫唤起来,小手越过慕尘-的臂膀挥舞着。

  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刘笃铭的高大身影正站立在玻璃门外,他的身旁还站了一名…女人!

  “刘笃铭!”

  因项的惊叫,江琮和慕尘-亦顺势望去。

  “耶——他还真带了一个女人。”江琮道。怪哉!这也太准了吧?她们才刚说着而已。

  慕尘-的表情霎时变得黯沉而不自觉。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刘笃铭真的…

  项趋步向前取下“暂停营业”的牌子,并打开玻璃门。

  “你们在做什么?怎么会暂停营业?”门一开,刘笃铭便问。

  “噢,我们在谈事情,已经结束话题了,进来吧!”

  刘笃铭才踏进屋内,余晋便挣脱慕尘-的怀抱来到他的脚边。

  “叔叔,抱抱。”他抬起头,小手紧抓着刘笃铭的西装

  刘笃铭出了笑容,弯下轻松的抱起他。

  “刘笃铭,这位是…你女朋友啊?”江琮看着跟在他身后的女子,刻意的问。

  “呃?不,不是。”刘笃铭急急的反驳,“她叫苏慧青,是我公司的同事,我们下班后一同去见一位客户,因为她早就听说过你们这家店,所以我便带她来看看。”他仔细的连前因后果都一并陈述。

  “你们好。”苏慧青出了一抹笑容,微微一颔首。

  “你有什么想买的吗?既然你是刘笃铭的朋友,我们一定会打个折给你。”项和江琮不约而同的簇拥着苏慧青到一旁参观。

  刘笃铭一转身,才发现慕尘-不吭声的坐在收银台前看帐册,他抱着余晋坐到她面前。

  “子。”

  “嗯?”她头抬也不抬,只是随意的轻哼一声。

  “待会儿我们一同去吃晚餐好不好?”

  “我没空,你请你同事陪你一道去好了。”

  看着她的反应,刘笃铭突然勾勒出一抹莫测高深的笑。他该将她的反应归类为吃醋吗?

  “子,你…怎么了?”他试探的问。

  “没事啊!”她抬起头,刻意的挤出一朵笑。

  “可是你怪怪的。”

  “我说没事。我要看帐册,别吵我。”她又埋首于帐册间,理也不理他。

  一旁江琮和项虽是在介绍商品给苏慧青,但视线却不时的瞟向他们。

  还说不在乎呢!不过子会有如此反应的确值得高兴。  Www.IsJxS.CoM 
上一章   说爱难   下一章 ( → )
沙迦小说网提供了朱朱创作的小说《说爱难》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沙迦小说网给您更好的说爱难阅读体验.尽力最快速更新说爱难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